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

許七安把小母馬交給羽林衛,徑直入皇宮,堂而皇之的前往皇宮禁地——後宮。

後宮以前是男人的禁地,便是大內侍衛都不能靠近,能在後宮裡活動的只有女人和太監。

但現在,後宮對許七安來說,是一個想進就進,想出就出的地方,還不用怕下一任皇帝生氣。

下一任皇帝即便生氣,也是因爲另一個原因生氣。

“話說回來,像這種頻繁更換皇帝的現象,後宮多半也會變的亂七八糟,好在永興帝只當了三個月不到的皇帝,懷慶又是一個女子。”

想到後宮裡貌美如花的鶯鶯燕燕,許七安沒來由的想到這個問題。

可以很負責任的說,如果永興帝登基後,天下太平,那麼不用多久,元景留下來的那些妃嬪,都會成爲永興的玩物。。

甚至已經成了。

當初福妃案的起因,不就是永興喝了點小酒,然後被福妃宮裡的小宮女請過去“做客”,這纔有了後續的福妃案。

要說永興對這位父皇的妃子沒念想,許七安是不信的。

後宮之中,大概只有太后和陳貴妃兩個地位超然的存在,能免於這樣的命運。

而如果這次登基的不是懷慶,是四皇子,那麼永興後宮裡的妃子,年輕美貌的,肯定也難逃窠臼,成爲新君的玩具。

史書中類似的例子並不少見,當皇帝的搶兒媳婦,搶弟媳婦,搶嫂子,搶父親的女人等等,都司空見慣了。

很快來到景秀宮,守門的老宦官戰戰兢兢,聲線顫抖的說:

“許,許銀鑼請到內廳稍作,奴,奴婢去通知太妃........”

等這位超凡武夫點頭後,宦官低着頭,大氣不敢喘的前頭領路。

許七安進了內廳,剛坐下來,那宦官去而復返,卑躬屈膝:

“太妃請許銀鑼到屋裡說話。”

許七安當即起身,沒讓宦官帶路,輕車熟路的繞過前院,來到陳太妃居住的雅緻小院裡。

院子不算大,南邊種着光禿禿的幾顆樹,樹邊是花壇,西邊是一方小池,養着烏龜和錦鯉,北邊是整體漆紅的二層建築。

院子裡空蕩蕩的,沒有宮女和宦官忙碌。

許七安穿過小院,邁過門檻,在會客廳裡看見了坐在軟塌上的母女倆。

除了臨安的一位貼身宮女,屋內沒有旁人。

陳太妃一如既往的美麗,繁複的髮髻間,插着華美的頭飾,穿着裁剪合身做工精細的錦衣,四十多的年紀,眼角有着淺淺的魚尾紋,但無損姿容。

反而有着特別的,難以描述的魅力。

正因爲有這樣的顏值,才能生出內媚多情的臨安,永興的外表也不錯。

臨安一身繡金線紅裙,華美矜貴,鵝蛋臉端莊,但桃花眸嫵媚多情,打扮精緻華貴,滿室生輝。

母女倆眼圈都是紅的,似乎大哭一場。

看見許七安進來,陳太妃眼裡閃過恨意,臨安則是委屈和痛苦,軟綿綿的看他一眼,眼眶溼潤的別過頭去。

“見過太妃。”

許七安作揖行禮。

“不敢當!”陳太妃深吸一口氣,冷着臉,淡淡道:

“許銀鑼傲視中原,一言可主宰皇權更替,本官只是一介女流,擔不起許銀鑼此等大禮。”

“太妃找我何事?”許七安直言了當的問。

陳太妃沒說話,看了一眼臨安。

臨安抿着嘴,一言不發。

陳太妃眼神驟然銳利,惡狠狠的瞪着她,臨安眼淚“唰”的涌出來,抽泣道:

“寧宴,你,你爲什麼要這樣對皇帝哥哥。”

淚珠啪嗒啪嗒的滾落。

她就像被摯愛之人背叛、拋棄的小女孩,除了無力哭泣,沒有任何辦法,柔弱可憐。

陳太妃也跟着哭了起來,捏着手帕一邊哭,一邊擦拭眼淚:

“你當年還是一個銅鑼的時候,臨安掏心掏肺的待你,替你向先帝求情,金銀丹藥,能給的就不吝嗇,本宮還記得她向先帝求丹給你療傷時的情景。

“誰曾想,一轉眼,你便這般待她,你許家當初也是有過窘迫之時,現在你出人頭地了,便把當初真心待你的人棄如敝履。你的心是鐵石不成?”

