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

度厄羅漢、熊王、阿蘇羅和九尾天狐,冷汗“唰”的冒出來。

尤其後三者,擁有危機預感的他們,身體每一個細胞都在咆哮,每一條神經都在傳輸危險的信號。

身爲武夫,他們的氣血比度厄羅漢要更渾厚更精純,是神殊的主要目標。

阿蘇羅悄然繃緊身軀,強健的肌肉無聲的舒展,積蓄力量。

他能敏銳的感知到,自己是神殊的首要目標,修羅精血對神殊有致命吸引力。

突然,遠處那尊高大的法相憑空消失在衆人視野裡。

下一刻,十二雙手臂從阿蘇羅身後伸展出來,像是捕蠅草張開的獠牙。。

神殊法相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阿蘇羅身後,法相漆黑的臉龐面無表情,卻比任何張揚惡意的表情都要陰森恐怖。

阿蘇羅無聲無息的坍塌下去,在十二雙宛如從地獄裡伸出來的手臂合攏前,從下方脫離了“包圍”。

阿蘇羅的眼睛裡閃爍着淡金色的微光,天眼通。

正是這門神通讓他提前捕捉到神殊的動向,這才及時反應過來,否則他會和許七安一樣。

下墜的過程中,阿蘇羅腦後浮現絢麗光輪,沉聲道:

“第一戒:不殺生!”

度厄羅漢雙手合十,腦後光輪凸顯,緩緩道:

“第一戒:不殺生!”

豁然間,神殊法相散發的邪惡氣息有所收斂,精神污染略有消退。

合兩位羅漢之力,終於勉強影響到神殊。

這一刻,九尾天狐有過短暫的猶豫,放任神殊獵殺阿蘇羅,後者必死無疑。僅剩一個度厄羅漢,翻不起風浪。

但如此一來,她就必須要率領妖族逃離南疆,否則也會成爲神殊的獵物。

另外,這也意味着妖族將失去神殊的“使用權”,沒了神殊,妖族不可能復國,縱使奪回萬妖山,也終究會被佛門再次攻佔。

不,失控的神殊會依循本能,在南疆瘋狂殺戮,攫取精血,這裡將成爲九州禁區。

妖族連攻佔萬妖山都做不到。

她旋即明白廣賢菩薩真正的用意,對於妖族起事,佛門真正的應對之法是以大輪迴法相的力量,使神殊失控狂化,把南疆變成禁區,讓妖族的復國計劃落空。

然後助雲州叛軍推翻大奉,解決中原的戰事。

之後晉升一品術士的許平峰和伽羅樹菩薩便能騰出手壓制神殊,將他重新分屍封印,屆時,十萬大山依舊是佛門的。

雖然想明白了佛門的計劃,但九尾天狐依舊想不通,爲何大輪迴法相會讓神殊失控。

但不管怎麼樣,眼下封印神殊,或使起恢復理智是最重要的事。

否則滿盤皆輸。

八條狐尾迎風暴漲,化作遮天蔽日的大蟒,大蟒掠過夜空,將處在凝滯狀態的神殊團團纏繞。

神殊十二雙手臂發力,緩緩撐開狐尾的束縛。

九尾天狐雪白的俏臉陡然漲紅,身軀輕輕顫抖,額角青筋暴怒。

雙方在角力。

虧得她是妖族,氣力無雙,換成其他體系的超凡高手,連和神殊掰手腕的資格都沒有。

抓住機會,阿蘇羅沉沉低吼一聲,腦後的光輪坍縮回體內,俄頃,一粒閃爍着五彩絢光的舍利子從他頭頂升起。

這是象徵着殺賊果位的舍利子。

阿蘇羅伸手把舍利子握在掌心,拳頭綻放出奪目的絢光,將夜空照的瑰麗萬千。

這已經不是調動殺賊果位的力量,這是要拿果位和神殊拼命。

剎那間,萬妖山地界盈滿了肅殺之氣。

草木鳥獸,無聲無息的死去,盡數被殺。

“喝!”

