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

大輪迴法相,死而復生?這也太神奇了吧..........許七安看的險些呆住,他知道佛門有九大法相,也見識過金剛法相的強大,藥師法相的神奇,大智慧法相的降智。

但眼前的大輪迴法相,竟能做到讓死人復生,對他造成極大衝擊。

“咔咔咔........”

金色輪盤緩緩轉動,陸續有死者復生,他們眼神茫然的觀察自身、審視周圍。

“我,我不是死了嗎?”

“幻覺?似乎不是.........”

“這是怎麼回事,阿蘇羅尊者和那個妖王死了?誰殺的,是九尾天狐?”

因爲搞不清楚狀況,復活的人和妖相對比較冷靜,沒有立刻拼殺在一起,而是警惕的觀察周圍,試圖弄清楚狀況。

許七安冷靜的觀察了一陣後,傳音給九尾天狐:

“大輪迴法相領域之內,所有死者都會復生,但魂飛魄散者例外?”

九尾天狐輕笑道:

“觀察力很敏銳,不愧是探案天才。”

這個臭男人差不多摸清了大輪迴法相的第一重能力。

“大輪迴法相有兩大能力,你所見的是其一;其二是能讓人在短時間內經歷一次輪迴,阿蘇羅當年被我娘殺死,便是廣賢助他轉世重修,保下一命。。”

九尾天狐傳音道。

許七安點點頭,警惕的掃一眼周圍:

“來的似乎是廣賢的分身。”

九尾天狐“嗯”了一聲,兩人心照不宣。

之前他們討論過阿蘇羅“網開一面”的原因,得出的兩個猜測是:

阿蘇羅的私心和佛門的陰謀。

後者多半是廣賢菩薩的真身降臨,試圖把他們一鍋端。

可現在出場的是廣賢菩薩的分身,那麼答案就很明顯了。

“阿蘇羅是想通過某件和妖族有關的事,成就菩薩果位,踏入一品?”許七安傳音道。

“不能排除廣賢真身就在附近的可能,你自己注意點,見機不妙,就按計劃行事。”九尾天狐傳音回覆。

說話間,廣賢菩薩蘊含慈悲的目光,望向了熊王和阿蘇羅的屍體和頭顱。

那裡是一片“無人地帶”,但凡靠近者,都已經倒地不起,陷入沉睡。

“還不醒來?”

廣賢菩薩淡淡道。

輪盤“咔擦”一轉,投出一道光束,照射在阿蘇羅和熊王的“屍骨”上。

兩位超凡強者的頭顱,慢慢睜開眼睛,兩具身軀站起,捧起自己的腦袋按在脖頸上,血肉蠕動間,脖子便長好了,一點傷疤都沒有留。

熊王打了個哈欠,扭動着胖墩墩的身軀,走到九尾天狐和許七安身邊。

阿蘇羅則返回廣賢菩薩身側,雙手合十,垂首侍立。

度厄羅漢在另一側。

“阿彌陀佛,五百年前那一戰,生靈塗炭,不管是西域還是妖族,都死傷無數。施主何必再妄動干戈。”

廣賢菩薩雙手合十,雙眼蘊含慈悲。

九尾天狐笑容嬌媚:

“廣賢菩薩說的有理,不若佛門歸還十萬大山,退出南疆,自然就不會再生靈塗炭。”

出乎意料,廣賢菩薩頷首:

“本座可以做主,歸還十萬大山半數地盤,以萬妖山爲界,妖族居東,佛門主西。”

頓了頓,他補充道:

“這是佛門能做到的最大讓步,本座可以立下天道誓言,絕不會反悔。萬妖山以東的區域,足夠廣袤,容納如今的妖族綽綽有餘。”

他的話彷彿具備讓人信服的力量,周遭的妖族聽完,露出意動之色。

竟覺得廣賢菩薩的提議極好,這樣既能避免族人戰死,又或者足夠廣袤、豐沃的土地可以棲息。

“不好!”

熊王搖了搖頭,緩慢的說:

“我,不接受.......”

少年僧人形象的廣賢菩薩,面容平和,聲音溫柔:

“施主有何高見。”

熊王哼哼兩聲,語氣緩慢:

“我要提一個刁難人的要求........

“北邊竹子太少,不喜歡.........我還要西南邊的那三千畝竹林。

“如此寶地,你佛門要是肯割讓,我,就相信,你們的誠意.........”