臨安一聽,愈發的心如刀絞。

陳太妃哭泣道:

“本宮知道永興大勢已去,也不奢求什麼,只念你看在臨安的份上,讓我們母子倆離開吧。本宮知道,你會說自己能看好永興,保他一命。

“但懷慶隱忍多年,心狠手辣,絕對不會放過永興,你又不會時常留在京城。她便是將永興暗中殺了,你又能如何?”

說着說着,哭叫道:

“我就這麼一個兒子,他若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她不是哭給許七安看的,是哭給臨安看的。

這招對許七安沒用,但對臨安,可謂是穿心一擊,畢竟骨肉之情無法割捨,看着平日裡身份尊貴的母親如此低三下氣,臨安淚眼朦朧的望着許七安:

“我,我知道自己沒用,比不上懷慶,可是許寧宴,你能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放過皇帝哥哥嗎?”

許七安看着臨安的臉龐,看着那雙蓄滿淚水的眸子,問道:

“如果我不答應呢!”

臨安眼裡的光芒熄滅,她沒有說話,沒有過激的情緒反應,只是低下了頭。

身邊的宮女從未見公主殿下如此卑微,憤憤的瞪許七安一眼,然後心酸的抹了一把淚。

殿下一片真心都喂狗了。

許七安接着說道:

“大奉交在永興手裡,遲早滅亡,如果我告訴你,大奉一亡,我會跟着身死。你還會讓我放了永興嗎。”

臨安愕然的擡起頭。

大奉滅亡,許七安殉國這件事,她是不知道的。

陳太妃見縫插針,抽泣道:

“現在他已不是皇帝,你爲何還不肯手下留情。”

許七安哂笑道:

“帶着永興離開京城,然後號召各地軍隊,打着剷除亂黨的名義造反,陳太妃打的是這個主意吧。”

陳太妃花容失色,迅速恢復,哭道:

“臨安,他這是非要置你哥哥於死地啊。”

“夠了!”許七安皺了皺眉,呵斥道:

“陳太妃,你是不是覺得有臨安在,我就不會殺你?我連貞德都能殺,何況是你。原本想在臨安面前給你留些顏面,既然你給臉不要臉。

“那我也不用顧慮什麼。”

他旋即看向臨安,柔聲道:

“你想知道自己母親的真面目嗎?”

臨安一愣。

“陳太妃,福妃案是你主使的,以太子爲苦肉計,引出國舅當年的荒唐事,表面目的是扳倒太后。但真正的目標,其實是讓魏淵和元景撕破臉皮。

“元景一旦動了太后,魏淵絕對不會坐視不理。兩虎相爭必有一傷,不管誰勝誰敗,對於某人來說,都是好事。

“這不是你能想出來的計策,你和許平峰是什麼關係?”

從他嘴裡聽到“許平峰”三個字,陳太妃臉色大變。

她迅速冷靜下來,擺出一副可憐姿態:

“什麼許平峰,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許平峰就是雲州亂黨的領袖之一,陳太妃勾結亂黨,這是要凌遲的。”許七安幽幽道。

陳太妃尖聲道:

“一派胡言,許銀鑼逼我兒退位,現在連老身都要趕盡殺絕嗎。”

許七安卻不理她,看向臨安,解釋道:

“當初查此案時,景秀宮區區一個宮女,便能在我望氣術之術矇混過關,是因爲她身上有屏蔽氣數的法器。

“司天監肯定不會把這種法器給你母親,那麼景秀宮小宮女身上的法器是哪來的?

