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

驛站,燃着獸金炭的廳內,許元霜取出一隻傳音法螺,以術士秘法激活法器。

這件傳音法螺是極爲珍貴的法器,父親身爲二品術士,極品法器多如牛毛,唯獨這種能萬里傳音的法器,只有一對。

它所珍貴之處,不是煉器手法困難,也不是融入其中的陣法品級過高。

而是最基礎的原材料問題。

傳音螺這種生靈,相傳具有神魔血脈,只不過非常稀薄。

它們能發出凡人不可聞的音波,與身在數千裡之外的同族交流。

不過,傳音螺已經瀕臨滅絕,父親的這對傳音法螺,還是當年從司天監帶出來的。。

而這二十年來,他再也沒有找到活着的傳音螺。

“葛師兄........”

她朝着海螺口呼喚。

十幾息後,傳音法螺裡響起葛文宣的聲音:

“抵達京城了?把傳音法螺給姬遠。”

傳音法螺煉製成法器時,會融入特殊的傳音陣法,只能與同樣融入相似陣法的法螺傳音。

簡單的說就是,就是傳音加密功能,同出一爐的法螺之間才能傳音。

許元霜把傳音法螺拋向一旁的姬遠,後者手忙腳亂的接過,抱怨道:

“咱們整個雲州就兩隻傳音螺,摔壞了怎麼辦..........”

邊說着,邊把法螺湊到耳邊,收斂笑容,說道:

“使團已經抵達京城,但沒有見到許七安。”

葛文宣沉吟道:

“以他的性格,如果勝券在握,底氣十足,那麼今天應該就會給你一個下馬威。”

姬遠笑道:

“今兒打探到一件事,那許七安和小皇帝鬧了不愉快,似乎是和談的事。”

葛文宣詫異道:

“你怎麼打探到的?”

皇宮裡的事兒,他一個初到京城,沒有根基的人,居然能這麼快打探到。

難道大奉朝廷人心浮動,已經到了隨時會崩盤的地步?

姬遠說道:

“日暮前,陳貴妃私底下派人來見過我,說自己是國師的故人,希望他能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和談時高擡貴手。”

葛文宣沉默片刻,感慨道:

“國師的棋子遍佈各處,無所不在啊........穩住陳貴妃,想辦法從她那裡套取更多情報。

“另外,和談是目的之一,另外一個目的,就是想辦法讓許七安和小皇帝決裂,讓他們亂上加亂。在這個過程中,你記得找機會試探許七安,看看他是否有什麼籌碼。

“監正雖然被封印了,但他會留下什麼後手,誰都猜不到。”

姬遠嘿了一聲:

“我倒是迫不及待想會一會姓許的,替我七哥出口惡氣。”

葛文宣淡淡道:

“注意分寸,大事要緊。”

姬遠左手輕扇銀骨小扇,笑道:

“我知道,許七安遲早是砧板上的魚肉。”

............

西城門,十五里外。

阿蘇羅.........許七安望着前方,那道穿紅黃相間袈裟的高大身影,腦子裡千頭萬緒,靈光乍現。

既想明白了很多東西,同時也有更多不明白的東西。

“你,是八號?!”

他保持着相對安全的距離,愣愣的望着對方。

阿蘇羅把玩着玉石小鏡,語氣平靜:

“若不是,你以爲當日能那麼輕易奪走神殊的殘肢?”

他輕笑一聲:

“當初我若全力以赴,五十招之內,就能讓你人頭落地,繼而封印,慢慢磨死你。”

他果然放水了.........許七安無聲的吐出一口氣。

經過洛玉衡的提醒,他察覺到阿蘇羅可能放水這件事,後來與九尾狐討論時,得出的結論是,要麼這是佛門請君入甕的詭計;要麼是阿蘇羅另有謀劃,比如,想趁機攫取好處,晉升一品。

如今看來,他確實另有謀劃,但不是爲了晉升一品,而是爲了給羣友放水。

金蓮道長是怎麼把這貨發展成下線的,太牛逼了吧,這就好比我許銀鑼把監正發展成了下線...........我以爲他只是個愛上貓的不正經道長..........

許七安深吸一口氣,心裡有一萬個疑惑,問道:

“你爲什麼要這麼做?”

阿蘇羅把玩着玉石小鏡,目光眺望西方,臉上沒什麼表情,語氣卻突然滄桑:

“佛門鎮殺你父親,殺你族人,把你洗腦成最虔誠的佛徒。

“換成是你,你會怎麼做?”

幹彼母.........許七安斟酌道:

“一入佛門,四大皆空,你是如何瞞過他們的?”

