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2.第832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

第832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

見到搖搖欲墜的屏障重新穩固,山上的武僧如釋重負,這才發現後背汗津津的,心裡涌起一陣後怕。

就在剛纔,也許就是下一瞬間,這座凝聚了目前佛門差不多所有力量的防禦大陣,會被這個施展金剛法相的怪物生生擊碎。

這也意味着,這尊如神似魔的存在,有近乎單挑整個佛門的能力。

幸運的是,主陣的是伽羅樹菩薩,而這位佛門綜合戰力最強的菩薩,掌控着堅不可摧的不動明王法相。

嗡嗡嗡.金光屏障還在搖晃,但波紋擴散到那尊不動明王附近時,便立刻被撫平。

“阿彌陀佛!”

武僧們單手合十,又慶幸又恐懼。

恐懼的是,九州之大,真的有這樣的存在嗎?把佛門逼迫到這個地步的存在?

慶幸的是,就算是這樣可怕的怪物,依舊被擋住了。

佛門聖山是不容侵犯的。

“伽羅樹菩薩的不動明王從未敗過,大家收斂心神,不要被這個怪物的法相震懾,護住身邊的師兄弟們。”

“呼,阿彌陀佛,嚇貧僧一跳。貧僧剛纔險些認爲大陣即將被破。”

“這怪物如武夫一般粗鄙,只知宣泄蠻力,世上哪個武夫能靠蠻力破我佛門大陣?”

“恐怕就是大奉那位新晉的一品武夫,也沒這般力量。”

“眼前這尊怪物,恐怕不是一品武夫能相比。”

理由很簡單,一品武夫絕對破不開三位一品,四千餘名禪師組成的大陣。

武僧們低聲交談,相互鼓勵,重新變的振奮,重拾信心。

遠處天空中,李妙真眉頭緊皺:

“好強的守護陣法,神殊似乎破不開”

她把話儘量說的委婉一些,因爲不知道九尾天狐是什麼性格,免得說的太直接,惹對方不快。

大戰來臨,她不想因爲一些沒必要的小事,與盟友鬧不愉快。

九尾天狐搖了搖頭,直截了當的說:

“除非神殊奪回頭顱,不然難以打破這座大陣。”

半步武神能挑翻佛陀除外的整個佛門,但神殊現在不是完全體,打不破佛門傾盡全力的防禦並不奇怪。

而且,阿蘭陀深處是有佛陀的,佛陀一旦出手,神殊絕對會陷入被動。

這個時候,廣賢和琉璃兩位菩薩,以及近一萬的禪師、武僧,就可能成爲壓死駱駝的稻草。

因此九尾天狐一直忍耐着,忍耐到大奉的超凡強者抽出時間,把佛陀的“幫手”優勢抹平,而許七安這位一品武夫,甚至能在佛陀和神殊的鬥爭中起到一定的輔助作用。

如此,纔算真正有希望從阿蘭陀中搶回頭顱。

李妙真略作沉吟,腦海中閃過諸多破陣之法,旋即搖頭道:

“只能看許寧宴的爆發力,是否有他自己說的那麼強了。”

飛燕女俠從未見過一品武夫的暴力,在渡劫戰還未結束時,她便被師尊和玄誠師伯帶回宗門。

因此只知道許寧宴成爲一品武夫,但究竟有多強?心裡沒有太直觀的概念。

這座驚世大陣的層次太高,主陣的可是三位菩薩,且其中還有掌控“不動明王”法相的伽羅樹。

正常情況下,他們想打破“不動明王”都難,何況是融入了這麼多位高手的禪陣。

也就神殊這位半步武神有這樣的實力。

嗡嗡嗡.金光屏障劇烈搖晃,始終不破,而神殊的攻勢綿綿不盡,宛如永不疲憊永不停歇的永動機。

拳頭砸在屏障上,掀起的狂風和氣機層層疊加,本該在阿蘭陀附近掀起可怕的颶風,但臨近中央那尊不動明王法相時,這些“動靜”被盡數抹平。

以致於阿蘭陀周遭的狂風雖然猛烈,卻始終無法積蓄勢能,形成規模。

在持續了一段時間的僵持後,那尊融入了伽羅樹的不動明王法相,出現了輕微的顫抖。

契機到了無窮高的天際,蔚藍的天穹,許七安眯着眼,清晰的看見了不動明王的異常。

神殊的持續不斷的暴力輸出,終於撬動了這尊號稱絕對防禦的法相。

這是許七安第一次看到不動明王在維持勢能的狀態中,出現顫抖。

要知道,即使是調動衆生之力的他,也只能把伽羅樹當沙包從東打到西,從西打到動,雖說是絕對壓制,可終究沒能真正破開不動明王的防禦。

不然當初伽羅樹就得死在中原。

神殊做到了,神殊爲他創造了破陣的契機。

眼下這個情況,這是神殊能做到的極限,單靠這位半步武神自身,是破不開這座大陣的,此時,需要一位同樣以暴力著稱的一品武夫,來做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深吸一口氣,許七安緩緩舒展筋骨,一塊塊肌肉舒展又紋起,一塊塊骨骼發出輕微的聲響。

