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

沒有人能告訴皇帝是怎麼回事兒,三百萬兩銀子修築可保幾十年的堤壩才二年就被沖毀了,用腳指頭想,都能猜出這裡面一定有大事兒。

皇帝最先將工部尚書喊進宮,“將馮程給朕叫來。”

他倒要問問,戶部撥了銀子出去,工部是怎麼完成的修築堤壩。

馮程很快就進了宮,在門口以詢問的眼神看向趙公公,希望趙公公給點兒提示。

趙公公是皇帝面前的紅人,分量不輕,他素來不趾高氣揚,從來都很會做人,不得罪朝臣,哪怕如今面前的這位工部尚書要遭殃。於是,他嘴角壓平,對馮程用極低的聲音說,“衡川郡大水,堤壩沖毀,災情綿延千里。”

馮程一下子就震驚了。

趙公公給他打開了御書房的門,挑開了簾子,請他入內。

容不得馮程再多問,他提着心,進了御書房。

皇帝青黑着臉看着馮程,將奏摺扔給他,“馮程,你自己看,你給朕說說,衡川郡的堤壩是怎麼回事兒?”

馮程連忙接過奏摺,一目十行看罷,臉上也露出不敢置信和震驚駭然,當即有些慌地看着皇帝,“陛下、這、這臣也不知怎麼會這樣……”

皇帝咬牙,“當初你不是跟朕說,衡川郡的堤壩若是修築好,可保幾十年嗎?這才兩年就被沖毀了,朕的三百萬兩白銀打了水漂不說,災情綿延千里,多少百姓受災?”

馮程當即跪在地上,“陛下ꓹ 當初臣前往衡川郡,多次勘察地勢地貌ꓹ 又與方大人和當地的匠人探討多日,的確是說堤壩修築好,可保幾十年牢固不被沖毀。”

“可是如今是怎麼回事兒?”皇帝看着他ꓹ “這才二年。”

馮程又看了看奏摺,還是不敢置信ꓹ “陛下,這摺子上說的可確實?”

“你問他。”皇帝指向鄭長明。

鄭長明對馮程拱了拱手ꓹ 將對皇帝說的那番話又說了一遍。

馮程聽聞是十日前ꓹ 看着鄭長明說的有鼻子有眼,也相信了八九分,臉更白了,回憶道,“陛下,當初臣親自前往衡川郡勘察後,與方大人制定了修築堤壩的方案ꓹ 隨後,臣因不能久離工部ꓹ 派工部侍郎劉拓前往衡川郡監工。半年後ꓹ 劉拓回京ꓹ 對臣稟報ꓹ 說按照計劃,衡川郡堤壩已完滿收工。”

“劉拓呢?”皇帝問。

“一年前ꓹ 劉拓因母病勢守孝三年ꓹ 如今丁憂在家。”

“劉拓老家在哪?”

“在趙河縣ꓹ 距離京城七百餘里。”馮程對於曾經的工部侍郎知道的很清楚。

皇帝問趙公公,“派人前往趙河縣押個人回來ꓹ 得幾日?”

趙公公計算了一下,立即說,“派大內侍衛前去,騎最快的馬,最好來回也要六七日。”

皇帝點頭,對外喊了大內侍衛的首領進來,吩咐了下去,“派兩個人前去前工部侍郎劉拓的老家,用最短的時間,將劉拓給朕押回京。再派人去衡川郡,給朕瞭解衡川郡受災情況。”

大內侍衛首領垂首應是。

皇帝沉着臉看着馮程,“衡川郡堤壩被大水沖毀之事,你身爲工部尚書,責無旁貸,從今日起,革職查辦。”

馮程不敢給自己求情,“是。”

皇帝吩咐侍衛摘了馮程的烏紗帽,脫了官袍,將他押解回馮府等待查清論罪。

馮程被押下去後,皇帝這才召集朝臣議事。

朝臣們也都被衡川郡大水沖毀堤壩,災情綿延千里的事兒給震驚了,鄭長明的妻族子侄朱炎被喊到了大殿上,讓他詳細地說衡川郡大水的情況。

朱炎對衡川郡大水的情況也知之不多,他只是從衡川郡的方向來,路途聽說大水沖毀堤壩,將百姓養的房屋都沖塌了,來不及跑的百姓砸死砸傷不少,豬馬牛羊都沖走了,水災很是厲害,再多的,就說不出來了,畢竟,他沒有真的從衡川郡路過,是東宮安排的他。

朝臣們提起當年修築衡川郡堤壩戶部撥出的三百萬兩銀子,一時間議論紛紛。

皇帝聽着朝臣們你一言我一語,就如何賑災救災之事,一時間也討論不出個所以然來,臉色十分之差。

“你們說,如何賑災,誰能給朕拿出個章程來?”皇帝看着朝臣,覺得鬧哄哄,關鍵時刻,沒有一個實用的。

戶部尚書出列,“陛下,老臣覺得,如今尚不知衡川郡的確切情況,實在是沒法制定救災賑災的章程,還是應該先派人去衡川郡打探一番,才能具體賑災。”

皇帝雖然知道他說的有理,但還是道,“衡川郡距離京城千里,派人前去再折回,得耽擱多少工夫?朝堂等得起,百姓等得起嗎?”