阿蘇羅笑道:

“如果我告訴你,當年萬妖國主是故意殺我的呢。

“她知道阿修羅族的往事,雖然我們修羅族,當時已是最虔誠的佛徒,可只要擺脫“四大皆空”的影響,修羅族就能找回自我。

“而死亡,是唯一的方式。”

許七安沉吟道:

“而當時,廣賢菩薩利用“大輪迴法相”送一位位戰死的佛門高手轉世重修,他當然也不會對你這位二品巔峰的強者見死不救。

“這麼說,你是在未曾歸位前,成爲地書碎片的持有者。”

阿蘇羅緩緩點頭:

“金蓮道長能看出一個人的福緣深淺,他說我是有大福緣的人,因此把地書碎片交給了我。 WWW• TTκan• ¢O

“但我認爲,他應該猜到我和佛門有關。”

許七安聞言,點點頭,又迅速搖頭:

“不是猜的,是查的。他把地書碎片給你之後,怕是把你祖宗十八代都查了一遍。”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想起了金蓮道長把地書碎片交給自己後,潛伏在京城,對自己有過一番調查、觀察。

金蓮道長在京城期間,差不多把他這個小銅鑼的底細摸了個五成。

剩下的五成,是被監正擋回去了。

許七安記得金蓮道長曾說過——你是監正的重要棋子。

若非有監正擋着,除了穿越這回事,“許七安”的褲衩顏色都會被金蓮道長摸的一清二楚。

當然,地書這樣的法寶,肯定不能輕易贈人,橘貓道長對持有者觀察、調查,是情理之中的事。

阿蘇羅繼續道:

“後來我一直閉關修行,直到照見自我,了悟前塵,於是重新回到佛門。”

許七安抓住了一個bug,不解道:

“既然如此,你是怎麼瞞過幾位菩薩的?南疆時,你故意讓神殊的殘肢被我奪走,菩薩們不可能視而不見。”

重新回到佛門,肯定會被洗腦。

退一步說,就算沒有,那麼阿蘇羅在南疆時當了一回演員,菩薩們肯定也能看出端倪。

阿蘇羅聞言,露出一絲笑意:

“我剛纔說了,金蓮道長知道我和佛門有關,那麼,你認爲他會把地書碎片交給一個對佛門無比虔誠的佛徒?”

許七安隱約把握到了什麼,沉吟道:

“你的意思是.........”

阿蘇羅沒有賣關子,神色平靜的說道:

“在我還未歸位前,他就傳授了我道門一氣化三清之術。”

果然.......許七安瞳孔微微擴散。

“歸位的阿蘇羅確實是最虔誠的佛徒,一入佛門,四大皆空。但另外一個阿蘇羅不是,他是最真實的自我,憎恨着佛門的自我。一人爲三人,分體時,我就是真正的阿蘇羅,是完全獨立的個體。即使是菩薩也看不出端倪。

“三人爲一人,當我和另一個阿蘇羅合體時,他會讓我照見自我,擺脫四大皆空的影響。

“當然,一氣化三清之術過於深奧,我現在只能分化出一具化身,但作爲“座標”也足夠了。”

阿蘇羅笑道:

“你明白了嗎。”

原來如此,這樣一來,所有的疑點都可以得到解釋,金蓮道長前幾天說過,確認八號出關,他肯定知道了八號的身份,知道我體內最後一根封魔釘有着落,卻暗戳戳的沒有告訴我,讓我焦慮了這麼多天,是因爲出關以來,我讓他屢屢懷疑人生,所以他要報復?

有些人表面是慈祥的前輩,其實背地裡是一隻小心眼的橘貓..........許七安恍然大悟,他旋即試探道:

“那你此次來京城.........”

阿蘇羅挑了挑沒有眉毛的眉骨,淡淡道:

“自然是替你拔除最後一根封魔釘。

“監正已經被封印,我若不幫忙,你和大奉必亡。

“那我報復佛門的計劃,也註定竹籃打水一場空,只是這樣一來,我便再無法潛伏在阿蘭陀。”

三年又三年,你都混成佛門的二品巔峰了..........許七安默默吐了槽,心情頗爲不錯。

阿蘇羅忽然想起一事,道:

“對了,當日監正被封印時,阿蘭陀曾有大日如來法相現身,佛陀出手了。”

“你確定是佛陀?”

許七安大吃一驚。

同時,他解開了心裡的一樁疑惑,雲州背後的超品,是阿蘭陀裡的那位。

監正不容易啊,敗的不冤枉。

“這樣的話,五百年前,蕩妖之戰中出手的大日如來法相,源頭就有了解釋。”

阿蘇羅接過話題:

“當日南疆之戰結束,返回阿蘭陀後,我和度厄羅漢暗中調查,發現了一些端倪。”

當即,把鎮魔澗裡聽到的呼吸聲,禪林裡傳來的呼救聲告訴許七安。

臥槽.........許七安涌起久違的,頭皮發麻的感覺。

兩處之中,必然有一處是神殊的頭顱,多半在鎮魔澗,而儒聖雕塑已經毀掉,封印想必也沒了。

那麼,菩提樹裡的求救聲是怎麼回事........

