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時間管理大師

房間裡有一股沁人的幽香,乍聞似花香,仔細品味,又覺得比花香更高級,聞久了,人會進入一個非常舒適的狀態,恨不得美美睡上一覺,把一身疲憊清除。

這是慕南梔獨有的體香,其中蘊含着輕微的不死樹靈蘊,能讓生活在她身邊的生靈清除疲憊和傷痛,延年益壽。

許七安掃了一眼側臥在牀榻的女人,沒有急着上牀,繞到屏風後看了一眼,浴桶裡盛滿了水,水面漂浮白色菊花,紅色玫瑰花瓣。

顯然是慕南梔睡前沐浴時,用過的洗澡水。

通常是第二天才會

他當即脫掉袍子、靴子,跨進浴桶中,桶裡的水早就涼透,冰涼沁人反而更舒服,許七安往桶壁上一靠,仰望屋頂放空腦袋,什麼都不去想。

小半個時辰後,屏風外,錦塌上傳來慕南梔惱怒的聲音:

“你洗完沒有。”

許七安目光依舊盯着梁木,哼哼道:

“好啊,你既然早就醒了,怎麼還不來伺候夫君沐浴,眼裡還有沒有家法。。”

“夫君?”慕南梔冷笑一聲:

“你八擡大轎娶回來的女人在隔壁院子睡得好好的,與我有什麼關係。在我這裡,你只是個大逆不道的晚輩。”

許七安立刻變了臉,躍出浴桶,賤兮兮的竄上牀, 笑道:

“慕姨, 晚輩侍寢來了。”

小跑過程中,水漬自動蒸乾。

“滾!”

慕南梔拿他這副賤樣沒辦法,毯子一卷,把自己團成雞肉卷, 後腦勺對着他。

又鬧脾氣.........許七安看一眼薄薄的被子, 威脅道:

“信不信我拿牙籤戳你。”

慕南梔不理他。

許七安就強行擠了進去,俄頃, 被窩裡傳來掙扎反抗的動靜, 接着,絲綢睡褲睡衣丟了出來, 然後是水嫩荷色的肚兜。

伴隨着慕南梔的悶哼聲,一切動靜停止, 又過幾秒, 雕花大牀開始發出“咯吱”聲。

牀幔輕輕搖晃, 薄被起起伏伏。

不知不覺,一個時辰過去, 屋內的動靜消失, 重歸平靜, 慕南梔趴在枕頭上,雙臂枕着下巴, 眯着媚眼兒,臉蛋酡紅如醉。

許七安趴在她背上, 親吻着脖頸、香肩,以及細膩入綢緞的玉背。

“嘖,慕姨的身子真讓人慾罷不能。”

許七安調侃道。

慕南梔懶得理會他,享受着風暴雨後的安寧。

“等大劫結束, 我們繼續遊歷九州吧, 去西域或東北。”許七安低聲道。

慕南梔睜開眼,張了張嘴, 似乎想說什麼,最後只是輕輕“嗯”一聲。

隔了一會兒,她說:

“我想家了。”

她指的是那個小院子,曾經她有過一段普通婦人的日子, 每天都要爲了燒飯做菜洗衣裳發愁, 閒下來了,就會想某個臭男人今天怎麼還不來。

如果他錯過時間,就在心裡暗暗發誓再不來就買砒霜倒進菜湯裡餵給他吃。

“等以後吧!”許七安嗅着她髮絲間的清香,說:

“但你得繼續洗衣裳, 做飯,養雞,種花。”

慕南梔忙說:

“那要配兩個丫鬟。”

“好!”許七安點頭。

她想了想,補充道:

“要醜的。”

“好......”

慕南梔這才心安,哼哼唧唧道:

“我總不能一直戴着手串過日子嘛,可我要是摘了手串,你的嬸嬸啊,妹妹啊,小相好們啊,會自慚形穢的。”

這話換成別的女子說,許七安會啐她一臉。

但誰讓她是花神呢。

許七安從她背上翻下來,在被窩裡摸索了片刻,從慕南梔腿間摸出軟枕,看了看佈滿水漬的軟枕,無奈的丟開。

“咱們睡一個枕頭。”

他把慕南梔摟在懷裡,一具細膩溫軟的嬌軀不着片縷的與他緊貼。

時間靜靜流逝,東邊漸露魚白,許七安輕輕掰開慕南梔摟在自己脖子上的藕臂。

後者睫毛顫了顫,甦醒過來。

“我還有要緊的事,要立刻出去一趟。”許七安低聲道。

花神知道近來是多事之秋,沒有多問,沒有挽留,縮回了手。

許七安穿上衣物,擡了擡手,讓手腕上的大眼珠子亮起,他消失在慕南梔的閨房,下一刻,他來到了夜姬的閨房。

..........

