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荒!冤家路窄

天藍如海,海藍如天。

無風,無雲。

海面泛着微微的波瀾,熱辣的太陽掛在頭頂,撲面而來的海風也是灼熱的。

長五丈,高一丈的船隻破浪航行,留下一道道泛起波紋的水道。

寬闊的甲板上,傾城妖豔的九尾天狐在軟塌側臥,手裡把玩着一條毛茸茸的尾巴,尖俏的瓜子臉白皙妖媚,曬了多日的烈日,依舊白嫩的吹彈可破。

許七安盤腿坐在甲板,柔柔弱弱的美人魚乖順的在旁伺候,替他剝開一隻只外殼紅豔剔透,宛如瑪瑙的貝殼。

這種貝殼叫“赤火貝”,生長在南海海底火山附近,它們吞食火焰靈力成長,是罕見的元素生物。。

赤火貝的外殼蘊含着極爲爆裂的能量,捏碎後產生的爆炸堪比炮彈。

但真正吸引許七安的是它的肉,軟嫩香甜,入口即化,沒有腥味,口感極佳。

“突然間就不想走了,海外物產豐富,美味佳餚應有盡有。”

許七安吃下最後一隻赤火貝的肉,望着身前堆積如山的貝殼,滿足的拍拍肚子。

“多謝珍珠女王,以後有什麼困難,儘管找我。”

他隨口許諾。

同樣是領路人,鮫人女王和九尾狐是不同的,後者只熟悉航線,幾次出海都是來去匆匆,有目的的尋找東西。

而鮫人女王是海外土著,不但對海外格局瞭如指掌,還知道哪裡有美味佳餚。

旅遊體驗一下子就蹭蹭蹭的往上漲。

銀髮妖姬笑眯眯的搭茬:

“你可以相信他,這個人族的臭雄性,對女人的許諾從未食言,說到做到。”

我對男人的許諾就食言過了?誰不知道許銀鑼一諾千金重.........許七安心裡吐槽。

珍珠顯得極爲高興,綻放柔美清純的笑容。

她當然有刻意討好這位人族至強者,希冀得到他的友誼,根據人族劃分的品級,超品相當於最強大的神魔,而超品之下的一品,即使在神魔中,也是不弱的存在。

當然,珍珠還不太清楚一品武夫在一品境中的地位,否則會更清晰直觀的明白許七安的可怕。

銀髮妖姬適時提醒道:

“但你也要永遠心存警惕,不然,說不定幾年後,你會抱着一個人鮫混血的孩子回鮫人島。”

船舷邊的怒浪島主沉默的旁聽着,經過幾天的觀察,他發現這個人族雄性,很可能與九尾天狐是一個層次的強者。

這能從九尾狐和鮫人女王的態度中看出來。

怒浪島主警惕之餘,更多的是欣喜,盟友越強大,探索神魔島的把握就越大。

許七安起身走到船舷另一側,眺望無邊無際的汪洋,出海最難熬的是永恆不變的景色,枯燥的讓人發瘋。

根據氣溫的變化,越往南越炎熱,他估摸着快接近赤道了。

等以後大劫平定,如果能活下來,就帶着臨安她們出海遊玩,帶上鮫人女王這位嚮導,走到哪裡吃到哪裡.........許七安稍稍暢享了一下未來的生活。

滿足興奮之餘,又覺得如果帶上她們一起的話,會造成很大的不便。

比如他插花的時候,其他魚兒會不會來圍觀啊,他和臨安打情罵俏的時候,其他魚兒會不會不滿。

更大的可能是,我和每一條魚兒都相敬如賓,且整日陷在可怕的修羅場裡..........他無聲的嘆口氣,打消了帶魚兒出海的念頭。

這時,船上超凡們的視野裡,遠處碧波起伏的海面,出現幾個小黑點。

隨着雙方距離的拉近,許七安看清了迎面而來的是些什麼人,不,是些什麼神魔後裔。

他們是........忍者神龜!

