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議事

白沙郡,甕城。

一身戎裝,披着猩紅大氅的戚廣伯,站在用架子支起的青州地圖前,專注的看着。

他的背後是雲州軍各營的將領,姬玄身穿鎧甲,腰胯戰刀,坐在左側首位。

將領們神色輕鬆,雖然保持肅靜,但眉眼間盡是喜色。

短短三日,拔除青州邊界九縣,徹底擊潰第一道防線,讓大軍有了穩固的後盤。

戚廣伯目光不離地圖,淡淡道:“諸位心情不錯啊,出師大捷,今夜不妨大醉一場。”

衆將領一愣,無聲的對視,沒人搭茬。。

戚廣伯吩咐身邊的副將,道:

“說說城中的情況。”

副將起身,環顧桌邊衆將,沉聲道:

“青州守軍撤退前,燒掉了城中各處糧倉中的糧草。同時,把大量的棉被、布匹集中焚燒。另外,城中富戶、商賈,殷實的人家早已提前撤走,如今白沙郡內,只有飢腸轆轆的貧苦百姓和流民。

“其他九座縣城,俱是如此。”

“什麼?”

衆將領吃了一驚。

副將繼續說道:

“在此之前,青州布政使司,便已下令堅壁清野,城外村莊,十室九空,搜刮不到半點糧食。”

背對衆人的戚廣伯感慨道:

“好一個楊恭啊,慈不掌兵,沒想到他對百姓更狠。諸位現在還有心情喝酒嗎?”

衆將領沉默了。

他們是打下了青州邊界防線,有了後盤,但是否穩固,難說了。

姬玄沉吟道:

“楊恭一開始就沒打算死守邊界九座郡縣,他提前撤離富戶,只留下流民和貧民,是打算把這個爛攤子交給我們。”

戚廣伯手指點了點青州地圖,頷首道:

“青州縱橫萬里,有的是給他輾轉騰挪的空間,爲何要死守邊界啊?如今朝廷援兵未到,他選擇與我們糾纏,而非死戰,是正確做法。

“這一招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用的妙啊。”

攻城拔寨時,恨不得對方的處境越糟糕越好,最好彈盡糧絕,處處流民。

可一旦佔領了城池,叛軍要做的就是維持穩定了,若是這些地方出現騷亂,反而成爲負擔。

當然,只以劫掠爲目的的話,這些可以忽略,大不了把人統統殺光。

這種情況適用於外族侵略時,但云州叛軍想聚攏民心,佔據大義,就不好這麼幹。

“他想用貧民和流民拖垮我們,哼,正好這次攻城民兵死傷殆盡,這些都是極好的兵源。”

一位將領說道。

任何計策都有兩面性。

姬玄看他一眼,道:

“楊恭堅壁清野,焚燒糧草,不給我們留一粒米,我方的淄重壓力會成倍大增。這是在鈍刀割肉,慢慢消耗我們的底蘊。”

楊恭的目的很明顯,要在青州,儘可能的削弱叛軍的實力。

在座的將領都是聰明人,經驗豐富,不難想通這個問題。

姬玄旋即露出笑容:“不過,他小覷了我們。”

戚廣伯淡淡道:“國師籌備多年,底蘊深厚,豈是小小青州能耗盡?正好可以募兵施粥,藉此宣揚我等義師之名。”

衆將領相視而笑。

戚廣伯道:“西域僧兵也該登場了,我已派人去請示國師。”

............

青州布政使司。

後院,廳內的圓桌擺滿佳餚,麗娜和許鈴音趴在桌上胡吃海喝。

師徒倆的臉一個樣兒,鼓成包子。

“天天吃魚,吃臘肉,我上茅廁都得蹲很久。”麗娜毫無心理負擔的說着粗鄙的話,儘管她有着精緻的五官。

船上缺少新鮮蔬果。

“師父,我能拉出屎。”許鈴音大聲宣佈,表示自己比師父厲害。

“我們要不要給二郎兄弟留點?”

麗娜嘴上這麼說,吞嚥食物的速度卻更快了。

在乘船趕往青州的途中,許二郎的授業恩師張慎,還有李慕白找上門來,先一步把弟子帶來青州。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許二郎當然不可能讓麗娜和鈴音留在船上,便一起來上路。

“二鍋,二鍋不餓。”

許鈴音強行給許二郎下了定義。

“不餓啊,那就沒辦法了........”