卯時未到,天色暗沉。

東方已露魚白,午門外,百官齊聚。

“內閣昨日下了令書,命雷楚兩州布政使司把邊境二十四個郡縣的百往東遷徙,這是何故?”

“可是西域諸國要與我大奉開戰了?”

“尚未得到任何消息,今日朝會想來是爲此事吧。”

“怎地又要開戰了?朝廷還不容易平定雲州之亂,這次不到一年,哪經得起這般折騰,若是陛下要妄動刀戈,我等一定要死諫勸阻。”

大臣們三三兩兩聚在一起,低聲議論。

不遠處的監察紀律的宦官只當沒聽見。

等待朝會時,百官是不允許交談的,連咳嗽和吐痰都會被記錄下來,只不過這項制度慢慢的,就成了擺設,只要不是大聲喧譁,不當衆打架,宦官統一不記錄。

昨日,內閣下了一道大部分京官都看不懂的政令——雷楚兩州邊境二十四郡縣百姓東遷!

簡直是胡鬧!

雖然雷楚兩州地廣人稀,因爲貧瘠的關係,幾乎沒有大縣,以及繁華的郡城。

但二十四郡縣加起來,人口依舊超過百萬。

且不說這些人如何安置,單是遷徙,就是一項浩大工程,勞民傷財。

朝廷好不容易回了一口氣,各行百廢待興,哪經得起這般折騰造作?

最讓一些官員痛心疾首的是,內閣居然同意了。

可笑那魏淵無謀,趙守昏聵,王貞文尸位素餐!

到底懂不懂治理天下,懂不懂處理政務?

“楊大人說的對,我等必要死諫!”

“豈可如此胡鬧,死諫!”

大臣們說的擲地有聲。

王黨魏黨的成員也看不懂兩位頭兒的操作,搖頭嘆息。

鐘鼓聲裡,卯時到,百官從午門的兩個側門進入,過了金水橋和廣場,諸公進入金鑾殿,其餘臣子則分列丹陛兩側,或廣場上。

又過了幾分鐘,一身龍袍,妝容精緻的女帝負手而來,登上御座,高坐龍椅。

“陛下!”

奏對開始後,戶部都給事中充當開團手,出列作揖:

“雷楚兩州二十四郡縣,人口繁多,東遷之事勞民傷財,不可爲。請陛下收回成命。”

緊接着,各部都給事中紛紛開口勸諫,要求懷慶收回成命。

給事中存在的意義,就是爲了勸阻皇帝的不當行爲。

在給事中們看來,眼下女帝做了一件天大的錯事,想名垂青史或揚名立萬,此時便是最好的機會。

見狀,魏淵骨幹劉洪看了一眼前方巍然不動的大青衣,猶豫了一下,出列道:

“陛下,幾位大人言之有理。

“大乘佛教徒不日便要抵達朝廷劃給他們的聚居點,二十萬餘人,人吃馬嚼,吃的都是朝廷的錢糧。

“況且秋收在即,怎可在這個關鍵時刻把那二十四郡縣百姓東遷?”

懷慶靜靜聽完,溫和道:

“前日,佛陀親臨雷州,欲吞併大奉!”

簡單的一句話,就如驚雷炸在殿內諸公耳中,驚的他們霍然擡頭,難以置信的看着御座之上的女帝。

佛陀親臨雷州,欲吞併大奉?!

殿內諸公都是讀書人,勳貴的修爲也不算太強,但身居高位的他們,非常明白超品代表着什麼。

代表着無敵!

因此聽到佛陀欲吞併大奉,羣臣心裡陡然一驚,涌起窒息般的恐懼。

但旋即感覺不對,如果佛陀要針對大奉,女帝還能這般穩坐龍椅不慌不忙?

內閣會什麼都不做,不調兵遣將,只是東遷邊境百姓?

沒等諸公困惑太久,懷慶告訴了他們答案:

“許銀鑼已晉升半步武神,前夜與佛陀戰於雷州,將其擊退。

“不過,佛陀雖退,但隨時捲土重來,超品與半步武神之戰,動輒毀天滅地,故朕要東遷二十四郡縣的百姓。”

又是一道驚雷。

諸公怔怔的望着懷慶,好半天,有人悄悄掏了掏耳朵。

那位率先站出來勸諫懷慶的戶部都給事中,困惑道:

“陛下,臣,臣不明白。

“什麼,是半步武神?”

武神這兩個字聽起來就覺得陌生,諸公費了好大勁才記起,武夫體系的巔峰叫武神。

儒聖親定的名稱,只不過儒聖故去一千兩百多年,世間從未出現過武神。

魏淵轉過身,環顧諸公,語氣溫和有力:

“爾等只需知曉,半步武神能與超品爭鋒,能輕鬆斬殺一品武夫。”

戶部都給事中腦子“嗡嗡”作響。

許銀鑼已經強大到此等地步了?!