阿蘇羅見他沉吟不語,耐心等待許久,而後問道:

“你有什麼看法?”

他知道許七安在這方面有着深厚的經驗和天賦。

許七安想了想,道:

“首先,按照我們當初的第二條猜測——佛陀和神殊是同一人,不同的面。

“儒聖雕塑已毀,封印解除,這符合五百年前發生的事。”

阿蘇羅頷首:

“你說過,如果儒聖雕塑已毀,那麼真相就是第二個猜測。但如何解釋求救聲?”

許七安一字一句道:

“佛門的法濟菩薩,不是失蹤三百多年了嗎。”

這一瞬間,阿蘇羅的瞳孔驟然收縮,氣息略有紊亂。

許七安接着道:

“當然,這是我沒有根據的推測,缺乏證據。目前還不能確定第二個猜測就是真相,如果事實是第一個猜測,那這件事就更加複雜了。

“但不管怎樣,現在都不是揭開佛陀神秘面紗的時機。”

阿蘇羅認同他的說法:

“時機未到。

“我一路東來,還未見金蓮道長,別浪費時間了,拔除封魔釘後,我就要離開京城。”

許七安當即召喚出浮屠寶塔,將兩人收入第二層。

第二層空間,一座座金剛雕塑做怒目狀,森嚴的威壓瀰漫在這片空間。

柴杏兒察覺到有人進來,睜開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身高接近九尺的阿蘇羅。

此人一看就是佛門中人,醜陋之餘,給人英武不凡的感覺。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 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最後一枚封魔釘,在任脈巨闕穴,這是我能解的四根封魔釘之一,你很幸運。”

阿蘇羅審視着他,微微頷首。

“開始吧!”

許七安說道。

他把解開封魔釘的位置選在這裡,主要是有塔靈老和尚照看着,如果阿蘇羅是套娃型二五仔,塔靈老和尚和他聯手,能與這位修羅王幼子纏鬥。

ωwш.ttκΛ n.Сo

阿蘇羅伸出右手食指,輕輕點在巨闕穴。

他指點亮起金色的閃電,與封魔釘連接在一起。

許七安閉上眼睛,耳邊響起一陣陣宏大的梵唱,同時巨闕穴一陣刺痛。

“喝!”

阿蘇羅低聲咆哮,指骨瞬間粗大一圈,強健的體魄上,一條條肌肉紋起。

封魔釘一寸寸的被拔出.........這個過程中,阿蘇羅咬牙切齒,額頭青筋暴突,臉頰肌肉微微抖動。

金色的閃電把整個第二層染上燦燦輝光。

叮!

終於,封魔釘徹底拔出,跌落在地。

阿蘇羅氣息迅速下跌,胸腔起伏,劇烈喘息,消耗巨大。

在這一片沉寂中,許七安緩緩睜開雙眼。

雙修而來的氣機,辛苦吐納的氣機,在這一刻,豁然貫通任督二脈,徹底復甦,再無壓制。

彷彿遠古沉睡得巨獸甦醒,強橫可怕的力量,在這瞬間充斥了整片空間。

轟隆隆!

浮屠寶塔劇烈震動,像是鎖住超越它層次的巨獸。

第三層,塔靈老和尚眯了眯眼,喃喃道:

“如此渾厚的根基.........”

在宛如世界末日的天搖地動中,柴杏兒匍匐在地,瑟瑟發抖,胸腔中心臟砰砰狂跳,越來越劇烈,感覺隨時會炸裂。

三品大圓滿!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一百章 舉薦第七章 見太子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十四章 不願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七十四章 守門人的秘密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氣運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八十五章 療傷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六十章 化身爲島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十三章 審問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十萬訂!!!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八章 圍棋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盟主感謝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七十八章 大劫的秘密(完)第一百一十七章 絕境(一)第五章 前奏(7000)第一百二十一章 絕世武神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二十三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五十九章 躺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十八章 成全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
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一百章 舉薦第七章 見太子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十四章 不願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七十四章 守門人的秘密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氣運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八十五章 療傷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六十章 化身爲島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十三章 審問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十萬訂!!!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八章 圍棋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盟主感謝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七十八章 大劫的秘密(完)第一百一十七章 絕境(一)第五章 前奏(7000)第一百二十一章 絕世武神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二十三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五十九章 躺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十八章 成全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