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

度厄羅漢臉色平靜的回頭,看向身後的少年僧人。

“你敗給了誰?”

脣紅齒白的少年僧人重複問道。

度厄羅漢臉色不變,雙手合十:

“寇陽州。”

他沒有試圖“爭辯”,也沒過多的解釋,因爲不需要。

武夫雖然粗鄙,但同境界的情況下,沒有任何體系能碾壓、打敗武夫,二品羅漢打不贏二品武夫是很正常的。

廣賢菩薩微微頷首。

“其他兩位菩薩情況如何?”

度厄目光眺望遠處的僧衆,沒看見琉璃和伽羅樹。。

“出去辦事了。”廣賢淡淡道。

度厄點頭,略作猶豫,還是問道:

“佛陀呢?”

廣賢沉吟了一秒,突然露出笑容,道:

“祂在我們腳下。”

黑暗中,少年的笑容帶着一絲莫名的詭異和森然。

度厄羅漢清晰的感覺到內心裡泛起涼意,他連忙低聲唸誦佛號,壓住心裡的情緒。

隨後便聽廣賢說道:

“佛陀有令,禁止宣傳大乘佛法,自今日起,你不得在四處講經傳教。”

不管此戰誰勝誰負,一旦局面穩定下來,他遲早會清算,把大乘佛法的火苗徹底掐滅...........魏淵的話,再次浮現於度厄羅漢腦海。

他深深的看着廣賢菩薩,再回頭掃視佛門僧衆,收回目光,低聲道:

“明白了!”

廣賢接着說道:

“本座和琉璃菩薩、伽羅樹菩薩商議過了,入秋後,舉辦佛法大會,召集西域所有信徒,來阿蘭陀朝聖!”

說完,不等度厄羅漢迴應,化作金光消散。

度厄羅漢寂然而立,片刻後,原地盤坐下來,與遠處的僧衆一同誦經超度。

夜色裡,他溝壑縱橫的臉龐無喜無悲。

仔細觀察,會發現度厄羅漢是背對阿蘭陀,面朝東方。

...........

京城,靈寶觀。

剛結束雙修的洛玉衡姿態慵懶的坐在小池邊,白嫩玲瓏的腳丫子泡在水中,輕輕打着水花。

羽衣鬆垮的披在身上,領口微微敞開,露出一抹膩白和溝壑。

兩丈外的水面,許七安閉着眼睛,凝立不動,腳下的水面,一圈圈的漣漪盪漾開來。

突然,漣漪毫無規律的改變盪漾的方向,從往外變成了往內,一圈圈從腳下擴散的漣漪,變成朝腳下匯聚。

這個過程維持十幾秒後,漣漪剎那平息,水面像是突然被凝固,不起半分波瀾。

洛玉衡半眯美眸,語氣慵懶的像剛剛睡醒的貴婦,渾然沒了清冷仙子的氣場,紅脣微動,道:

“能把氣機操縱到這個程度,實屬不易,對戰力有不少加成。”

許七安睜開眼,半高興半嘆息:

“這屬於技巧範疇,差距不大的情況下,技巧能左右勝負。”

但硬實力差距過大的話,技巧毫無意義。

一力降十會。

這些天的苦修沒有白費,他對氣機的運用達到了一個巔峰造極的層次,形象的比喻,就是像五品化勁的武夫一樣,只不過化勁是完美掌控肉身。

他是完美掌控氣運,即使氣機外放,他也能隨心所欲的掌控。

“國師,陸地神仙如何晉升大圓滿境界?”許七安問道。

洛玉衡沉吟片刻,嗓音磁性,道:

“兩方面的精進,分別是‘地風水火’的操縱愈發得心應手,調動的元素之力愈發強大;人宗的‘氣、心、御’三劍術增強。

“天尊應該是陸地神仙中期,也沒比我多什麼手段,但就是比我厲害。就是因爲他能調動的元素之力比我強。”

許七安點點頭:

“看來武夫體系確實很特殊。”

武夫的一品和一品巔峰,完全是兩個境界。

一品武夫和半步武神,是不同的檔次。在見識到神殊的完全體後,許七安就有這個領悟了。

洛玉衡輕輕舒展腰肢,把玲瓏曲線撐到極致,午後的陽光裡,帶着昏昏欲睡的倦懶:

“從西域回來後,你就有點消沉,超品究竟有多強大?”