沒記錯的話,國師,不,洛道首渡劫時,與許銀鑼雙雙晉升一品,這纔過去多久,他竟然已經成長爲可以和超品爭鋒的人物........諸公震驚之餘,心裡莫名的安穩了許多。

方纔懷慶一番話帶來的恐懼和驚慌消散不少。

至少面對超品,大奉不是毫無還手之力。

劉洪沉聲道:

“佛陀爲何對朝廷出手?”

諸公紛紛皺眉,這也是他們所不解之事。

自古以來,自儒聖之後一千兩百多年,不管大奉和巫神教怎麼打,巫神始終不聞不問,佛陀亦然。

怎麼會無緣無故出手吞併中原。

對此,懷慶早有說辭,聲音清亮:

“劉愛卿以爲,佛門爲何突然與中原決裂,扶持中原?吞併中原是佛陀的意思,早在雲州之亂中就已露端倪。

“雲州兵敗,許銀鑼和國師晉升一品,佛陀自然要親自出手。”

諸公點了點頭,沒有再問。

兩國交戰不需要願意你,吞併就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劉洪剛纔的提問,只是在奇怪向來避世不出的佛陀爲何突然親自下場。

懷慶目光掃過殿內,問道:

“可還有人存異?”

各部都給事中沉默了,其餘官員更沒有了反駁的理由。

懷慶微微頷首,接着說起第二件事:

“昨夜,許銀鑼親自去了一趟靖山城,逼迫巫神將三國所有巫師收入體內庇護。從此九州再無巫師,炎靖康三國將由我大奉接管。”

第三道驚雷來了!

如果佛陀的親自下場,讓諸公心頭沉甸甸,那麼此時,聽見巫神教“覆滅”,三國版圖盡歸大奉,諸公的表情是狂喜和錯愕的。

天降的大幸事,幾乎把這羣讀書人砸的暈厥過去。

“陛,陛下,當真?!”

開口的不是文官,而是譽王,這位鬢角微霜的親王臉上涌起異樣的潮紅,嘴脣不受控制的微微顫抖,雙眼發直的盯着懷慶。

最激動的當屬皇室宗親。

懷慶頷首:

“金鑾殿上,朕豈有戲言。”

開疆拓土,開疆拓土........譽王腦子裡只剩這四個字。

“陛下做了列祖列宗都沒做到的事,功在千秋啊.........”

一位親王喜極而泣。

“這也是許銀鑼之功。”邊上的一位郡王連忙糾正。

金鑾殿騷動起來,諸公交頭接耳,滿臉興奮。

掌印太監握了握手裡的鞭子,這一次,沒有鳴鞭呵斥。

望着情緒高漲,激動難耐的羣臣,懷慶嘴角噙笑:

“諸公覺得,該如何接管三國?”

..........

文武百官情緒激盪,朝會陷入一片前所未有的火熱之際,許七安開始了他時間管理第三步。

閨房裡,牀上的夜姬立刻驚醒,睜開美眸,看清不速之客是許七安後,她不見意外,媚笑起來:

“許郎!”

許七安掃了一眼掛在屏風上的肚兜褻褲,嘿道:

“你倒是會替我省事。”

帷幔搖晃,休養生息了數月的錦塌又開始發出痛苦的呻吟。

雨收雲散後,夜姬汗津津的躺在許七安懷裡,頭枕他的胸膛,笑吟吟道:

“許郎覺得娘娘如何?”

許七安反問道:

“你指哪方面?”

夜姬眨巴美眸,“九尾天狐一族喜歡強者,尤其女子,對強大的男人沒有抵抗力。許郎已是半步武神,想來娘娘對你早已垂涎已久。

“許郎沒有想過要把娘娘娶過門嗎?而且,夜姬的七位妹妹,也會陪嫁過來的。”

娶回家幹嘛?鬧的家宅不寧嗎.........許七安心裡吐槽。

雖然那狐狸精腰細腿長屁股翹,臉蛋如花似玉,氣質顛倒衆生,是罕見的尤物,但狐狸精的性格實在讓人頭疼。

她要是進了魚塘,那慕南梔和洛玉衡都得聯手,懷慶和臨安都得盡釋前嫌,李妙真負責打野,一起對抗狐狸精以及狐狸精麾下的八個狐狸精。

哦不,七個狐狸精。

香消玉殞了一位,至於白姬,她還是個孩子。

許七安義正言辭道:

“我與國主只是普通道友關係,有你就夠了。”

夜姬一臉遺憾:

“可惜了,要不許郎你再考慮考慮?夜姬知道,那麼多姐妹如果陪嫁過來,會讓外人置喙許郎風流好色,對你名聲不好。但是夜姬不會在意的。”

許郎搖頭:

“不必再說。”

夜姬乖巧的應一聲,低頭瞬間,露出滿意的笑容。

屋子裡的茶香都趕得上玲月房間了........許七安吐槽了她一句,見天光已亮,沉聲道:

“我要出去辦事,你好好休息。”

..........

