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最後的日記

剛說完這句話,許七安就想到了“窺探天機者,必受天機束縛”的規則,果斷閉嘴。

“婆婆,你看到了什麼啊?”

麗娜出於本能的追問了一句,旋即想起天蠱部的規矩:看破不說破!

天蠱部先知們一直遵循着這個規則。

說破天機的後果麗娜還是知道的——全部族的人都去先知家吃飯。

衆人視線聚焦到了天蠱婆婆身上,聚焦在她臉上,展開各自的解讀:

天蠱婆婆看的是南方,她預見的未來與南疆有關,與蠱神有關.........

表情凝重中,更多的是困惑和茫然,這說明她自己也沒有解讀出預見的未來........

天蠱婆婆的臉色不算太差,至少不算是件太糟糕的事,咦,仔細看的話,她的五官很漂亮啊,年輕的時候一定是個拔尖的大美人........

衆人念頭紛呈之際,天蠱婆婆漸轉緩和,拄着柺棍,語氣慈和的說道:

“方纔看到了一些讓人不解的未來,詳情我不便細說,目前也無法判斷是好是壞,但各位放心,並非直接的、可怕的災害。”

聞言,殿內超凡強者們恍然頷首,這和他們預料的差不多。

本次會議的得出兩個結果——晉升武神可能需要氣運;刻刀知道晉升武神的辦法!

接下來的目標就很明確了,等趙守晉升二品,助刻刀接觸封印。

懷慶總結道:

“蠱族北遷不能耽擱,幾位首領回南疆後,立刻召集族人北上,雍州關市容納蠱族七部有些勉強,所以需要爾等自行擴建。。秋收後便入冬了,糧草和棉衣等物資朝廷會提供。”

龍圖一定是包吃包住,就很開心。

她再看向其他超凡強者,沉聲道:

“各自修行,應對大劫。”

散會後,麗娜帶着父親龍圖去見哥哥莫桑,莫桑現在是禁軍裡的百戶,負責着皇宮南門的治安。

和苗有方一樣,都是女帝的親信。

臨近南門,龍圖遠遠的看見久別半載的兒子,穿着一身鎧甲,在城頭來回巡視。

ωωω● t t k a n● ¢ ○

“莫桑!”

龍圖大嗓門的召喚兒子。

聲浪滾滾,猶如驚雷。

城頭城下的禁軍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按住刀柄,左顧右盼的尋找聲源。

莫桑躍下城頭,硬着頭皮奔過來,人還沒靠近,聲音先傳來:

“阿爹,這裡是皇宮,不能喊,不能喊.......”

麗娜用力點頭:

“阿爹,阿哥嫌你丟人。”

龍圖雙眼一瞪,蒲扇般的大手啪嘰一下,把莫桑拍翻在地,震碎青磚。

“別打別打.......”莫桑連連求饒,憋屈道:

“阿爹,我現在是禁軍百戶,這麼多屬下看着,你給我留點面子。”

“留什麼面子!”龍圖瞪眼,甕聲甕氣道:

“我在你族人面前也一樣打你,有什麼問題?”

“沒問題沒問題......”莫桑從善如流,心裡嘀咕道:阿爹這個粗坯。

龍圖掃了一眼遠處密切關注這邊動靜,笑着指指點點的禁軍們,神色略轉柔和,道:

“百戶是多大的官?”

莫桑一下子來了精神,炫耀道:

“百戶是正六品,統兵一百二十人,是世襲的,爹你知道什麼是世襲嗎?就是我死了,你可以繼承........啊不不,是我死了,我兒子可以繼承。

“我現在出去,平頭百姓見了我都得喊一聲軍爺或大人。

“朝廷裡的大官見了我也得恭恭敬敬,我可是爲大奉流過血的人,還是陛下的直系,沒人敢得罪我。”

他挺胸擡頭,滿臉驕傲。

那表情和姿態,就像一個有了出息的兒子再向父親炫耀,期盼能得到誇獎。

但龍圖只是哼一聲:

“哪天混不下去了,記得回來種田打獵。”

說完,帶着寶貝閨女麗娜轉身離開。

莫桑撇撇嘴,轉身朝一衆禁軍吼道:

“看什麼看,一羣兔崽子。”

走了一段距離後,龍圖停下腳步,回首望着輪廓模糊的南門,默默不語。

麗娜小心瞥了一眼父親,看見這個粗獷魯莽的男人眼裡有着罕見的溫柔和欣慰。

..........

