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了結因果,淨化罪孽(6000)

許平峰沒有多看長子,腳下清光閃爍,帶着他向高空傳送。

初代監正留下的法器是重中之重,它不但能自成天地,屏蔽衆生之力,同時具備不可占卜,不可窺探的權柄。

正因爲這個權柄,才瞞過了監正老師對未來窺探,讓他看到“錯誤”的畫面,以爲當初那一戰,勝利的是他。

能對付天命師的,只有天命師。

現在,監正已經被封印,但許七安繼承了衆生之力,且“不可占卜、不可窺探”的權柄,對付其他體系的高手同樣有效,比如——巫師!

比如,天蠱!

許七安見狀,雙腿一屈,在地面“轟”的坍塌裡,以超音速竄向高空,欲爭奪青銅圓盤。

身後的一衆超凡中,羽衣翻飛的洛玉衡念頭最純粹,條件反射般的追上去,不讓許七安脫離自己能照拂的範圍之外。

然後是姬玄、孫玄機、寇陽州、伽羅樹和趙守。。

他們彼此防備着對方的超凡高手不講武德,對付各自的軍隊。

等在場的超凡相繼離開,戚廣伯望向潯州城頭,深吸一口氣,高聲道:

“擂鼓!攻城!”

雲州軍這段時間也沒閒着,籠絡了不少江湖人士,其中不乏雄踞一方的江湖大勢力。

畢竟之前雲州軍的優勢那麼大,願意投靠的江湖勢力、遊俠,不在少數。

甚至有一些通緝犯,主動跑青州來投靠,渴望撈取功勳,從四處躲避的通緝犯,成爲手握實權的人物。

鼓聲中,雲州軍整齊劃一的方陣緩緩推進,大盾在前,火炮、車弩在後,接着是擡着各種攻城器械的步兵,騎兵壓陣。

咚咚咚!

潯州城頭,鼓聲打作。

楊硯等四品早已攀上城頭,各自鎮守一段城牆。

大概很少有這樣一座城牆,擁有如此多的四品高手鎮守。

有了許七安方纔振奮人心的一刀,再有這些四品高手加入,城頭守軍望着密密麻麻而來的雲州軍,非但不緊張恐懼,反而摩拳擦掌,充滿戰意。

許銀鑼一劍斬出大奉風采,我們又豈會貪生怕死?

............

高空中,許七安穿透雲海,看見了正在收取青銅圓盤的許平峰。

御風狀態下,武夫速度再快,也快不過能傳送的術士。

無法使用陰影跳躍拉近距離...........他隨意一掃,看見許平峰的影子被扭曲到極遠處的雲層上。

腳底氣機“轟”的一炸,宛如高性能推進器,快速再快一分,同時,他把身體的掌控權交給了神殊大師。

“回頭是岸!”

許七安口中吐出神殊的聲音。

許平峰身軀一僵,半轉過身來,但旋即硬生生的扼制住轉身的衝動。

這個時候,許七安已經從不遠處的陰影裡抽出身形,他沒有攻擊隨時能傳送的許平峰,而是撲向了青銅圓盤,試圖奪取它。

就在許七安即將觸摸到青銅圓盤時,他和圓盤之間,出現一道圓陣!

傳送術!

如果被傳送術籠罩,他也許會被送到遠離戰場的某處。

這會給許平峰和伽羅樹製造絕佳的反撲機會,專心對付寇陽州和洛玉衡等超凡。

“叮!”