麗娜認真的說。

布政使司議事廳。

許二郎端起青花茶盞,抿了一口滾燙的茶水,保持着沉默旁聽。

梨花木長桌的首位,坐着緋袍的青州布政使楊恭,這位雲鹿書院出身、文名享譽中原的紫陽居士消瘦了許多。

他已經半旬沒有睡覺,清癯的面容難掩疲態,但他的眼神依然銳利,精神依舊強韌,彷彿有無窮無盡的力量。

“........青州的局勢目前就是這樣,邊界沒能守住。”

楊恭結束長篇大論的演講,拿起茶盞,潤了潤嗓子,側頭看向張慎:

“謹言意下如何?”

千里迢迢趕來擔任幕僚的兩位同窗裡,張慎主修的就是兵法,是楊恭急需的人才。

張慎頷首道:

“如果是我,不會讓那些商賈富戶、鄉紳望族離開,叛軍必定會選擇以戰養戰,破城之日,便是他們家破人亡之時。

“不想家破人亡,那就幫忙死守城池,如此才能極大可能的消耗掉叛軍的兵力。不過,這是在朝廷有援兵的情況下。子謙,你這折中之法,做的不錯。”

說着,他看向得意弟子,心存考校,笑道:

“辭舊,你來給諸位分析一下青州的局勢。”

青州知府、都指揮使、提刑按察使、以及他們麾下的文官、武將,紛紛看來。

許新年並不怯場,挺直腰背,目光緩緩掃過衆人:

“本官認爲,青州能守多久,該怎麼守,首先諸位大人要明白三點。

“一:雲州的環境!

“雲州氣候潮溼溫暖,土地肥沃,家家戶戶皆有餘糧;且背靠汪洋,鹽田無數;過去的二十年裡,逆黨暗中侵蝕朝廷漕運衙門,暗中轉運鐵礦無數。鹽鐵糧皆不缺。

“如此富庶之地,楊布政使想用流民和貧民拖垮對方,杯水車薪罷了。”

“那按許大人的意思,楊布政使的策略不妥?”青州知府眉頭緊鎖。

許新年搖搖頭:“楊布政使的策略自然不會出錯,但側重點要變一變,不要想着拖垮他們,而是要拼掉他們的精銳。”

他望向楊恭身後,那張貼在牆上的青、雲兩州地圖,沉聲道:

“我們重新回到雲州,大家還記得雲州的別稱嗎?

“匪州!

“自高祖皇帝始,雲州被前朝逆黨佔據,化身山匪,爲禍一方。六百年來,雲州匪患始終沒有得到解決。

“諸位大人可還記得,上一次再造黃冊時,雲州有多少人口?”

衆官員面面相覷,無人得知。

他們是青州的官,雲州的事兒,他們怎麼可能知道。

楊恭指頭敲了敲桌面,有些不滿的掃過衆官,緩緩道:

“最後一次,是元景30年,雲州記載在冊的百姓八十三萬戶,人口約三百五十萬。”

這是八年前的數據。

許二郎拱了拱手,臉色平靜的繼續道:

“若沒記錯的話,每次重造黃冊,雲州人口都在銳減。這就是匪患橫行的代價。”

這個時候,衆官員已經明白他想說什麼了。

“人口限制了他們軍隊的數量,再加上過去幾十年裡,練兵養兵都是偷偷摸摸進行。”許二郎拳頭輕輕敲一下桌面,聲音擲地有聲:

“精銳士卒的不足,就是逆黨最大的破綻。不顧一切代價,儘量拼光他們的精銳,這纔是我們要做的。”

“有理!”衆人緩緩點頭。

張慎楊恭和李慕白,三人相視一笑。

許新年伸出兩根手指,道:

“二:戰力!

“超凡境的戰力是一場戰爭中不可忽視的因素,有時候,一位超凡強者甚至能扭轉常規戰役中的勝負。”

他之所以用“常規”戰役,是因爲這世上存在超大型戰役,比如山海關戰役。

那種席捲九州各大勢力的戰爭,一位超凡強者很難扭轉戰局,不是超凡不夠強,而是入場的超凡高手太多,不稀奇了。

當然,如果是超品,或者一品武夫這樣層次的,又另當別論。

李慕白突然問道:“敵軍主帥是誰?”

楊恭說道:“姓戚,名廣伯,一個無名之輩。”

張慎眉梢一挑:“無名之輩統率三軍?”

