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

“噹噹噹..........”

司天監七層的丹室裡,宋卿擼着袖子,握着一柄紫金色的大錘,同色的鐵鉗,站在鐵砧前錘鍊鋼鐵。

他身上的白衣沾滿黑灰,額頭大汗淋漓,配上濃濃的黑眼圈,彷彿隨時都會猝死。

鍛出雜質後,宋卿取出一枚暗金色的釘子,對準鐵胚,用大錘狠狠敲打釘子頭部。

刺耳的聲音裡,暗金色釘子洞穿了鐵胚。

“沒法比,完全沒法比..........”

宋卿遺憾的搖頭:“封魔釘到底是什麼材質鑄造?世間真有這種金屬?”

他手裡的封魔釘是孫玄機帶回來的,受了鍊金術奇才許寧宴之託,把封魔釘交給宋卿。

許公子不愧是願意爲鍊金術奉獻一切的奇才,是宋卿的知己,把如此重要的神器貢獻出來給司天監做研究。

許公子貢獻出封魔釘的要求只有一個,那就是希望鍊金術師們仿製封魔釘。。

鍊金術師們感動壞了。

許公子不但貢獻出神器,還對他們委以重任。

這時,一位白衣術士快步走進丹室,高聲道:

“宋師兄,監正老師讓你把這個盒子送到樓底,交給鍾師姐。”

監正老師.........宋卿略有些疑惑的接過木盒,問道:

“是什麼東西?”

那白衣術士搖頭:“監正老師說,只有鍾師姐能打開。”

宋卿向來是個有主見(叛逆)的弟子,聞言,直接動手去開盒子,但沒能打開。

“行吧!”

宋卿點點頭,抱着半尺寬,一尺長的木盒子,離開丹室,順着樓梯,來到一樓大堂,再通過堂後的鐵門,進入地底。

腳步聲迴盪在幽靜的地底,油燈盞盞,把一切染上溫潤柔和的橘色。

宋卿輕嗅着空氣中淡淡的陳腐氣息,司天監的白衣術士大多在外,或從軍,或遊歷救人,給鍾璃開門透氣的時間都少了。

穿過幽暗亢長的廊道,宋卿在一間禁室門口停下來,透過門上的氣窗朝內看去。

鍾璃盤坐在角落裡,寂然而坐。

“鍾師妹!”

宋卿推開門,走到她面前,也盤坐下來:“監正老師讓我拿給你的。”

鍾璃睜開眼,接過木盒子,入手的剎那,鎖舌自動彈開。

打開盒蓋,黃綢布鋪設的盒子裡,躺着一柄半臂長的木錘子。

木錘呈淺褐色,手柄摩挲着油光發亮,錘頭和手柄刻着細密的陣紋。

鍾璃愣了一下,擡頭看向宋卿。

宋卿恰好低頭,師兄妹目光對視,齊聲道:

“亂命錘!”

宋卿恍然大悟,道:“難怪監正老師說要由你來打開盒子,這破玩意除了你,別人都使不了。”

亂命錘,據監正老師說,是他年輕時,隨性而制。

持此錘敲擊別人腦袋,能改變命格,但命格好壞不可控,且持錘之人和被敲之人會一起被改命格。

人分三六九等,各行各業,皆有命數。

一旦改了命格,便會遭天譴,壽元減半。

也就是說,這破錘子不但會讓人的命格發生不可測的變化,而且起步就是壽元減半。

不過,鍾璃是例外,因爲鍾璃現在的命格屬於“天譴”,亂命錘也改不了這麼糟糕的命格,所以她反而能規避副作用。

“監正老師把這東西給你作甚?”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和點幣,先到先得!

宋卿一臉茫然:“雖然你現在是預言師,要遭受種種劫難,亂命錘都無能爲力。但你若是用它胡亂更改別人的命格,你的劫難會加重的吧。”

鍾璃搖搖頭,默默把錘子收好。

“唉,采薇不在司天監的日子,感覺整個觀星樓都清淨了。鍾師妹,師兄還得回去煉器,先走了。”宋卿起身,推開離開。

.............

遙遠的海外。

渾身白鱗如玉,牛鼻鱷脣獅鬃的白帝,四蹄飛踏,疾行於海面之上。

波濤萬頃,舉目是天,除天之外,只有茫茫無盡的汪洋。

白帝在這難辨方向的大海之上,準確的找到了目的地。

它低頭,凝視着蹄下的海面,蔚藍的雙眼亮起深沉的、幽暗的光,宛如旋渦。

海面隨之出現了一個旋渦,迅速擴大成爲直徑數十米的大漩渦,白沫翻涌。

白帝一頭扎入旋渦之中,少頃,口中叼着一杆似骨似石,似金似玉的彎曲長槍,衝出旋渦。

它四蹄飛奔,宛如駿馬,消散在天際。

旋渦慢慢平復,汪洋恢復如此。

.............

東陵城。

甕城建在城頭,許平峰立於甕城頂上,白衣翻飛,姿態宛如謫仙。

他手裡拎着一壺酒,眺望着北方。

............

