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

對於大巫師的問題,白帝沒有立刻回答,有着自己的節奏:

“我拜訪了蠱神,蠱神告訴我,道尊或許已經殞落。

“我認爲這不符合道尊的手腕和能力,便去了一趟天宗,看完天宗心法,我忽然意識到,道尊或許真的殞落了。

“祂和遠古的神魔一樣,都倒在了最後一步。”

大巫師表情平淡,缺乏好奇心的沉默不語。

白帝蔚藍如海的豎睛打量着他,突然說道:

“你果然知道很多隱秘。”

頓了頓,白帝終於回答了方纔的問題:

“九州要變天了,這片世界要變天了,亙古以來,這是第二次變天。

“上一次變天,神魔時代終結,除蠱神之外,沒有任何一尊天地誕生的神魔能活下來。。

“變天既是浩劫,也是機遇,千載難逢的機遇。但要想在浩劫中成爲最後的贏家,我們就必須要找到守門人。”

薩倫阿古皺了皺眉:

“守門人?”

他對這個詞非常陌生,不明白何意。

白帝點頭:

“沒錯,守門人!

“遠古時期,我跟隨父親遊歷九州,拜見過一位神魔,祂的形象是龜蛇同體,蛇能看穿心靈,龜能占卜天機。呵呵,你們巫神教的卦術,多半是傳承於祂。”

當然,這不是說巫神是神魔後裔。

遠古時期的人族原本是卑微的螻蟻,通過後天不懈的鑽研和努力,一步步掌握了天地偉力,開創出武夫和道門兩大體系。

在這個過程中,天生擁有可怕偉力的神魔,便成了借鑑和學習的對象。

比如傳說中,昔日的人皇曾在治理大水時,見一神龜浮出水面,其背部紋理玄奧莫測。

人皇福至心靈,創出了占卜吉凶的卦術。

人族就是這樣,一點點的學習,一步步的鑽研,直到如今各大體系並存於世。

巫神創立了巫師體系,但巫師掌控的法術裡,並非全部由巫神所創,或者說,巫神是在先人的經驗和法術上,做了突破、延伸,創立了巫師體系。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和點幣,先到先得!

就如道尊一樣,後世稱他爲道門體系的創立者,其實在道尊之前,道術體系便已存在,只是從未有過集大成者,未曾出過超品。

“當時已是神魔時代的末期,那位神魔曾說,若此次變天沒有結果,那下一次的“變天”將出現守門人。”

白帝緩緩道:

“找到守門人,殺死守門人,才能在浩劫中成爲贏家。”

說到這裡,白帝停了下來,默默的望着薩倫阿古。

後者沉吟片刻,嘆息着說道:

“我從未聽說過守門人的存在,不過,你算錯了,其實“變天”的準確時間,在一千兩百年前。”

白帝蔚藍的眼睛裡,豎瞳像貓兒遇到強光,驟然收縮:

“你的意思是.........”

薩倫阿古頷首:

“儒聖封印了所有超品,把“變天”時間往後推延了一千兩百年。你所謂的守門人,總不該是一個已經死去的超品吧。”

白帝露出了恍然之色:

“返回大陸後,我最看不懂的就是儒聖爲何要封印超品,現在我明白了,也明白了蠱神爲何說,他曾以爲儒聖是守門人。”

頓了頓,白帝繼續說道:

“我已經排除了儒聖和道尊,那麼剩下的九州大陸強者裡,誰最有可能成爲守門人,我心裡已有判斷。但缺乏依據,這便是我來這裡找你,與你說這麼多的原因。”

薩倫阿古白眉輕皺:

“有話便說。”

白帝開門見山,道:

“我懷疑守門人是初代監正,也就是你的弟子。”

薩倫阿古搖頭:

“他和儒聖一樣,都已是故去之人。”

“這正是我所疑惑的,我本想嘗試調查初代監正,卻發現他的一切信息,都已被當代監正抹去。想要解開疑惑,便只有找你了。”