楊恭緩緩道:“無名,不代表無才。相反,此人極其厲害,他派兵驅趕流民,再讓高手混跡在流民中麻痹守軍,輕而易舉的接近城牆。邊界中的黃嶺縣,就是這樣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只堅持了一天就被破城。”

張慎冷笑道:“守城的將領心慈手軟,任由流民靠近,當誅!”

青州都指揮使周密嘆息道:“已經殉職了。”

李慕白道:“也就是,暫時不知這位主帥是否爲超凡境。”

楊恭“嗯”了一聲:

“除了負責牽制監正的伽羅樹菩薩、許平峰,叛軍中暫時沒出現超凡境。不過,極大可能是隱藏着,沒有出面。”

身爲儒家的四品高手,文名享譽中原的大儒,楊恭在才華和性格方面,不存在明顯的缺陷和短板。

傲慢輕敵的情況不會出現在他身上。

“朝廷同樣不缺超凡高手。”許新年道。

這一刻,衆官員腦海裡第一時間閃過的,不是司天監的孫玄機,而是那個聲望如烈火烹油的許七安。

“第三點,是援兵!”

許新年臉色凝重:“本官的意思,是雙方的援兵。佛門與雲州逆黨已然勾結,那麼西域各國的軍隊,遲早要入侵邊關。”

“一旦朝廷被迫陷入兩線作戰,青州所能得到的援兵、軍需就會大大減少。反觀雲州叛軍,則如虎添翼。這同樣關係到第二點戰力問題。”

議事廳氣氛一肅,衆人暗暗皺眉,眼神裡潛藏着憂慮。

雲州叛軍來勢洶洶,中原各地流民成災,青州想要擋住叛軍,本就艱難。

現在又要面臨西域諸國的入侵,朝廷雙線作戰之下,肯定無法顧及青州。

以佛門的強大,甚至會出現青州尚在堅守苦戰,西域軍隊打到京城的情況。

“如果能讓西域諸國的軍隊不敢進犯邊境就好了。”青州知府感慨道。

癡人說夢.......身爲武將的周指揮使心裡嗤笑,魏公要是活着,或許能讓佛門忌憚,不敢妄開戰事。

如今大奉,誰能讓佛門忌憚?

即使是監正佛門也不怕,因爲這個雄霸西域的龐然大物,不缺頂尖高手。

但如魏淵這樣舉世罕見的帥才,九州屈指可數。

“這是死局!”

擅長棋道的李慕白緩緩搖頭:“我們不可能牽制佛門,佛門舉兵東進是必然之事。”

楊恭緩緩吐出一口氣:“因此,我等要做的,便是豁出命,也要儘可能的拼掉叛軍的精銳。餘後之事,交給諸公去處理吧。”

實屬無奈。

“魏公一死,雲州逆黨便舉兵造反,西域佛門欺我中原無人,撕毀盟約,倒戈相向。我等卻無可奈何........”青州知府痛心疾首。

許新年默然,西域佛門強盛,兵多將廣,且有羅漢菩薩坐鎮阿蘭陀,此等龐然大物,絕非陰謀詭計能制。

這時,他突然看見議事廳的角落裡,多了兩人,一人身穿白衣,長相、氣質、身高平平無奇。另一人雷公嘴,五官醜陋的如同猴子,雙眼蔚藍澄澈,彷彿能看穿人心。

“孫師兄,你怎麼在這裡?”

許新年大吃一驚。

他是認識這位監正二弟子的。

他什麼時候來的..........楊恭等人愕然,紛紛側目、扭頭看去。

袁護法掃一眼衆人,而後說道:

“他們的心告訴我:這是誰?他怎麼在這裡?孫玄機?監正的弟子就沒一個正常的嗎?”

袁護法說完,吃了一驚,連忙撇清關係,指着許新年道:

“最後那句話是他說的。”

許新年:“!!!”

............

PS:作者說有彩蛋,先更後改!

第三章 吃蟹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五十章 監正競選大會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七十七章 大劫的秘密(二)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八十四章 禍從口出第八十六章 愛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完本感言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十三章 許什麼騾?(5600)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九章 跳水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十八章 女兒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十四章 女屍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月末總結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一百一十七章 絕境(一)第一百一十二章 花裡胡哨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一百零八章 十萬火急
第三章 吃蟹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五十章 監正競選大會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七十七章 大劫的秘密(二)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八十四章 禍從口出第八十六章 愛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完本感言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十三章 許什麼騾?(5600)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九章 跳水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十八章 女兒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十四章 女屍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月末總結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一百一十七章 絕境(一)第一百一十二章 花裡胡哨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一百零八章 十萬火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