許府,內廳。

許玲月穿着粉色衣裙,帶着身邊的大丫鬟,踩着細碎的蓮步進了廳,左顧右盼一陣,看見母親正在擺弄高腳架上的盆栽。

母親的結義姐姐慕姨也在旁邊,嘀嘀咕咕的說着什麼。

妹妹許鈴音盯着門邊用來觀賞的紅橘發呆。

寄宿者麗娜蹲在另一株紅橘邊發呆。

嫂子臨安穿着高領窄袖衫,正與過來喝茶的伯母姬白晴說着話。

許玲月細聲細氣道:

“娘,大哥呢?”

見一屋子的女眷看過來(除了許鈴音),許玲月忙解釋道:

“大哥讓我幫忙做袍子,我新創了一種雲紋,想問問他喜不喜歡,可一早起來去屋裡找他,他卻不在。”

“他出去辦事了。”臨安和慕南梔異口同聲。

內廳靜了一下,姬白晴忙笑道:

“你大哥忙的很,許是天沒亮就走了吧,臨安殿下,我說的可對。”

臨安沒什麼表情的“嗯”一聲。

其他女眷神色如常,不知是接受了姬白晴的解釋,還是假裝接受。

這時,大哥的妾室夜姬領着一個丫鬟,扭着腰肢進了內廳。

許玲月掃她一眼,沒什麼表情的挪開,突然,茶藝大師皺了皺眉,覺得哪裡不對勁。

她重新擡起頭,審視了一遍夜姬,然後不動聲色的掃一眼嫂子臨安和慕姨,終於明白哪裡不對勁:

她們都穿着高領衫。

這種偏保守的衣服,通常是在外出時才穿,而且,雖說秋季來臨,但餘熱還來,沒到穿這種高領衫的時節。

穿的這麼嚴實,絕非爲了禦寒,反倒是要遮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許玲月多聰明的人啊,思緒一轉,當即眸光一沉。

這時,嬸嬸嘆口氣:

“是不是又要打仗了,不然你大哥不會這麼忙碌。”

........

靈寶觀。

忙碌的大哥雙手按在雪白香肩,輕輕揉捏:

“國師,卑職出海數月,無時無刻不再思念着你。想來你也同樣思念我的。”

洛玉衡眯着眼,享受着按摩,淡淡道:

“不想。”

她衣衫不整,羽衣鬆垮的裹在身上,臉蛋紅暈未退,顯然她的身子沒有她的嘴那麼硬氣。

許七安把她拿捏的死死的。

洛玉衡有女王情結,許七安就哄着她,喊她國師,自稱卑職,她就get到爽點了。

之後的甜言蜜語,就能收穫奇效。

如果許七安喊她閨名,今兒碰都不會給爲他碰。

“想好如何晉升武神了嗎。”洛玉衡問道。

“談何容易。”許七安嘆息道。

“大劫來臨時,你若不能晉升武神,我也不陪你殉國。天大地大,何處都可去。”洛玉衡清清冷冷的說。

她這話聽起來,就像過去重複無數次的“我不喜歡雙修”。

“您自便,國師的想法,下官豈能左右。”許七安從善如流。

洛玉衡滿意的“嗯”一聲,想了想,語氣平靜的說道:

“三個月內,我要晉升一品中級。”

她臉蛋素白清冷,眉心一點紅豔豔的硃砂,髮髻微鬆,穿着羽衣道袍,這副模樣似仙子似豔女,勾人的很。

許七安領會到了她的暗示,沉聲道:

“下官一定竭盡全力,助國師突破。”

聖子啊,我明白你得苦楚了,時間再怎麼管理也是不夠用的........許七安把她打橫抱起,走向大牀。

他終於理解了聖子的難處。

.......

雷州,盤山縣!

經過漫長的跋涉,歷經風霜,第一批大乘佛教徒終於抵達了目的地。

竺賴就在第一批抵達的大乘佛教隊伍中。

領隊的是年輕的淨思和尚。

中原朝廷會給我們安排什麼樣的地方?

這是一路來,每一位大乘佛教徒心裡最擔憂的問題。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五章 前奏(7000)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五十章 監正競選大會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八十七章 半步武神誕生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五十一章 新任監正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一百零三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五十八章 flag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八章 夢見蠱神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一章 生母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八章 夢見蠱神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七十一章 救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十九章 朝會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
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五章 前奏(7000)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五十章 監正競選大會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八十七章 半步武神誕生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五十一章 新任監正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一百零三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五十八章 flag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八章 夢見蠱神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一章 生母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八章 夢見蠱神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七十一章 救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十九章 朝會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