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黑洞

聽到萬妖國主的話,許七安險些心跳驟停,他沒有回頭,但危機預感給出了反饋。

腦海裡閃過一副畫面:

濃霧深處,探出一張酷似人臉的面孔,遮天蔽日,朝他張開了宛如深淵的血盆大口。

正常情況來說,危機預感應該會先於銀髮妖姬示警前感應到危險,而不是她出聲示警後,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

唯一的解釋是,夢境有很強的迷惑作用,即使是一品武夫也會受到影響。

沒有任何猶豫,他果斷施展陰影跳躍,試圖藉助遠處的九尾天狐,躍出夢境領域。

可就在這時,許七安眼前的景物不可控制的發生變化,富麗堂皇的宮殿勾勒出來,蒸汽嫋嫋,幾具潔白的胴體在溫泉池中泡着,並傳來銀鈴般的嬌笑聲、嬉戲聲。

她們分別是臨安、懷慶、鍾離……

而溫泉池邊的貴妃榻上,洛玉衡和慕南梔趴着,翹着臀兒,回眸一笑。。

他又入夢了,這是之前強行中斷的美夢。

之前許七安就是覺得這一幕違和感過強,完全不符合邏輯,違和到缺乏帶入感,才得以從夢境中擺脫。

現在看來,不管有沒有明確意識到這是一場,只要身處濃霧,就一定會被強行入夢。

有上一次的經驗,他想掙脫夢境,不過是一念之間。

但此時此刻強行入夢,等於毫不抵抗的站在荒面前,哪怕是一剎那,也可能會要了他的命。

完蛋了.......許七安腦海裡閃過這個念頭,忽然有種萬念俱灰的悲愴。

洛玉衡和慕南梔的身影,如幻影般破碎,許七安掙脫了夢境,並意識到自己沒有死。

“嗯?”

他鼻腔裡發出一聲質疑,顧不得激動和欣喜,繼續着之前欲施展的法術,他化作陰影消失,從九尾狐的裙底鑽了出來。

這個時候,他纔有時間觀察“荒”,發現祂黃金般的瞳孔微微呆滯,那張酷似人臉的面孔,露出些許愉悅。

祂也入夢了,我這一身的氣運,不是沒用的..........許七安欣喜的同時,抓住九尾狐的胳膊,沉聲道:

“先走!往回走。”

儘管登島之後,就有了與祂死戰的心理準備,但許七安本能的覺得戰場不應該在這裡。

因爲這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優勢,無法利用地利。

九尾天狐俏臉發白,用力點頭,那股狂濤般駭人的氣勢,給了她極強的壓迫感。

荒即使不復巔峰,依舊要遠強於一品。

兩人身軀融化,坍縮成陰影,可就在這時,迷霧深處的荒,黃金般璀璨的瞳孔,恢復了焦距。

祂凝視着前方即將融入陰影的兩人,不慌不忙的張開嘴,輕輕一吸!

那團即將融化的陰影,頓時被拉扯變形,無法維持,重新還原成許七安和九尾狐。

見無法逃走,許七安當機立斷道:

“輔助我,如果打不過,你自己找機會逃走,我負責斷後。”

九尾狐看他一眼,“好!”

這個臭男人關鍵時刻倒是從沒慫過。

嗤嗤.......毛孔裡噴出血霧,皮膚變的滾燙,宛如煮熟的蝦。

許七安從玉石小鏡裡抽出了太平刀和鎮國劍,後者如今已經成爲他的專屬兵器。

噔噔噔!許七安主動迎上荒,奔跑過程中,他毛孔中噴吐出的血霧,以及身上的水分、精氣快速流逝,緊緊兩個呼吸,他便形如干屍。

啪!

許七安握着太平刀的左手打了個響指,下一刻,荒堪比城牆的龐大身軀,噴吐出濃重的血霧和水汽,祂的毛皮不再鮮亮,祂的碎金瞳孔不再刺目。

口中那道滾滾氣旋隨之平息。

而這時,許七安已經成功貼身,對於一品武夫來說,不管你是什麼東西,只要讓我抓住貼身的機會,就贏了一半。

嘭!

他一個膝撞頂在荒的下頜,堪比城門的巨大頭顱猛的昂起。

緊接着,許七安旋轉起來,像一把絞刀,太平刀和鎮國劍化作刀刃風暴,在荒的脖頸位置斬出稠密的火星。

荒損失的是靈蘊,肉身沒有變弱,即使祂不屬於肉身強悍的那種神魔,依舊不是太平刀和鎮國劍能輕易傷害的。

我不應嘲諷寇師父,我自己也成刮痧天王了.........許七安旋轉的速度不減反增,火星愈發稠密。

太平刀和鎮國劍斬出一道道白痕,白痕加密加深,漸漸沁出血珠。

許七安靠着武夫的體力和兵器的鋒利,成功讓量變引發質變。

荒再一次體會到一品武夫肉搏的可怕,祂沒有被情緒主導,見一時無法在一品武夫手底下搶回主動權,當即改變策略,讓頭頂六根獨角次第亮起,散發烏光的紋理瞬間爬滿全身。

一股恐怖的力量在凝聚,蓄力。

“快避開!”

其中一根獨角里傳來監正的聲音。

許七安同步察覺到危機,收刀撤劍,身體朝後一躺,形如鬼魅的滑退。

而這個時候,荒六根獨角擴散出的紋理已經爬滿全身,下一刻,它化身爲純粹的“黑洞”,形體模糊不清,這是因爲祂把附近的光線都給吸收了。

荒吞噬着周圍的一切,包括濃霧、泥土、空氣,以及許七安。

荒之所以被稱爲荒,就是因爲祂所過之處,一切生命都將枯萎,一切能量都會消散,只剩一片荒蕪。

許七安不是第一次見識荒的天賦神通,但相比起殺許平峰那次,這次的吞噬力度,比之先前要強十倍百倍。

噗噗!