在阿蘇羅的怒吼聲裡,他那隻綻放絢光的拳頭,精準的擊中神殊的眉心。

天與地之間,一道絢麗的漣漪擴散,將下方的山巒映照的光怪離陸。

神殊後腦的火環炸散,眉心如瓷器般裂開縫隙,將火焰印記破壞。

暴怒的神殊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

嘣嘣嘣.........纏繞神殊法相的八條狐尾逐一崩斷,九尾天狐臉色煞白如雪,似是遭受巨大的創傷。

斷裂的狐尾沒有下墜,如有生命般的飛回她身後,自己把自己接續。

神殊的十二雙手臂,從四面八方籠罩阿蘇羅,層層疊疊,將他罩於掌心。

這時,度厄羅漢頭頂飄出一顆舍利子,金燦燦的懸浮不動。

“第一願,願阿蘇羅在我身側。”

話音落下,本該被遮天蔽日的手掌籠罩的阿蘇羅,身影在度厄羅漢身側顯化。

砰!

氣機層層疊爆中,神殊的手掌們拍在一起,什麼都沒拍到。

南法寺有一枚舍利子,是“應供”果位的舍利子。

是第一任南法寺住持,轉世重修時留下,許七安和孫玄機搶奪神殊雙腿那晚,阿蘇羅曾向“應供”舍利子許願,要一個與自身相同的幫手。

過去的幾百年裡,這枚舍利子一直被供在南法寺,受香火洗禮。

信徒真心誠意的上供,獻上貢品,可積累願力。

當願力足夠時,應供果位便會在“合理範圍”內滿足信徒的願望。

願力有很強的專屬性,它只會回饋上供者。

度厄羅漢給這枚舍利子上供的時間不長,願力有限,只能滿足五個願望,所以一直當做底牌留着。

這五個願望當然也得在合理範圍內,超出限度,願望不會實現。

這時,毛色黑白相間的熊王,四肢如飛,宛如一架肥胖的攻城錘,朝神殊發動衝鋒。

當!

雙爪狠狠拍擊在神殊眉心,讓裂痕加劇。

受到攻擊的神殊,本能的揮舞拳頭,“砰”的正中熊王圓滾滾的腹部。

拳勁穿透食鐵獸的身軀,在它身後化作肆虐的狂風。

熊王就如同剛纔的許七安,化身炮彈激射而去,撞入遠處的山巒,造成山體滑坡。

度厄羅漢沒有閒着,在熊王撲擊神殊法相時,袖中衝出九十九枚念珠,叮叮叮........念珠相互碰撞,串成一線,猶如一柄細劍。

一柄絢光閃爍的劍。

度厄羅漢掌心一推,細劍呼嘯而去,化作一道彩色流光。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他接着雙手合十,道:

“第二願,願此招威力倍增。”

轟隆!

夜空中烏雲層疊,一道粗大的、樹狀的閃電劈下,疊加在念珠細劍上。

念珠細劍的飛行速度激增,拖曳着銀色的電弧,帶起尖銳的嘯聲,洞穿了神殊法相的眉心。

法相的腦袋“轟”的炸裂,沒有血肉,潰散成純粹的能量。

無頭法相當即僵凝不動。

.............

爲了挽救失心瘋的老父親,女兒和兒子夥同八旬老僧,打爆父親的頭...........某處廢墟里,旁觀這場戰鬥的許七安心裡嘀咕一聲。

真是孝死我了。

“你也來了啊。”

他接着朝悠悠轉醒的熊王說道。

被神殊一拳打廢后,許七安藉着玉碎打斷神殊進攻的節奏,旋即用天蠱“移星換斗”的能力掩蓋自身氣息,再接着一個陰影跳躍,藏身在密林裡。

從而躲開了神殊的後續追殺,並禍水東引,讓度厄羅漢和阿蘇羅自食惡果。

正看戲看的津津有味,熊王就突然被砸了過來。

“疼死了........”

熊王低聲呻吟。

“無妨,慢慢躺着,我已經替你屏蔽氣息了。”許七安寬慰道。

“你的塔爲什麼不用?可以療傷。”

熊王的豆豆眼望着他,表情有些憨,又因爲嘴裡吐着血,所以看着特別可憐。

“那樣會暴露目標的。”

.......很有道理,熊王接受了他的解釋,只能自行養傷,恢復傷勢。

其實到這一步,如果是正常情況,許七安已經可以溜之大吉,一手漂亮的禍水東引,幹掉阿蘇羅或度厄。

“神殊必須冷靜下來,且被妖族掌控,這樣南妖才能撐起十萬大山的後續戰役,牽制佛門。我要真走了,那才完蛋,贏了局部,輸了全局。

“和大佬們鬥智鬥勇真累,必須走一步看十步。”

他相信九尾天狐也看明白了這一點,所以纔出手製止神殊,與度厄羅漢和阿蘇羅暫時聯手。

但問題是,阿蘇羅和度厄現在肯定想着撤退了……他默默的想。

通過仔細的觀察,許七安發現神殊失控後,完全憑藉本能在戰鬥。

沒有任何技巧。

在遭遇熊王的攻擊時,他遵循本能的反擊,而不是趁機控制,然後吞噬精血。

“沒有腦子好啊,沒了腦子纔好對付.........”

