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

葛文宣心裡一動,道:

“大將軍,您的意思是.........”

戚廣伯微笑道:

“攻心爲上!”

簡單的一句話,在場不少精明的人物,立刻懂了戚廣伯的想法。

主動議和,是爲了攫取更大的好處,且兵不血刃。

等大軍休整完畢,穩住青州地盤,糧草、軍需到位,國師煉化青州氣運,再撕毀盟約北上討伐。

大目標不變,還能額外壯大實力,擴大己方優勢。

姬玄微微點頭:

“把大奉逼到窮途末路,必然引來瘋狂反撲,屆時我軍也會傷亡慘重,聰明的獵手,會懂的網開一面。

“沒了監正,大奉朝廷人心惶惶,我們在這個時候提出議和,就是把網掀開一道口子,讓他們看到希望,失去搏命的勇氣。

“而我們則可以趁機攫取好處,要錢要糧。。”

聽着他的解說,那些沒反應過來的將領,頓時朝戚廣伯投去敬佩眼神。

所謂上兵伐謀,領兵打仗和單打獨鬥是兩回事,後者只需要盡情的宣泄暴力,前者纔是技術活兒。

在大夥還沉浸在剷除監正,攻下青州的喜悅中時,大將軍已經根據局勢、人心,想出了妙計。

葛文宣順着戚廣伯的思路出發,想到了更多,嗤笑一聲:

“姬玄少主,錢糧肯定是要的,但胃口不妨再大一些。大奉現在不比砧板上的魚肉好多少,想與我們何談,不下血本怎麼行。

“怎麼也要割讓幾洲之地嘛。”

衆將領眼睛猛的一亮,旋即有人皺眉道:

“這不是把大奉往絕路上逼嗎,按我說,適可而止,要錢要糧就夠了。咱們花大奉的錢糧招兵買馬,再反過來打他們。

“胃口太大,反而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這是相對保守的做法。

立刻有人反駁:“監正都沒了,我們說什麼就是什麼,大奉朝廷還敢說個“不”字?咱們便是要那小皇帝下罪己詔,諒他也不敢拒絕。”

這是激進派的想法。

姬玄沉吟道:

“尺度要把握好,一味的貪婪,只會適得其反。大奉雖然沒了監正,但諸位別忘了,許七安呢?”

他環顧衆人,語氣鏗鏘的分析道:

“趙守在野多年,沒有官身,他不會爲大奉朝廷仗節死義,洛玉衡亦是如此。但許七安身負國運,大奉若亡,他必殉國。

“因此,接下來他肯定會左右朝堂大局,此人性格寧折不彎,逼迫太甚,只會讓他鋌而走險,與我們玉石俱焚。

“當然,雲州軍入主中原已是十拿九穩,他區區一個三品,翻不起風浪。但大將軍這招和談之計,肯定就要落空。”

葛文宣欲言又止,念及姬玄身份,沒有反駁。

篤篤!

戚廣伯敲了敲桌面,打斷衆人的議論,微笑道:

“子素,你的眼光還是淺了些,只看到了雙方的實力對比,只看到了許七安的性情。”

姬玄微微低頭:

“請大將軍賜教。”

戚廣伯是他的啓蒙老師。

戚廣伯緩緩道:

“永興這個小皇帝,守成有餘,魄力不足,這樣的一位君王,監正就是他最後的脊樑。在監正死去的情況下,你們覺得他會孤注一擲的死戰,還是接受我們的和談?”

“當然是選擇接受。”葛文宣笑道。

戚廣伯點頭,繼續說:

“其次是朝堂諸公,王貞文臥病在牀,魏淵死於靖山城,剩下的,不管是貪是好,都差了些。所以這和談,唯一的阻礙是許七安。

“但小皇帝和許七安的利益是不同的,對小皇帝來說,求和便能穩住局面,不打仗他就安穩了。至少也能喚來一段時間的和平,讓大奉喘口氣。

“可對許七安來說,這樣就意味着再沒有翻盤的希望。所以,他們兩人,必定離心離德。”

卓浩然摸了摸下巴,道:

“所以,大將軍此計,是一箭雙鵰。若是成了,要糧有糧,要錢有錢,還能不動一兵一卒,逼朝廷割讓土地。若是不成,也能讓許七安和小皇帝離心離德,要是鬧出什麼亂子,就更好了。”

卓浩然這種屠夫都聽懂了,其他人當然不會聽不懂。

姬玄被說服了。

戚廣伯接着說道:

