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

葛文宣心裡一動,道:

“大將軍,您的意思是.........”

戚廣伯微笑道:

“攻心爲上!”

簡單的一句話,在場不少精明的人物,立刻懂了戚廣伯的想法。

主動議和,是爲了攫取更大的好處,且兵不血刃。

等大軍休整完畢,穩住青州地盤,糧草、軍需到位,國師煉化青州氣運,再撕毀盟約北上討伐。

大目標不變,還能額外壯大實力,擴大己方優勢。

姬玄微微點頭:

“把大奉逼到窮途末路,必然引來瘋狂反撲,屆時我軍也會傷亡慘重,聰明的獵手,會懂的網開一面。

“沒了監正,大奉朝廷人心惶惶,我們在這個時候提出議和,就是把網掀開一道口子,讓他們看到希望,失去搏命的勇氣。

“而我們則可以趁機攫取好處,要錢要糧。。”

聽着他的解說,那些沒反應過來的將領,頓時朝戚廣伯投去敬佩眼神。

所謂上兵伐謀,領兵打仗和單打獨鬥是兩回事,後者只需要盡情的宣泄暴力,前者纔是技術活兒。

在大夥還沉浸在剷除監正,攻下青州的喜悅中時,大將軍已經根據局勢、人心,想出了妙計。

葛文宣順着戚廣伯的思路出發,想到了更多,嗤笑一聲:

“姬玄少主,錢糧肯定是要的,但胃口不妨再大一些。大奉現在不比砧板上的魚肉好多少,想與我們何談,不下血本怎麼行。

“怎麼也要割讓幾洲之地嘛。”

衆將領眼睛猛的一亮,旋即有人皺眉道:

“這不是把大奉往絕路上逼嗎,按我說,適可而止,要錢要糧就夠了。咱們花大奉的錢糧招兵買馬,再反過來打他們。

“胃口太大,反而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這是相對保守的做法。

立刻有人反駁:“監正都沒了,我們說什麼就是什麼,大奉朝廷還敢說個“不”字?咱們便是要那小皇帝下罪己詔,諒他也不敢拒絕。”

這是激進派的想法。

姬玄沉吟道:

“尺度要把握好,一味的貪婪,只會適得其反。大奉雖然沒了監正,但諸位別忘了,許七安呢?”

他環顧衆人,語氣鏗鏘的分析道:

“趙守在野多年,沒有官身,他不會爲大奉朝廷仗節死義,洛玉衡亦是如此。但許七安身負國運,大奉若亡,他必殉國。

“因此,接下來他肯定會左右朝堂大局,此人性格寧折不彎,逼迫太甚,只會讓他鋌而走險,與我們玉石俱焚。

“當然,雲州軍入主中原已是十拿九穩,他區區一個三品,翻不起風浪。但大將軍這招和談之計,肯定就要落空。”

葛文宣欲言又止,念及姬玄身份,沒有反駁。

篤篤!

戚廣伯敲了敲桌面,打斷衆人的議論,微笑道:

“子素,你的眼光還是淺了些,只看到了雙方的實力對比,只看到了許七安的性情。”

姬玄微微低頭:

“請大將軍賜教。”

戚廣伯是他的啓蒙老師。

戚廣伯緩緩道:

“永興這個小皇帝,守成有餘,魄力不足,這樣的一位君王,監正就是他最後的脊樑。在監正死去的情況下,你們覺得他會孤注一擲的死戰,還是接受我們的和談?”

“當然是選擇接受。”葛文宣笑道。

戚廣伯點頭,繼續說:

“其次是朝堂諸公,王貞文臥病在牀,魏淵死於靖山城,剩下的,不管是貪是好,都差了些。所以這和談,唯一的阻礙是許七安。

“但小皇帝和許七安的利益是不同的,對小皇帝來說,求和便能穩住局面,不打仗他就安穩了。至少也能喚來一段時間的和平,讓大奉喘口氣。

“可對許七安來說,這樣就意味着再沒有翻盤的希望。所以,他們兩人,必定離心離德。”

卓浩然摸了摸下巴,道:

“所以,大將軍此計,是一箭雙鵰。若是成了,要糧有糧,要錢有錢,還能不動一兵一卒,逼朝廷割讓土地。若是不成,也能讓許七安和小皇帝離心離德,要是鬧出什麼亂子,就更好了。”

