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警告(二更)

宴輕看着凌畫繡嫁衣,沒有回去睡覺的打算,陪着她坐着。

凌畫一邊穿針引線繡着嫁衣,一邊與他說話,“你學過奇門之術?”

宴輕點頭,“學過些。”

凌畫對他微笑,“你能破解半瘋子最難的機關佈置,可不是僅僅學過些。”

宴輕不當回事兒,語氣懶散,“就是學過些,我以前也不知道自己這麼厲害。”

他頓了一下,懷疑地說,“難道是半瘋子不厲害?被你誇大了?”

凌畫搖頭,“我沒有誇大他,他是極其厲害的。”

她納悶,“你是跟誰學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學的很厲害嗎?”

“隨便在書上學的。”宴輕身子靠着椅背,像一隻慵懶的大白貓,渾身都透着懶散之意,“宴家的先祖是跟着太祖打天下發家的,雖然是武將,但偏喜歡收集文人的藏書,弄了許多自己也看不懂的古籍,我小時候幾乎都是在藏書閣度過的,那些書如今還在藏書閣落灰呢。”

凌畫懂了,原來是自學成才。

她敬佩地誇讚,“宴輕,你真聰明。”

宴輕彎了一下嘴角。

“跟推背圖一起學的嗎?”凌畫問。

宴輕點頭,“差不多吧,就隨便看,有興趣的書,就多讀幾遍,推敲一番,沒興趣的就掃幾眼。”

“那你真的是很聰明。”凌畫見過不少聰明人,也見過不少自作聰明的人,但宴輕是真的聰穎。

宴輕見她眉眼真摯,是誠心誠意在誇他,他驀地有了談興,“我聰明還被你屢屢哄騙,你豈不是在誇自己比我更聰明?”

凌畫眨眨眼睛,心虛地說,“沒有吧?”

她若是不哄騙,哪有今日與他共坐一室談天說地的機會?

“沒有嗎?”宴輕挑眉,“你自己哄騙人,自己不知道?”

凌畫頭皮麻了麻,“天色不早了,你該回去休息了吧?”

宴輕不上當,“還早着呢,我每天都子夜才睡。”

凌畫動作頓了一下,認真地說,“太晚睡覺對身體不好。”

宴輕嗤笑,“你扯東扯西做什麼?我的話很難回答嗎?”

凌畫嘆氣,有點兒不能忍,“咱們好好的說話,不好嗎?你看,夜色靜謐,燭光薰暖,我做繡活,你喝茶與我閒談,是不是挺美好的?何必破壞掉?”

宴輕默了默,放下茶盞,又想伸手掐她的臉了,不過看着她坐在燈下一邊繡着嫁衣,一邊嗔怪地瞅他一眼的模樣,他縮回了手指,風輕雲淡地說,“一個人哄騙一個人,是不能長久的,你知道嗎?”

凌畫脊背涼了涼,“知道啊。”

她也沒打算長久哄騙他一輩子,就是如今這不還沒有得手呢嗎?

哎,這個人過於聰明也不是好事兒,讓她愈發的難以進行哄騙了,每次被她哄騙過了之後,就要承受他的秋後算賬,且你還不知道這算賬什麼時候突然而來,真是防不勝防,總打她一個措手不及。

她很光棍地想,等大婚後,把人弄到手,要不,她就不哄騙了吧?

“知道就好。”宴輕別有深意地看着她僵硬的脊背,幾不可聞地笑了一下,端起茶來慢慢地喝着,“你昨天說沈怡安答應他的弟弟沈平安跟着我做紈絝了?”

“對。”凌畫點頭。

宴輕看着她,“沈怡安倒是相信我,他憑什麼?”

凌畫動作一頓,擡起頭,對上他的眼睛,“大約是沒有更好的法子?”

“嗯?”

凌畫道,“太子應該已經回過了味,猜到許子舟是我藉機推上去的,他不敢動許子舟,後梁的兩顆明珠,失了一顆許子舟,他指不定多震怒,如今還剩一個沈怡安,他自然不想放過了,要想拿捏住沈怡安,讓沈怡安爲他效命,自然要掐住沈怡安的軟肋,他的弟弟沈平安。”

她頓了頓,“在桂霞樓看雜耍那日,你說要報復太子算計你,不就是料到太子會對沈怡安出手嗎?你拐了他的弟弟做紈絝,將其庇護在側,太子怕是跟吞了蒼蠅一樣的難受吧?”

宴輕哼笑,“蕭澤敢算計我,我就讓他後悔算計我。”

他話音一轉,“我說的是沈怡安憑什麼相信我,他是沒有更好的法子嗎?他將弟弟交給你,你還庇護不了一個小屁孩?”

