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

“廣賢,又見面了!”

神殊的胸腔裡,傳出着低沉的聲音。

軀幹和雙腿、左臂融合後的神殊,元神也得意融合,左臂張楊的惡意被軀幹的溫潤中和,雙腿的魯莽狂躁則讓他脾氣變的很差,喜怒無常。

他僅僅是站在那裡,令人狂躁、精神錯亂的氣息便影響了在場所有生靈。

凡直視他的人,耳邊都聽到了可怕的囈語,眼前產生幻覺,恨不得殺死周圍的一切,包括自己。

廣賢菩薩沒有迴應,身後的輪盤緩緩轉動,“阿修羅”三個字亮起,打出一道金光,射向神殊。

但光束打到的只是殘影,神殊鬼魅般的出現在廣賢面前,左手“砰”的握爆空氣,左臂揚起,腰背後拉,狠狠砸向廣賢。

轟!

這一拳同樣打中空氣,廣賢的身體潰散成金光。。

神殊的拳頭砸在地表,製造出一個直徑三米的大坑,狂暴的力量沿着地面遊走,撕裂出一道地縫。

地縫撞到遠處的城牆,“砰”的聲音裡,城牆開裂,石屑紛飛。

廣賢的輪迴金光沒有打中神殊,說明他的戒律沒有奇效,神殊現在的品級至少一品..........許七安冷靜的擼袖子,扎腰帶,收褲腿。

現在的他是十二三歲的小正太,或許還頗爲粉嫩,不然九尾天狐不會嘲笑他。

金光在空中匯聚,凝成少年僧人模樣。

輪迴法相略有黯淡。

剛纔他沒能躲開神殊的拳頭,已經“死”過一次,這具分身的力量,只能死三次。

神殊挺直身軀,發出沉雄的咆哮,如同沉睡萬載的兇獸甦醒,迫不及待向世間展現它的偉力。

城頭一片大亂,西域守軍、僧兵、妖族,不分敵我的殘殺起來。

廣賢菩薩腦後,輪迴法相隱去,一尊三丈高的金身法相凝聚,這尊法相雙手合十,低垂腦袋,滿臉慈悲之色。

“大慈大悲,常無懈倦,恆求善事,利益一切。”

廣賢菩薩雙手合十,低聲唸誦。

話音落下,天地間梵音陣陣,三丈法相綻放萬丈金光,照破黑夜。

這沾滿血腥的戰場,彷彿成了祥和慈悲的菩薩道場。

“哐當!”

兵器墜地的聲音接連響起,此時此刻,不管是人是妖,都丟棄了兵器,不願再造殺戮。

前一刻他們還是以命相搏的敵人,現在彼此對視,眼裡充滿了慈悲,以及對生命的熱愛。

人、妖沒有抱在一起道一聲“兄弟”,是他們最後的理智。

被神殊軀體影響,變的極爲狂躁的僧兵、士卒和妖族,紛紛擺脫,心懷慈悲的他們無心戰鬥,同時忌憚超凡境的戰鬥,有條不紊的退出戰場。

免得遭受波及。

“大慈大悲法相........”

九尾天狐秀眉緊蹙,受到佛光洗禮,她心裡的仇恨、算計、怨氣和野心,都在佛光中煙消雲散。

但強橫的元神代表強大的理智,讓她知道這樣的情緒是不對的,佛門與妖族是死敵。

理智和情緒陷入僵持。

九尾天狐無法屏蔽“大慈大悲法相”的影響,大慈大悲法相極爲特殊,它沒有攻擊能力。

它唯一的作用就是彰顯廣賢菩薩的“道”。

除非了二品境的合道武夫,已經走完自己道,否則一品之下任何體系,都會受“大慈大悲法相”的影響。

受廣賢菩薩的位格壓制。

妖族是不走“道”的,修的是天賦神通。

當然,她也不需要擔憂被佛門趁機偷襲,因爲不管度厄還是阿蘇羅,此刻都充滿了慈悲。

“這大慈大悲法相和大輪迴法相一樣,都不分敵我。廣賢菩薩感覺就是一根攪屎棍。”

許七安也注意到了佛門衆人的狀態。

“你.........”

九尾天狐詫異的看着他,眼前這個毛都沒長齊的小男孩,竟半點不受“慈悲”影響。

同時,她注意到許七安手裡多了一把刀,刀身修長,呈暗金色。

場上,只有兩人不受“大慈大悲法相”的影響——許七安和神殊。

見銀髮狐耳的御姐,詫異的盯着自己,許七安解釋道:

“慈悲不是我的道。”

他揚起手裡的刀,說:

“這纔是我的道。”

九尾天狐清晰的看見,靠近刀柄的刀身位置,刻着“太平”兩個字。

她沉吟一下,道:

“你爲自己立命了?”