陽光燦爛的午後,秋意燥人。

內城的某座勾欄裡,穿着銀鑼差服的宋廷風手裡拎着酒壺,一手拍打欄杆,附和着一樓戲臺上傳來的曲子。

朱廣孝一如既往的沉悶,自顧自的喝酒,吃菜,偶爾在身邊伺候的美人身上摸索幾下。

而他的對面,是同樣表情冷峻,宛如冰塊的許元槐,許是客人的氣質太過冷漠,身邊伺候的女子有些拘謹。

“美人兒,不要這麼拘束!”宋廷風回過神來,邊摟着自己的“服務員”,邊笑道:

“待會兒進了房,上了牀,你就知道他有多狂。”

許元槐早就習慣了宋廷風的性子,沒什麼表情的繼續喝酒。

宋廷風搖頭嘆道:

“無趣!

“兩個悶罐子!還是寧宴在的時候好啊,好久沒跟他切磋槍法了,元槐,你一點都不像他。”

許元槐還是不理。

宋廷風又道:

“你也到該娶媳婦的年紀了,家裡有給你找媒婆嗎。”

許元槐搖頭:

“家裡夠亂的了,我娘每天都擔心嫂子們打起來,我不想再娶媳婦給她添堵,過幾年再說。”

而且現在這樣也挺好。

許元槐放下酒杯,抱起身邊的女子,進了裡屋。

宋廷風眯着眼,微醺,繼續聽着曲子。

太平盛世,甚好。

...........

“懷慶一年,九月初三,霜露。

忍不住又想寫日記,對於我,對於我的朋友,以及中原百姓來說,眼下大概是風暴雨前最後的寧靜。

大劫一來,生靈塗炭,九州所有生靈都要被獻祭,成爲超品取代天道的祭品。

但在這之前,我可以用手裡筆記錄一下關於他們的點點滴滴。嗯,我給自己製作了一根炭筆,這樣能提高我的書寫速度,遺憾的是,即使用了炭筆,我的字依舊難看。

蠱族的遷徙已經完成,他們暫時居住在關市的集鎮裡,有朝廷提供的糧食和物資,包吃包住,非常安分,唯一的缺點是,力蠱部的人實在太能吃了。

嗯,這次考察蠱族期間,順便和鸞鈺做了幾次深入交流。她提出要做我的妾室,跟着我回京城。

真是個愚蠢的女人,在情蠱部當老大不香嗎,京城有狐狸精,有洛玉衡,有女帝,有飛燕女俠,水太深她把握不住。

她只要握住未來就好了。”

“懷慶一年,九月初五。

北境氣運被巫神掠奪,妖蠻兩族灰飛煙滅,殘部進了楚州,成爲大奉的一部分。

九尾狐應該已經帶着神魔後裔遠航,各方事務都處理完畢,只等待大劫來臨。

鈴音晉升七品了,龍圖委託我帶她去南疆吸收蠱神的氣血之力,這資質也太可怕了吧,再給她十年,就沒有我這個半步武神什麼事了。

除了我之外,許家天賦最好的就是鈴音,其次是玲月。

前幾日,玲月正式出家,拜入靈寶觀,成爲半月真人的嫡傳弟子。玲月擁有極高的修道天賦,拜入靈寶觀是個不錯的選擇,總比嫁人生子,當一個深閨裡的小少婦好。

嬸嬸因爲這件事,差點要投井自盡來脅迫玲月改變主意,不過並沒有成功。

嬸嬸心態炸裂是可以理解的,因爲二郎和王思慕的婚事延後了,用二郎的話說,超品不滅何以成家!

大劫臨近,他沒有成親的心思,畢竟如果大奉扛不住劫難,所有人都要死,成婚便沒了意義。

但嬸嬸還想着二郎早點結婚,她好報孫子孫女,畢竟長女出家當了女冠,大房的侄子雖然風流好色,妻妾成羣,但一個下蛋的都沒有。

不指望二郎,難道指望鈴音?

以鈴音的風格,將來長大了,更大的概率是:娘,孩兒出去打天下了,待俺一統江山,再回來見您!”