廣賢菩薩頷首:

“可!”

熊王的豆豆眼猛的睜大,難以置信,這麼過分的要求佛門竟然會同意,三千畝竹林的寶地都願意割讓,確實很有誠意了。

許七安暗暗皺眉。

廣賢菩薩這一招,意在穩住妖族,好抽調兵力東征中原,助雲州叛軍推翻大奉。而僅僅讓出萬妖山以東的地盤,佛門依舊佔據着這座南疆十萬大山第一寶地,氣運不損。

相當於以最小代價把利益最大化。

不過他倒不擔心九尾天狐妥協,這麼容易就被“招安”,她也不會隱忍五百年。

九尾天狐笑眯眯道:

“奪我家園,殺我族人,用我妖族的領地施捨我等,佛門這是當我南妖一脈是乞丐?”

嘴角帶着笑,眼裡卻沒有半分笑意。

許七安趁機發動心蠱的“共情”能力,對周遭的妖族施加影響。

豁然間,新仇舊恨翻涌不息,妖族們再次重燃鬥志和怒火,併爲自己之前的心動感到慚愧。

廣賢菩薩嘆息一聲,仍不動怒,但也沒再試圖說服九尾狐,轉而看向許七安:

“佛子,本座邀你入佛門,並非貪圖你的氣運。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你既能開創大乘佛法,便是與佛有緣之人,佛門修果位,果位代表的並非只是力量,而是精神,是慈悲。

“在本座眼中,你是可與佛陀並列之人。你若願皈依佛門,領導天下佛徒領悟大乘佛法,本座可以助你拔除國運。

“如此一來,大奉滅國,你便不會身死。”

許七安和佛門最大的矛盾在於,佛門想助雲州叛軍滅大奉,那麼身負半數國運的他,必將殉國。

許七安聯合妖族、蠱族,所作的一切,首先是要自保,而後是爲報仇。

活下去,是人最本能的欲求。世間道義千千萬,求生,便是最正的道義。

至於報仇,當然是向許平峰報仇。

這裡面既有私仇,也有中原百姓的仇。

若非許平峰爲一己之私,竊取國運,大奉二十年來,不會天災人禍不斷。

若非許平峰爲一己之私,發動叛亂,青州不會打的生靈塗炭。

“那我是不是要感謝廣賢菩薩不殺之恩?”

許七安嘴角扯起冷笑:

“你們佛門要滅大奉,要侵佔中原疆土,我就得遁入空門,捨棄家人和愛人,捨棄信賴我的中原百姓,成爲佛門的佛子,爲佛門發揚光大的事業添磚加瓦。

“我若是不願意,就得殉國。

“在廣賢菩薩眼裡,我不過是個弱者,所以沒有選擇權。

“你若真如此推崇我,爲何不爲了我,與伽羅樹爲首的小乘佛法決裂,皈依大奉,助大奉平定叛亂。

“本銀鑼可以承諾,天下太平後,大乘佛法將在中原遍地開花。”

廣賢菩薩坦然道:

“本座考慮過。”

許七安一愣,懷疑自己聽錯了。

廣賢旁若無人的繼續道:

“然後,大奉與佛門實力相差甚遠,本座即使拋開身份,只爲傳揚大乘佛法,也該選擇實力更強的西域爲基石。

“且西域佛國遍地,更容易接納大乘佛法。本座又何苦選擇大奉?”

他在告訴我,大奉實力不行,我實力不行,所以他選擇佛門而不是我,坦誠的讓人難以置信..........許七安想了想,道:

“廣賢菩薩可否爲我拔出最後一根封魔釘?”

廣賢菩薩搖頭:

“養虎爲患的事,本座不做,除非佛子入我佛門。”

坦誠的過分........許七安心裡一動,問道:

“當年佛門助武宗皇帝造反,廣賢菩薩可有參與?”

廣賢頷首:

“險些被初代監正送去輪迴。”

一如既往的坦誠。

術士一品在自家地盤能打好幾個一品,監正如今的實力肯定不及初代了..........許七安問道:

“你們是如何殺死初代的。”

問話的同時,他操縱浮屠寶塔,讓藥師法相灑下光輝,修復熊王的傷勢,恢復它耗損的氣血。

廣賢菩薩道:

“與今時今日,如出一轍。武宗在東起事,一路打到京城。佛門僧兵則從西線推進,雙方在京城會師。一步步削弱初代,直到殺死他。

“和現在不同的是,起事之初,如今的監正實力差了初代不少。武宗的準備沒有許平峰充分。”

所以當時需要多位一品菩薩出手...........許七安皺了皺眉:

“初代有何佈置?”

