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離

“魏公交給在下兩個任務........”

侍衛長忽然罷口,看了一眼身後的兩名甲士。

南宮倩柔望着兩名下屬,道:

“你們退下!”

“是!”

兩位甲士退了出去,順勢把門關上。

侍衛長順勢在桌邊坐下,先取出一個錦囊:

“魏公的第一個任務是,先帝死後,懷慶殿下若想替四皇子奪位,便讓我來此處尋人。說實話,來之前我並不記得南宮金鑼,錦囊裡只有地址。”

南宮倩柔點點頭:

“這是術士的屏蔽天機之術,京城裡恐怕沒人記得我了。”

自己事自己知道,除了義父之外,他和任何人都不熟絡,而因果越淺,越記不起來。

就像一個人如果沒了父母,他會銘記於心,而對於一個陌生人的消失,卻不會放在心上。。

“你剛纔說,懷慶殿下若是四皇子奪位,你便來找我。可你爲何稱懷慶殿下爲陛下?”南宮倩柔忍不住問出心裡的疑惑。

“懷慶殿下登基了,是許銀鑼扶上位的。”侍衛長笑道。

.........南宮倩柔用了好一會兒才消化這條震撼人心的消息,愕然道:

“許七安扶上位?等等,元景怎麼死的。”

“先帝是許銀鑼親手斬殺的,魏公死後不久,許銀鑼便晉升超凡,現在更是二品武夫。”侍衛長滿臉崇拜。

“等,等等!”

南宮倩柔擡了擡手,打斷他的話,呆坐了半天,表情不太確定的問道:

“魏公討伐靖山城,是元景幾年的事?”

“今日剛春祭,魏公討伐靖山城,是去年秋,距今五個月左右。”侍衛長用無比肯定的語氣回覆。

所以我真的只是在這裡呆了五個月,不是五年,也不是五十年..........南宮倩柔捏了捏眉心:

“不急的話,你先告訴我外頭髮生了什麼事。”

侍衛長當即把魏淵死後,許七安一人一刀在玉陽關外獨擋三十萬巫神教大軍,回京後,怒闖金鑾殿,斬殺昏君元景,以及江湖行中的種種事蹟,一直到近來的渡劫戰,簡單的概括一遍。

儘管已經說的很簡略,但南宮倩柔依舊聽傻了,滿臉呆滯。

“這樣啊........”

他又捏了捏眉心,有種山中無歲月,世上已千年的滄桑感。

孫玄機屏蔽他時,沒記錯的話,那嬉皮笑臉,只會和他爭寵的小子,是五品境的修爲,而且是初入五品。

“說吧,義父給你的第二個任務是什麼?”

侍衛長直言不諱:

“魏公交給我的錦囊裡說,許七安和司天監會想盡一切辦法復活他,倘若觀測到觀星樓有動靜,便立刻離京來找你,讓你打開第三個錦囊。魏公給了我此處的地址。”

他身爲侍衛長,陛下到哪裡,他就跟到哪裡。

觀星樓的情況,他看的一清二楚。

“義父復生了?”

南宮倩柔臉頰倏然漲紅,涌起嬌豔的紅暈。

他整個人微微顫抖,目光又激動又兇狠的盯着侍衛長。

橘黃的光輝裡,他眼眶有晶瑩閃爍。

“這是魏公交給我的錦囊。”侍衛長直接取出錦囊遞過去。

他相信,任何言語也沒有這份錦囊有效。

南宮倩柔搶過錦囊,迫不及待的展開。

反覆觀看後,他鼻子一酸,深吸一口氣,沒讓眼淚滾下來。

接着,南宮倩柔起身從牀底拉出一隻木箱,取出兩隻錦囊。

沒有避諱身邊的侍衛長,先打開寫着一個“貳”字的錦囊。

“倩柔,我給許七安留下了一枚血丹,我戰死靖山城後,他已是絕境之人,要麼晉升四品,再服下血丹衝擊超凡,要麼死在貞德的清算中。

“他氣運加身,多半能安然度過此劫。

“以他的脾氣,晉升超凡後的第一件事,定是殺貞德。

“太子性格怯弱,安於享樂,挑不起大梁。而懷慶素有野心,且有氣魄,她極可能趁機聯合許七安政變奪位。

“然大奉還未到山窮水盡之境,朝堂諸公只認太子這位正統,奪位艱難,更不宜內耗。因此你要助懷慶壓制禁軍,以最快速度奠定大局。

“憑一萬重騎兵的戰力,足以勝任。”

確實是讓我助懷慶奪位.........南宮倩柔放下紙條,打開了第三個錦囊。

“倩柔,當你打開這份錦囊時,意味着懷慶沒有奪位,那麼你接下來的任務,就是奇襲雲州。

“大奉十三洲中,雲州人口只比楚州略多,那一脈想以雲州爲根基,北上伐奉,不管事先籌備有多妥善,兵力不足是最大的弊端。

“留在雲州的守軍不會太多。當然,這仍然不是尋常軍隊能夠吞下。因此,我傾盡心血,打造的這支重騎兵便有了用武之地。從馬種到甲士,以及你們所穿鎧甲,所用兵刃,皆爲法器,足以橫掃千軍。