雲州中軍營。

輸送淄重的板車,在軍營進進出出,底層士卒重複着值守、巡邏的工作,隨時等待着出征。

相比起在三條戰線中作戰的雲州軍,三萬中軍是保持最完整的,精銳一直在休養生息,枕戈待旦。

一個月下來,軍營幾乎沒有出過兵。

此時,隨着冬天漸漸走到盡頭,底層士卒還好,見識有限,但中高層將領開始坐不住了。

他們意識到隨着春天步伐的靠近,己方和大奉的優劣勢,將一步步開始逆轉。

於是,出營作戰的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高。

到今日,十幾名中高層將領跪在帥帳外,“威逼”戚廣伯出兵。

其中就有從左軍校尉貶爲衝鋒營副尉的卓浩然。

“大將軍,不能再拖了,不趁着這個冬天拿下青州,我軍想在春祭後打到京城,難如登天啊。”

左眼灰白,不能視物的卓浩然咆哮道:

“末將但求一死,但請大將軍讓末將死在戰場上,請大將軍出兵吧。”

周圍的將領紛紛附和,儘管他們看不起卓浩然這個敗軍之將,但他們此時的立場卻是一樣的。

鬧騰了一陣後,就在衆將領以爲無功而返時,軍帳掀開了。

戚廣伯一身戎裝,單手按住劍柄,目光平靜,臉色淡然,掃了衆將領一眼,非但沒動怒,反而笑呵呵道:

“能熬到現在,還算有點耐性。”

獨目的卓浩然愕然道:

“大將軍?”

戚廣伯沉聲道:

“卓浩然,你在松山縣葬送了六千精銳,本該軍法處置。本將軍惜才,饒你一命。現在問你,想不想將功贖罪。”

卓浩然大聲道:

“若能雪恥,死而無憾。”

戚廣伯丟出一封蓋了帥印的令書,淡淡道:

“率左軍八千精銳,去松山縣支援龍象、白犀、破陣三軍。”

卓浩然臉色狂喜:

“末將領命!”

戚廣伯不再看他,轉而望向右側的一名將領:

“文宣,率領火炮營六百炮兵,陷陣營三千步卒,支援東陵的黑甲、綠蟒兩軍。同時把本將軍的手書帶給姬玄。”

同樣丟出一封蓋了帥印的令書。

“趙秉,你率領三千輕騎去切斷松山縣的補給線,務必日夜兼程。”

“...........”

隨着一條條命令下達,不多時,帳外的將領被打發走一半,戚廣伯掃過剩餘衆人,不疾不徐道:

“拔營,隨本帥吞了宛縣。”

...........

松山縣。

城頭的甕城裡,苗有方憤怒的聲音傳來:

“落子無悔,莫桑,我把中原讀書人才能學的圍棋交給你,你就是這樣回報我的?

“哼,蠻夷就是蠻夷。”

然後是莫桑的聲音:

“這就是中原人很流行的遊戲?也不怎麼難嘛,莫非我是傳說中的讀書種子?”

苗有方嗤笑道:

“你懂什麼,這就叫大道至簡。越是簡單的東西,學問越是深厚。

“你看啊,這五顆棋子,我可以橫着擺,豎着擺,斜着擺。也可以先擺兩邊,再擺中間。玩法千變萬化,步驟詭譎莫測。”

已經穿上輕甲的莫桑撓撓頭:

“雖然你說的很有道理,可我還是覺得很簡單,我果然是讀書種子。等打完仗,我留在你們中原考個狀元再回去,我阿爹一定高興死。”

“你們在說什麼?”咬着窩窩頭的許辭舊檢查完守城軍備,剛踏入甕城門檻,便聽見了這一席話。

苗有方一邊堤防莫桑偷換棋子,一邊說道:

“我們再下圍棋,棋,君子之道也。”

許二郎心說這粗鄙武夫竟也會下棋?定睛一看,黑白棋子一顆兩顆三顆連成線,最長的是四子,不管白子黑子,連滿四子就會被截斷。

“你,你管這叫圍棋?”

許二郎臉色古怪的看着他。

“難道不是?”苗有方反問,不等許二郎說話,他得意的“嘿”了一聲:

“別以爲下棋是你們讀書人的特權,其實有什麼難的啊。以我的聰明才智,一盞茶功夫就摸索出訣竅了。

“以前不會下棋,純粹是被你們這羣讀書人給唬住了。”

莫桑在一邊附和:

“我也覺得簡單,許大人啊,你覺得我能不能像你一樣,考個狀元?我們南疆還沒出過狀元呢。”

我覺得你中原話變標準了.........許新年嚼着窩窩頭:

“苗兄,你的棋法是誰教你的。”

苗有方落子如飛,應答道:

“你大嫂。”

許新年一愣:“哪個?”

哪個?苗有方也一愣,仔細一想,道:

“長的最醜得那個。”

許新年仔細回憶了一下,愣是沒猜出他說的最醜指的是誰。

“你直接說名字。”

“慕南梔啊。”

慕南梔是誰,算了,以後有機會見到,記得告訴她,苗有方說她醜..........許新年暗暗記下來,然後朝兩位才華橫溢的戰友拱了拱手,走一旁看兵書去了。

讀書人心思八面玲瓏,基本操作。

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六十章 婚事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十六章 很潤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六十八章 礦第十四章 女屍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十七章 心劍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七章 嚇唬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六章 匪患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十四章 女屍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
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六十章 婚事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十六章 很潤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六十八章 礦第十四章 女屍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十七章 心劍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七章 嚇唬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六章 匪患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十四章 女屍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