這個時候,他看見神殊法相的頭顱重新凝聚,依舊是面無表情的臉龐。

在場的五位超凡,空中三位,林子裡兩位,心裡陡然一沉。

這就是半步武神!

即使殘缺,即使失控到只剩本能在戰鬥,依舊是半步武神。

真是粗鄙的武夫啊...........許七安咬了咬牙,體會到了其他體系面對超凡武夫時的咬牙切齒。

別看阿蘇羅、度厄、熊王、九尾天狐剛纔配合默契,摧枯拉朽的打碎神殊法相的頭顱,但其實人家根本沒受多大傷害。

而己方的容錯率卻很低,一個不慎,就會被法相抓住,活活抽乾精血。

這不就是其他體系的超凡,打超凡武夫時的感受麼。

阿蘇羅望着宛如神魔的法相,語速飛快道:

“向舍利子許願,離開這裡。”

以“應供”果位的位格,模擬一個傳送陣法,不在話下。

度厄羅漢早已放棄爭鬥的想法,不再猶豫,說出了第三個願望:

“第三願,願我與阿蘇羅返回阿蘭陀。”

舍利子亮起,復而黯淡。

兩人還在原地,什麼都沒發生。

直到這時,衆人才發現夜色變的漆黑如墨,月亮不知躲到哪裡去了。

阿蘇羅臉色瞬間難看,緩緩道:

“修羅領域!

“這是他創立的領域,他找回部分記憶了。”

修羅領域是上一任修羅王所創的鬥技,獨屬於修羅王的鬥技,即使是作爲兒子的阿蘇羅,也沒有學會這招。

領域之內,獵物無處可逃,直到被殺,或反殺敵人。

度厄羅漢一臉凝重。

這意味着,他們無法置身事外,要麼解決神殊,要麼被他解決。而依照雙方的戰力差距,明顯是被神殊解決的可能性更大。

修羅領域.........九尾狐心裡一動,高聲道:

“神殊,你就是修羅王,修羅王就是神殊。”

她試圖加深神殊的自我認識,從而喚醒神殊的理智。

但是沒有,神殊法相不爲所動,他半轉身體,面朝阿蘇羅,十二雙手臂同時展開。

...........

“殺神殊不現實,做不到,壓制他也不可能,該怎麼辦..........”

許七安開始審視自身,法寶、靠山、手段在腦海裡逐一閃過。

最後想到了封魔釘!

“封魔釘肯定無法封印神殊,否則他不會被佛門分屍,封印在各處。但應該能壓制他,問題是如何把封魔釘打入他體內........”

念頭轉動間,許七安忽然睏意上涌,扭頭一看,身邊的熊王昏昏欲睡。

臥槽,險些栽在你手裡........他驚出一身冷汗,連忙騎上去,揮舞小手,一頓大耳刮子。

熊王頓時清醒了幾分,無奈道:

“我困了,我有時候也控制不住睏意。”

許七安心裡一動,有了主意,道:

“先別睡,待會兒我讓你睡,你再睡。”

熊王點頭:

“我盡力。”

許七安藉助陰影跳躍,向着衆人下方的密林靠攏,拉近距離後,以心蠱之力遠距離傳音:

“幾位,我有辦法制服他..........”

交戰中的阿蘇羅、度厄、九尾狐,同時側了側耳朵,凝神聆聽片刻,眼睛一亮。

阿蘇羅、度厄,腦後同時亮起絢麗的光輪。

他們同步合十,語氣整齊劃一:

“第一戒:不殺生!”

兩位二品再次合力,施加戒律。

神殊不可阻擋的拳頭頓時僵凝,但一秒不到便掙脫戒律影響。

這一秒不到的時間裡,八條狐尾故技重施,膨脹如巨蟒,將高大的法相纏繞。

與此同時,許七安雙手舉着食鐵獸,從林子裡沖天飛起,朝神殊奮力投擲出食鐵獸。

食鐵獸落在神殊三丈處,懸空不動,呼呼大睡。

神殊法相正與九尾天狐角力,一點點的撐開束縛,忽然間,巨大的睏意如海潮降臨,睏意彷彿直接影響了元神,逼迫着他倒頭酣睡。

神殊沒有睡,但掙扎的力度減小。

三重強控!

