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救

恢弘且巍峨的佛殿外,菩提樹下。

少年僧人形象的廣賢菩薩,從袖中取出一口金鉢,置於身前。

他的對面,是一襲白衣,赤足如雪,滿頭青絲飄揚的琉璃菩薩。

琉璃菩薩除了嘴脣缺乏血色,沒有什麼異常。

她那雙閃爍着琉璃光澤的眸子,不摻雜感情的望着廣賢,柔聲道:

“九尾天狐實力如何。”

少年僧人平靜道:

“離一品還差了些。”

琉璃菩薩頷首:

“沒覺醒那個神通,她就無法完全運用九尾天狐的靈蘊,威脅不算大。。”

說話間,金鉢投射出一道金光,於兩人頭頂幻化出伽羅樹菩薩,魁梧高大的身影。

廣賢菩薩雙手合十,語調平靜:

“南妖復國了。”

............

鎮魔澗在阿蘭陀南部,是一座寒冷的山谷,佛門在崖壁上開鑿道路、囚室,用來囚禁犯戒的僧人、縱橫西域的魔頭、以及一些外族敵人。

早個兩三百年,鎮魔澗裡關押的全是妖族。

後來,那些妖族有的壽命到頭,自然死去。有的守不住苦寒和寂寞,皈依了佛門。鎮魔澗便漸漸冷清下來。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和點幣,先到先得!

阿蘇羅從高空降落,目光掃過,山谷兩側的崖壁,嵌着一間間囚室空曠冷寂。

越往下,光線越黯淡。

“啪嗒~”

阿蘇羅降落在谷中,順勢朝西側望去。

漆黑的崖壁上有一個兩丈高的洞窟口,入口上刻着三個字:

鎮魔澗!

進入洞窟,便可直入阿蘭陀地底。

傳說中,佛陀將修羅王鎮壓在山底,指的就是這個鎮魔澗。

谷底是阿蘭陀禁地,普通僧衆不得靠近,至於羅漢和金剛們,沒有菩薩的允許,同樣不得入內。

往常有廣賢菩薩坐鎮阿蘭陀,在高處盯着,阿蘇羅不管是殞落前,還是歸位後,都不曾來過此處。

阿蘇羅伸出手,小心翼翼的伸向洞窟,似乎那裡有一扇看不見的門。

他的手輕而易舉的深入了洞窟內,摸了個空。

沒有禁制.........阿蘇羅突出的眉骨下,銳利的目光閃爍,不做猶豫,擡腳進入洞窟。

甬道內漆黑一片,在沒有光線的情況下,眼球的結構決定了即使是超凡境也無法視物。

不過,超凡強者想要視物,並不是非用眼睛不可。

尤其阿蘇羅還修成了天眼通,但不知爲何,出於超凡境強者的直覺,他既沒有用天眼通,也沒有以元神之力探查周圍。

明明武者獨有的危機預感沒有預警。

沿着漆黑的甬道繼續前行,阿蘇羅完全不怕碰壁,因爲絕世神兵都很難擊破他的體魄。

就這樣走了一刻鐘,阿蘇羅停了下來。

“呼,呼呼.........”

前方,甬道的深處,傳來了有節奏的呼吸聲。

阿蘇羅是來尋找修羅王屍骨的,沒料到竟會遇到這種情況。

當年鎮壓修羅王的鎮魔澗裡,有人在沉睡?

陰風吹在身上,阿蘇羅只覺得遍體生寒,來自靈魂的寒冷。

可是,武者的危機預感依舊沒有示警。

............

象徵着力量的伽羅樹菩薩,合十盤坐,聽聞南妖立國,西域僧兵退出南疆,他沉穩凝肅的臉上沒什麼表情變化,只是緩緩道:

“連你也沒攔住他們。”

對此,廣賢菩薩語氣平靜的回覆:

“本座非一品術士。”

伽羅樹菩薩保持合十姿態,轉而問道:

“阿蘇羅狀態如何,歸位後,佛心是否無垢。”

他指的是阿蘇羅沒能守住神殊殘肢,讓妖族奪了回去,這是造成今日南疆失守的主要原因。

琉璃菩薩也移動視線,看向廣賢菩薩。

少年僧人語調緩慢,道:

“佛心無垢!”

伽羅樹菩薩聞言,輕輕頷首。

琉璃菩薩則收回目光。

“琉璃,你的傷勢多久能復原。”伽羅樹目光低垂,望向青絲如瀑的女子菩薩。

“監正傷了我根基,短期內傷勢難愈,除非法濟菩薩歸來,用藥師法相助我療傷。”琉璃菩薩微微搖頭。

伽羅樹微微感慨:

“彼時的監正,實力尚還在水準之上,如今的他,想傷你的根基,卻是有些困難了。”

等他說完,廣賢菩薩不疾不徐的問道:

“青州戰事如何?”