劍光呼嘯而來,激撞在許七安腰部,對於化勁武夫來說,這樣的力量足夠利用,在毫釐之間退出傳送術的範圍。

許七安藉助飛劍的力量,讓自己朝一側翻飛,洛玉衡的鐵劍代替了許七安,承受被傳送的命運。

許平峰如願以償的收取青銅圓盤,讓它化作巴掌大小,收入懷中。

這時,他看見翻飛中的長子,握住鎮國劍的劍柄,做出拔劍狀。

下一刻,黃澄澄的劍光一閃而逝。

許平峰瞳孔微縮,知道這是許七安的“意”,無法阻攔,無法躲避,因爲這是他賭上命的一刀,傷害會同步反饋到自身。

二品術士的體魄,做不到無視超凡武夫斬出的蓄力一擊。

當是時,許平峰身後浮現“不動明王”法相,凝固了這方空間。

黃澄澄的劍光在許平峰三尺處現形,繼而緩緩熄滅,連爆炸都做不到。

伽羅樹菩薩的身影,於許平峰身後浮現。

接着,姬玄御風而來,與許平峰和伽羅樹站在一起。

另一邊,寇陽州、孫玄機、趙守相繼衝上雲海。

伽羅樹菩薩即使暫時無法施展金剛法相,但本身也相當於弱化版的一品武夫,再有不動明王加持,所有人一起上,估計也只能落得刮痧的下場..........許七安掃過己方超凡,繼而看向許平峰三人,心裡快速分析、權衡。

沒準伽羅樹菩薩還會舒服的喊一聲:

許師傅,不要颳了!

所以對付伽羅樹,只能牽制,不用想着打垮他,監正都做不到的事,我們也不行。而且這場戰鬥本身就是拖延時間,讓阿蘇羅斬殺坐鎮青州的黑蓮.........許七安迅速做出決定,採用田忌賽馬的對策。

他傳音給衆人:

“院長,你與我一起纏住伽羅樹;寇前輩去斬姬玄;孫師兄和國師對付許平峰。”

寇陽州好歹是二品,能壓着姬玄打,甚至殺了他。

而洛玉衡和孫玄機對付不以高爆發著稱的二品術士,既能有效牽制,也不至於讓國師耗損太大,導致體內業火失衡。

至於他和院長牽制伽羅樹,雖然伽羅樹沒了金剛法相,但好歹也是一品,一般情況來說,即使兩名二品武夫都無法對抗他。

但儒家不一樣,儒家是最強輔助,且有亞聖儒冠的力量加持,完全可以一試。

趙守等人略一思量,認同了許七安的安排。

“寇前輩,借你一件神兵。”

許七安胸口微光閃爍,太平刀破“鏡”而出,不情不願的把自己送到老匹夫手裡。

寇陽州接過太平刀,刀氣綻破雲海,他愣了一下,似是沒想到這把神兵如此犀利,欣喜的讚道:

“好刀!”

雖然武夫號稱肉身便是最強兵器,但也看手裡的是什麼。

只論堅固程度,二品境的武夫肉身已經堪比大部分絕世神兵,但法寶的特性,是武夫肉身不具備的。

比如鎮國劍能讓傷口無法自愈的劍氣灼燒。

太平刀目前還無法與鎮國劍相比,不過,在龍氣中滋養多日,它能增幅寇陽州的刀意,讓老匹夫的攻擊力更上一層。

另一邊,伽羅樹沉吟道:

“許七安的實力有些不對勁。”

太強了,出乎意料的強。

許平峰默然片刻,似是想到了什麼,臉色微變:

“你感應一下,他體內的封魔釘還在不在。”

伽羅樹菩薩雙眼各自浮現一個金色“卍”字,審視着許七安片刻,本就嚴肅的臉龐,變的愈發凝重:

“他體內沒有封魔釘!”

如果對方身體裡還有封魔釘,他的秘法會照見,但是沒有。

許平峰臉色一下子難看起來:

“他晉升二品了,誰替他拔的封魔釘。”

伽羅樹菩薩垂眉片刻,眉毛微動,一字一句道:

“阿蘇羅..........”

佛門中,能拔除封魔釘的人物,就那麼幾個,屈指可數。

結合南疆戰事失利,很容易就能推導出問題出在誰身上。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但伽羅樹菩薩沒明白阿蘇羅是如何避開佛法問心的。

許平峰眉頭深深皺起。

阿蘇羅與許七安結盟了?如此一來,佛門肯定沒有這位修羅王幼子的容身之所,可他既已歸入大奉陣營,爲何此時不現身?

他在幹嘛?

還有什麼目的?