許七安默然片刻,低聲道:

“不可預測的強大。

“在面對佛陀時,我的一切手段都毫無意義,我最深刻的感受是,唯有極致的暴力,才能壓倒超品。”

洛玉衡蹙眉:

“極致的暴力,半步武神那種?”

“不!”許七安搖頭:

“半步武神最多有資格和超品爭鋒。我到現在,仍不能估算超品的極限在哪裡。”

有資格爭鋒,不代表有資格成爲死敵。

這時,洛玉衡皺了皺眉,把鬆垮的羽衣拉緊,遮擋住半露的香肩和胸前的雪膩。

隨手撤去佈置在院外的結界。

一名年輕道士疾步而來,在拱形院門外停下,道:

“許銀鑼,司天監出事了!”

...........

深海里,光線暗淡,暗流碰撞、涌動聲是唯一的主旋律。

“這幾天心神不寧,九州大陸似乎有事發生了。”

龐大的怪物在海底‘漂浮’,像一艘靜謐迅捷的潛艇。

怪物頭頂六根長角中的某一根,微微發光,傳出監正淡泊的聲音:

“不出意外的話,半步武神重現於世,佛陀也該徹底甦醒了。”

荒淡淡道:

“半步武神........不是說武夫體系從未出過武神嗎?”

他對半步武神的存在比較迷茫,雖然從許平峰等各方面渠道,惡補了歷史,但‘荒’從未與南疆妖族打過交道,對神殊不太瞭解。

監正笑道:

“半步武神是佛陀的一個嘗試,破除封印的嘗試,晉升武神的嘗試。”

嘩啦啦的潮涌中,巨大的怪物漂了許久,荒緩緩傳音道:

“聽起來,這裡面似乎有不少內幕。”

監正有問必答:

“儒聖當年其實嘗試過滅殺佛陀,毀了他的八大法相,就剩一個大日如來,卻發現怎麼都無法毀滅,於是將祂封印。佛陀爲了掙脫封印,藉助修羅王的身體塑造出一個半步武神。

“祂本意是想嘗試走武夫路線,給自己留條後手,可祂失敗了。這其實是必然的.........”

“天命師可以看透未來,但看不見過去,你爲什麼會知道這些?”荒詫異道。

“刻刀告訴我的。”監正聲音裡帶着笑意:

“只是那傢伙無法開口說話,無法主動與人交流。”

“被封印了?”荒一語道破。

那根封印着監正的長角,發出淡淡白光,監正的聲音隨着白光的漲落傳出:

“刻刀誕生靈智後,隨着儒聖刻書立傳,凝聚才氣和浩然正氣。可是漸漸的,它的思想愈發成熟之後,有了自己的主意,它開始嘗試教儒聖寫書,教他遣詞造句,儒聖嫌它煩,就把它封印了。”

........荒沉默片刻,評價道:

“很有志向!”

聽着監正的講述,荒能想象到那副畫面,儒聖握着刻刀寫字,但刻刀有了自己的想法,說:不不不,這段話寫的有問題,我來教你........

“所以你替它解開封印了?”

