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

廣賢菩薩和伽羅樹菩薩,同時皺了皺眉,前者閉上雙目,繼而睜開,道:

“不在阿蘭陀。”

琉璃菩薩美眸閃爍,“祈禱之前,他還在。之後,我亦未曾察覺他離去。”

有什麼方法,能在三位菩薩的眼皮子底下,無聲無息的離開?

伽羅樹沉聲道:

“應供果位!”

廣賢菩薩和琉璃菩薩同時眯眼,想起了不太愉快的回憶,這一招是某個佛門叛徒慣用的伎倆。

如果度厄是利用了應供果位的力量,塑造出一個假身,再操縱假身混在佛門衆僧之中,確實能輕易的瞞天過海,應供果位塑造的假身,幾乎可以以假亂真。

而他們三人也不會去刻意分辨那細微的差別。

廣賢菩薩心裡涌起不好的預感:

“度厄想做什麼?”

..........

京城郊外。。

度厄盤坐在九瓣蓮臺之上,駕着金光朝京城快速掠去。

臨近京城時,一位清氣繚繞的中年儒士迎了上來,他腳下踩着的是一把戒尺。

這位儒士身穿紫袍,面容清朗,眉濃眼亮,顧盼間極具威嚴,不怒自威。

“度厄羅漢,久候了。”

紫袍儒士展露笑容,躬身作揖。

他笑起來時,威嚴消失,多了幾分人情練達的嫺熟圓潤,官場磨鍊沒有白費。

不等度厄羅漢開口,他又道:

“本官楊恭,奉陛下之命在此等候。陛下有令,只要您一來,立刻進宮見她。

“羅漢因何事耽擱了?”

度厄羅漢比約定的時間,晚了足足兩刻鐘。

度厄羅漢面色凝重,雙手合十,但沒說話。

似乎沒有談話的心情。

這時,楊恭腳底下的戒尺,突然脫離主動的操縱,飛起來要打度厄羅漢的膝蓋。

楊恭連忙制止,歉意道:

“此物是我的伴身法器,入超凡後,它誕生了一縷微弱靈智,喜歡打人........”

大概是把你當做我的弟子了,師問不答,便該打........楊恭心裡又解釋了一句,但沒說出來。

誕生出微弱靈智的法器,都有成爲絕世神兵的資質。

度厄羅漢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不介意戒尺的冒犯。

Www▪ TTkan▪ C〇

楊恭欲言又止一番,道:

“不久前,本官突然心神不寧,如臨末日,西域究竟發生了什麼?”

或者說,佛陀舉辦佛法大會,究竟有什麼目的?

儒家是與氣運相關的體系,在某些方面非常敏銳。

度厄羅漢緩緩道:

“不知。”

楊恭見狀,沒有多問,道:

“我帶羅漢去見陛下。”

說完,他鼓動浩然正氣,施展言出法隨法術,吟誦般的說道:

“我與度厄羅漢身處皇宮御書房中。”

清光自他腳下騰起,籠罩度厄羅漢,兩人瞬息間消失在原地。

度厄眼前一花,接着看見了裝飾威嚴奢華,鋪設黑色地磚,紅色立柱的御書房,看見黃綢大案後的大奉女帝。

她穿着繡金色龍紋的大紅裡衣,外罩同樣繡金色龍紋的黑色寬袍,滿頭青絲用金冠束起,冷豔高貴,女子的風華與帝王常服交織出別樣的魅力。

御下左右兩邊,分別是穿繡雲紋藏青色長袍的魏淵,以及一身緋袍的內閣大學士趙守。

君臣三人同時望來。

度厄羅漢雙手合十:

“拜見陛下。”

懷慶還了一個清冷的笑容,繼而臉色嚴肅的問道:

“度厄羅漢可有見證佛法大會?”

度厄羅漢反問道:

“陛下可有察覺到什麼異樣?”

懷慶緩緩點頭,“朕方纔在寢宮裡小憩,忽然夢見一尊大佛砸了下來,壓在朕的身上。”

她停頓了一下,清冷的臉龐變的凝重,語氣隨之低沉:

“大佛身上長出了眼睛,冷冰冰的盯着朕;長出了嘴巴,一口一口把朕吞噬殆盡。”

這個噩夢現在回想起來,仍讓她脊背發寒。

“朕已是超凡武者,無緣無故絕不會做這樣的夢。許寧宴說過,氣運加身者,亡國之際便會示警,聯想到西域近來的局勢,緣由多半出在這裡。”

趙守附和道:

“確實是氣運示警,臣今日亦是惶惶不安,心神不定。”

度厄羅漢露出瞭然之色,似乎驗證了心裡的某個猜測,他雙手合十,道:

“佛法大會尚未開始前,本座便離開了阿蘭陀。那裡的具體情況,本座也不清楚,只是,我來中原的途中,忽然察覺到天地有變........”

他措辭了一下,儘可能的解釋:

“天地靈力快速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佛力高漲,彷彿進入傳說中的極樂淨土。”

雖然對於他這樣修行佛法的人來說,這樣的世界無比美妙,簡直堪稱樂土。

懷慶與魏淵趙守以及楊恭無聲的交換眼神,都是茫然中透着凝重。

“本座便折返查看情況,臨近阿蘭陀,路過某座城時,發現城中竟空空蕩蕩,人煙絕跡.........”說到這裡,度厄羅漢雙手合十,神色悲憫,不停的唸誦“阿彌陀佛”。

難怪他來遲了........楊恭皺眉道:

“人煙絕跡?”

