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以退爲進(二更)

蕭枕覺得,宴輕不是腦子有病,就是心裡有病。

他問曾大夫,“他怎麼嫌棄的?”

曾大夫只能說出他知道的,“嫌棄她太瘦,嫌棄她不好好吃飯,嫌棄她會哄人會騙人,嫌棄她待在書房裡一忙就是一日,嫌棄她嬌氣,嫌棄她黏人,嫌棄她……”

“行了行了。”蕭枕不想聽了。

這他媽的是嫌棄?

蕭枕覺得他剛醒,身上的箭拔出來了,又有一把名曰扎心的箭,扎到他心裡去了。

曾大夫一副過來人的姿態勸他,“要我說啊,你既然沒攔住她嫁人,以後就死心吧!自己也趕緊娶個皇子妃,也和和美美的過日子。”

蕭枕眼皮掀了掀,“不想娶。”

凌畫是有想嫁的人,可是他除了她,沒有想娶的人。

曾大夫嘖嘖,“一輩子不大婚?”

那是不可能的。

就算將來坐皇帝,又不是真的孤家寡人,還有後宮佳麗三千呢。溫柔鄉里泡一遭,每日寵幸一個,用不了多久,年少時的情情愛愛啊,轉眼就會忘了。

曾大夫打了個哈欠,提起藥箱,“走了。”

蕭枕一把拽住他,“別啊,天亮再走。”

曾大夫搖頭,“我在皇宮裡睡不着覺。”

蕭枕對他說,“你走了,我也睡不着。”

這怡和殿,沒一個他自己的人,他睡覺也不踏實,誰知道蕭澤會不會派人趁機殺個回馬槍再殺了他。

曾大夫翻白眼,“我一個老頭子,走了就走了,你有什麼睡不着的?”

“你的止疼藥好像不管用,我疼的睡不着。”

曾大夫瞪眼,“我的止疼藥,最是管用不過。”

誰敢質疑他的醫術,他就跟誰拼命。

蕭枕敗下陣來,“好吧,我就是害怕,這裡住的不舒服,陌生的很,你陪着我,我就不害怕了。”

至少要等到天亮後,他那好父皇再來,他就要求,他要回府,誰樂意在這破地方待着?

他以利益誘惑,“我府裡還有許多好酒,都是她這些年給我,我沒喝的,回頭勻給你些。”

曾大夫立馬放下了藥箱子,“成。”

既然有好酒,那他就天亮再走。

蕭枕:“……”

費了半天口舌,不如說一個酒字,這老頭愛酒如命,早晚得醉死。

曾大夫雖然身體好,但一把年紀一夜折騰,到底也有些受不住,蕭枕不讓他走,他乾脆就不走了,放下藥箱子後,在牀邊的矮榻上躺了下來,不多時,就睡着了。

蕭枕睡不着,腦中依舊在想着曾大夫的話,宴輕腦子被驢踢了?

與蕭枕同樣沒睡着的還有蕭澤,他躺在帝寢殿的偏殿,腦中想着將蕭枕安排在怡和殿養傷,當真是如父皇所說,怡和殿有湯泉,適合他恢復身體泡藥浴?

第二日,皇帝起晚了。

蕭澤只小睡了片刻,眼底有青影,卻早早與趙公公一起,等在殿外,等着皇帝起牀。

皇帝起來後,瞅見蕭澤,對他問,“沒睡好?”

蕭澤回話,“兒臣貪睡,沒睡夠,自然犯困些。”

皇帝點頭,“下了早朝後,若沒什麼事兒,你就回去歇着吧!朕是不該昨日那麼晚了,還把你叫進宮來。”

蕭澤搖頭,“得知二弟回京,就算父皇不宣兒臣,兒臣也一定會進宮的。”

皇帝欣慰,“走吧!”

皇帝難得誤了早朝。

昨夜宮中動靜大,凌畫和蕭澤先後進宮,朝臣們已得到二殿下被大內侍衛送回宮重傷中毒的消息,都在悄悄議論,見皇帝來了,都打住了話。

早朝上,是有人詢問起二殿下,皇帝簡略地將蕭枕被人追殺受了重傷之事說了,之後下旨,命溫行之徹查二皇子被追殺案。

溫行之看了蕭澤一眼,面色平靜地領了旨。

朝臣們有明白的,心想着,二殿下被追殺案,落到了溫家人手裡徹查,能查出結果嗎?他們就不信,二殿下被人追殺,沒有東宮和溫家的手筆。

皇帝既然下了聖旨,朝臣們自然無話可說。

有人果然提出了,“陛下,據臣所知,二殿下如今住在怡和殿,不合規矩吧?”

皇帝掃了蕭澤一眼。

蕭澤開口說,“王大人有所不知,二弟受傷十分嚴重,尤其是毒傷,奇毒難解,怡和殿內有湯泉,二弟住在怡和殿可以用湯泉泡藥浴,給二弟解毒事半功倍。”

蕭澤一開口,東宮一派的人頓時住了嘴。

朝臣們心裡雖然各有想法,但也都壓了下去,再無一人反對。

下了早朝後,皇帝出了金鑾殿,蕭澤跟上皇帝,“父皇,兒臣想去怡和殿看看二弟是否醒了。”

皇帝點頭,“難得你有心了。”

皇帝問趙公公,“蕭枕可醒了?”

