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

紫金丹入口後,冰夷元君並指點在徒兒眉心,以法力化開極品丹藥。

丹藥化開後,並不流入腹中,而是化作紫氣,氤氳在李妙真眉心。

這個過程持續沒有太久,一刻鐘不到,紫氣便緩緩收斂,於她眉心化作一道紫紋。

紫紋與丹藥上的紋路如出一轍,是藥力沉澱的象徵。

李妙真四品之軀,無法徹底吸收藥力。

她很快醒轉,視野從模糊到清晰,首先看見的是哭的鼻子眼睛通紅的李靈素,李妙真茫然了一下,心說師哥呀,你也來陪我了嗎。

接着,就看見了師尊冰夷元君,還有師伯玄誠道長。。

她便明白了怎麼回事。

臉色蒼白,嘴脣乾燥的她,勉強笑了一聲:

“多謝師尊救命之恩。”

大難不死,本該是高興的事,只是目光所及,那些戰死的故友,她心裡沉甸甸的,未曾有一絲一毫的喜悅。

“你是天宗聖女,掌教繼承人之一,爲師自該救你。”

冰夷元君不摻雜感情的聲線說道:

“爲師和你玄誠師伯此次下山,是奉天尊之命,帶你們師兄妹回宗門。

“天人之爭後,天宗封山,任何人不得再下山。”

李妙真感應了一下自身狀態,臟器多處破損,肉身岌岌可危,反倒是燃燒的元神已經修補完畢。

她自知無力反對師尊,沉默了幾秒,道:

“天尊會如何處罰弟子?”

冰夷元君搖頭,淡淡道:

“那是天尊的事。”

李妙真沒再多問,轉而看向李靈素,道:

“弟子還有唯一的心願,戚廣伯奇襲潯州城,情況緊急,務必要將此事傳給楊硯等將領。請師尊垂憐,成全弟子。”

冰夷元君皺了皺眉:

“你既已死過一次,還是看不開凡俗之事?”

李妙真再次望向橫屍遍野的戰場,目光悲傷,“我的朋友都留在了戰場,我已經走不了了。”

走不了,指的是心。

冰夷元君點點頭,索性這個弟子已經做過太多“錯事”,她不會因爲憤怒或恨鐵不成鋼之類的情緒,強壓弟子。

不,其實她現在什麼情緒都沒有,連憤怒都不會有。

玄誠道長亦然,不過額外提出一個條件,他取出一枚碧綠色的丹丸,遞給李靈素,道:

“爲防止你再次逃跑,把它吃了吧。”

噬靈丹!

此丹是天宗獨有的丹藥,服下之後,三日內不得解藥,便會元神枯竭。

超凡之下,統統難以倖免。

身爲聖子,李靈素當然識得此丹,難以置信的望着玄誠道長,顫聲道:

“師尊啊,我,我是你從小帶到大的弟子啊,您心裡不會痛嗎,不會愧疚嗎。”

玄誠道長面無表情,語氣冷漠:

“你覺得爲師會嗎。”

天殺的太上忘情...........李靈素領命而去,駕馭飛劍消失在蔚藍天際。

他現在無比確認,師尊的凡心絕對不在自己這裡。

這天宗不待也罷。

..............

春祭日前一天。

往常的春祭日,必定是中原家家戶戶最熱鬧的時候。

它象徵着春回大地,萬物復甦,每年的春日祭,朝廷會舉行籠罩的祭天大典,祈禱今年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百姓也會在這天烹羊宰豬,祭祀天地,祈禱今年有個頂好的收成。