“我會通過心裡暗示,讓自己復生後記得留下克敵的底牌是奇襲雲州,卻不會記起你。因此,你要詢問我派來的暗子,瞭解大奉和雲州的具體戰況,視情況做定奪。

“若大奉軍不堪一擊,被雲州軍和西域僧兵聯手壓制,或兩軍仍以青州爲戰場,處在角力狀態,亦或雲州有超凡留守,你便放棄奇襲雲州的行動,並讓通知你的暗子,迅速回京稟告於我。

“我會改變策略,放棄速戰速決的計劃,嘗試掌兵,在正面戰場抗衡雲州軍。”

義父就沒想過,萬一他醒來時,大奉敗局已定?嗯,真到那時,許七安和懷慶多半不會復活他了.........南宮倩柔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他看向侍衛長,道:

“如今超凡強者皆在征戰,雲州軍損兵折將,兵臨雍州,是個奇襲雲州的絕佳機會?”

侍衛長笑道:

“我覺得可以!

“陛下說,那許平峰算無遺策,不會給大奉偷襲雲州的機會。可他不會知道南宮金鑼麾下的這支重騎兵。畢竟連魏公記不起你們了。”

南宮倩柔吐出一口濁氣:

“好!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我現在就率兵南下。”

侍衛長抱拳道:

“祝南宮金鑼凱旋!”

...........

觀星樓。

夜幕之下,魏淵站在八卦臺邊緣,俯瞰沉睡中的京城。

他先是眺望南邊,沉吟不語。

而後望向東北方向,眉頭緊鎖。

他既已復生歸來,儒聖封印便破了,巫神又恢復了當初的狀態,破開封印是遲早的事。

現在想來,如果當初沒有殺到巫神教總壇,眼下巫神已經徹底破開封印。

“蠱神破開封印也不遠了,西域那位,至今狀態不明,但想來比蠱神和巫神情況要好很多,大劫將至。”

魏淵接着轉身,望向北境。

“臭小子,連洛玉衡都成了你的雙修道侶。”

其實,他現在已經隱約間猜到許七安想謀劃着什麼了,只是沒告訴懷慶。

笑罵一句後,魏淵輕聲道:

“你做的很好。”

當然不是指睡了大奉第一美人後,又把大奉國師睡了這件事。

許七安能在他之後,扛起大奉,這就很好。

...........

雍州城。

雍州城已經封城數日,城中百姓、士卒,一律不得進,不得出。

城頭守軍日夜巡視,蠱族的暗蠱族戰士充當斥候,於陰影中監視着雲州軍的一舉一動。

只要不靠近雲州軍,暗蠱族的戰士就是最隱秘的斥候。

這幾日,整個雍州城籠罩在惶恐不安的氣氛裡,尤其是城中百姓,日日想着出城逃命,天機宮的密探們在城中煽風點火,製造恐慌,鼓動百姓作亂,衝擊城門。

雍州布政使姚鴻難以管束,因爲那些想出雍州城的百姓、貴族階層裡,包括他自己本人。

誰都知道雍州守不住了,潯州失守後,大奉最後的精銳不足五千,退守雍州。

就憑這點兵力,如何抵擋城外虎視眈眈的雲州軍。

最後解決這件事的是許二郎,他把姚鴻給殺了,然後讓屍蠱部的首領將姚鴻轉化爲傀儡,先穩住了雍州官場。

接着打着爲富不仁的旗號,把鬧的最兇的幾個豪門抄家滅門,把鬧事者抓起來斬首示衆,再用抄家所得的財物、糧食,救濟百姓,在粥棚前以三寸不爛之舌給百姓畫餅。

許二郎的口才極爲厲害,很擅長蠱惑人心,只是平時用來噴人而已,換而言之,噴人能噴的如此出神入化,恰是口才好的證明。

恩威並施之下,城中百姓果然安分許多。

許二郎結束巡城工作,返回營房,看見褚采薇帶着士卒,挑着一桶桶的魚進了廚房。

這些魚是雍州城河裡捕撈上來的,除了吃之外,它還是一味“藥”,準確的說,魚皮是一味藥,專用來治療皮膚燒傷。

由於火炮、火油等原因,大奉軍裡燒傷者極多。

傷口不及時治療,很快就流膿、感染,最後只有一死,而藥材得短缺不可能讓所有傷員都能得到救治。

於是褚采薇發明了魚皮治燒傷,只需在燒傷處覆蓋魚皮,便能防止感染。

這確實是褚采薇才能鑽研出的法子。

許二郎進了營房,正往自己房間走,途中遇見老師張慎。

“你來的正好!”

張慎沉聲道:

“營房裡那座傳送陣,剛傳來宮裡的掌印太監,是陛下派來的。我去召集所有四品議事。”

雍州城作爲雍州的核心主城,孫玄機有在這裡建設傳送臺,傳送陣最多隻能傳送一州之地。

“何事?”

許二郎問道。

張慎臉色一下變的難看:“陛下有旨,讓我們連夜撤離雍州。”

許二郎的臉色也沉了下去。

.........

PS:這章字數少點,反正也是加更的。五一快樂!

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八十六章 愛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一章 潛龍城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七十章 赴會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八章 圍棋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四十章 結盟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十四章 女屍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
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八十六章 愛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一章 潛龍城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七十章 赴會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八章 圍棋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四十章 結盟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十四章 女屍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