問完,妖姬眼裡有着無法掩飾的嫉妒。

“立命”是儒家三品的名稱,儒家對立命的解釋是:修正其身,以待天命。

立命和“道”殊途同歸。

許七安嗯一聲,嘆息道:

“可能是身負國運的緣故,爲它取名時,我自己也莫名其妙的立命了。當初修爲還淺,懂的不多,如果再來一次的話,我就不立這樣的命了。”

九尾天狐審視着他:

“你會立什麼命。”

可能會立“白嫖”或勾欄聽曲吧.........許七安笑道:“你猜。”

另一邊,神殊肚臍眼裂開,化作嘴巴,發出嗡嗡的怪笑聲:

“大慈大悲?對我有何用。”

肚臍眼化作的嘴巴,突然“呸”的吐出一口血箭,它擊中大慈大悲法相,瞬間污濁了燦燦金身,讓這尊三丈高的法相被黑紅血光覆蓋。

廣賢菩薩麪皮輕輕抽動,似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噔噔噔.........神殊發足狂奔,月光下,矯健的身姿充滿力量感,一塊塊肌肉隨着奔跑起伏。

但神殊的目標不是廣賢菩薩,而是遠處的城牆。

“轟!”

高聳的城牆像是被數十噸,上百噸的炸藥引爆,在衝擊波下,碎石塊化作彈丸,朝四面八方激射。

南邊的城牆位置,被撞開一道近十米寬的缺口。

這個時候,妖族大軍只要從這個缺口衝進去,就能在短時間內攻佔南城,奪回萬妖山。

但不管是妖族還是西域守軍,都早已退出這片區域,或在遠處廝殺,或遠遠圍觀。

俯瞰着坍塌的城牆,廣賢菩薩臉上沒有驚怒,反而鬆了口氣般的收起“大慈大悲法相”。

許七安一直在察言觀色,心裡莫名的閃過一個念頭:

廣賢施展“大慈大悲法相”真正意圖是中止城頭廝殺,緩解底層士卒和妖族受到神殊氣息影響,陷入狂躁和錯亂的精神。

無聲無息間,一片陰影籠罩廣賢菩薩,那是遮住了月光的神殊,他不知何時又到了高空,像是搏擊兔子的蒼鷹。

肚臍眼化成的嘴巴裂開,露出獰笑。

恰好這時,斜地裡射來一道金燦燦的身影,撞飛神殊,與他交纏着、翻滾着落向遠處。

那是阿蘇羅。

兩具矯健勇猛,充斥着無與倫比力量的體魄在翻滾中纏鬥,手腳肘膝........身體任何部位都能化作神兵,造成可怕傷害。

廣賢身後的輪盤“咔咔”轉動,投射出一道金光,照在阿蘇羅身上,於他眉心烙印上一個“卍”字。

另一邊,不再受到“大慈大悲法相”影響的九尾天狐,八條尾巴在地面一撐,推着她高高躍起,撲向空中廣賢菩薩。

八條尾巴在身後迤邐舞動,妖異絕美。

“阿彌陀佛!”

廣賢菩薩屈身盤坐,雙手合十。

他體表泛起淡淡的金光。

坐禪功!

噹噹噹.......八條狐尾宛如觸手,拍打在廣賢菩薩身上,打的金光一陣陣盪漾。

見狀,度厄羅漢摘下脖頸掛着的佛珠,輕輕扯碎,九十九顆念珠浮在他周圍,逐一染上五彩光暈。

“去!”

度厄羅漢揮舞袖袍,將念珠盡數打出。

絢麗斑斕的“暴雨”劃過夜空,襲擊九尾天狐。

小正太從銀髮妖姬的影子裡躍出,左手刀,右手劍,揮舞的密不透風。

“叮叮叮”的聲音裡,火星濺起,一顆顆絢爛念珠被彈飛。

如果在大奉就好了,我可以利用鎮國劍,凝聚衆生之力,或許能一劍劈開廣賢的禪功...........許七安目光掃視,看見念珠宛如蟲羣,繞了一圈,又從側面襲殺九尾天狐。

這些蘊含殺賊之力的念珠,縱使是超凡武夫也不敢任由它們打在身上。

浮屠寶塔一震,鎮獄之力擴散,壓制住密如暴雨的念珠。

廣賢菩薩有娘娘纏着,阿蘇羅則有神殊壓制,現在是擒拿度厄羅漢最好的機會,擒住他,我的最後一根封魔釘就能解開..........