“大概是因爲你人品好?做紈絝這麼久,紈絝圈子裡就沒有誰出過事兒?”凌畫給出理由。

宴輕嗤了一聲。

凌畫又道,“我能庇護是能庇護,但是我出手庇護,不止告訴了蕭澤,也是告訴了陛下沈怡安與我交情匪淺。光明正大不行,暗中庇護的話,又怕出個差池,將沈平安弄走,保護起來,也不是什麼好法子,畢竟,身爲沈怡安的弟弟,他不能憑空消失,也會惹得東宮追查和陛下關注。”

“所以,我正好爲你所用,來對付蕭澤了是嗎?”宴輕挑眉。

凌畫對他笑,“我說過,從來不會讓你做你不願意做之事,但這件事兒,是你自己主動做的,甚至在我對付太子這一局沒成之前,如今你若是反悔了,也沒關係,我再想法子就是了。反正沈平安不能落入東宮手裡。”

“有什麼可反悔的?我做事從不反悔。”宴輕放下茶盞,站起身,雖然渾身姿態依舊是懶洋洋的,但他的話語卻與他的姿態恰恰相反,“我就是想告訴你,沈怡安若是做了紈絝,那他就是個紈絝,這一回蕭澤算計我,我利用沈平安報復回去,與你沒什麼干係,雖然你得了好處,但,也別想着總是利用我達到你的目的。爺不是誰的劍,指哪打哪。”

宴輕又盯着她補充,“至於沈怡安,他若因爲我是你未婚夫而相信我?這就可笑了。我是紈絝。紈絝只是紈絝。”

他說完,轉身打着哈欠走了。

凌畫在他出門前,語氣平靜溫柔,“不會,你放心就是了。”

她的未婚夫,她瞧上之前,就是單純的瞧上了這個人而已,除了想嫁給他,做他的妻子,讓他成爲她的丈夫外,她真沒想要他什麼別的用處。做誰的劍,指哪打哪更不會,她做蕭枕的劍十年,已夠心累的了,纔不會將他拉進旋渦裡。

人輕鬆地活着,有什麼不好?做吃喝玩樂的紈絝,有什麼不好?

至於沈怡安,不排除他因爲宴輕是她的未婚夫而相信把弟弟交給他,但這也沒關係,他很快就知道了,宴輕這個人,哪怕她成了他的未婚妻,對於原則的事兒,也沒什麼特例給她的。

至於東宮,宴輕擺明了報仇回去跟蕭澤搶人,蕭澤也只能吃了這個虧,至於別的把她牽連上的想法,宴輕也會讓他打消的。

兩個人締結連理,不是承擔麻煩的,她與宴輕,最好的狀態是隻談情說愛,不論事體,她的那些事兒,就是她的那些事兒,與他沒幹系的,他只一心做紈絝,做自己樂意做的事情就好。

宴輕出了凌畫的院子,在院門口遇到了回來的琉璃。

琉璃眼神滿是崇拜,“小侯爺,您真要回去睡覺嗎?不去破解機關嗎?”

“嗯。”宴輕點頭。

琉璃提醒他,“那您明兒可要早點兒起,半瘋子剛剛被我打暈了,他睡上一夜,明兒一早醒來,見您沒去破解機關,一定會着急的待不住跑去喊您,他之所以叫半瘋子,就是因爲這個傢伙瘋起來,是真的跟瘋子差不多,哪怕您發脾氣,他也一樣發瘋。”

宴輕點頭,“行。”

琉璃進了房間,見凌畫在繡嫁衣,一臉的溫婉沉靜,賢良淑德。

她嘖嘖一聲,“小姐,您這副模樣,看起來也太賢妻良母了,小侯爺與您待了這麼久,沒誇您嗎?”

凌畫頭也不擡,“誇?他警告了我一番還差不多。”

琉璃洗耳恭聽,“小侯爺警告了您什麼啊?”

凌畫三言兩語簡單地說了說,琉璃聽完一臉的欷歔感慨,“小侯爺也太清醒了,您對他的好,就跟不停的給他往蜜罐裡灌蜜一樣,他竟然到如今還能如此冷靜清醒無情。”

凌畫笑了一聲,“若非他是這樣的人,端敬候府這一朵峭壁之花,早被人摘了,哪裡還輪得到我?”

琉璃:“……”

也是,這話沒法反駁。

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二十章 雲落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九十六章 安置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十九章 披星戴月第三十七章 喜歡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五十章 設宴第九章 同意(一更)第三十七章 喜歡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七十六章 狐朋狗友第九十三章 秘密(一更)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六十八章 明白(二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十章 協議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四章 凌畫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六十四章 天地可鑑第一章 戮破(一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四十七章 嘆氣(一更)第八章 半夜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五十四章 程良娣(二更)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安排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十五章 考慮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一章 宴輕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七十八章 作數(二十二更)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十章 協議第十六章 代價第四十七章 下旨(一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五十七章 耍騙第八十三章 攔住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九章 不見(二更)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六章 蕭枕第八章 江陽第六十章 娘哎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
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二十章 雲落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九十六章 安置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十九章 披星戴月第三十七章 喜歡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五十章 設宴第九章 同意(一更)第三十七章 喜歡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七十六章 狐朋狗友第九十三章 秘密(一更)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六十八章 明白(二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十章 協議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四章 凌畫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六十四章 天地可鑑第一章 戮破(一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四十七章 嘆氣(一更)第八章 半夜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五十四章 程良娣(二更)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安排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十五章 考慮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一章 宴輕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七十八章 作數(二十二更)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十章 協議第十六章 代價第四十七章 下旨(一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五十七章 耍騙第八十三章 攔住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九章 不見(二更)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六章 蕭枕第八章 江陽第六十章 娘哎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