白帝沉聲道:

“術士體系脫胎與巫師,在某些方面,甚至要剋制巫師。初代是你的弟子,你對他的評價是什麼。”

薩倫阿古望着遠方,臉色有些唏噓:

“天縱奇才,但他能創立術士體系,委實是出乎我的預料。我曾困惑了很多年。”

白帝邊聽邊點頭:

“在你看來,天賦不足以開宗立派,創下術士體系。當然,天賦不能代表一切,一個人的成就,與後天的經歷有極大關係。

“許平峰說,他曾率領巫神教的巫師,與大奉開國皇帝逐鹿中原。”

薩倫阿古頷首:

“當年孽徒與那小子在中原結識,交情不錯,後來那小子欲爭天下,吃了敗仗,險些挺不過來。便通過孽徒求上門來,說只要巫神教助他推翻大周,主宰中原,他便立巫神教爲國教。

“讓巫神教獨享中原氣數,我和納蘭雨師當時確實有這樣的心思,就成全了他。

“等他奪得天下,建立大奉王朝,我欲讓他實現承諾,立巫神教爲國教。他嚴厲的拒絕了,還連寫了三封信給我,罵我厚顏無恥。

“說自己是堂堂中原人,怎麼會和外族做這種給祖宗丟臉的交易。我勃然大怒,寫信訓斥年輕人不講武德。他回信讓我好自爲之。”

白帝問道:“後來呢?”

“後來我率二十萬精銳,陳兵邊境,打算一路推到大奉京城,但被孽徒擋了回來,彼時的他,已經是踏入一品,開創術士體系。中原境內,連我都不是他對手。”

薩倫阿古回首前塵,時隔六百年,早已沒了戾氣,只是覺得唏噓和好笑:

“大局已定,巫神教吃了個啞巴虧,也只能如此了。”

白帝思索一下,道:

“在此之前,你竟完全不知他開創了術士體系?他隨着大奉高祖皇帝打天下時,可有表現出異於平常的地方。”

薩倫阿古陷入長時間的回憶,六百年匆匆而過,箇中細節,不是刻意去記的話,即使是一品,也很難立刻想起來。

“出征的第三年,他曾經寫信給我,問了一些奇怪的問題。有一個問題,在當時讓我極爲驚訝。他說,中原歷代皇帝都是氣運加身,可曾有人,將國運納於一身?”

薩倫阿古沉聲道:

“巫神教修行與氣運無關,他本不該會有這個問題,我寫信問他何出此言,他說當時與儒家的大儒有過一番深談,這纔有感而發。時至今日,我也不知他說的是真是假。不過,那應該是他首次接觸氣運相關的問題。

“再來後,我便聽說他自創了煉器之術,當時倒也沒想那麼多,以他的天資,做出一些開創性的成就,並不困難。”

白帝說道:

“那煉器之術,便是如今的鍊金術師。他在那時,就已經在開創術士體系了。”

薩倫阿古無聲點頭:

“這便是我困惑了很多年的事,他的變化實在太快了,快到不合常理。”

白帝愈發篤定了:

“所以,我才猜測他是守門人,得天眷顧,所以才能短短十餘年裡,開創術士體系,晉升一品。大奉的高祖皇帝每打下一片領地,他的實力便強一分。

“如果他是守門人,那一切就可以解釋了。自道尊消失以來,人傑輩出,超凡高手一代換一代,但唯獨初代監正,是最不同尋常的。”

薩倫阿古灰褐色的眸子裡,閃過恍然之色,旋即搖頭:

“但你無法解釋他爲何身死道消,他確實死了,這點我可以確定。”

白帝凝視着他,道:

“我想,你已經得到答案了。”

薩倫阿古嘆息一聲:

“你爲我解開了困擾多年的疑惑。”

白帝聲音低沉:“我同樣如此。”

它朝薩倫阿古輕輕頷首,化作白天沖天而起,遁入雲海消失不見。

...........