廣賢菩薩默然片刻,緩緩道:

“不曾!論及智謀,初代比當代差了不少,起事之初,大奉朝廷應對的極爲倉促,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被打的措手不及?你在開玩笑嗎,那是天命師啊.........許七安雙手合十,道:

“多謝告之。”

他迅速把所有疑問壓在心裡,收束思緒,恢復作戰狀態。

“不用謝,本座也在拖延時間。”

廣賢菩薩坦然道。

話音落下,原本有些暗淡的輪盤,再次煥發金光,轉盤上,“畜生”兩個字亮起,射出一道光束,直挺挺的打中九尾天狐。

緊接着,“人”字亮起,同樣射出一道光束,照在許七安身上。

許七安終於明白九尾天狐沒有閃避的原因,在金光射來的剎那,他被戒律的力量影響,失去了“躲避”的念頭。

沒受到傷害.........許七安閃過這個念頭的同時,看見身邊的九尾天狐,身高忽然矮了下去,被不寬不窄的獸皮裹住的豐滿胸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萎縮。

本來深深的事業線沒了。

眨眼間,九尾天狐從一個狐耳銀髮的高挑御姐,變成了十二三歲的白毛蘿莉。

粉嫩可愛,純真妖冶。

“你........”

許七安脫口而出,旋即發現白毛蘿莉和自己的身高竟是差不多的。

他臉色微變的環顧自身,原本貼合的衣服,變的又寬又打,褲管鬆垮,就像是小孩子套上大人的衣服。

我也變小了,氣機和力量有所削弱,但不算嚴重........他立刻有了明悟,知道了輪迴法相第二大能力。

抓住機會,阿蘇羅雙膝微沉,在地面“轟”的坍塌裡,如同炮彈射向九尾天狐。

轟!

熊王也如同炮彈射出去,阻擊阿蘇羅。

阿蘇羅違背力學的一個急剎,說停就停,雙膝微沉,腦袋一低,避開熊王的拍擊。

緊接着腰背一彈,雙拳化作殘影,擊打在熊王胸口。

砰砰砰.........剎那間打出數十上百拳,打的熊王胸膛血肉模糊,氣機漣漪颳起可怕的狂風。

一條狐尾彈射而來,捲住熊王,往後一甩,讓它藉此避開了阿蘇羅的連招。

九尾天狐其中一條尾巴亮起,繼而開始縮小,變成短短一根。

遠處,清姬低吟一聲,高挑的身軀迅速縮小,變成了一個十二三歲的蘿莉。

九尾天狐則重新恢復成高挑嫵媚的銀髮御姐。

“你還挺可愛的。”

她瞅了一眼許七安,笑呵呵道。

許七安:“.........”

嘲笑完許七安,九尾天狐仰天長嘯。

嘯聲在天地間迴盪,遠遠傳開。

俄頃,一道身影從高空墜落,轟然砸入場中。

這是一具殘缺的身軀,缺了右手和腦袋,膚色漆黑,每一寸皮膚每一塊血肉都蘊藏着磅礴的力量。

強大而可怕的氣息,籠罩全場。

令普通士卒和小妖瑟瑟發抖,只覺得精神在崩潰,情緒在狂躁,想要毀滅一切,包括自己。

“神殊.........”

廣賢菩薩臉色凝重。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三十四章 監正的著作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五十二章 遭遇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十九章 斬首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一百零二章 最後的日記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九章 稱帝第十八章 女兒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六十八章 礦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番外一:劫後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二十七章 大型社死(兩章合一)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四十八章 夜話八月總結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六十八章 礦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十三章 許什麼騾?(5600)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一章 生母第五十章 投壺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九十七章 超凡蠱獸(感謝“魔力飛車”大佬的黃金盟)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
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三十四章 監正的著作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五十二章 遭遇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十九章 斬首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一百零二章 最後的日記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九章 稱帝第十八章 女兒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六十八章 礦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番外一:劫後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二十七章 大型社死(兩章合一)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四十八章 夜話八月總結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六十八章 礦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十三章 許什麼騾?(5600)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一章 生母第五十章 投壺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九十七章 超凡蠱獸(感謝“魔力飛車”大佬的黃金盟)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