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絕殺

殺了黑衣領頭人後,黑衣人羣龍無首,周家親衛們一下子士氣大漲。

黑衣人四散潰敗。

不過到底是特殊訓練的殺手,短暫的潰敗後,知道被纏死走不了時,便爆發出驚人的殺招,紅着眼睛與周家親衛廝殺起來,勢要破出重圍。

的確是有那等武功高強者,擺脫了周家的親衛,出了林中。

宴輕說不放過一個,就不放過一個,豈能讓人離開?所以,一旦有人衝破周家親衛的糾纏,他便揮劍將人攔住,三兩招,便解決了,乾脆利落。

他說不留活口,便不留一個活口,哪怕能留,也不留。

黑衣人一個接一個的倒下,剩下的黑衣人漸漸露出驚恐來,看宴輕,如看死神降臨。

宴輕出劍太快,哪怕無數人斃於劍下,但他的劍也不見染血,他的衣衫,依舊乾淨整潔沒染一絲血跡。

半個時辰後,周尋和周振帶了一萬弓箭手前來,將這一片樹林統統圍住。

周琛鬆了一口氣,對周尋和周振道,“辛苦大哥二哥了,你們總算來了。”

周尋和周振齊聲問,“如何?”

周琛有千言萬語想說,最後都化爲一句話,“小侯爺吩咐,一個人不準放走,領頭的頭目已被小侯爺殺了,其餘人就等着大哥二哥帶弓箭手回來解決了。”

周尋和周振點頭,齊齊吩咐弓箭手準備。

周琛下令,護衛們不再糾纏,黑衣死士們見護衛們不再糾纏,心下鬆了一口氣,雖然不明原因,但容不得他們細想,紛紛撤走,出了林子。

就在他們踏出林子時,外面裡三層外三層的弓箭手早已準備,齊齊拉弓搭箭,就如早先他們埋伏宴輕一樣,宴輕如今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埋伏了弓箭手等着他們。

這是一場絕殺的定局。

不過兩炷香,最後一名刺客倒下,事情了結。四處瀰漫着血腥味,林子內外,屍骨遍地,鮮血染紅了地面上覆蓋了幾尺厚的白雪。

周家三兄弟從小到大,在軍中長大,但也從沒遇到過這等場面,一時間心情十分難以形容。

周琛深吸一口氣,“小侯爺,這些死屍……”

“驗屍,每個人全身上下都檢查一遍,有沒死透的,補一刀,有印記的,記下來。都查驗過後,就地焚燒。”宴輕語氣平靜。

周琛點頭,吩咐了下去。

黑衣刺客一共三百二十人,如今成了三百二十具屍體,驗屍結果後,有兩個沒有死透的,周家親衛補了刀,唯獨一具屍體,腳底有一枚竹葉印記,早已死透,正是這三百多人的領頭人。

親衛稟告後,宴輕眯了一下眼睛,見周琛看他,對他擺手,“燒吧!”

周琛立即吩咐,“全部就地焚燒。”

親衛們立即動作起來,將屍體都搬到一塊,架起了火堆。

宴輕懶得再留,說了句,“回了!”

周琛立即對周尋和周振說,“大哥,你帶兵回軍營,二哥,你留下來處理焚燒這些屍體,我陪小侯爺回府。”

周琛雖然排行小,但是嫡子,在周家一直有話語權,雖然周武和周夫人在很多事情上待子女一視同仁,但是嫡庶的話語地位卻從沒亂過。

周尋和周振齊齊點頭。

於是,周琛點了一隊人,陪着宴輕一起回城。

總兵府內,凌畫與周武商議了一日,周瑩也作陪了一日。

周瑩一直聽說凌畫厲害,但不曾真正見識到她如何厲害,但今日一日,聽着他與父親商議,名爲商議,實則是父親聽她如何剖析安排,從涼州軍事到城池佈防,從朝堂朝臣動向到天下各州郡縣官員分屬哪派,從天子東宮,到江湖世家。有手腕,有心計,有謀算,胸中言之有物,腹中內有乾坤,這樣的凌畫,不再是以前人人傳言中蒙着一層紗的凌畫,而是實打實地站在她面前真實的凌畫。

第一面,在漫天大雪荒無人煙的道路上,她挑開車簾時,周瑩看到的是一個裹着棉被處處透着柔軟的小姑娘,也許是第一印象太深,以至於,她在知道她身份那一刻發出靈魂的懷疑,這就是傳言中威震江南的漕運掌舵使凌畫?若不是那實打實的令牌,與她身邊宴小侯爺那張童叟無欺的臉,她是怎麼也不能相信,她周身無一處透着厲害勁兒。

但今日,坐在父親書房裡的凌畫,真正讓她見識到了,比傳言更勝一籌的凌畫。

眉眼清明,神情清淡,言語犀利,周身沉靜。似乎從一副處處透着江南煙雨柔美的畫,神奇的變幻成了一把削鐵如泥的寶劍利刃。

這纔是凌畫,幾乎已讓人忘了她的年歲。

周瑩走神時,忍不住想,二殿下不娶妻,是不是與她有關?她爲自己突然冒出的這個想法心驚,但又覺得,若是有這樣一個女子,十年如一日扶持二殿下,他的眼裡,心裡,可還能裝下別的女子?