電光火石間,這位當世超一流的棋手便已猜到許七安的真實目的。

“黑蓮,他們真正的目標是黑蓮。”

許平峰沉聲道:

“伽羅樹,護住雲州大軍,我回一趟青州。”

說話間,腳下傳送陣亮起。

“此地禁止傳送!”

趙守彈動亞聖儒冠,施展儒家言出法隨之力,修改了此方天地規則。

他沒有直接把“傷害”作用在敵人身上,也沒有把牛皮吹的太大,只是限制了傳送,甚至沒有限制其他陣法。

這樣做的好處是,言出法隨的力量維持時間會很長。

沒有了傳送術,術士就失去了引以爲傲的機動性,無法脫離戰場了。

“趙守!”許平峰第一次露出無比震怒之色,沉沉低吼一聲:

“他日入主中原,我必斷你儒家傳承!”

趙守面帶微笑:

“誠彼娘之悅爾。”

...........

提刑按察使司。

察覺到敵人來犯,地宗的蓮花道士們紛紛破屋而出,但旋即被阿蘇羅滔天的氣焰壓了回去。

“佛門要與我地宗爲敵?”

黑蓮站在蓮臺上,憤怒的質問。

阿蘇羅毫不廢話,右拳亮起絢麗光芒,握住了“殺賊果位”的力量,隔空一拳轟出。

這時,提刑按察使司各處庭院中,提前佈置好的陣法逐一亮起。

此處是地宗新的據點,許平峰當然不會沒有佈置,早已在衙門中設下大陣。

西邊衝起銳利的金靈,南邊火光沖天,北邊是沉沉翻涌的水靈,東邊則草木滋生,藤蔓宛如觸手般涌動,陣中位置,土靈之力噴涌。

黑蓮當即現出“地風水火”四大法相,將大陣凝聚而來的力量攝入法相中。

四尊法相瞬間回到黑蓮體內,他的拳頭上凝出五色輪轉的光團。

“轟!”

兩股力量碰撞產生震耳欲聾的爆炸,將周圍的建築摧枯拉朽般的拔起。

平分秋色。

“哼!”

黑蓮赤紅的眸子掃過阿蘇羅和金蓮,冷笑道:

“此陣以青州氣運爲盤,凝練五行,身在陣中,本尊如虎添翼,猜猜陣眼在哪兒?”

陣眼就是他。

只要他不離陣,此陣便不會破。

而只要堅持足夠成的時間,許平峰和伽羅樹遲早會察覺到了情況有變,趕回來支援。

“金蓮,你以爲我把地宗總壇遷移到青州,只是因爲害怕你的報復?不,我是要佔據主場優勢。雖然不知道這個佛門羅漢爲何會助你,但你也未免太小覷我們了。”

構建一陣驚世大陣,是他和許平峰的交易之一,也是他放心坐鎮青州的底氣。

金蓮道長“哦”了一聲,神情自若,笑道:

“術士的陣法我是沒辦法破解,但這根植於地,藉助地脈的陣法.........嗯,你是不是忘了地書?”

陣法分兩種,一種是以術士自身爲根基,念頭一動,陣法自生。

另一種是固化的陣法,以山川地脈爲基本盤,擺下大陣。

前者無法破解,除非殺了那位術士。但後者,恰好被地書剋制。

金蓮道長摸出第九號地書碎片,朝着鏡面吐出一口功德之力,而後拋向天空。

地書呼呼急轉,盪漾起絢麗的光暈。

提刑按察使司內,幾道流光飛來,與這塊地書碎片會合。

七塊玉石小鏡聚合,形體迅速“熔化”,變成一塊塊不規則的玉質碎片,就像破碎的瓷器。

這些碎片彼此契合,形成一塊缺了一角的方形玉盤。

在金蓮道長的操縱下,方形玉盤緩緩沉入地底。

下一刻,提刑按察使司內的陣法崩解,四方五行之力潰散。

阿蘇羅耳廓一動,側頭看着地書碎片消失之處,微微皺眉。

身爲地書碎片的主人,剛纔那一瞬間,他聽見了低沉的囈語。

黑蓮道長又驚又怒,咆哮道:

“你敢讓地書聚合?你怎麼敢?!”

