第九十三章 報復

“咳咳!”

許七安捂着嘴,用力咳嗽兩聲,等廳裡的女眷們看過來,他才慢悠悠的邁過門檻。

像極了一把年紀的老頭子。

“你怎麼了?”

身爲正妻的臨安驚了一下,連忙從椅子上起身,小碎步迎了上來。

其他女眷,也投來緊張和關切的目光——九尾狐除外。

許七安擺擺手,聲音嘶啞的說道:

“與佛陀一戰傷了身體,氣血枯竭,壽元大損,需要休養很長時間。

“唉,也不知道會不會落下病根。”

九尾狐冷不丁的插了一嘴:

“氣血衰竭,說不定以後就不能人道了。。”

臨安慕南梔臉色一變,夜姬半信半疑。

嬸嬸一聽也急了:“這麼嚴重?可有找司天監求藥?”

大郎可是大房唯一的男丁,他還沒子嗣呢,不能人道,大房豈不是斷了香火。

........許七安看了九尾狐一眼,沒搭理,“我會在府上修養一段時間,好久沒吃嬸嬸做的菜了。”

嬸嬸當即起身,“我去伙房看看,做幾個你愛吃的菜。”

許府當年並不富裕,雖然有廚娘,但嬸嬸也是經常下廚的,不是生來就嬌貴的豪門貴婦。

許七安轉而看向慕南梔,道:

“慕姨,我記得你在後院有種草藥,替我熬一碗補氣活血的藥湯。”

知道自己是不死樹轉世的慕南梔“嗯”一聲,一副秋後算賬的模樣,面無表情的起身離去。

許七安接着說道:

“妹子,你給大哥做的袍子都穿破了。”

許玲月笑容嫺靜,細聲細氣道:

“我再給大哥去做幾件袍子。”

說話的過程中,許七安一直不停的咳嗽,讓女眷們知道“我身體很不舒服,你們別鬧事”。

一通操作之後,廳裡就剩下臨安夜姬和九尾狐,許七安甚至沒好藉口,道:

“臨安,你先回房,我和二郎國主要談些事。”

臨安鼓了鼓腮,“有什麼事是我不能知道的?”

她可不是乖順的賢妻良母,她戰鬥力很強的。

許七安就沒強迫她離開,看着九尾狐,臉色嚴肅:

“國主,你還需要出海一趟,把超凡層次的神魔後裔收服,越多越多。”

九尾狐沉吟片刻,道:

“省的荒甦醒後,收服海外神魔後裔,反攻九州大陸?”

和聰明人說話就是方便.......許七安道:

“如果它們不願意臣服,就殺光,一個不留。”

九尾狐想了想,道:

“即使表面臣服,到時候也會背叛。沒有共同利益或足夠深厚的情感加持,神魔後裔根本不會忠於我,忠於大奉。

“到時候,沒準荒一來,它們就主動投誠背叛。”

許新年搖搖頭:

“不必那麼麻煩,收服它們,然後大規模遷徙就夠了。

“海外廣袤無邊,荒不可能花大量時間去搜尋、收服它們,因爲這並不划算。神魔後裔如果參戰,對我們來說是致命的威脅。

“可對荒來說,祂的對手是其他超品,神魔後裔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許七安補充道:

“可以用荒甦醒後,會吞噬所有超凡境的神魔後裔爲理由,這足夠真實,且會讓海外的神魔後裔回憶起被荒支配的恐懼和恥辱。”

接下來是關於細節的商討,包括但不限於帶上孫玄機,沿途搭建傳送陣,這樣就能讓九尾狐快速返回九州,不至於迷失在茫茫大海中。

以及不配合的神魔後裔當場斬殺,絕對不能心軟。

許諾以後神魔後裔可以重返九州生活。

建立一個神魔後裔的國度,扶持一位強大的超凡境神魔後裔擔任領袖等等。

臨安挺着小腰,板着臉,專心致志的聽着,但其實什麼都沒聽懂,直到九尾狐離開,她才確認自家夫君是真的談正事。

...........