他把鎮國劍和太平刀插入地面,雙腳深深嵌入地表,身子後仰,以此來對抗瘋狂的吸力。

可就算這樣,他的精氣、水分依舊在瘋狂流逝。

整個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下去。

他不是沒做抵抗,被恐怖吸力吞噬精氣的同時,他還釋放了毒氣、催情氣體,以及玉碎。

前兩者無效尚可理解,可就連玉碎返還的傷害,似乎也被吞噬了,沒有掀起任何波瀾。

好強.......許七安大概估摸到了荒的實力,和神殊一樣可怕,但又是不同的可怕。

荒沒有其他花裡胡哨的能力,攻擊方式極爲單一,那就是吞噬。

可就是這樣簡單的能力,反而更無解。

七絕蠱幫不了我,玉碎的返還能力無效,那就只能施展天地一刀斬,可身處旋渦的我,根本無法坍塌氣機,完成玉碎的蓄力,幸好出海之前南梔給了我不少生命精華,不然我這會兒已經是人幹了........

許七安腦海裡閃過種種念頭,思索着自救的方法,卻發現自己沒有任何辦法。

這時,荒化身而成的“黑洞”,吸力忽然減弱了幾分。

黑洞中心,一道虛幻的身影微微浮起,像是被強行拽了出來,這個過程甚至不足一秒,僅是一剎那。

另一邊,九尾天狐手握渾天神鏡,鏡面遙遙照向“黑洞”。

這件法寶經過長時間的觀照蓄力,成功影響到荒,雖然只是短暫的一剎那。

與此同時,黑洞裡傳來監正的聲音:

“骨頭!”

骨頭?什麼骨頭?

他先是一愣,接着想到了從岩漿裡撈出來的那截脊椎骨。

沒有猶豫,許七安選擇相信監正,抓住渾天神鏡製造的剎那機會,他騰出一隻手伸向懷裡,握住了地書碎片的把柄,朝着“黑洞”用力一抖手。

地書碎片與他心意相連,不會抖落出其他東西。

一塊灰紅色的骨塊從鏡面飛了出來,在強大吸力的拉扯下,迅速投入黑洞。

嘭!明豔的火光爆開,旋即連火星都被黑洞吞噬。

神奇的一幕發生了,黑洞的吸力緩緩減弱,弱至無法再吞噬光線,荒的形體重新呈現在許七安和九尾狐眼前。

“走!”

他施展陰影跳躍,帶着九尾狐往來時的方向逃去。

逃入空間支離破碎的那片區域。

如果荒追上來,他們可以利用空間不斷變化的特性,與祂糾纏。

“監正!”

荒遙望着空無一人的前方,咬牙切齒的開口。

牠錯過了一個剷除許七安的機會。

監正輕笑聲傳來:

“我不幫他,難道幫你?看我不順眼,你可以吞我啊,可你又做不到。”

荒沉默一會兒,壓制情緒,緩緩道:

“罷了,拿到那東西纔是最重要的,你是不是守門人,很快就能驗證。”

祂轉身,在沉重的腳步聲裡,走進濃霧深處,朝着神魔島中心而去。

..........

“看來單憑我一個,還是打不過荒啊。”

荒蕪的平原上,形如枯槁的許七安坐在地上,嘆息着說道。

九尾天狐默然,警惕的東張西望,一刻鐘後,他們終於確定荒沒有追過來。

“剛纔是怎麼回事?那塊骨頭能剋制荒?”

銀髮妖姬鬆口氣,開始思考這件讓她困惑不解的事。

許七安想了想,搖着頭說:

“火靈不可能剋制荒,真要這樣的話,祂就太好對付了。骨塊裡蘊含的力量不算強,爆發時的威力同樣不可能打破荒的天賦神通。”

九尾狐抿了抿脣,沉思道:

“那玄機只能是骨頭蘊含的靈蘊了.........”

她眸子一亮,隱約覺得自己把握到了什麼,但一時間又無法總結出來。

許七安也想了一會兒,沒能想出個所以然來,改變話題道:

“祂爲什麼不追過來?

“以我和祂的仇恨,沒道理這麼輕鬆放過我。”

雖然這片區域的空間是混亂的,但頂多是加大追殺難度,不至於讓荒忌憚的放棄追殺仇敵。

“或許,祂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比如恢復實力。相比起這個,我倒更好奇監正是怎麼知道你有那塊骨頭的?”

銀髮妖姬抓住了重點。

從剛纔的情況看,監正顯然知道許七安手裡握着一塊骨頭,可這件事發生在幾個時辰前,而當時的監正被封印在荒的長角里。

他既然被封印,天命師的能力多半無法發動,如果荒連這都做不到,祂就不可能困住監正。

那監正是如何知曉的?

許七安想到一個可能:

“他在監視我們?”

說話間,一隻由薄霧凝成的蝴蝶,輕盈的扇動翅膀,朝兩人飛來。

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六十三章 神魔舊土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十九章 朝會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四十五章 戰後總結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卷尾總結兼請假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七十八章 大劫的秘密(完)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三十五章 占卜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七章 嚇唬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
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六十三章 神魔舊土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十九章 朝會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四十五章 戰後總結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卷尾總結兼請假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七十八章 大劫的秘密(完)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三十五章 占卜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七章 嚇唬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