幾個時辰後,青州,叛軍軍營。

與戚廣伯共同俯瞰中原地圖的許平峰,似有所感,從袖中取出一枚白色鱗片。

wωω ⊙Tтkд n ⊙C O

鱗片呈盾形,透着金屬光澤,堅固不朽,它正散發出淡淡的白光,忽暗忽亮。

許平峰把鱗片攤在掌心,道:

“何事?”

鱗片白光漲落,傳出白帝低沉的嗓音:

“我同意你的要求。”

說完,鱗片光芒收斂,變的樸實無華。

許平峰把這枚當年從雲州白帝廟中得來的鱗片收好,側頭看向戚廣伯,笑道:

“時機已到!”

戚廣伯笑了笑,沒有驚喜也沒有意外,彷彿一切都在掌控中。

...........

許七安駕馭着扁舟,在汪洋中航洋,慕南梔坐在船頭,裙襬像花一樣綻放。

雙手託着腮幫,蹙眉道:

“有點無聊。”

釣魚也不能一直釣下來,總會膩的。

“那你和白姬下棋吧。”

許七安手裡握着地書碎片,一邊和李妙真“撩騷”,一邊安撫慕南梔。

慕南梔氣道:

“我的意思是,你能否抓緊時間?明明能飛,爲何不飛。”

許七安看一眼她的身側,木船長出了幾根嫩芽:

“無聊到都發芽了?”

花神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嬌嗔姿態,勝過世間任何美景。

“俗世紛紛擾擾,好不容易安靜下來,我想好好想想將來咱們住京城呢,還是找一個世外桃源,過着粗茶淡飯的日子。”

慕南梔臉色微紅,連忙“呸”一聲,故作惱怒:

“誰要和你過粗茶淡飯的日子。”

這時,許七安猛的坐了起來,臉色有些不好看。

慕南梔嚇了一跳:“你,你幹嘛呀~”

許七安擺擺手:

“你先別說話。”

他臉色嚴肅的寫着字:

【妙真,你真的看不懂我跟你說的那些圖案?】

許七安向她描述的,是柴家的那份地圖。

【二:我爲什麼要看的懂,莫名其妙的,李靈素二號,你在哪兒呢,爲何還沒回京城和臨安公主成親。】

許七安不搭理她,反手就掛斷了私聊。

緊接着向李靈素髮起私聊,李靈素磨磨唧唧的,本來不願意,估摸着腦瓜子被敲的嗡嗡作響,無奈接通了。

【七:什麼事!】

聖子一副受氣小媳婦的模樣,不高興和他私聊。

【三:你懂地脈嗎?】

【七:略懂,天宗有相關的典籍記載,不過說起地脈,還是地宗最懂。】

李靈素的學識要比李妙真稍強,當初許七安收集龍脈,聖子就非常詫異,因爲他知道龍脈是什麼東西。

【三:金蓮這個貓東西,閉關這麼久沒有動靜,我只能找你........】

說着,把柴家的地圖模樣,仔細描繪給李靈素聽,甚至還在地書裡畫了幾筆。

【七:這是山川地脈啊?額.......你不說明,本聖子還真看不懂。】

許七安默默結束私聊。

天宗的臥龍鳳雛都認不出來,屍蠱部的前任首領,怎麼猜測出這些線條象徵着的是山川地脈...........許七安捏了捏眉心。

許平峰去過蠱族,見過屍蠱部手裡的半卷地圖。

許七安立刻做出推測,他這是根據天蠱老人和許平峰的交情來推斷的。

以他和天蠱老人的交情,借地圖一觀的要求,屍蠱部前任首領會拒絕?

這樣的話,按照時間線推算,許平峰是先看了屍蠱部的地圖,纔去柴家尋找那捲地圖得。

艹!這半卷地圖沒有價值了。

PS:劇情要進入本卷第一個高潮了,我有點畏手畏腳,不知該怎麼下筆的緊張。

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六章 驗屍卷尾感言!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盟主感謝章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
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六章 驗屍卷尾感言!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盟主感謝章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