然後,腰椎肌肉猛的一炸,帶動周身肌肉發勁、膨脹,他的身板硬生生“渾厚”了一圈,把袍子撐的微微鼓起。

“啊~”

許七安發出沉雄的咆哮,聲浪宛如滾滾驚雷。

伴隨着咆哮聲,他的皮膚緩緩漲紅,這是血液高速沖刷血管造成的異常,毛孔張開,噴出血霧。

血祭!

超凡力蠱的蠱術。

燃燒精血,讓戰力短暫的提升。

一品武夫燃燒精血,能爆發多少戰力?

剎那間,天地風雲變色,整片天地的元素之力陷入紊亂,水元素和火元素結合,化作稠密的水汽,風元素與土元素結合,形成沙塵暴。

阿蘭陀方圓數十里境內,化作混亂動盪的不祥之地。

如此誇張的異象,引來了山中僧人的注意,他們茫然的東張西望,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

是什麼東西,或存在,引發了這樣的亂象?

好強李妙真暗暗咋舌,妙目癡癡仰望,她是第一次見識許寧宴真正展示修爲。

相隔如此遙遠,她依舊能感受到那股可怕的、毀天滅地的威能。

晉升超凡後的喜悅和自信,此刻統統收斂。

不知不覺,那個在天地會裡假裝自己是高手,實則是小武夫的銀鑼,已經真正成長爲頂天立地的人物。

這讓李妙真有種歲月如梭的悵然。

雖然不及神殊,但這份威力,委實有些可怕了九尾天狐心裡哼了一聲,她還惦記着許寧宴大婚當日,將她一縷神念封在浮香體內,然後坐在她身上,狂揍屁股的仇。

狐狸精很記仇的。

金蓮道長、趙守和阿蘇羅三人,則更清晰更直觀的意識到許七安的進步。

剛晉升一品時,他可沒現在這份力量。

恐怕不僅僅是力蠱的血祭術,他自身修爲也提升了一大截吧,這才兩個月不到.阿蘇羅心裡忽然泛起“必須奮勇直追”的衝勁。

另一邊,許七安手掌探入胸口,拉出一柄黃澄澄的黃銅劍。

握住劍後,他收斂了所有氣息,坍塌了所有情緒,讓丹田化作旋渦,吸收這一身磅礴的偉力。

這不是玉碎,是最初版本的《天地一刀斬》。 天地一刀斬本身便是極端的、劍走偏鋒的刀法,將所有力量傾注一刀,不殺人便傷己,與血祭術異曲同工,卻能完美疊加。

許七安握着劍,倒轉身體,俯衝而下。

在李妙真等人眼中,他就是一道黃澄澄的隕星,與空氣摩擦出刺目的黃光,大氣與黃光交匯成一道疾速下墜錐形的氣殼。

趙守抓住機會,屈指彈動儒冠,朝着許七安遙遙伸出右掌,沉聲道:

“此劍,當勢如破竹!”

言出法隨力量涌動,爲這一劍添加一份力量。

黃光明顯的增強了幾分,愈發熾烈。

這個時候,神殊加快了攻擊頻率,二十四隻拳頭就像二十四隻打樁機,拳影連成一片,“嗡嗡”的聲音也因爲頻率過快,不再有節奏感和斷續感,化作綿長的一道“嗡~”。

恰好這時,許七安從高空“墜落”下來,鎮國劍打頭陣,狠狠刺向不動明王法相的頭頂。

這一次,是驚天動地的“轟”一聲巨響,黃光層層疊爆中,那道籠罩整個阿蘭陀的金光屏障,徹底坍塌,瓦解成純粹的能量風暴。

各處大殿前,禪師一片片的倒下,他們死的無聲無息,在入定狀態中被震碎五臟六腑,生機斷絕。

修爲高深的禪師被硬生生從入定中“打醒”,鮮血狂噴,或茫然或驚駭的左顧右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禪師一旦坐禪入定,就會進入忘我之境,不知寒暑,不分歲月。

“這,這”

等看到眼前的慘狀後,發現只有少部分修爲高深的禪師活下來,中低層禪師盡數殞命,在入定中身亡。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死光了,我的弟子死光了?”