懷慶三人也眉頭緊鎖,雖然沒怎麼聽明白,但意識到情況的不妙。

度厄羅漢情緒很快平復,繼續說道:

“我正要進城一探究竟,這時,突然看到城牆裂開一雙眼睛,那雙眼睛沒有情感可言,甚至連冰冷都不存在,但被它看了一眼,本座竟渾身寒毛直豎,恐懼無比。

“奇怪的是,它並沒有傷我,對我置之不理。

“我沒有敢再回阿蘭陀,一路趕來了京城。”

別說是度厄這個親生經歷者,在場四人光是聽着,心裡便冒氣一陣陣涼意。

一座城變成了空城,而城牆活了?

那人哪去了?

懷慶想到了自己夢中的見聞,心裡隱隱冒出一個念頭。

趙守低聲道:

“度厄羅漢有何看法?”

度厄沉吟片刻,緩緩道:

“當日奪回神殊頭顱的一戰,阿蘭陀坍塌成了廢墟。可是,佛法大會舉行之際,阿蘭陀一夜間拔地而起,恢復原樣。

“本座親眼所見,佛陀化作了聖山。”

魏淵瞳孔微微收縮。

懷慶呼吸急促了一下,道:

“你在城牆上看到的那雙眼睛,是佛陀?!”

她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天地會成員通過地書碎片聊過那一戰,點評過佛陀化作聖山的情況,當時天地會成員不懂其中原理,驚奇感嘆爲主。

佛陀既然能化身山峰,爲何不能化作城邦?

沒有人反駁懷慶,因爲他們也是這麼想的。

“魏公,趙卿,你們覺得呢?”懷慶看向兩位如今的朝廷頂樑柱。

她雖然聰明多智,但在這些方面,仍然是見識淺薄的小女子。

西域有此變故,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意料之中是因爲知道會有事發生,意料之外則是情況超出了他們的理解範圍,懷慶連具體情況都沒搞懂。

魏淵搖了搖頭:

“此事聽來太過離奇,臣難下定論。”

趙守附和了魏淵的話,補充道:

“如今局勢不明,需要先派人探明究竟。度厄羅漢,方纔你說,佛陀........就暫且當它是佛陀吧,沒有傷你?”

度厄頷首。

趙守說道:

“這或許是你出身佛門的緣故,可願再去西域查探一番?你放心,我們會給你足夠多的法器,包括刻錄言出法隨法術的書頁、傳送玉符等,確保你的安全。”

度厄沒有猶豫:

“可!”

趙守接着看向女帝,道:

“陛下,立即召集百官,冊封度厄爲國師,封大乘佛教爲國教。

“儘管不清楚佛陀想做什麼,但超品爭奪氣運是不爭的事實,削弱佛陀氣運總歸不錯。”

度厄讚賞道:

“善!”

..........

海外,兩道身影從天邊掠來,帶來震耳欲聾的音爆。

身影從天而降,即將入海時,猛的一個停頓,卸去所有慣性。

但攜帶的強風壓迫着海面,形成一道直徑數米的波紋。

許七安側頭,看向套着慕南梔羅裙的九尾狐,沉聲道:

“就決定是你了,上吧,國主!”

銀髮妖姬斜了他一眼,哀怨道:

“你又不娶我,還要指使我替你赴湯蹈火。”

銀髮如雪,肌膚勝雪,她這個妖嬈嫵媚的豔貨憑藉着膚色,給人一種純潔高貴的感覺。

許七安一邊展開神念,探查海中情況,一邊說道:

“好好說話!”

九尾狐給了他一聲“呵呵”。

不多時,許七安收回神念,道:

“沒探查到異常,下去看看。”

率先躍入海中。

“噗通”一聲,水花濺起,消失在碧波之中。

九尾狐身姿輕盈的一躍,跟着他跳入汪洋。

..........

金鑾殿內。

御座之上,龍袍加身的懷慶巍然端坐,鳳眼修眉,瓊鼻高挺,小嘴紅潤,原本的清冷氣質在穿上龍袍後,變的威嚴而冷豔。

殿內諸公持牙笏而立。

高呼聖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後,懷慶看一眼左下方的掌印太監。

德馨苑出身的太監手捧詔書,跨步而出。

這時候的諸公,大部分還不知道這次突如其來的朝會是何緣由,有何目的。

...........

PS:推一本書《師姐,請自重啊》,質量還是可以的,看書名就知道符合某些sp的喜好。話說臨近完結,白嫖我章推的人越來越多了(狗頭)

錯字先更後改。今天狀態不錯,居然碼了兩章,理直氣壯的求一下月票。

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七十章 監正的饋贈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題不大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十三章 逃脫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二十一章 大婚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月末總結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六十六章 萬妖國主顯神威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七十七章 大劫的秘密(二)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
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七十章 監正的饋贈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題不大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十三章 逃脫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二十一章 大婚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月末總結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六十六章 萬妖國主顯神威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七十七章 大劫的秘密(二)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