趙公公回話,“回陛下,聽人稟告,二殿下醒了一次,喝了一次水,又睡下了,並未進食。”

皇帝點頭,“曾大夫呢?”

“曾大夫天亮後就走了,留下了藥方子。”

皇帝吩咐,“去怡和殿。”

趙公公應是。

一羣人浩浩湯湯去了怡和殿。

怡和殿內十分安靜,掌事張公公和林姑姑帶着人有條不紊地幹着活。見皇上和太子來了,連忙帶着人跪地見禮。

皇帝直接往裡走,“蕭枕可還好?”

張公公回話,“二殿下剛剛醒,奴才已吩咐廚房給二殿下熬了清粥小菜和補湯,還沒端過來,不過二殿下說,他不住在這裡,他要出宮回府。”

蕭澤腳步一頓。

皇帝沒說話,徑直進了怡和殿的內殿。

蕭枕直挺挺地躺在牀上,外面的陽光打進來,白日裡,他的臉看起來更顯蒼白無血色。見皇帝進來了,蕭枕轉了轉眼珠,看向皇帝。

皇帝在他牀邊站定,“如何,可難受?”

蕭枕心想,這麼多年,他的好父皇也沒這麼關心他一句,他小時候總是盼着他關心一句,後來一次次失望,再後來,他不需要了,如今是自己算計來的受傷,倒是得了他一句關心。

蕭枕搖頭,“不難受。”

皇帝神色一頓。

蕭枕說,“父皇,我想回府,這裡住着不舒服,我睡不着覺,也住的不踏實。”

凌畫可以讓皇帝看到他受的重傷,可以讓皇帝念起了父子之情,將他安排在怡和殿,但醒來後的他,自然不能安安心心踏踏實實地住下去,要以退爲進,要識時務,回自己的二皇子府,屬於他自己的如今的位置該住的府邸。

在皇帝面前的蕭枕,與在曾大夫和凌畫面前的蕭枕,真真是判若兩人。

皇帝沉默了一瞬,緩緩開口,“這裡不比你的二皇子府好?怎麼就住的不舒服,睡不着覺,不踏實了?”

蕭澤這時開口,“是啊,二弟,這怡和殿裡有湯泉,可以給你用來泡藥浴,你就安心住着吧!”

蕭枕轉臉看向蕭澤,對他一笑,“太子是不是糊塗了,泡藥浴而已,我的二皇子府也是有浴桶的,用浴桶泡,也足夠了。”

蕭澤:“……”

是了,用浴桶泡足夠了,用不着怡和殿的湯泉,只不過父皇這樣說,他也順着他的話這樣覺得了,倒是蕭枕提醒他了。

他看向皇帝。

皇帝臉色微沉,“朕剛剛問你,這裡怎麼就住的不舒服,睡不着覺,不踏實了?”

蕭枕如實說,“離父皇太近了,兒臣怕睡夢打呼嚕,驚着父皇。”

皇帝險些被氣笑了,“這也是理由?”

“自然是。”

皇帝盯着蕭枕,見他一副真待不下去的神色,他沉聲說,“你的傷不宜挪動。”

蕭枕立即說,“兒臣受得住,兒臣問了給兒臣治傷解毒的大夫,他說只要動作輕些,不碰到兒臣的傷口,兒臣就能被挪動。”

皇帝沉聲說,“若是朕不怕你睡夢打呼嚕驚着呢?”

蕭枕心裡嘖了一聲,“兒臣會不安,若是父皇不想讓兒臣早日把傷養好,自然是可着您的安排來,可以不必顧忌兒臣的意願。”

皇帝頓時被氣着了,“你這是什麼話?”

受了這麼重的傷,出去歷練一趟,本以爲大難不死,醒過來能改改以前的脾氣,沒想到更是生硬不可溝通了。

蕭澤心想蕭枕還是和以前一樣的不識擡舉,就跟父皇好不容易想起給他選皇子妃指婚,他卻跑到父皇面前說端妃一日不放出來,他一日不大婚一樣。

第四十一章 觀察(一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四十七章 談(二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四章 不相干第十二章 有功(二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八十三章 想法(二更)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五十章(二更)第六十五章 安排(二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八十五章 哭(三更)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三十七章 寵着(一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二章 抱着(二更)第四十八章 受寵若驚(二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八十三章 想法(二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三十八章 生不生(二更)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二十七章 晚了第一章 戮破(一更)第三十二章 不捨第四十章 豁然開朗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六十一章 選禮(一更)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七十四章 哥倆好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七十一章 人物(一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九十章 迫不及待(二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三章 詩集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
第四十一章 觀察(一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四十七章 談(二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四章 不相干第十二章 有功(二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八十三章 想法(二更)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五十章(二更)第六十五章 安排(二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八十五章 哭(三更)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三十七章 寵着(一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二章 抱着(二更)第四十八章 受寵若驚(二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八十三章 想法(二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三十八章 生不生(二更)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二十七章 晚了第一章 戮破(一更)第三十二章 不捨第四十章 豁然開朗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六十一章 選禮(一更)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七十四章 哥倆好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七十一章 人物(一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九十章 迫不及待(二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三章 詩集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