而且是騎着外觀類似海豚坐騎背上的忍者神龜,唯一不同的地方是,這些忍者神龜是黑色的,不是綠色。

另外,許七安注意到,幾位黑色的忍者神龜身上都帶着傷,或龜殼佈滿裂紋,或黑色厚實的皮肉開裂,最嚴重的那位連胳膊都沒了。

龍人怒浪走了過來,與許七安並肩而立,意念傳音:

“他們是來自東海神龜島的‘卜族’,據說是遠古時代那位擅長算卦的神魔血脈。這一脈戰力極弱,族內甚至沒有超凡境。”

說到這裡,龍人嗤笑一聲:

“居然也敢來探索神魔島。”

他開口用神魔語呼喊:

“卜族的大長老,你們被誰攻擊了?”

那羣忍者神龜原本是想避開陌生船隻的,見怒浪開口招呼,爲首的那名老神龜似乎認識龍人島主,當即駕馭着坐騎靠攏過來。

“是怒浪島主啊,你們也是去‘神魔島’探索的?”

爲首的老神龜,僅是受了些皮外傷,看起來年紀很大,皮肉鬆弛。

怒浪島主微微點頭。

老神龜連連擺手,道:

“別去了,那裡很危險。”

怒浪島主以爲他指的是會致人發瘋的神魔氣息,說道:

“我知道,在你們到達這裡之前,我就提前探索過了。我知道該如何規避神魔氣息。”

誰知老神龜依舊擺手搖頭:

“我指的不是這個,幾個晝夜前,神魔島外來了一個強大又可怕的存在,祂吃了不少聚集在島外的神魔後裔,並把神魔後裔趕們趕出百里之外。

“威脅我們不準靠近神魔島,否則見一個吃一個。”

強大又可怕的神魔?!怒浪、九尾天狐、鮫人女王面面相覷。

許七安因爲聽不懂神魔語,暫時被排除在對話之外。

怒浪島主沉吟道:

“它是誰?”

神龜大長老搖頭:

“我從未見過他,聚攏在神魔島外的後裔們也不識得。”

說着,皮肉鬆弛的大長老做回憶狀:

“他身軀極爲龐大,堪比一座小島,頭頂長着六根彎曲的長角,其中一根長角崩了一個缺口,他有着與人族相近的臉,他的氣息宛如神魔復生..........”

隨着神龜大長老的講述,九尾天狐臉色大變,看向許七安,驚道:

“荒,是荒.......”

她從許七安那裡瞭解到“荒”的外貌特徵。

荒也來神魔島了?嘖,冤家路窄啊,不,神魔島與遠古神魔有關,會吸引祂過來是必然的..........許七安聽完九尾狐的翻譯,臉色凝重。

他忽然明白‘荒’爲何要帶監正遠赴海外。

“神魔島的出現是因爲祂?”九尾狐冰雪聰明,一下子聯想到很多。

許七安微微搖頭:

“更大的可能是,祂知道神魔島會在什麼時候出現。”

銀髮妖姬微微頷首,認同許七安的判斷,臉色凝重的說:

“祂驅趕神魔後裔,想一人獨霸神魔島?這座島對祂來說有什麼意義?嗯,也許,島上有祂在意的東西。”

要知道這個問題,就得先了解神魔島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許七安說道:

“我和你說過,荒的本體出了意外,一直在沉睡,所以封印監正後,祂沒有出動本體滅掉大奉。如果當時祂是本體甦醒,我和國師多半扛不住。

“可祂沒有,而是帶着監正離開了原本沉睡的地方。

“還有一件事,荒雖然強大,但並不是超品。餓這樣狀態下的祂,是無法和佛陀、巫神這些超品競爭的。

“兩件事加起來,你知道祂的目的了嗎?”