“娘娘!”

夜姬追上九尾狐,躬身行了一禮,低聲道:

“月姬隕落了,在您出海的時候。”

九尾狐“嗯”了一聲,“我在海外晉升一品,覺醒了靈蘊,在遇到荒時,不得不斷尾求生。”

她在夜姬面前威嚴而強勢,全然沒有面對許七安時的妖嬈風情,淡淡道:

“不止是她,你們八個姐妹裡,誰都會有隕落的風險。

“大劫來臨時,我不會憐憫你們任何人,明白嗎。”

一品境的九尾天狐有九條命,等九條命死光了,她也就隕落了。

在此之前,她是不會身隕的,而這不會以九尾狐的個人意志改變。

也就是說,斷尾求生是被動型能力,只要她死一次,尾巴就斷一根。

“夜姬明白,爲娘娘赴死,是我們的命運。”夜姬看她一眼,小心翼翼的試探:

“娘娘對許郎........”

銀髮妖姬皺了皺眉,哼道:

“本國主當然不會喜歡一個好色之徒,惱恨的是,他百般糾纏我,仗着自己是半步武神對我動手動腳。

“嗯,本國主這次來許府煽風點火,就是給他提個醒。

“免得他總是打我主意。”

夜姬抿了抿嘴:

“若他一定要打娘娘您的主意呢。”

九尾狐無奈道:

“那隻能走一步看一步,誰讓他是半步武神呢。”

明明是你在打他主意,你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嗎........夜姬心裡嘀咕,回頭得在許郎面前說一些娘娘的壞話。

免得她帶着七個姐妹,不,六個姐妹來和自己搶男人。

內廳裡,許七安朝小老弟挑了挑眉頭,傳音道:

“當敵人氣勢洶洶團結一致的時候,你要學會分化敵人,各個擊破。苦肉計是好東西啊,男人的苦肉計,就像女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手段。

“無往而不利。”

許新年冷笑一聲:

“躲的了一時,躲不了一世,嫂子們個個多疑。”

“所以說要分化敵人。”許七安一言不發的起身,走向書房。

許新年今日休沐,閒來無事,便跟了過去。

許七安攤開紙張,吩咐道:

“二郎,替大哥研磨。”

許新年哼一聲,老老實實的磨墨。

許七安提筆蘸墨,寫道:

“已在海外漂泊半月,甚是思念吾妻臨安,新婚不久便要出海,留她獨守空閨,心裡愧疚難耐,每日每夜都是她的音容笑貌.........”

無恥!許新年在心裡抨擊,面無表情的指點道:

“大哥,你寫錯了,音容笑貌是形容已故之人的。你應該用音容宛在。”

說完,就被許七安扇了一個頭皮:

“滾!”

真當我是粗鄙武夫嗎?

“但,我知道臨安識大體,明事理,在家中能與母親、嬸嬸相處融洽,因此心裡便放心許多,此趟出海,不晉升半步武神,大奉危矣.........”

很快,一封家書就寫好了,他刻意在後面提及“任務沉重”,表達自己出海的辛苦。

然後是第二封第三封第四封.........

寫完之後,許七安以氣機蒸乾墨跡,接着從香爐裡挑出香灰,擦拭字跡。

“這能掩蓋墨香味,不然一聞就聞出來了,你多學着點。”他提點小老弟。

你不會有這麼多弟妹的........許二郎心說我對思慕一心一意。

心裡剛吐槽完,他看見大哥寫第二份家屬:

“南梔,一別半月,甚是想念.........”

許新年脫口而出:

“你和慕姨果然有一腿。”

“以後叫姨夫!”許七安順着竿子往上爬。

..........