“那許七安是潛龍城的一塊心病,是國師的一塊心病。以往他有魏淵,有監正庇佑,肆無忌憚。

“現在,咱們就要讓這位大名鼎鼎的許銀鑼,知曉什麼是天高海闊。”

卓浩然等部將大笑着附和:

“大將軍所言甚是,沒了監正和魏淵,他許七安算什麼東西,也敢和國師,和潛龍城叫板。沒準兒現在也嚇的像只鵪鶉,瑟瑟發抖。”

“許七安不過名聲大些罷了,論修爲,我們姬玄少主亦是三品。”

“不過爾爾,或許根本不用國師出手,姬玄少主就能手刃此子。”

“把他煉成血丹,用來增進姬玄少主的修爲。”

衆將領或罵罵咧咧,或鬨然大笑。

姬玄沉默了片刻,一字一句道:

“我倒要看看,許七安如何自處,就憑他一個三品武夫,拿什麼來翻盤。”

他恨不得立刻飛到京城,看許七安滿臉不甘又無可奈何的模樣。

葛文宣笑道:

“他翻不了盤,縱使立即晉升二品,也不是老師和伽羅樹菩薩的對手,何況還是封印之身。”

姬玄頓時冷笑一聲。

戚廣伯再次道:

“慶功宴結束後,立刻着手此計,務必要把消息散佈出去,越誇大越好。國師能否再得數洲氣運,就看此舉。和談的具體細節,文宣,你稍後拜訪一下國師,問問他的意見。”

以雲州目前的兵力,地盤要的太多,反而是累贅,同時也得看國師目前的狀態,是否能吃下那麼多的地盤。

葛文宣笑道:“是!”

...........

清雲山。

在竹林閣樓裡靜坐的趙守,突然睜開眼,看向桌下的陰影。

一道影子鑽出、膨脹,化作人形,正是許七安。

“你終於回來了。”

趙守點了點頭。

“剛去了一趟司天監,沒見到監正,我便來此了。”

許七安頷首示意,道:

“監正到底是死是活?”

趙守道:“大奉不滅,監正不死。他應該是被封印了。”

對於術士體系,儒家瞭解的還是比較透徹的,知道一些旁人不知道的隱秘。

儘管一直不相信監正會死,但直到聽見這個回答,許七安才真正如釋重負,問道:

“監正是刻意爲之?他可有後手留下?”

趙守想了想,道: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 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我覺得不是,若是刻意爲之,實在想不通有什麼事,值得他置之死地,將大奉推向敗亡的深淵。

“他若提前知曉此事,那就不會入局。”

趙守並不知道初代的後手,憑自身的眼力,給出了分析。

Wωω◆ ⓣⓣⓚⓐⓝ◆ C〇

監正這次是真的栽了.........許七安嘆息一聲。

得知初代監正就是柴家世代守護的大墓主人時,許七安心裡就有準備了。

縱使監正能窺探未來,但如果初代有辦法剋制呢?

任何體系都有弱點,就如蛇有七寸。

監正也不是神。

許七安把柴家的事告訴了趙守。

“原來如此.........”趙守恍然,沉吟一下,道:

“我覺得監正縱使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失策被擒,他也應當考慮過這樣的可能性。普通人尚且未雨綢繆,何況是他。

“不過,失去了監正,大奉已是岌岌可危。

“許七安,你當如何自處?”

身負國運,命運便與朝廷連爲一體,國滅,監正要死,許七安一樣要死。

許七安道:

“這就是我來找你的原因。”

縱觀朝廷,能與他議事的,只有眼前這位儒家體系扛把子,三品巔峰的大儒。

趙守沉吟片刻,道:

“首先,你要明白敵人是誰。”

許七安回答道:

“許平峰,黑蓮,伽羅樹,還有白帝。”

去過司天監,他才知道當日結束傳音後,孫玄機冒着生死危機探查了情況,發現了白帝的存在。

趙守當即問道:

“白帝爲何要對付監正?”

許七安沉思片刻:

“我懷疑監正是守門人.........”

當即把守門人的隱秘,以及白帝是大荒一族的身份,告知趙守。

趙守默然片刻,忍不住捏了捏眉心,嘆息道:

“如此看來,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許七安啊許七安,你真的是氣運加身之人?”