九尾天狐緩緩吐出一口氣,聲音不自覺的低沉:

“恢復巔峰,重返超品。”

只有這樣,祂才能抗衡九州大陸的超品。

如此一來,神魔島裡有什麼東西便不言而喻——助祂重返超品的東西。

鮫人女王聽着他們用鳥語嘰裡咕嚕的交談,且臉色越來越凝重,忍耐了片刻,抓住談話的空隙,問道:

“你們在說什麼?”

怒浪島主和神龜大長老同時看了過來,她說的是神魔語,兩人也能聽懂。

銀髮妖姬“呵”一聲,笑道:

“你們從小是聽哪位的恐怖傳說長大的?”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怒浪島主,這位鬃毛間夾雜銀絲的龍人,臉色狂變,豎瞳劇烈收縮,臉上呈現一種極其複雜的神色。

那是深切的憤怒和強烈的恐懼交織而成。

在很古老很古老的歲月裡,一位可怕的強者肆虐汪洋,對海外的超凡神魔後裔展開了一場血腥的吞食,祂幾乎滅絕了三品以上的神魔後裔。

阿爾蘇羣島也在被波及的範圍裡,怒浪島主父親的父親,便死於那位存在的獠牙之下。

而同樣是超凡的父親,因爲品級不夠,反而僥倖的活了下來。

怒浪沒有親生經歷過那場可怕的動亂,但他從小就是聽着這件事長大的。

鮫人女王和神龜大長老,先後領會九尾狐的話,前者下半身的鱗片一根根豎起,像是炸毛的貓兒,如花似玉的俏臉,迅速蒼白。

炎熱的天氣裡,她竟打了個寒顫,雪白藕臂凸起一層雞皮疙瘩。

神龜大長老雙腿發抖,又是後怕又是悚然,結結巴巴的說:

“告辭告辭.......”

他當即打算駕馭大魚離開,逃回神龜島。

一條毛茸茸的雪白狐尾探出,把神龜大長老纏住。

銀髮妖姬哼道:

“說完再走,不然把你背上的龜殼撬下來做鍋。”

“這這這.......”

神龜大長老頻頻看向怒浪島主,好歹是見過幾面,有一定交情的,希望他說幾句話。

但讓大長老失望的是,怒浪島主保持沉默,一副自己沒有話語權的姿態。

神龜大長老只好繼續說道:

“我們不敢攖鋒,便退了出去,想着那座島被強大的禁制隔絕,反正他也進不去。

“可沒想到,他不但能靠近神魔島,還用頭頂的角硬生生頂破了禁制.........如果是那位的話,倒也不奇怪了。”

怒浪島主皺了皺眉:

“其他神魔後裔呢?都跟隨那位進去了?”

神龜大長老搖頭:

“他進去後,禁制重新封閉,另外,他還收服了龍鯨、玄馬和烈焰鳥,讓三隻後裔守門,驅趕靠近神魔島的後裔。

“他們太強大了,我撤退之前,已經有超凡境的神魔後裔死在他們手裡。”

三隻神魔後裔裡,鮫人女王只聽說過玄馬。

怒浪島主點了點頭,意念傳輸:

“龍鯨、玄馬和烈焰鳥都是極爲強大的神魔後裔,玄馬的戰力與我相當,龍鯨則比我強很多。”

至於烈焰鳥,天空和海洋不是一個領域,誰強誰弱,只看在誰的主場。

神龜大長老說完一切後,騎乘坐騎,帶着族人快速撤退,遠離這片是非之地。

怒浪島主目送神龜們離開,轉而看向九尾天狐,無奈道:

“返程吧。

“神魔島已經被那位佔據,靠近只有死路一條。”

這還不算籠罩在島外禁制。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九十三章 報復第十六章 很潤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十一章 摸魚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五十八章 flag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四十章 結盟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五十九章 躺白銀盟感謝信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六章 驗屍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四十四章 佛陀現身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
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九十三章 報復第十六章 很潤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十一章 摸魚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五十八章 flag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四十章 結盟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五十九章 躺白銀盟感謝信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六章 驗屍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四十四章 佛陀現身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