“懷慶一年,九月初六。

今天,元霜也拜入了司天監,成爲監正的弟子。但不是親傳弟子,而是孫玄機代師收徒,從此元霜成爲了“啞巴黨”的一員。

只要不是監正的親傳弟子,一切都好說。畢竟想成爲監正弟子,沒十年腦血栓想都別想,這並非好事。

天地會成員裡,阿蘇羅閉關了,據說是修行金剛法相有突破,準備衝擊一品。

李妙真則遊歷天下,行俠仗義積攢功德,去之前與我飲酒到天明,大劫之前,不再相見。

恆遠大師如今是青龍寺主持,歸入大乘佛教門下,他轉修了禪師體系,輔助度厄羅漢撰寫佛經和教義。

聖子完全躺平了,除了定期去司天監討要補腎強身的丹藥,平素裡見不到人。

麗娜和鈴音一如既往的無憂無慮,嘻嘻哈哈,蠢貨好,蠢貨沒煩惱。嗯,在我寫下這句話的時候,窗邊有一隻橘貓經過,我懷疑它是金蓮道長,但不好意思揭穿。”

“懷慶一年,九月初八。

去了一趟司天監,把鍾璃接到許府。

出乎預料,褚采薇竟然把司天監治理的很不錯,她最大的作爲就是不作爲,這就是傳說中無爲而治的厲害之處?”

“懷慶一年,九月初十。

臨安來癸水了,唉,沒有懷孕,洛玉衡夜姬和慕南梔的肚子也沒動靜,看來確實是我的問題。

子嗣困難倒還好,就怕是生殖隔離.......這樣說好像顯得我不是人。”

“懷慶一年,九月十八,霜殺。

在大奉的節氣裡,今日要祭祀三代內的先祖,在二叔的主持下,我與二郎等人祭祀了祖父。

事後,我看見二叔帶着元霜元槐,偷偷祭祀不當人子。

下午與魏公飲茶,他說如果還有未來,想辭官還鄉,帶着太后雲遊四海。我心說你別亂插旗啊,小心塞上牛羊空許諾。

但轉念想到對慕南梔的承諾,我便沉默了。

見魏淵時忘帶鍾璃,害她被閉着眼睛瞎跑的許鈴音撞到了腰,肋骨斷了兩根。”

“懷慶一年,十月初六。

距離大劫還有一個月,特意拜訪了一些故人,王捕頭和快手兄弟們沒有太大變化,對於他們來說,平凡就是最大的快樂。

朱縣令高升了,但外派到了雍州。

呂青現在是六扇門總捕頭,官位越來越高,修爲也越來越強,只是依舊沒有嫁人。何必呢,唉!

苗有方在禁軍裡混的不錯,已經踏入四品,就等着熬資歷或立軍功升職成統領。

午後與宋廷風,朱廣孝和春哥勾欄聽曲,爲了不讓春哥發狂,我刻意把小可憐送回了司天監。

廣孝的媳婦懷孕了,宋廷風依舊孑然一身,我知道他想要什麼,知道他嚮往着車水馬龍的小道,每到黃昏和清晨,小道會掛滿白霜。因此不願成親。

打更人衙門承載了我許多回憶,現在想想,連朱氏父子都是回憶裡重要的一部分,對姓朱的那一刀,劈開了我璀璨不凡的一生。”

“懷慶一年,十月初八。

今日去了一趟東北和南疆,靖山城方圓百里生靈絕跡,巫神的力量不斷擴散,凡人無法在祂的威壓下生存。

南疆的土著和絕大部分動物,已經徹底化蠱。慶幸的是,這段時間一直有和蠱族首領們前往南疆清除蠱獸,因此沒有超凡蠱獸誕生。

留給九州的時間不多了。”

“懷慶一年,十月十一。

這是我最後一篇日記,想寫一些只對自己說的話。

記得剛來到這個世界,對於充斥着超凡力量的九州,我內心彷徨和恐懼居多,所以只想過三妻四妾腰纏萬貫的乏味生活,並不願追逐權力和力量。

可惜,隨我甦醒那日起,就註定了我接下來的命運。

起初,推着我往前走的是命運,是危機,它們讓我不得不瘋狂提升自己,只爲了活下來。

貞德,巫神教,佛門,監正,許平峰,這些人,這些勢力,他們始終在追趕着我,推動着我........