今年春祭,對於百姓來說最爲窘迫,富戶人家不變,貧苦人家就只能用草扎的祭品代替。

至於朝廷,大概官場上下,都沒什麼心情搞春祭大典了。

並非缺銀子的問題,朝廷再怎麼拮据,也不至於辦不了春祭大典,委實是雍州的戰事令人焦心。

距離洛玉衡渡劫已經過去八日,期間,雍州的戰事已經不能用簡單的“悲壯”、“慘烈”來形容。

首先是雲州軍奇襲潯州,城中兩萬守軍死的只剩三千,前青州布政使,現雍州總兵楊恭在守城戰中斷了一臂,心蠱部飛獸騎全軍覆沒。

潯州危難之際,許新年等遊走於防線上的軍隊及時趕回支援,身受重創的楊恭當機立斷,親率剩餘守軍出城,與援兵裡外夾擊雲州大軍。

奇襲潯州失敗的雲州主帥戚廣伯已經開弓沒有回頭箭,只能咬着牙命其麾下的中軍精銳,與大奉軍展開鏖戰。

雙方在潯州城外鏖戰一天一夜,血流成河,據傳回京的情報上說,人與馬的屍骨鋪的騎兵無法行進的誇張程度,形成天然的拒馬屏障。

這一戰,原本是有機會吃下雲州中軍的,一旦成功,也許會成爲中原戰事的轉折點之一。

直到一支可怕的騎兵出現,以蠻橫到近乎不講理的架勢插入戰場,在雲州中軍的配合下,裡裡外外將大奉騎兵鑿穿數次。

原本佔盡優勢的大奉軍難以在平地上與這支騎兵爭鋒,只得退回城中,這才得以喘息。

這支騎兵如今被大奉朝堂諸公牢牢記在腦海,深深印在心裡,叫“玄武軍”。

它從未在青州戰場上出現過,卻一戰揚名,成爲了大奉軍的噩夢,乃至朝廷諸公聽見“玄武軍”三個字,也忍不住頭皮發麻。

戚廣伯是鐵了心要破潯州,當夜再次展開攻城,不計代價的投入兵力,黎明時潯州失守。

大奉軍撤離潯州,楊恭與張慎李慕白三位大儒,率八百人馬斷後,雲鹿書院大儒手段高超,詭譎莫測,成功掩護大奉守軍撤離。

但楊恭因頻頻施展言出法隨之術,加之重傷在身,法術反噬之下,內傷外患爆發,退守雍州城後便昏迷不醒,命懸一線。

這一戰,直接打光了大奉軍僅存的精銳,自秋收時,十萬大軍半數戰死於靖山城,大奉的精銳部隊便處在捉襟見肘的處境。

青州戰役中,朝廷調兵遣將,把各州衛所裡能調動的精銳,幾乎都調到了青州。

結果近五萬人戰死沙場,殘部退守雍州。

女帝上位後,兵部尚書咬牙切齒,又從附近幾洲調過去一萬兵馬。

潯州一戰,連這點家底也拼的差不多了。

同時武林盟、李妙真等義軍同樣湮滅在這場必將載入史冊的慘烈攻城戰中。

武林盟死了兩位四品幫主,麾下教衆死傷達八成。尤其李妙真,她所率領的飛燕軍全軍覆沒,本人和師兄李靈素被天宗長輩帶回宗門,再無消息。

潯州失守後,雲州軍徹底偃旗息鼓,與大奉軍展開對峙。

雲州軍出雲州時,總共有六萬嫡系部隊,分左中右三軍,俱是精銳中的精銳,這還不算民兵。

攻佔青州後,憑藉儲備充裕的錢糧,招攬江湖人士和流民,兵力擴充到十萬,這就造成了雲州軍越大越多,大奉軍越打越少的現象。

大奉國庫空虛,流民成災,雲州有備而來,積蓄了二十年。

其實拼的是底蘊。

青州戰役中,雲州軍乍一看越大越多,實則左軍三萬精銳,已經被大奉軍拼的七七八八。

雍州戰役開始後,雜牌軍和精銳日益減少,直到近來奪取潯州的這場慘烈戰役結束,大將軍戚廣伯的直系中軍,徹底打的精光。

招攬來的江湖人士和雜牌軍已所剩無幾,曾經馳騁戰場,翱翔天空的朱雀軍,已經只剩下二三十時騎,徹底淪爲空中斥候。

現今的雲州,全靠右軍主力和玄武重騎撐場子。