“不,我無法解開儒聖的封印,只是能利用秘法繞過封印與它交談罷了。”監正道。

“嗯,煉器是術士的絕活。”荒把話題拉回正軌,道:

“爲什麼說佛陀的失敗是必然,你似乎說過,遠古時代沒有武神晉升的條件,但現在有了。”

監正輕笑道:

“你似乎對武神很重視,嗯,因爲佛陀自身原因,換成另外兩位,神殊就不會因爲情感濃烈,與萬妖國主產生糾葛,也不會因爲情情愛愛,與佛門決裂。

“七情六慾過勝,並非好事啊。”

荒哼了一聲,監正的回答沒頭沒腦,而且也沒正面回答它“武神”的信息。

“半步武神頂多與我現在的水準相當,相比超品,還差的遠。”荒言語中透着對神殊的不屑。

“你巔峰時有多強?”監正順勢問道。

荒說道:

“超品的力量不是你能揣度的,巫神也好,佛陀也罷,或者蠱神,一旦他們準備吞噬大奉,那麼中原無人能與之抗衡。這就是爲什麼我當時選擇退讓,不想和許七安糾纏的原因。

“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現在還不是我甦醒的時機,與一品武夫較勁,沒有意義。”

提及巫神和佛陀,祂語氣裡透着凝重,沒有任何輕視。

“我與你說過,當年‘龍’和‘爪’在深海決戰,汪洋沸騰,掀起的海嘯淹沒九州大陸三千里,後來的神魔混戰,更是把九州打的分崩離析。

“這些可不是一品修士能做到的。”

超品有多可怕,一言以蔽之——毀天滅地!

“所以,你要帶我去哪?”監正問道。

“你不是天命師嗎,還需要問我?”荒嗤笑道。

“這不是被你封印着嘛。”監正嘆息一聲:

“沒了老夫,司天監羣龍無首,希望不要出什麼亂子,好歹是老夫畢生的心血。”

荒嗤笑道:

“司天監想必早就換監正了,你還是認命吧。”

監正不屑的呵一聲:

“我那幾個弟子雖然不爭氣,但尊師重道的基本原則不差。換監正?老夫還沒死呢,誰敢!”

荒淡淡道:

“你既然是守門人,應該知曉巫神的底細的吧。”

..........

司天監。

寬闊的八卦臺,放眼望去,烏泱泱的全是白衣術士。

白衣術士們涇渭分明的分成五個陣營,他們的首領分別是二師兄孫玄機、三師兄楊千幻、四師兄宋卿、五師姐鍾璃,還有小師妹褚采薇。

值得一提,褚采薇身後只有六位白衣術士,最小的六歲,最大的十二歲,臉色稚嫩。

每個人腰上都掛着一隻儲物的鹿皮腰包,裡面存放着來自褚采薇師姐的拳拳愛意——糕點和零食。

這些人是褚采薇新收的弟子,準確的說,是代師收徒,他們是吃黨的第一批骨幹,褚采薇的首批馬仔。

五官普通,氣質普通,身高普通的孫玄機看一眼袁護法。

袁護法邁步而出,神威凜凜的環顧衆術士,沉聲道:

“監正老師不在,我們理當替他管好司天監,莫要再胡鬧了,都回去。”

宋卿聞言,淡淡道:

“你不想角逐監正之位,可以自願放棄,帶着你的人離開便是。”

袁護法扭頭看一眼孫玄機,語氣一變,鬥志昂揚:

“自古立長不立幼,立嫡不立庶,監正之位非我莫屬。”

第十七章 心劍第七十章 赴會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一百三十八章 飛燕女俠(12000)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一百章 舉薦第三十章 許七安日記第二彈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一百三十二章 道尊轉世?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六章 高人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六十九章 黑洞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四章 雨來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四十七章 扒馬甲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三十四章 監正的著作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五十二章 蠱神的信息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三十三章 前奏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五十一章 新任監正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五十四章 出海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五十八章 flag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
第十七章 心劍第七十章 赴會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一百三十八章 飛燕女俠(12000)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一百章 舉薦第三十章 許七安日記第二彈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一百三十二章 道尊轉世?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六章 高人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六十九章 黑洞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四章 雨來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四十七章 扒馬甲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三十四章 監正的著作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五十二章 蠱神的信息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三十三章 前奏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五十一章 新任監正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五十四章 出海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五十八章 flag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