我看你是黴運纏身才對。

吐槽完,趙守把話題拉回來,說道:

“有件事我得告訴你,監正出戰前,問我借了儒聖刻刀和亞聖儒冠,他應該會效仿魏淵,召來儒聖英魂。”

許七安瞳孔微微收縮,難以置信道:

“若是有儒聖英魂出手,他如何能敗?!”

趙守搖頭:

“細節不得而知,所以你要警惕,當時絕對有超品出手了。”

超品出手.........許七安心裡反覆唸叨這句話,突然有些絕望。

雲州背後如果有超品做靠山,那還怎麼打,縱使他學魏公、監正,讓儒聖來個梅開三度,頂多也只是負隅頑抗,毫無意義。

見他沉默不語,表情僵硬,趙守微微搖頭。

如今壓力最大的人,不是龍椅上的永興,不是皇室宗親,不是戍守邊境的楊恭,而是眼前這位名滿天下的年輕人。

他是大奉唯一的脊樑了。

“老夫說說己見,你可參考一二。”

趙守敲了敲桌子,讓發愣的許七安回過神來:

“一:必須彌補超凡戰力上的缺陷。

“那白帝、伽羅樹都是一品境,或戰力堪比一品。許平峰是二品巔峰的術士,煉化青州氣運後,實力水漲船高。其次是黑蓮。”

“二:成爲棋手。

“許七安,你要想在這場劫難中活下來,讓大奉活下來,就努力去當棋手吧。將才易得,帥才罕見。你也不甘心一直被許平峰,被監正當做棋子吧。”

“三:補足大奉糧草問題,有一個穩定的底盤,支撐你去和許平峰博弈。

“朝廷若是垮了,你再怎麼努力,修爲再怎麼漲,都無濟於事。永遠要記住,大奉是你的根基。”

“四:復活魏淵。

“許平峰爲何要等魏淵死後纔敢造反?魏淵在朝期間,不管佛門、雲州,還是巫神教,都不敢妄動干戈。巫神教爲了助巫神解開封印,不得不孤注一擲,但結果呢?偷雞不成蝕把米。

“魏淵的可怕之處,不在於個人武力,他是千年罕見的帥才,論智謀,許平峰也不及他。論領兵打仗,許平峰更是拍馬不及。

“他若復生,我不敢說大奉必勝,但至少不會如此窘迫。”

“談何容易啊。”許七安苦笑一聲。

這四點,任何一個都難如登天。

首先是超凡境的戰力,目前唯一有希望踏入一品的,只有洛玉衡。

但她一個不夠。

單是白帝和伽羅樹兩位一品,就可以橫掃大奉的所有超凡戰力,而修行無法一蹴而就,根本不可能短期內追趕上來。

況且白帝肯定有更大圖謀,興許藏拙了。

其次,成爲棋手。

這算是最靠譜的一點,許平峰雖然父愛如山,但心懷孝心的自己不怕他就是了,動腦子的事,許七安確實沒怕過誰。儘管在過去的一年多裡,始終被監正和許平峰像棋子一樣擺弄。

但那時他還太弱小,從零起步,誰弱小的時候沒被大佬玩弄過?

然後,糧草問題。

無解!

大奉若是有錢糧,就不會淪落到如今的地步,監正都沒辦法的事,他能有什麼辦法。世上最無解得事——窮!

神仙都沒轍。

最後,復活魏公。

復活魏公的招魂幡,主材料已經集齊,但還差最後一件,回頭找宋卿問問,那玩意怎麼尋找.........許七安起身告辭:

“不打攪院長了。”

行了一禮,走出竹閣。

剛出外頭,熟悉的心悸感傳來。

地書聊天羣裡,李妙真傳書道:

【二:最近各處有人散佈消息,說青州失守,監正被殺。雲州叛軍這是強弩之末了嗎,用這等下三濫的手段。

【不過這種伎倆效果確實極佳,自古百姓最愚昧。】

京城各方都焦頭爛額,惶恐不安了好幾天,李妙真纔得到消息。

畢竟她沒有發達的情報網,而知情者許七安和懷慶,這幾天委實沒心情傳書聊天。

她發這條傳書,一半是吐槽,一半是求證。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五章 前奏(7000)第九章 稱帝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一百二十六章 原諒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白銀盟感謝信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卷尾感言!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十四章 不願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月末總結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十七章 心劍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
第五章 前奏(7000)第九章 稱帝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一百二十六章 原諒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白銀盟感謝信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卷尾感言!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十四章 不願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月末總結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十七章 心劍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