許七安融入陰影,從度厄羅漢的影子裡鑽出來,鎮國劍爆發煊赫的劍光,襲擊後心。

但他沒能刺出鎮國劍,“不可殺生”的佛門戒律籠罩了他。

浮屠寶塔“嗡”的顫動,再次釋放鎮獄之力,它不是爲了抵消戒律的力量,而是作用在度厄羅漢身上,鎮壓他後續的應對。

這就造成了許七安從度厄身後的影子裡鑽出來,握着劍打算背刺,卻沒能刺下去。

而度厄羅漢也背對着他,沒有任何應對。

下一秒,戒律和鎮獄之力時效過去,鎮國劍不再受到阻礙,堅定不移的刺向度厄羅漢的後心。

後者腦後光輪疾速旋轉,袈裟鼓舞,彩虹般的絢爛光芒往外一蕩。

許七安被這股巨力推的飛了出去,緊接着,便聽身後呼嘯聲陣陣,九十九顆念珠激射而來,宛如絢爛的流焰。

另一邊,神殊單臂掐住阿蘇羅的脖頸,把他提在半空,嗡嗡怪笑:

“小子,你身上有股熟悉的氣息。”

阿蘇羅腦後火焰光環熄滅,五彩光輪亮起,目光中閃動着金色烈焰。

“不可殺生!”

戒律無效。

他冷靜的盤坐,施展禪功,體表籠罩一層淡淡金光。

咔擦!金光旋即被神殊捏碎,坐禪功無效。

阿蘇羅拳頭中燃起五彩光華,他將殺賊之力催動到極致,拳出如風,打在神殊胸膛。

砰!

一聲洪鐘大呂,拳勁透過神殊身軀,宛如狂風巨浪般的奔襲數百丈,將沿途的房屋、城牆盡數摧垮。

砰砰砰........阿蘇羅的拳頭不斷在神殊胸膛炸開,拳勁透體而過,神殊身後百丈範圍,清理出一片不規則的真空地帶。

“你在撓癢?”

神殊的肚臍眼開口說話,用疑惑的語氣問道。

阿蘇羅密集如雨的拳頭,微微一僵,出現凝滯。

你應該說:小拳拳捶我胸口..........遠處,目睹這一幕的許七安,心裡嘀咕一聲。

他不驕不躁的應對着度厄羅漢的念珠,沒有急於求成,與熊王一左一右牽制度厄羅漢。

三品和二品的差距還是很大的,尤其度厄羅漢這種積年二品。

殺賊之力能對他和熊王造成巨大傷害,再加上佛門的各種法術。

眼下最好的策略是坐等神殊打死阿蘇羅,騰出手來對付度厄和廣賢。

神殊掄起阿蘇羅,用力摜下。

轟的巨響裡,許七安彷彿聽見了導彈爆炸的聲音,腳下傳來劇烈震感。

夯實的地面陡然下沉、開裂,裂縫往下延伸,撕裂萬妖山內部的巖體。

阿蘇羅雙眼圓瞪,喉嚨裡噴出大口大口的鮮血。

嘭嘭,嘭嘭........

沉悶如擂鼓般的心跳聲裡,阿蘇羅皮膚褪去暗金色,漆黑膚色取代。

這意味着他不再壓制自己的修羅精血,釋放內心戰意的他,是不屈的戰士,是不敗的戰神,是..........

砰!

神殊一腳把他踏進地裡,讓山體內岩石開裂愈發嚴重。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和點幣,先到先得!

“好熟悉的氣息,你身上有很熟悉的氣息。”

神殊一邊說着,一邊踩踏,阿蘇羅胸骨塌陷,喉中不停咳血,修羅族的不屈戰體也扛不住神殊的大腳丫子。

阿蘇羅咧了咧嘴,牙牀猩紅,譏笑道:

“你真可憐。”

神殊似乎被激怒了,揚起左手,掌心升起一團黑紅色的能量團,內核漆黑,外層籠罩血光,漆黑的內核不斷坍縮,迸射出黑色的電弧。

神殊握着這枚能量團,狠狠砸在阿蘇羅的腦袋上。

紅與黑的光芒瞬間暴漲,像是光罩一樣往外擴散,繼而“轟”的炸開,化作純粹的、肆虐的能量風暴。

周圍茂密的樹林,像是衰草一樣,齊齊壓彎腰。

許七安、熊王,乃至九尾天狐,同時罷手,側頭看向神殊方向。

神殊站在能量消融出的大坑裡,左手冒着硝煙,腳邊是一具殘破的漆黑屍體,頭顱和胸腔消失不見。

死了?

許七安凝神感應,沒有捕捉到阿蘇羅的元神。

...........

PS:感謝“魔力飛車”大佬的白銀盟,昨天沒關注後臺,沒及時發現多了一位土豪讀者。謝謝謝謝!

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四章 雨來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九章 稱帝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十九章 送行詩上架感言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十一章 摸魚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二章 妖物作祟
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四章 雨來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九章 稱帝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十九章 送行詩上架感言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十一章 摸魚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二章 妖物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