“這,這千年已將,我佛門聖山從未有過如此慘烈光景啊,便是當年修羅王上山,也被佛陀鎮壓於鎮魔澗。”

老禪師們又驚又怒,跌坐在地,痛心疾首,無法接受眼前的一幕。

“攻打我聖山的究竟是何方勢力?”

一位白鬍垂掛在胸膛,鬍鬚染着黏稠血污的長老,緊握枯瘦的雙手,額頭青筋怒爆,含恨的問出這個問題。

邊上的武僧一邊照顧傷員,一邊沉痛迴應:

“是一個怪物,渾身漆黑,掌控金剛法相的怪物。”

渾身漆黑,掌控“金剛法相”?輩分高的禪師們互相看了看彼此,從對方眼裡看到了茫然。

那位白鬍垂掛到胸口的老僧臉色微變,似乎想到了什麼,但沒有解釋,反問道:

“除非他,還,還有誰?”

周邊的武僧聞言,紛紛望向山巔主殿方向。

“大奉的許銀鑼。”

“大奉新晉的一品武夫。”

衆武僧各自開口。

許七安,一品武夫.衆僧面面相覷,短暫的無人說話。

隔了一會兒,老禪師痛心疾首道:

“他回來報復了,他回來報復了。老衲就知道,當初要麼不惜一切代價殺他,要麼不惜一切代價將他收入佛門。如今倒好,他晉升一品後,第一個報復的就是我佛門。”

武僧和禪師們都沉默了。

身爲阿蘭陀的嫡系僧人,自家門派和“佛子”的恩恩怨怨,他們自然知曉。

佛門屢次打算強度佛子,卻又因爲大小乘佛法之爭,高層態度一直曖昧。以致於沒有徹底下決心。

這就造成了雖然數次派羅漢、金剛強行度化,但沒有抱着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信念。

當時阿蘭陀中便有不少僧人指出,若對佛子勢在必得,那麼菩薩們就應該抱着不惜與監正翻臉的態度前往中原,強行度化。

現在,後遺症來了。

那位開創衆生皆可成佛的中原佛子,如今晉升一品武夫,找佛門清算來了。

“好可怕的戰力。”

金蓮道長由衷的讚歎一句。

神殊便不說了,許寧宴方纔爆發出的力量,各大體系裡,沒有任何一位一品能強行接住。

不誇張的說,排除半步武神和各大超品,許寧宴應該是當世戰力最強者。

嗯,那個帶着監正遠走高飛的“荒”除外。

在阿蘇羅、李妙真等人感慨武夫的暴力時,主殿前方,手持鎮國劍,傲然而立,獨面三位一品菩薩的許七安,內心並不像他表面那麼冷酷和平靜。

神殊快點上來啊,我一個人大概率搞不定三個菩薩,而且我現在感覺身體被掏空許七安臉色冷峻的同時,在心裡默默祈禱了一句。

破開防禦大陣後,他便立刻停止了血祭,這樣能有效的保留體力,減弱後遺症,但輕微的疲憊感依舊隨之而來,讓他想起了久違的,千金散盡後的虛弱。

“衆武僧聽令,速帶禪師進阿蘭陀深處避難。”

廣賢不分男女老幼的聲線,在阿蘭陀上空迴盪。

坍塌的主殿前方,伽羅樹菩薩身材昂藏,筆挺的站着,望着許寧宴的眼神充滿凝重。

青絲如瀑的玉面菩薩琉璃,微微蹙起精緻的柳眉,立在伽羅樹右側,左側則是脣紅齒白的少年僧人廣賢。

三位菩薩沒有立即出手,被表面穩如老狗,內心慌的一匹的許銀鑼震懾到了。

“你最終還是走到這一步了。”

廣賢菩薩淡淡道。

“可曾後悔?”

許七安扯了扯嘴角,給出一抹譏笑。

廣賢菩薩語氣依舊平靜:

“既來了阿蘭陀,那便不要想着離開了。”

他的目光望向遠處的李妙真等人,淡淡道:

“他們也一樣。”

餘音中,一道遮天蔽日的陰影,從三位菩薩身後升起。

巨大無比的神殊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們身後,十二雙手臂張開,宛如捕蠅草張開的獠牙,要將菩薩們吞噬。

這一幕,讓許七安想起了浮屠寶塔中看到的景象——迷霧高處,神殊森然俯瞰佛門衆菩薩,做擇人而噬狀。

沒有猶豫,他當即膨脹肌肉,讓鮮血化作春洪,沖刷血管,施展血祭術。

與神殊一前一後,夾擊伽羅樹。

合兩位絕世武夫之力,先殺伽羅樹。這是開戰前,就定好的計劃。

(本章完)