他語氣極爲憤怒和驚恐,似乎地書聚合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

地書聚合會發生什麼.........這個念頭在阿蘇羅腦海裡閃過,他沒有多想,腦後絢麗光輪隱藏,火環炸開,化作金色流光射向黑蓮。

黑蓮流淌着漆黑黏稠液體的身軀,驟然虛化,取而代之的涌動的氣流。

他化作一陣風,避開阿蘇羅的撲擊。

同時,留在遠處的一灘黏稠液體,宛如噴泉一般,吞噬了阿蘇羅的身影。

“回頭是岸!”

噴泉中,傳來阿蘇羅鎮定的聲音。

黑蓮飛遁的勢態出現停滯,不由自主的轉過身。

見無法逃脫,黑蓮當機立斷,收起風法相,讓身軀坍塌成黏稠的、洶涌的黑色海洋,吞沒周圍的一切,腐化周圍的一切。

提刑按察使司內,普通吏員、守衛紛紛異變,目光失去理智。

他們有的難以扼制內心殺戮的慾望,見人就砍;有的滿腦子只想着發泄淫yu,見人就撲,不分男女;有的貪婪掠奪着衙門裡的財物,要據爲己有。

正在屠戮地宗妖道的四個天地會成員,倉惶御風而起,避開洪水般奔涌的墮落之力。

這股龐大的墮落之力已經超出了道門金丹能淨化的極限,至少四品境的他們,無法規避。

反觀地宗妖道們,如魚得水,實力大增。

阿蘇羅盤腿而坐,黏稠液體被淡金色的光暈擋住。

坐禪!

金蓮道長浮空而起,化身驕陽,綻放出色彩斑斕的功德之力。

嗤嗤.......

黏稠污濁的液體騰起陣陣黑煙,覆蓋住阿蘇羅的黏稠液體,迅速瓦解,消退。

阿蘇羅俯身,雙掌探入翻涌的黏稠液體中,腦後絢麗光輪猛的一炸。

殺賊!

慘叫聲在提刑按察使司各處響起,黏稠液體如潮水般退去,重新化作人形,一具不停融化、崩解,幾乎難以維持的人形。

殺賊果位唯一的特性便是“不死不休”,這和鎮國劍的力量大同小異。

阿蘇羅身形一閃而逝,復一閃而現,已至黑蓮身前。

擰腰,揚臂,拳出如雷。

轟!

黑蓮身軀炸開,黏稠液體宛如泥漿,朝着四面八方炸開。

這時候,墮落之體隨時會崩解的特點,反而成爲他避免被武夫連死的依仗。

雨珠般的液體飛速逃離,於遠處匯聚成扭曲融化的人形,黑蓮沒有任何猶豫,以風相操縱氣流,試圖逃出青州城。

“回頭是岸!”

阿蘇羅雙手合十,再次以“戒律”阻攔黑蓮逃離。

那扭曲的人形猛的停滯,旋即坍塌成氣流,消散無蹤。

這是風法相裹挾部分墮落之力僞裝成的黑蓮,而他的本體..........

一團漆黑液體射向空中的金蓮,驟然張開,宛如幕布,將金蓮道長包裹其中。

黑蓮真正的目標是金蓮道長。

“等我消化金蓮,補完自身,便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黑蓮狂笑道。

短暫的交手後,他便知這位佛門羅漢不可匹敵。

眼前這個敵人,既是三品金剛,又是二品羅漢。

即使單打獨鬥,他也很難贏。

按理說,再加上一位掌握功德之力的三品陽神,黑蓮更加不可能戰勝。

但金蓮不同,兩人本是一體,而黑蓮是二品,金蓮是三品。

這就讓金蓮道長變成了純粹的補品。

突然,空中的黑蓮尖叫道:

“假的?不,不可能..........”