戶部尚書也知道百姓們等不起,立即說,“陛下立即下旨,讓當地開倉放糧吧!”

提起這個皇帝就怒,“各地的報信摺子到如今還沒有呈遞上來,出了這等災情,各地報信的摺子,不是應該快馬加鞭八百里加急送報朝廷嗎?”

竟然還是依靠從衡川郡回來的人才得到消息,官員們都是幹什麼吃的。

朝臣們無人說話,心裡都清楚,每次哪裡出現災情,一級級往上報走程序,到了朝中,少說要半個多,多則一個月,常有的事兒,斷然沒有十日就能讓朝堂收到報信的摺子的,除非是巡查使的摺子,可以由快馬直達天聽。

於是,議事從中午商議到傍晚,還沒訂下具體的前往衡川郡救災的人選,皇帝一身疲憊地擺手,說了句明日再議。

當日晚,蕭澤上摺子,請求前往衡川郡救災賑災,摺子寫的十分動人,言明爲父皇分憂,爲百姓儘快能得到救災,他身爲儲君,責無旁貸。

皇帝將蕭澤的摺子完整地看完了,並沒有批准,而是按下了。

第二日早朝,戶部尚書趙江請旨,前往衡川郡賑災,他在朝堂上說,“戶部主管賑災救災,衡川郡出了如此大的水患,戶部要如何救災,不知細情,也無法議定一個章程,老臣回去想了一宿,請陛下恩准,老臣親自帶着人前往衡川郡賑災。去當地瞭解災情,才能更好地讓戶部配合賑災。”

皇帝看着趙江,緩緩道,“昨兒夜晚,太子上摺子,想前往衡川郡賑災。”

趙江愕然。

朝臣們也都是一愣。

東宮派都奉了太子之命,當即有不少朝臣出列響應,言太子愛民如子,既然有此愛民之心,陛下應該准奏,讓太子出京,救助百姓,也能體會人間疾苦,才能更好地爲民解憂。

凌畫早已安排了人,就等着這一刻,於是,也有不少朝臣出列,言衡川郡千里之遙,又是災情之地,太子沒有經驗,加之自古災情之地多出亂事兒,太子是儲君之體,不能出京,朝廷又不是沒人了,用不着儲君去以身犯險。

兩派頓時炒了個不可開交。

中立派穩立不動,任由兩派你來我往地爭執吵鬧,皇帝坐在上位,聽了大半個時辰,才擺擺手,朝臣頓時停了吵鬧,規矩站好,不再指着對方鼻子罵是何居心了。

皇帝看向許子舟和沈怡安,“許愛卿,沈愛卿,你們怎麼看?”

沈怡安和許子舟對看一眼,二人齊齊出列。

許子舟如今官大一級,當先開口,拱手道,“回陛下,臣也覺得太子金貴之軀,衡川郡災情境況不明,是不該親自前往。”

沈怡安隨後拱手,附和許子舟,“回陛下,臣附議許大人所言。就是太子殿下擔心百姓,親自前往,也不該倉促之下前去,應該派人前去查看災情具體如何,再酌情商議是否適合太子殿下動身前去。”

皇帝點點頭,目光一轉,看向一直默不作聲,將自己當做木頭人的蕭枕,“蕭枕,你怎麼看?”

蕭枕一愣,沒想到皇帝叫他,這幾年,他在朝中,就是個擺件,他的好父皇從來不重用他,不給他重要的位置,不給他權利,他站在朝上,就是每天丁卯而已,不需要說什麼,對於朝事兒,也從不參與什麼,反正,他也不會問到他。

皇帝對他的苛刻不喜,朝臣皆知。

他這些年之所以能站在這裡,也是因爲他規矩,不生事兒不惹事兒。今兒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九十四章 不敢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八十五章 哭(三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六章 蕭枕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三章 詩集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十八章 給錢第二十章 同意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十八章 找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六十七章 參謀(一更)第五十五章 保證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一百章 功成第三十七章 輕畫(一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二十六章 剪掉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六十二章 農家(二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三十八章 心思(二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三十七章 寵着(一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二十章 雲落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四十章 舅兄(二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九十三章 醉酒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六十章 便宜(四更)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
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九十四章 不敢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八十五章 哭(三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六章 蕭枕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三章 詩集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十八章 給錢第二十章 同意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十八章 找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六十七章 參謀(一更)第五十五章 保證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一百章 功成第三十七章 輕畫(一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二十六章 剪掉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六十二章 農家(二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三十八章 心思(二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三十七章 寵着(一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二十章 雲落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四十章 舅兄(二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九十三章 醉酒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六十章 便宜(四更)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