441.第422章 暗流洶涌571.第549章 驗屍453.第434章 密談300.第290章 借人385.第371章 四方動414.第396章 屏蔽天機449.第430章 浮香的小故事607.第585章 療傷683.第658章 斬首57.第57章 綁架78.第78章 互相試探743.第717章 熟悉的氣息640.第617章 暗子(求月票)683.第658章 斬首213.第207章 爛人692.第667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379.第366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887.第855章 瘋狂的小龍人621.第599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141.第139章 譽王820.第792章 一品武夫133.第131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690.第665章 無垢之心625.第603章 我一直在59.第59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570.第548章 沒有頭緒639.第616章 情報558.第536章 永興803.第775章 性格決定命運65.第65章 絕世天才?!296.第286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701.第676章 一打五(求月票)300.第290章 借人47.第47章 日常氣嬸嬸38.第38章 詩成257.第249章 遇刺448.第429章 遺物815.第787章 陸地神仙895.第863章 黑洞84.第84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289.第280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263.第255章 沒有說謊370.第358章 李妙真的傳書422.第404章 死戰767.第740章 雲州的條件(一)928.第896章 最後的日記93.第93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735.第709章 各自行動872.第840章 兩段往事101.第101章 我要包場238.第231章 撫卹金(本卷終)148.第146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396.第380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565.第543章 嫌疑人663.第638章 安全感922.第890章 時間管理大師31.第31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308.第297章 不跪497.第478章 告御狀129.第127章 長公主召喚321.第309章 你來啦757.第730章 餘波384.晚上兩章一起更新288.第279章 揭榜933.第901章 刺帝506.第487章 激戰763.第736章 三品大圓滿405.第388章 認錯(9000大章)606.第584章 曙光374.第361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834.第805章 與蠱神對話273.第265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633.第611章 照徹九州68.第68章 礦462.第443章 大巫師358.第346章 拔刀596.第574章 街頭偶遇409.第392章 召喚738.第712章 天地會羣聊236.第230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337.第325章 李妙真入京152.第150章 故事(二)522.第502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477.第458章 消失的真相162.第159章 贈詩52.第52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371.第359章 三黃縣63.第63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263.第255章 沒有說謊463.第444章 妙計477.第458章 消失的真相325.第313章 真乃神人也929.第897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422.第404章 死戰711.第686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697.第672章 密會733.第707章 我是誰(5000)36.第36章 搗蛋鬼761.第734章 使團入京366.第354章 王妃的秘密
441.第422章 暗流洶涌571.第549章 驗屍453.第434章 密談300.第290章 借人385.第371章 四方動414.第396章 屏蔽天機449.第430章 浮香的小故事607.第585章 療傷683.第658章 斬首57.第57章 綁架78.第78章 互相試探743.第717章 熟悉的氣息640.第617章 暗子(求月票)683.第658章 斬首213.第207章 爛人692.第667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379.第366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887.第855章 瘋狂的小龍人621.第599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141.第139章 譽王820.第792章 一品武夫133.第131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690.第665章 無垢之心625.第603章 我一直在59.第59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570.第548章 沒有頭緒639.第616章 情報558.第536章 永興803.第775章 性格決定命運65.第65章 絕世天才?!296.第286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701.第676章 一打五(求月票)300.第290章 借人47.第47章 日常氣嬸嬸38.第38章 詩成257.第249章 遇刺448.第429章 遺物815.第787章 陸地神仙895.第863章 黑洞84.第84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289.第280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263.第255章 沒有說謊370.第358章 李妙真的傳書422.第404章 死戰767.第740章 雲州的條件(一)928.第896章 最後的日記93.第93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735.第709章 各自行動872.第840章 兩段往事101.第101章 我要包場238.第231章 撫卹金(本卷終)148.第146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396.第380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565.第543章 嫌疑人663.第638章 安全感922.第890章 時間管理大師31.第31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308.第297章 不跪497.第478章 告御狀129.第127章 長公主召喚321.第309章 你來啦757.第730章 餘波384.晚上兩章一起更新288.第279章 揭榜933.第901章 刺帝506.第487章 激戰763.第736章 三品大圓滿405.第388章 認錯(9000大章)606.第584章 曙光374.第361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834.第805章 與蠱神對話273.第265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633.第611章 照徹九州68.第68章 礦462.第443章 大巫師358.第346章 拔刀596.第574章 街頭偶遇409.第392章 召喚738.第712章 天地會羣聊236.第230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337.第325章 李妙真入京152.第150章 故事(二)522.第502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477.第458章 消失的真相162.第159章 贈詩52.第52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371.第359章 三黃縣63.第63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263.第255章 沒有說謊463.第444章 妙計477.第458章 消失的真相325.第313章 真乃神人也929.第897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422.第404章 死戰711.第686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697.第672章 密會733.第707章 我是誰(5000)36.第36章 搗蛋鬼761.第734章 使團入京366.第354章 王妃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