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免單

秦桓心裡的苦,從沒跟別人說過,不是他好面子,說出來怕丟人,而是他即便說了,也沒人能理解他。因爲,他的未婚妻是凌畫。

凌畫實在是太厲害了,雖然很多時候,人們都會忽略他這個凌畫的未婚夫,但一旦想起時,都覺得他有福氣,對他很是另眼相看。

他若是逮住人就訴苦,身邊十丈遠都會沒人樂意聽。就如,他說又大又紫的葡萄酸的掉牙,也沒人相信。

如今,他因爲心情崩潰,在宴輕面前泄了底,又是借錢用血寫借條,又是還錢時悲痛大哭,宴輕都沒有半點兒瞧不起他,讓他一下子有了傾訴欲,尤其是好酒好菜,配着他多年來積贊成三尺灰的一腔鬱悶,他一股腦兒的,說與宴輕聽。

“宴兄,你不知道那個女人有多變態,我跟你說,她不止派了人到我身邊監視我身邊不準有婢女通房,就連院子裡進一隻母耗子,都能被她派給我的人扒皮晾乾曬三天……”

宴輕:“……”

“還有,她喜歡的胭脂水粉,朱釵裙帶,花屏插畫,香爐用具,就連牀帳的紗簾,窗前的燈影,都要讓我事無鉅細地按照她的喜好學,我若是不學,她就讓我背書,我背不出來,她派來的人就用板子打我手心,打腫了給我抹藥,轉天就能消腫的那種好藥,第二天繼續,不想學,繼續背書,背不出書,繼續捱打,直到我妥協,按照她的要求照辦爲止……”

宴輕:“……”

“再有,她知道我怕狗,特意養了許多狗兵,那些狗都被她讓人專門訓練過的,她一句話,那些狗就追着我咬我,也不真咬,就是爲了嚇唬我,將我嚇的抱着腦袋蹲在地上哇哇大哭,她看着直樂,很是開心……”

宴輕:“……”

“嗚嗚嗚,宴兄,你說我怎麼就這麼倒黴?我投胎時,怎麼就選了我孃的肚子?跟她指腹爲婚,我這一輩子,沒希望了……”

宴輕:“……”

他不知道該怎麼寬慰,實則他也是震驚的,秦桓這是未婚妻?是小惡魔吧?他很是一言難盡地默了好一會兒,對他舉杯,“來,秦兄,還是喝酒吧!”

“嗯,喝酒,喝酒。”秦桓端起酒杯,淚眼汪汪地往嘴裡灌。

宴輕看着他,覺得他大概喝進嘴裡的好酒也品不出好酒的味,估計都是苦的。他有點兒可惜地想着,有點兒浪費這裡的好酒。

一頓飯吃完,已兩個時辰後,秦桓已醉的十分厲害,宴輕扶着他出了海棠亭,來到櫃檯前,“掌櫃的,結賬。”

掌櫃的瞅了宴輕好幾眼,笑呵呵地拱手,“小公子,您長的好看,免單了。”

宴輕:“?”

他幾年前就被免單了一次,今日再來又免單?這山珍海味閣的掌櫃的什麼毛病?他本來醉了七分,如今酒醒了兩分,“掌櫃的,長的好看就免單,照你這樣做生意,這山珍海味閣豈不是天天賠本?”

掌櫃的笑着擺手,“一年到頭,也瞧不見一個如小公子這般長的好看的,老夫也就幾年前瞧見過你,給你免了單,最近幾年啊,這眼睛都被歪瓜裂棗染污了,今日你來,又幫我洗了眼睛,還要多謝你,以後多來幾回。”

宴輕:“……”

他有點兒忍無可忍,“今日不是我花錢,是我兄弟花錢請客。”

掌櫃的轉了視線,似乎這才瞧見秦桓,他嫌棄地瞥了一眼,立馬移開視線,大手一揮,“不管如何,我就認你這張臉,快走吧!”

宴輕:“……”

他深吸一口氣,“掌櫃的,你給我免單,你們老闆不會怪罪你?還是你自己請了我這頓飯錢?”

“我家老闆不會怪罪,我家老闆也喜歡長的好看的。”掌櫃的揮手,不欲多說,“趕緊走,趕緊走,我也打樣回家抱孫子嘍。”

宴輕只能扶着秦桓,出了山珍海味閣。

他有點兒懷疑人生,長的好看,就能免單,那他以後不住端敬候府了,住進山珍海味閣,憑着這張臉,是不是就能養老了?

外面,夜色清涼,月色清冷,宴輕站在臺階上,風一吹,他酒勁兒又有點兒上頭,對秦桓說,“秦兄,你的錢今日沒花出去啊。”

秦桓已經醉了,“唔”了一聲,嘟囔了一句好睏,就要往地上栽。

宴輕無奈,對不遠處一輛馬車招手,有人跑過來,扶過秦桓,半拖半拽地將他送上了馬車。

宴輕大多數時候都喜歡夜裡溜達回府,對車伕擺手,“你送他回去,我自己走回去。”

車伕點點頭,趕着馬車送秦桓回安國公府。

宴輕溜溜達達往端敬候府走。

寂靜的街道上,已沒什麼人,宴輕一個人的身影,拉的長長的,他懶懶散散的腳步,踩在地面上,輕輕軟軟,風吹來,他整個人有點兒飄飄悠悠。

他走了一段路後發現,這山珍海味閣的酒,入口綿柔,但後勁兒實在是太烈,他不坐馬車,有點兒走不動,越走,越像是踩在棉花上。

他素來是個不難爲自己的性子,索性,一屁股坐在了馬路邊。

凌畫從山珍海味閣出來,眸光一掃,一眼便看到了遠處坐在道旁的一個人影,她細看了片刻,對身後跟出來的琉璃問,“你瞧瞧,坐在馬路邊的人,是宴輕嗎?”

琉璃目光看去,仔細地辨認了一番,“好像是宴小侯爺。”

這宴小侯爺喝完酒不回家,坐在馬路邊幹什麼?曬月亮嗎?

凌畫果斷地走了過去。

琉璃:“……”

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三十八章 生不生(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四十三章 許子舟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五十章 設宴第十六章 對弈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九章 秦桓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六十一章 選禮(一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七章 認真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二十一章 破解(一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一章 主子第六十三章 轉道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四十章 豁然開朗第九十八章 攔車(一更)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四十一章 良配第二章 抱着(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八十五章 哭(三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二十三章 很美(一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三章 煎藥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喝醉第九十三章 定心丸(二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八十三章 想法(二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
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三十八章 生不生(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四十三章 許子舟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五十章 設宴第十六章 對弈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九章 秦桓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六十一章 選禮(一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七章 認真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二十一章 破解(一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一章 主子第六十三章 轉道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四十章 豁然開朗第九十八章 攔車(一更)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四十一章 良配第二章 抱着(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八十五章 哭(三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二十三章 很美(一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三章 煎藥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喝醉第九十三章 定心丸(二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八十三章 想法(二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