這也是雍州戰役開啓後,戚廣伯改變戰術,採用以戰養戰的方式。

雲州底蘊也是有限的,不可能一直耗損下去。

但是,近日來,戰場局勢又有了變化,興許是北境的超凡戰遲遲沒有結束,讓雲州軍嗅動了一絲不妙的味道。

戚廣伯集結了所有精銳,陳兵雍州城外,大戰一觸即發。

破了雍州,雲州軍就可以直達京城了。退一步說,就算暫時拿不下京城,也可以讓許平峰煉化雍州,增加底蘊。

另外,除了牽動整個中原局勢的渡劫戰外,還有一處超凡戰,也打的險象環生。

根據斥候、打更人密探觀測到的情況,武林盟老匹夫數次遭到許平峰暗算,被強行傳送入青州。

這位二品巔峰術士欲在主場強殺老匹夫,老匹夫不愧是成名已久的高手,每次被打的嗷嗷叫,但每次都能憑藉武夫的皮糙肉厚,從青州殺回雍州,捲土重來。

相比起兩位二品術士的巔峰對決,孫玄機和姬玄的戰鬥可圈可點,密探們並沒有太多關注。

...........

御書房內。

頭髮花白的兵部尚書向女帝哭訴:

“陛下,除了陳兵邊境的部分精銳,兵部真的調不出兵力了,各州衛所能用的兵都用完了,只保持着最低限度的人馬,維持各州穩定。

“春祭臨近,可距離天氣轉暖尚有些時日,流民匪寇需要兵力鎮壓啊。一旦調空衛所兵力,後果不堪設想。”

錢青書出列呵斥:

“雍州大戰一觸即發,可守軍數量難以守住雍州,若是雲州軍順利攻佔雍州,下一步就是兵臨京城。如今除了拆東牆補西牆,還能如何?”

諸公在御書房裡吵的不可開交。

戰事進行到這一步,便是這羣老狐狸,也難以保持靜氣了。

大案後,女帝氣態威嚴,輕輕擡眸,看一眼兵部尚書,淡淡道:

“讓你調兵便調兵,朕不想聽任何理由,朕只要聽話的人。”

兵部尚書心裡一凜,頹然道:

“臣明白。”

諸公面面相覷,吵鬧之聲慢慢停歇,兵部尚書是魏淵的輕信之一,陛下敲打起來,完全不看情面。

懷慶環顧衆臣,緩緩說道:

“雲州軍要打便打,再有五日,國師渡劫便結束了。五日之內,雲州軍不可能打到京城。而五日之後,國師順利晉升一品,我們便仍有機會。

“反之,萬事皆休,雲州軍是否攻下雍州,便不再重要。”

大奉存亡與否,便看背景的情況了..........諸公心情複雜,或憂慮或期盼或悲觀。

懷慶繼續說道:

“明日春祭,朕會讓譽王叔替朕祭天,朕有其他要事,便不參與了。”

諸公覺得不妥,只不過捫心自問,他們也確實沒心情搞春祭,推己及人,也能明白女帝的心情。

因此無人勸諫。

............

春祭日。

一輛金絲楠木製造的豪華馬車,緩緩停靠在觀星樓外。

就在京城百官參與春祭之時,身爲一國之君的懷慶,穿着明黃色便服,踩着宦官擺好的木凳下了馬車。

她站在寬闊的廣場外,擡眸看了一眼高聳如雲的觀星樓,轉頭吩咐宦官:

“在朕沒有出來前,任何人不得靠近觀星樓。”

掌印太監躬身道:

“是,陛下!”

懷慶當即進了司天監,從一樓大堂到第七層,她沉默攀登,沿途有白衣術士問候,她也置之不理。

腳步越走越快,似是迫不及待。

不多時,她來到七樓,寬闊的丹室內,宋卿早已等待多時,躬身道:

“陛下,您再不來,我可就不管復活魏淵的事了。

“畢竟我手頭還有幾個鍊金實驗要做,實在忙的很吶。”

懷慶看了一眼“天大地大,鍊金實驗最大”的宋卿,面無表情的點頭:

“帶路!”