投擲出食鐵獸後,許七安招了招手,遠處密林裡,鎮國劍自行飛來,落入手中。

他持劍化身長虹,撞向法相胸口。

滋滋~

鎮國劍的劍尖抵在漆黑的胸膛,火星爆起,傳出讓人精神錯亂的尖銳響聲。

破防,給我破防啊...........許七安臉色猙獰,額角青筋暴突,力蠱進入狂化,讓周身肌肉隨之膨脹。

劍尖終於刺破了皮膚。

度厄羅漢見狀,雙手合十,說出了第四個願望:

“第四願,此劍刺入胸膛。”

話音落下,鎮國劍的光芒暴漲幾分,劍尖“噗”一聲刺入血肉。

夠了.........灼熱鮮血濺在臉上,許七安抽出鎮國劍,左手袖子裡滑出一枚準備好的封魔釘,夾在指尖,一掌拍向神殊胸口。

封魔釘半截刺入。

劇痛讓神殊徹底擺脫睏意,修羅精血沸騰,危機中他竟爆發出了更強的力量。

啪啪啪........

八條粗壯的狐尾像繃緊的繩一樣斷裂,九尾天狐疼的臉都抽搐起來。

當!

神殊的拳頭打飛許七安,把他打的像一個破沙袋。

阿蘇羅從左側襲來,試圖把那半截封魔釘打進去,但沒能成功,他也被神殊的拳頭捶飛。

緊接着是尾巴剛接續的九尾狐,她從右側襲擊,同樣沒能近身,被神殊兩拳打飛。

神殊大師左一拳兒子,右一拳女兒,父愛如山。

度厄羅漢的九十九顆念珠,它們如同一片瑰麗的流焰,叮叮噹噹的撞在神殊的拳頭上。

二十四隻手,組成密不透風的防禦圈。

他們的“自殺式”攻擊爲許七安提供了機會,他從神殊腋下陰影裡鑽出,移星換斗掩蓋了氣息,讓神殊沒能及時察覺。

當!

許七安握拳直擊,捶在封魔釘頭部,徹底把它送進神殊體內。

做完這件事,他立刻融入陰影,逃到遠處。

度厄、阿蘇羅和九尾狐呈三角之勢,圍住神殊,但沒有繼續發動攻擊。

神殊法相僵硬不動。

除了度厄羅漢,許七安在內的四位超凡氣力耗損嚴重,戰力都有一定程度的下滑。

其中許七安和阿蘇羅戰力下滑最嚴重。

前者主要是大輪迴法相之力的侵蝕,現在已經是七歲的小正太,後續捱了神殊兩拳,反倒不要緊,區區致命傷而已。

後者則是被神殊攫取了大半精血,死而復生後,連續一番捨命大戰,可謂是氣血兩虧。

“希望封魔釘能讓神殊恢復理智,不然接下來還有一番苦戰。”

許七安心裡嘀咕,但已經不像剛纔那樣如臨大敵。

理由很簡單,封魔釘肯定是能壓制神殊,削弱他實力的。如果封魔釘不能讓神殊恢復理智,後續的戰鬥也不會像剛纔那麼兇險艱苦。

如果神殊能自行唸咒,拔出封魔釘,那說明他已經恢復清醒,衆人的目的也達到了。

緊張的注視中,先是籠罩在空中的領域收縮,接着神殊的法相也隨之收縮。

缺頭缺右臂的神殊,再次出現在衆人眼前。

熊王還在睡覺,不曾醒來,沒人會去打擾它。

讓神殊持續受到“沉睡魔咒”的影響,是大家的共識。

“我是誰,我是誰.........”

喃喃自語從胸腔裡傳出。

還沒恢復?!

度厄羅漢、阿蘇羅、九尾狐和許七安,臉色瞬間沉了下去。

隨後,他們聽見神殊痛苦的說道:

“我想起來了,我不是修羅王。

“我,我是佛陀..........”

...........

PS:看在大章的份上,求月票。

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實體書上線了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十九章 朝會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十六章 很潤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
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實體書上線了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十九章 朝會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十六章 很潤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