“再聯想到福妃案真正指向的目標,臨安你想,魏淵和元景決裂,不管誰勝誰負,得利的是誰?雲州叛軍樂見其成。”

臨安愕然的看向母親。

陳太妃怒道:

“你別信他,他害你哥哥還不夠,連我都要對付,臨安,我的女兒,你的命爲什麼這麼苦。”

許七安冷笑道:

“我還沒說完呢,姬遠已經交代了,和談期間,你有私底下派人與他接觸,希望他能高擡貴手。他因此從你這裡套取了不少關於皇室,關於我和臨安的情報。

“你一個深居後宮的太妃,憑什麼認爲雲州使團會給你幾分薄面?”

他差不多能肯定陳太妃是許平峰的暗子,但畢竟還沒有百分百的證據,所以沒有說出來。

一個成熟的快手,是不會把猜測說出來的,因爲一旦出錯,反而讓罪犯摸清你的深淺,並作出誤導。

“答案已經一清二楚,你狡辯還有意義嗎,需要我在臨安面前說出來?”許七安一副手握真相的模樣。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默默發動心蠱之力,影響陳太妃的情緒,勾動她坦白、發泄和訴說的慾望。

以他目前的心蠱修爲,引導一個普通女人的心智,毫無難度。

“母妃,他,他說的是不是真的?”臨安難以置信的望着母親。

受心蠱影響,陳太妃臉色變幻不定,突然尖叫道:

“閉嘴!

“你們許家的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你父親當年對我山盟海誓,非我不娶,扭頭就慫恿我爹將我送入宮中。

“這些年,他視我爲棋子,榨乾我所有價值後,便在雲州起事,欲奪我兒皇位。”

........許七安表情呆了一下,短暫的竟不知該用何種表情應對。

他以爲陳太妃是許平峰的暗子,這個猜測沒錯,但沒想到暗子之外,還有一層身份。

臨安也忘了哭泣,呆若木雞的看着母親。

“還有你!”

陳太妃咬牙切齒:“你這個許平峰的賤種,你父親負我,現在你又要來負我女兒。要不是陛下需要依仗你,我會同意把臨安嫁給你?

“現在你逼永興退位,只要本宮還活着,你就別想娶臨安。”

“母,母妃你說什麼啊........”臨安哽咽道: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

她萬萬沒料到,母親竟然是未婚夫父親的舊情人。

許平峰是二十一年前離開京城,決定弒師,在這之前,臨安已經出生了,而那時候,元景也快到了修道的節點........許七安心裡一沉,不動聲色道:

“臨安是你和許平峰生的?”

當年,以許平峰的修爲手段,想和陳太妃偷情,成功的可能性極大。監正也未必會管這些破事,當然,如果永興帝是許平峰的種,那麼監正是不可能讓他成爲太子的。

所以永興帝肯定是皇室血脈,但臨安就不一定了,因爲她是公主,無緣皇位。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可以領紅包和點幣 先到先得!

而臨安雖然身負紫氣,可氣數這東西,既是先天的,也有後天帶來的。

一介草莽若是稱帝,那他就是紫氣加身,同理,臨安當了二十多年的公主,就算不是皇室血脈,她也是紫氣加身的。

所以望氣術只能看氣數,無法做親子鑑定。 ωwш●ttκд n●℃O

陳太妃“呸”了一聲:

“他也配?”

呼,那就好那就好.........許七安如釋重負,他看見臨安也鬆了口氣。

“你和他是如何聯絡的。”許七安問道。

“景秀宮中有他安排的人,但在知道雲州造反後,我便將她溺死了。”陳太妃惡狠狠道。

這時,心蠱的效果過去,陳太妃露出了一抹茫然。

——我都說了什麼?

“臨安,跟我走。”

許七安抓起小紅裙的手,拉着她往外行去。

小紅裙亦步亦趨,心情複雜。

“你不能帶她走.......”

陳太妃騰的起身,試圖阻止,但兩道氣機隱晦的擊中她的膝蓋。

雙膝一軟,繼而劇痛,陳太妃跌倒在地。

她尖叫道:“許七安,你別想娶我女兒,我死也不會答應你們的婚事。”

臨安下意識的回頭,哭叫道:

“母妃........”