嗤嗤........功德之力從幕布內射出,陣陣青煙騰起。

黑蓮什麼都沒得到,反而被功德之力灼傷,受了重創。

阿蘇羅臉色如常,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這種狀況,他屈膝彈起,將腦後絢麗光輪握在掌心。

第三擊!

轟!拳頭打穿了“幕布”,黑蓮慘叫聲裡,分崩瓦解,黑色泥漿朝四面八方濺射。

這時,一道七彩斑斕的流光衝入提刑按察使司,將漫天濺射的黑色泥漿包裹。

彩光化作金蓮道長,與阿蘇羅相視一笑。

這纔是真正的金蓮道長,剛纔那一個,是應供果位製造出的假貨。

阿蘇羅悄悄逃離阿蘭陀時,便知此行再無法返回,於是順手牽羊,薅走佛門的一枚舍利子——應供果位。

當日地書聊天羣討論,成員們根據己方的種種底牌、敵人的情況,制定出以最短時間解決黑蓮的計劃。

這個計劃有三個核心條件:

一,一具以假亂真的分身。

其核心就是金蓮道長這個誘餌。

應供果位是二品羅漢果位,其具現出的金蓮道長實力低於二品,恰好附和初入三品的水準。

完美。

二,黑蓮會鋌而走險,藉機補全自身。

墮入魔道的黑蓮,本性是貪婪殘暴的,怕死和謹慎可不是人性中的惡。

當他陷入險境,卻有一線機會逆轉局面時,會作何選擇,答案不言而喻。

三,阿蘇羅對局面的把控力。

他得營造出黑蓮既無法逃走,但又不至於絕望的局面,迫使他選擇鋌而走險,吞噬金蓮。

當黑蓮選擇吞噬假金蓮時,他註定偷雞不成蝕把米,被假金蓮的功德之力重創,加速滅亡。

計劃看起來簡單,其實包含了對敵人心理的把控,對己方實力的評估,以及合理利用底牌的智慧。

當然,以許七安楚元縝懷慶,還有阿蘇羅和金蓮道長的智慧,這樣的計劃其實挺簡單的。

畢竟這些人裡,不是破案小天才就是狀元郎,還有一代女帝,隱忍數百年的二五仔,以及深不可測的老銀幣。

“卑鄙,卑鄙無恥........”

金蓮道長肉身不斷扭曲,體內像是有什麼東西要衝出來。

但衝擊的力道越來越弱,最後歸於虛無。

此時的黑蓮,已無法和全盛狀態的金蓮道長抗衡。

“大功告成!”

金蓮道長嘆息般的吐出一口氣。

即使是他這個位格的強者,此刻也被欣喜和激動填滿。

他忍辱負重,培養天地會成員,謀劃多年,今日得償所願。

終於把自己幹掉了。

之後,只要以功德之力煉化黑蓮,他就能恢復修爲。

金蓮道長御風而起,俯瞰提刑按察使司,看見渾身浴血宛如殺神的恆遠,御劍飛行,呼嘯如風的臥龍雛鳳和楚元縝。

也看見了失去戰鬥意志,朝着衙門外倉惶逃竄的地宗妖道。

“唉!”

金蓮道長體內激射出一道道彩光,洞穿一位位蓮花道士,淨化了他們的生命和過往的罪孽。

“道長,地書碎片有器靈?黑蓮剛纔得話是什麼意思。”

阿蘇羅問道。

“啊?你說什麼?”

金蓮道長一臉茫然。

阿蘇羅幽幽道:

“你若不坦白,我就聯合許七安,還有其他成員,把你逐出天地會。”

啊這.........金蓮道長忽然覺得,會裡有太多不可控的高手,也不是見好事。

他想了想,道:

“這件事,我會在天地會裡詳細說明。現在先離開這裡,去潯州助陣許七安。”

第八十六章 愛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五十八章 flag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十九章 斬首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章 舉薦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兩百章 勾引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四十章 結盟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三十二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六章 匪患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十五章 黃小柔
第八十六章 愛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五十八章 flag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十九章 斬首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章 舉薦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兩百章 勾引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四十章 結盟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三十二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六章 匪患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十五章 黃小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