父親粗心,在問過掌舵使爲何扶持二殿下,得知是爲報救命之恩後,便再不問了,換做她,卻想問問,掌舵使嫁給宴小侯爺,可是因爲拉太后站隊二殿下之故?那二殿下呢?

冬日本就天短,涼州的天黑的比江南更要早一個時辰。

未時三刻,天色便暗了。

凌畫打住話,看了一眼天色,肯定地嘆了口氣說,“哥哥怕是遇到刺殺了。”

周武和周瑩齊齊一驚。

周武騰地站起身,“掌舵使何出此言?”

凌畫笑,“三位公子陪他出城去玩,走的早,按理說,這個時辰,他該回來了。如今還沒回來,定然是遇到了刺客。”

周武臉色大變,“我這就調派人馬,出城去接應他們。”

周瑩立即說,“父親留步,女兒去吧!”

周武擺手,“你陪着掌舵使,我去。”

周武大步走了出去。

周瑩只能留下來陪凌畫,安慰他,“掌舵使放心,三哥離開時,點了八百親衛,小侯爺一定會沒事兒的。”

凌畫笑了笑,“我知道他會沒事兒的。”

宴輕的武功,不說獨步天下,也差不多了,輕功更是高絕,除非遇到與他一樣的高手殺他,否則,尋常高手,哪怕再多,也奈何不了他。

她說了一日正事兒,着實有些累了,身子歪在椅子上,問,“周家的親衛,武功如何?”

周瑩誠懇地說,“涼州一直太平,就連父親身邊,都不會輕易遇到麻煩,所以,若是拿東宮特意豢養的殺手死士來對比的話,怕是有很大的差距。”

凌畫點頭,“這也正常。”

特殊訓練的死士,沒感情,只是殺人的器具,親衛自然不同,訓練沒那麼嚴苛,當然,遇到真正的殺手,那便是差距。

周瑩看着凌畫,不再談正事兒的她,似乎又變成了一個軟和的姑娘,眉眼柔軟,神情懶散,因父親離開,這書房裡只她,再無別人,她放鬆下來,像一隻貓兒,很輕易的便能讓人打開話匣子,放下設防。

她試探地問,“掌舵使和小侯爺一路來涼州,身邊怎麼沒有護衛跟隨?還是有暗衛,我們看不見?”

她實在是太好奇這件事兒了,畢竟數千裡之遙。

凌畫笑,“帶了人手,在過江陽城時,遇到了麻煩,被扣到江陽城了。”

周瑩驚訝,想問什麼麻煩,但怕凌畫不說,只點了點頭。

凌畫對周瑩和周家人觀感都很好,見他好奇,便簡略地說了說江陽城的杜唯,以及過江陽城時的經過,但沒提外祖母的產業,只說了她的一處早就安排的歇腳之地被杜唯給盯上了,這纔出了麻煩。

周瑩聽完道,“江陽城知府公子杜唯,那是個十惡不赦的惡霸,欺男霸女,逼良爲娼,不是好東西。江州知府是東宮的走狗,知府公子杜唯比他父親更狠。惡貫滿盈。落在他手裡,可不是好事兒。”

凌畫點頭。

周瑩試探地問,“那掌舵使怎麼放心將屬下留在江陽城不救?萬一人都折了怎麼辦?他可是東宮的人。”

凌畫笑了一下,如今與周家的關係,這等小事兒,倒是沒有什麼不可說的,便將與杜唯的淵源,簡單說了說。

周瑩:“……”

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六十八章 明白(二更)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九十九章 說服第二十一章 果然(二更)第一百章 酸了第四十章 紅裳(二更)第五十章 揉揉(二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三章 蘇楚(二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一百零五章 易換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五十九章 沒醉(一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四十二章 傳信(二更)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四十二章 徹查(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四十章 紅裳(二更)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九十章 奏摺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六十三章 轉道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五十三章 說服(一更)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第三十章 請見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二十八章 文武(二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五十四章 程良娣(二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九章 秦桓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二十三章 不捨(一更)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九十六章 牡丹(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九十六章 牡丹(二更)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四十章 下家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
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六十八章 明白(二更)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九十九章 說服第二十一章 果然(二更)第一百章 酸了第四十章 紅裳(二更)第五十章 揉揉(二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三章 蘇楚(二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一百零五章 易換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五十九章 沒醉(一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四十二章 傳信(二更)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四十二章 徹查(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四十章 紅裳(二更)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九十章 奏摺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六十三章 轉道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五十三章 說服(一更)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第三十章 請見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二十八章 文武(二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五十四章 程良娣(二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九章 秦桓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二十三章 不捨(一更)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九十六章 牡丹(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九十六章 牡丹(二更)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四十章 下家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