也沒什麼好責怪的,和褚采薇做了這麼多年的朋友,她幾個師兄什麼德性,懷慶早習以爲常。

話說回來,采薇被監正“逐出”司天監後,最初頻繁寄信給她,分享各地美食,漸漸的,開始說起災情和民生,言語間少了歡快,多了幾分沉重。

再後來,就不寄信了。

懷慶最近一次得知褚采薇消息,還是通過地書,從李靈素那裡瞭解。

饞嘴的小姑娘漫山遍野的採藥,給寒災中生病的流民治病,或隔三差五出資購糧,賑濟災民。

兩人來到密室,宋卿打開那扇四品武夫都震不開的鐵門,見到了躺在牀上昏睡的魏淵。

這具肉身裡,有魏淵的天魂。

當初趙守施展言出法隨之術,讓魏淵凱旋而歸,儒聖刻刀和亞聖儒冠,便帶回來了魏淵的天魂。

隨後南宮倩柔出蓮子,宋卿煉肉身,讓天魂與這具新的肉身完美契合。

如今只要召回魏淵的魂魄,補齊三魂,他便能甦醒。

許七安遊歷江湖歸來,集齊了煉製招魂幡的材料,終於大功告成。

懷慶的手,輕輕搭在魏淵肩膀,氣機牽引着他懸空漂浮,隨着懷慶離開密室,走向八卦臺。

宋卿緊隨其後。

登上八卦臺,懷慶率先看到的是一座硃砂刻畫的圓陣,陣紋繁複,密密麻麻。

“這是孫師兄走之前留下的,與招魂幡匹配的招魂陣。”

宋卿示意懷慶把魏淵放在陣法中央,接着,他摘下腰間的錦囊,取出一杆兩人高的大旗。

幡杆由暗金色、佈滿氣孔的金屬製成,垂下一面漆黑如墨的旗幟,旗幟上用金粉寫着小如蝌蚪的陣紋。

“給你!”

宋卿手忙腳亂的把招魂幡丟給懷慶,彷彿這是燙手的山芋。

“此幡有千年古屍的劇毒和陰寒,陛下只有一刻鐘的時間,如果一刻鐘後,你不能召回魏淵的魂魄,那麼就只能等待三個月後。

“因爲下一個適合招魂的日子,在三個月後的晚春。”

三個月後,大奉等不起了........懷慶頷首,淡淡道:

“朕還需要做什麼?”

宋卿有問必答:

“揮舞招魂幡,高呼:魏淵,魂兮歸來!

“唉,本來這事兒是許寧宴做的,畢竟他算是魏淵半個兒子,晉升的血丹就是魏淵給他的。換了陛下..........

“陛下別覺得宋某說話直,陛下您和魏淵熟嗎?萬一不熟,他一聽是你在喊他,不搭理你,那就完蛋。”

宋卿這人還是一如既往的令人討厭.........懷慶面無表情:

“此事不需要你擔憂,許寧宴赴北境前,已經將此事託付於我。”

說罷,她走到八卦臺邊緣,高舉招魂幡。

宋卿則點上了一炷香。

恰好此時,皇宮方向鼓樂齊鳴,春祭開始了。

嘩啦啦~懷慶揮舞招魂幡,嗓音清冷的高喊:

“魏淵,魂兮歸來!”

女帝舞幡,氣勢不輸兒郎。

..........

PS:這個月更新24萬字,平均每天8000字,其實不少了。

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白銀盟感謝信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二十章 吃肉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五十八章 珍珠第七章 嚇唬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七十七章 大劫的秘密(二)第六十八章 美夢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三十九章 混戰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盟主感謝章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三十八章 血案八月總結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十三章 審問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七十八章 大劫的秘密(完)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十四章 女屍第八十二章 海底古戰場第四十章 爭鬥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
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白銀盟感謝信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二十章 吃肉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五十八章 珍珠第七章 嚇唬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七十七章 大劫的秘密(二)第六十八章 美夢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三十九章 混戰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盟主感謝章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三十八章 血案八月總結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十三章 審問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七十八章 大劫的秘密(完)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十四章 女屍第八十二章 海底古戰場第四十章 爭鬥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