到了用晚膳的時間,許二叔當值回來,拉着白髮如霜的侄兒和兒子推杯換盞。

微醺之際,掃了一眼女兒許玲月,妻子的結義姐姐慕南梔,侄媳婦臨安,還有南疆來的侄兒妾室夜姬,納悶道:

“你們看起來不太高興?”

嬸嬸憂心忡忡的說:

“寧宴受了重傷,以後可能,可能.........沒有子嗣了。”

不不不,娘,她們不是因爲這個不高興,她們是懷疑大哥在海外風流快樂。許二郎爲母親的遲鈍感到絕望。

嫂子們雖然關心則亂,但她們又不蠢,現在早反應過來了。

一品武夫已經是天難葬地難滅,何況大哥現在都半步武神了。

“瞎說什麼呢,寧宴是半步武神,死都死不掉,怎麼可能受傷........”許二叔忽然不說話了。

“是啊,寧宴現在是半步武神,身子不會有事。”姬白晴熱情的給嫡長子夾菜,噓寒問暖。

她可不管兒子在外面有多少風流債,她恨不得把天下間所有美人都抓來給嫡長子當媳婦。

許元霜一臉崇拜的看着大哥,說:

“大哥,你可要好好教導元槐啊,元槐已經四品了。”

身爲許家第二位四品武夫,許元槐本來志得意滿,但現在一點驕傲的情緒都沒有。

悶頭吃飯。

結束晚宴後,慕南梔冷着臉回房去。

夜裡,許二叔洗漱完畢,穿着白色裡衣,盤坐在小塌吐納修行,但怎麼都無法進入狀態。

於是對着靠在牀邊,翻看圖文話本的嬸嬸說:

“今兒的事給我提了個醒,寧宴,很可能不會有子嗣了。”

嬸嬸放下話本,吃驚的挺直小腰,叫道:

“爲什麼?”

許二叔沉吟一下,道:

“寧宴現在是半步武神了,本質上說,他和我們已經不同,不要問哪裡不同,說不出來。你只要知道,他已經不是凡人。

“你不覺得奇怪嗎,他和國師是雙修道侶,這都快一年了,國師還沒懷上。

“與臨安殿下成親一個半月,同樣沒懷上。”

嬸嬸哭喪着臉,眉頭緊鎖:

“那怎麼辦。”

許二叔寬慰道:

“我這不是猜測嘛,也不確定.........而且寧宴現在的修爲,死都死不掉,有沒有子嗣倒也不太重要。”

“屁話!”嬸嬸拿話本砸他:

“沒有子嗣,我豈不是白養這個崽了。”

...........

寬敞奢華的臥房裡,許七安摟着臨安溫軟細膩的嬌軀,手掌在綿軟的水蛇腰摩挲,她渾身汗津津的,秀髮貼在臉上,眼兒迷離,嬌喘吁吁。

與羅裙、肚兜等衣物一起散落的,還有一封封的家書。

好騙的臨安一看狗奴才給自己寫了這麼多家書,當時就感動了。

接着經歷許七安輕攏慢捻抹復挑,她就徹底認輸了,把九尾狐的話拋到九霄雲外。

“寧宴!”

臨安藕臂摟着他的脖頸,撒嬌道:

“我明日想回宮看看母妃。”

許七安回望她:

“想去就去,問我作甚。”

臨安低聲道:

“懷慶不讓我進後宮見母妃,據說母妃最近拾掇朝中大臣,讓他們逼懷慶立太子,母妃想讓皇帝哥哥的長子擔任太子。”

陳貴妃雖然一敗塗地,但她並不氣餒,因爲女兒嫁給了許七安。

單憑許銀鑼丈母孃的身份就讓她不必受任何人白眼。

朝中心思活絡,想燒冷竈的人就盯上了陳太妃。

你母妃那個段位,還是少折騰了吧,懷慶就是不搭理她,抽空一根指頭就可以按死.........許七安心裡這麼想,嘴上不能說:

“懷慶是擔心陳太妃又拾掇你去找她鬧事吧。”

臨安不滿的扭一下腰肢:

“我可不會輕易被母妃當槍使。”

你得了吧........許七安道:

“臨安啊,你還想不想報復懷慶,狠狠壓制她,在她面前耀武揚威?”