後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嘗試着主動爲身邊的人、爲中原的百姓做一些事,爲此可以衝冠一怒,可以不顧性命。

也許是在我爲了一個小姑娘,朝上級斬出那一刀開始;也許是我爲了鄭大人,爲了楚州百姓,喊出“不當官”開始。

但不管如何,現在的我,很明白自己想要什麼。

這段時間裡,我時常回憶前世的種種經歷,我依然能清晰的記着父母的音容笑貌,記着燈紅酒綠的大都市,記得行色匆匆的社畜們。

我突然意識到,上輩子的生活雖然勞累,但至少大部分人都能平安喜樂。

可九州的百姓、九州的生靈,生活在皇權至上,力量至上的世界,弱者天生就是任人宰割的。

而這些不是最殘酷的,超品的復甦纔是真正的滅世之災。

我現在做的事,用四句話形容——爲天地立心,爲生民立命,爲往聖繼絕學,爲萬世開太平。

當初爲了在二郎面前裝逼寫的四句話,竟真的貫穿了我的人生,短短三年的人生。

命運真是奇妙。

最後,在與我有情感交織的女子裡,我最愛的是慕南梔,可能是因爲她漂亮,可能是因爲性格,說不清楚,愛情本身就說不清楚。

最憐惜的是鍾璃,她總是那麼倒黴,受傷時就喜歡用小鹿般柔弱的目光看着你,試問男人誰不會憐惜她呢。

最敬重的是李妙真,只因一句話: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以前的我做不到,現在的我能做到。而她,一直都在做。

最疼愛的是臨安,她是一朵從淤泥裡生長出來的蓮花,出生皇室,卻依舊保留着天真爛漫的性情,她對我的好,是傾盡全力真心真意的。

最看重的人是懷慶,她是個當之無愧的女強人,有野心有抱負有手腕,但不心狠手辣,有血有肉,這要感謝魏淵和紫陽居士。

他們的教導對懷慶有着重要的引導作用。

最感激的是洛玉衡,除了魏公之外,她對我恩情最重。從殺貞德到江湖遊歷,再到雲州叛亂,她始終對我不離不棄,爲我以身涉險。

對女人來說,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對男人來說,一個願意與你風雨同舟的女子,你有什麼理由不愛她呢。

而夜姬,是唯一讓我感覺到自己是封建時代“大老爺”的女子,這麼說顯得我這位半步武神很心酸,但確實如此,除了夜姬之外,其他魚兒都不是省油的燈,不,她們是火炬。

一不小心我就會引火燒身,陷入修羅場裡。

嗯,目前,最想睡的女人是九尾狐。

絕世妖姬,風華絕代。

當然,我現在並不打算把這個念頭付諸行動,畢竟她在海外,鞭長莫及。

許七安!

..........

十月十三。

雲鹿書院,趙守穿着緋色官袍,戴着官袍,一絲不苟的登上臺階,來到亞聖殿。

.......

PS:九十八章吧,應該是九十八章,我寫錯了,把金蓮道長寫成趙守了。院長一直是三品大圓滿,入朝爲官後,積攢氣運,才能晉升二品。以前是靠着儒冠和刻刀,才擁有比肩二品的戰力。

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七十二章 門第三章 慕姨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一百三十八章 飛燕女俠(12000)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十五章 李靈素求救(5500)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六十章 化身爲島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六十章 婚事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十八章 成全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七十六章 大劫的秘密第一百三十二章 道尊轉世?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二十七章 大型社死(兩章合一)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四十一章 菩提母樹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二十七章 大型社死(兩章合一)第一百二十章 天道第九十章 回京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一百二十一章 絕世武神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
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七十二章 門第三章 慕姨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一百三十八章 飛燕女俠(12000)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十五章 李靈素求救(5500)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六十章 化身爲島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六十章 婚事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十八章 成全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七十六章 大劫的秘密第一百三十二章 道尊轉世?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二十七章 大型社死(兩章合一)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四十一章 菩提母樹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二十七章 大型社死(兩章合一)第一百二十章 天道第九十章 回京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一百二十一章 絕世武神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