許七安強行拉着她離開。

離開景秀宮後,臨安掙脫了他的手,與他保持一個比較疏遠的距離,沉默的走在深宮內苑。

許七安略作沉吟,輕聲道:

“我告訴過你,我父親是二品術士,他通過山海關戰役竊取了大奉國運,藏在我身上。

“但我沒有告訴你,我與大奉命運相連,國滅則身亡。所以我必須救大奉,這既是爲黎民蒼生,也是爲自保。

“永興德不配位,大奉交在他手裡,註定滅亡..........”

他看了臨安一眼,見她冷若冰霜,疏離淡漠,苦笑道:

“算了,不說了。

“我還有事要處理,便不送殿下回韶音宮了。”

臨安依舊沒有反應。

許七安退後一步,化作陰影消失不見。

他一走,臨安身子立刻軟了,一個踉蹌,扶着牆慢慢萎頓,她背靠着紅牆,抱着膝蓋,嚎啕大哭。

...........

景秀宮。

陳太妃癱坐在軟塌上,咬牙切齒的扶着茶几,喃喃道:

“你休想娶臨安,休想,你不敢殺我,就像你不會殺永興,只要我還在,就不讓你得逞。”

她絕不會讓臨安嫁給逼兒子退位的人。

她是拿許七安沒辦法,但臨安是她女兒,她太熟悉了,有的是辦法通過臨安報復許七安。

這時,院外傳來呵斥聲:

“你們是什麼人,敢擅闖景秀宮........”

呵斥聲立刻變成慘叫。

陳太妃扶着茶几坐起身,看向屋外,恰好這時,一個老太監走了進來。

“是你!”

陳太妃一眼就認出這是鳳棲宮裡的太監,淡淡道:

“你來做什麼,替你家主子耀武揚威?”

老太監搖搖頭,恭聲道:

“老奴是受了長公主之命,過來伺候陳太妃的。

“長公主殿下讓老奴帶了些禮物過來。”

他尖聲道:

“拿上來。”

兩名小宦官邁入屋子,手裡各自捧着托盤,托盤裡兩件東西:

白綾和一壺酒。

老太監笑道:

“長公主殿下說,這兩件東西,她還沒想好賜哪一個,先存在景秀宮。

“哪天太妃鬧騰起來,對人世間沒有留戀了,便從這裡選一個,體體面面的離開。”

陳太妃望着白綾和鴆酒,臉色煞白。

許七安是不會殺他,但懷慶會。

...........

宮牆邊,臨安哭的累了,扶着牆壁起身,不料腳麻,一個趔趄,險些摔倒。

幸虧有人連忙扶住。

她本以爲是貼身宮女,扭頭一看,看見去而復返的許七安。

他穿着天青色的華服,俊朗的臉龐沒什麼表情,眼裡卻有無奈和疼惜。

臨安別過頭去。

下一刻,她便被打橫抱起,耳邊響起他得輕笑聲:

“在我們那裡,這個叫公主抱,名副其實。”

臨安把臉埋在他胸膛,哽咽道:

“我恨你。”

“恨吧!越恨我,你就越不離開我。”

一陣風吹來,青衣和紅裙隨風鼓舞,兩人走在悠長安靜的宮牆邊,漸行漸遠。

.........

PS:4800字,當做晚更的補償。錯字明天改。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十九章 朝會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一百四十八章 陸地神仙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一十二章 花裡胡哨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六十五章:荒!冤家路窄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十八章 成全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十九章 朝會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愉快的單章時間。第八十二章 海底古戰場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六章 匪患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一百零二章 最後的日記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一百章 集體會議(二)番外二:一統天下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一百一十一章 吞噬監正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番外二:一統天下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氣運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六章 驗屍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十九章 朝會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一百四十八章 陸地神仙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一十二章 花裡胡哨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六十五章:荒!冤家路窄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十八章 成全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十九章 朝會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愉快的單章時間。第八十二章 海底古戰場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六章 匪患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一百零二章 最後的日記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一百章 集體會議(二)番外二:一統天下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一百一十一章 吞噬監正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番外二:一統天下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氣運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六章 驗屍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