卓浩然這種屠夫都聽懂了,其他人當然不會聽不懂。

姬玄被說服了。

戚廣伯接着說道:

“那許七安是潛龍城的一塊心病,是國師的一塊心病。以往他有魏淵,有監正庇佑,肆無忌憚。

“現在,咱們就要讓這位大名鼎鼎的許銀鑼,知曉什麼是天高海闊。”

卓浩然等部將大笑着附和:

“大將軍所言甚是,沒了監正和魏淵,他許七安算什麼東西,也敢和國師,和潛龍城叫板。沒準兒現在也嚇的像只鵪鶉,瑟瑟發抖。”

“許七安不過名聲大些罷了,論修爲,我們姬玄少主亦是三品。”

“不過爾爾,或許根本不用國師出手,姬玄少主就能手刃此子。”

“把他煉成血丹,用來增進姬玄少主的修爲。”

衆將領或罵罵咧咧,或鬨然大笑。

姬玄沉默了片刻,一字一句道:

“我倒要看看,許七安如何自處,就憑他一個三品武夫,拿什麼來翻盤。”

他恨不得立刻飛到京城,看許七安滿臉不甘又無可奈何的模樣。

葛文宣笑道:

“他翻不了盤,縱使立即晉升二品,也不是老師和伽羅樹菩薩的對手,何況還是封印之身。”

姬玄頓時冷笑一聲。

戚廣伯再次道:

“慶功宴結束後,立刻着手此計,務必要把消息散佈出去,越誇大越好。國師能否再得數洲氣運,就看此舉。和談的具體細節,文宣,你稍後拜訪一下國師,問問他的意見。”

以雲州目前的兵力,地盤要的太多,反而是累贅,同時也得看國師目前的狀態,是否能吃下那麼多的地盤。

葛文宣笑道:“是!”

...........

清雲山。

在竹林閣樓裡靜坐的趙守,突然睜開眼,看向桌下的陰影。

一道影子鑽出、膨脹,化作人形,正是許七安。

“你終於回來了。”

趙守點了點頭。

“剛去了一趟司天監,沒見到監正,我便來此了。”

許七安頷首示意,道:

“監正到底是死是活?”

趙守道:“大奉不滅,監正不死。他應該是被封印了。”

對於術士體系,儒家瞭解的還是比較透徹的,知道一些旁人不知道的隱秘。

儘管一直不相信監正會死,但直到聽見這個回答,許七安才真正如釋重負,問道:

“監正是刻意爲之?他可有後手留下?”

趙守想了想,道: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 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我覺得不是,若是刻意爲之,實在想不通有什麼事,值得他置之死地,將大奉推向敗亡的深淵。

“他若提前知曉此事,那就不會入局。”

趙守並不知道初代的後手,憑自身的眼力,給出了分析。

監正這次是真的栽了.........許七安嘆息一聲。

得知初代監正就是柴家世代守護的大墓主人時,許七安心裡就有準備了。

縱使監正能窺探未來,但如果初代有辦法剋制呢?

任何體系都有弱點,就如蛇有七寸。

監正也不是神。

許七安把柴家的事告訴了趙守。

“原來如此.........”趙守恍然,沉吟一下,道:

“我覺得監正縱使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失策被擒,他也應當考慮過這樣的可能性。普通人尚且未雨綢繆,何況是他。

“不過,失去了監正,大奉已是岌岌可危。

“許七安,你當如何自處?”

身負國運,命運便與朝廷連爲一體,國滅,監正要死,許七安一樣要死。

許七安道:

“這就是我來找你的原因。”

縱觀朝廷,能與他議事的,只有眼前這位儒家體系扛把子,三品巔峰的大儒。

趙守沉吟片刻,道:

“首先,你要明白敵人是誰。”

許七安回答道:

“許平峰,黑蓮,伽羅樹,還有白帝。”

去過司天監,他才知道當日結束傳音後,孫玄機冒着生死危機探查了情況,發現了白帝的存在。

趙守當即問道:

“白帝爲何要對付監正?”

許七安沉思片刻:

“我懷疑監正是守門人.........”

當即把守門人的隱秘,以及白帝是大荒一族的身份,告知趙守。

趙守默然片刻,忍不住捏了捏眉心,嘆息道:

“如此看來,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許七安啊許七安,你真的是氣運加身之人?”