伽羅樹搖頭:

“尚在膠着。”

廣賢和琉璃兩位菩薩聞言,微微沉吟:

“不該如此。”

後者嗓音悅耳的補充道:

“以雲州精銳的戰力,此時應該已經拿下青州,蠱族終究數量太少,無法左右大局。”

伽羅樹菩薩沒有回答,而是淡淡道:

“爾等在阿蘭陀等消息吧,防備妖族攻擊阿蘭陀,搶奪神殊頭顱。”

............

佛陀沉睡之地,在阿蘭陀西部的禪林。

此爲佛門衆僧的禁地,從普通僧衆到一品菩薩,不經召見,不得入內。

紅色的圍牆如同迤邐在山巒上的巨蟒,層層疊疊,頂着灰色的牆瓦。

禪林外,一輪金光亮起,顯化成度厄羅漢的模樣。

度厄羅漢雙手合十,在禪林外躬身,低聲道:

“弟子度厄,拜見佛陀。”

禪林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動靜,甚至連生靈都沒有。

“弟子度厄,拜見佛陀。”

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時間有限,容不得度厄猶豫,踏出了穿着羅漢鞋的右腳。

所謂禪林,既是衆僧的陵地,上至菩薩,下至沙彌,死後都可入這片禪林。

這也是他們此生唯一進這片禪林的機會。

度厄一路行去,佛塔聳立,牆垣斑駁,落葉深深,一副荒涼死寂之感。

他有目的性的搜尋着儒聖雕塑。

按照許七安的說法,儒聖雕塑若是還在,佛陀便沒有掙脫封印。

雕塑若是毀了,那佛陀便已脫困。

度厄不懷疑許七安所說的真實性,因爲在這件事上,他們的目的是一樣的:解開神殊“身世之謎”。

許七安沒必要說謊或誤導,這樣做沒有意義。

禪林很大,佔據整片山頭,度厄的目標也很明確,直奔禪林深處,那裡有一株菩提樹。

傳說中,佛陀在阿蘭陀山悟道,成道之日,引來天妒,降下暴雨和閃電。

這時,一株菩提樹從佛陀身後生長而出,替祂遮風擋雨,替祂擋下雷電。

不多時,度厄來到了禪林深處,看見了那株菩提樹。

高大茂密的菩提樹佇立在禪林深處,樹幹粗壯,垂掛下小臂粗的樹蔓,密密麻麻,幾乎將樹幹遮蓋。

菩提樹不高,但朝着四面八方延展,亭亭如蓋。

度厄羅漢瞳孔收縮了一下。

樹蔭下,有一堆風化嚴重的碎石塊,仔細辨認,可以看出是破碎的石雕。

儒聖雕塑毀了,佛陀脫困了..........度厄羅漢望着那堆石雕,久久不語。

突然,平靜的,不摻雜感情的聲音,從度厄羅漢身後響起:

“度厄,你在此作甚。”

此情此景,換成是一般人,難免心跳加快,冷汗直冒。

但度厄是二品羅漢,修心功夫深厚,緩慢轉身,看着身後三丈外的廣賢菩薩,緩緩道:

“神殊破除封印,重現世間,南妖奪回十萬大山,宣佈復國。

“事關重大,本座認爲,佛陀不該再沉睡。”

度厄是二品羅漢,是佛陀的弟子,理論上來說,地位是不弱於廣賢菩薩的。

他有直接面見佛陀的資格。

只不過佛門以果位爲尊,羅漢較之菩薩,差了一品,所以平時菩薩的地位更高。

“佛陀消弭世間業火,該醒來時,自會醒來。該見你時,自會見你。”

廣賢菩薩語氣平靜,道:

“若不願意見,任憑你上窮碧落下黃泉,也見不到祂。”

度厄羅漢雙手合十,垂首道:

“是本座心急了。”

廣賢菩薩頷首:

“去吧,不要再來打擾佛陀。”

度厄不再說話,舉步離去。

就在他與廣賢菩薩擦身而過,身後突然傳來了細微的、詭異的低語:

“救我,救我.........”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三十三章 前奏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七十章 赴會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一百零一章 威壓百官(6000)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八十六章 愛第兩百章 勾引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二十一章 大婚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七十章 監正的饋贈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一十七章 絕境(一)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七十一章 救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八月總結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二十三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上架感言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三十章 殺恆音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月末總結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
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三十三章 前奏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七十章 赴會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一百零一章 威壓百官(6000)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八十六章 愛第兩百章 勾引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二十一章 大婚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七十章 監正的饋贈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一十七章 絕境(一)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七十一章 救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八月總結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二十三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上架感言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三十章 殺恆音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月末總結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