臨安眼睛一亮,“你有辦法?”

當然有,比如,妹妹翻身做姐姐,讓懷慶喊你姐..........許七安忍了下來,岔開話題,道:

“你一點都不想我啊。”

“想的。”臨安忙說。

許七安就抓起她的左右手,沉聲道:

“指甲都沒剪,還說想我。”

臨安:“?”

..........

“姨!”

白姬敲了敲窗戶,小小的身影映在窗上。

“狗男人讓我帶東西給你。”

白姬稚嫩的嗓音傳來。

慕南梔穿着單薄的裡衣,打開窗戶,看見小巧玲瓏的白姬揹着一隻羊皮小包,包裡鼓脹脹的。

她哼了一聲,把白姬抱在懷裡,打開羊皮小包的扣子,取出不算厚但也不薄的一疊紙,坐在桌邊讀了起來。

“南梔,一別半月,甚是想念.........”

她先是撇嘴不屑,然後漸漸沉浸,時不時勾起嘴角,不知不覺,蠟燭漸漸燒沒了。

慕南梔戀戀不捨的放下信紙,打開窗戶,又把白姬丟了出去:

“去找你的夜姬姐姐睡,明天正午之前莫要找我。”

白姬軟濡的叫了一聲,屁顛顛的去找夜姬了。

好不容易敲開夜姬的窗戶,又被丟了出來。

“去找許鈴音睡,明天正午之前莫要找我。”

“哼!”

白姬朝着窗戶哼了一聲,生氣的跑開。

...........

深夜,靖山城。

圓月灑下霜白的光華,讓天上的星辰黯淡無光。

巫神鵰塑凝立的祭臺下方,穿着長袍的巫師們像是蟻羣,在黑夜裡匯聚。

一名名穿着長袍戴着兜帽的巫師盤坐在祭臺下方,像是要舉行某種盛大的祭祀。

李靈素的兩位姘頭,東方姐妹也在其中。

東方婉清環顧着周遭沉默不語的巫師們,低聲道:

“姐姐,發生什麼事了。”

不久前,大巫師薩倫阿古召集了三國境內所有的巫師,,命令衆巫師在兩日之內齊聚靖山城。

此時靖山城匯聚了數千名巫師,但仍有許多低品級的巫師未能趕來。

東方婉蓉臉色凝重:

“老師說,三國將有大災禍了。”

所有巫師只有齊聚靖山城,纔有一線生機。

東方婉清表示不解,“巫神已經初步掙脫封印,難道庇佑不了你們?”

她用的是“你們”,因爲東方婉清並非巫師,而是武者。

這時,身邊一名巫師說道:

“我昨日聽伊爾布長老說,那人已成氣候,別說大巫師,就算現在的巫神,恐怕也壓不住他。

“想來所謂的大災禍,就是與那人有關。”

氣質嫵媚的東方婉蓉皺眉道:

“伊爾布長老口中的“那人”指的是誰?”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十八章 女兒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一百零一章 威壓百官(6000)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十三章 審問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卷尾感言!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五十七章 收服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七章 見太子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九十四章 議和第七十五章 吞噬萬物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七章 密摺(6000)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兩百章 勾引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九十一章 密談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八十七章 半步武神誕生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九章 前往南疆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三十一章 功德第六十八章 礦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九十五章 桑泊
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十八章 女兒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一百零一章 威壓百官(6000)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十三章 審問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卷尾感言!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五十七章 收服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七章 見太子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九十四章 議和第七十五章 吞噬萬物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七章 密摺(6000)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兩百章 勾引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九十一章 密談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八十七章 半步武神誕生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九章 前往南疆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三十一章 功德第六十八章 礦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九十五章 桑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