我看你是黴運纏身才對。

吐槽完,趙守把話題拉回來,說道:

“有件事我得告訴你,監正出戰前,問我借了儒聖刻刀和亞聖儒冠,他應該會效仿魏淵,召來儒聖英魂。”

許七安瞳孔微微收縮,難以置信道:

“若是有儒聖英魂出手,他如何能敗?!”

趙守搖頭:

“細節不得而知,所以你要警惕,當時絕對有超品出手了。”

超品出手.........許七安心裡反覆唸叨這句話,突然有些絕望。

雲州背後如果有超品做靠山,那還怎麼打,縱使他學魏公、監正,讓儒聖來個梅開三度,頂多也只是負隅頑抗,毫無意義。

見他沉默不語,表情僵硬,趙守微微搖頭。

如今壓力最大的人,不是龍椅上的永興,不是皇室宗親,不是戍守邊境的楊恭,而是眼前這位名滿天下的年輕人。

他是大奉唯一的脊樑了。

“老夫說說己見,你可參考一二。”

趙守敲了敲桌子,讓發愣的許七安回過神來:

“一:必須彌補超凡戰力上的缺陷。

“那白帝、伽羅樹都是一品境,或戰力堪比一品。許平峰是二品巔峰的術士,煉化青州氣運後,實力水漲船高。其次是黑蓮。”

“二:成爲棋手。

“許七安,你要想在這場劫難中活下來,讓大奉活下來,就努力去當棋手吧。將才易得,帥才罕見。你也不甘心一直被許平峰,被監正當做棋子吧。”

“三:補足大奉糧草問題,有一個穩定的底盤,支撐你去和許平峰博弈。

“朝廷若是垮了,你再怎麼努力,修爲再怎麼漲,都無濟於事。永遠要記住,大奉是你的根基。”

“四:復活魏淵。

“許平峰爲何要等魏淵死後纔敢造反?魏淵在朝期間,不管佛門、雲州,還是巫神教,都不敢妄動干戈。巫神教爲了助巫神解開封印,不得不孤注一擲,但結果呢?偷雞不成蝕把米。

“魏淵的可怕之處,不在於個人武力,他是千年罕見的帥才,論智謀,許平峰也不及他。論領兵打仗,許平峰更是拍馬不及。

“他若復生,我不敢說大奉必勝,但至少不會如此窘迫。”

“談何容易啊。”許七安苦笑一聲。

這四點,任何一個都難如登天。

首先是超凡境的戰力,目前唯一有希望踏入一品的,只有洛玉衡。

但她一個不夠。

單是白帝和伽羅樹兩位一品,就可以橫掃大奉的所有超凡戰力,而修行無法一蹴而就,根本不可能短期內追趕上來。

況且白帝肯定有更大圖謀,興許藏拙了。

其次,成爲棋手。

這算是最靠譜的一點,許平峰雖然父愛如山,但心懷孝心的自己不怕他就是了,動腦子的事,許七安確實沒怕過誰。儘管在過去的一年多裡,始終被監正和許平峰像棋子一樣擺弄。

但那時他還太弱小,從零起步,誰弱小的時候沒被大佬玩弄過?

然後,糧草問題。

無解!

大奉若是有錢糧,就不會淪落到如今的地步,監正都沒辦法的事,他能有什麼辦法。世上最無解得事——窮!

神仙都沒轍。

最後,復活魏公。

復活魏公的招魂幡,主材料已經集齊,但還差最後一件,回頭找宋卿問問,那玩意怎麼尋找.........許七安起身告辭:

“不打攪院長了。”

行了一禮,走出竹閣。

剛出外頭,熟悉的心悸感傳來。

地書聊天羣裡,李妙真傳書道:

【二:最近各處有人散佈消息,說青州失守,監正被殺。雲州叛軍這是強弩之末了嗎,用這等下三濫的手段。

【不過這種伎倆效果確實極佳,自古百姓最愚昧。】

京城各方都焦頭爛額,惶恐不安了好幾天,李妙真纔得到消息。

畢竟她沒有發達的情報網,而知情者許七安和懷慶,這幾天委實沒心情傳書聊天。

她發這條傳書,一半是吐槽,一半是求證。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八章 圍棋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十四章 女屍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九十三章 坑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月末總結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
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八章 圍棋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十四章 女屍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九十三章 坑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月末總結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