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

宴輕對吃喝玩樂都很熱衷,但是唯有一樣食物,他是敬謝不敏,那就是糖葫蘆。

他永遠都覺得,糖葫蘆根本就不甜,酸死個人,咬一口,外皮包裹的那一層糖漿根本就不管用,能酸掉牙。

他看着凌畫,還是說,“那我們找找?”

凌畫點頭。

二人沿着人流又走了兩條街,終於在一個背街裡,找到了個賣糖葫蘆的攤子,可是晚了一步,凌畫眼睜睜地看着最後一串被一個半大的孩子掏了銅錢買走了。

她可憐兮兮看着,對宴輕說,“沒有了。”

宴輕又好笑又無奈,覺得她有時候能耐的不行,有時候又像個孩子,他掏出了一錠銀子,走過去,在那孩子剛要咬向糖葫蘆時將一錠銀子遞到了他面前,對他說,“這一錠銀子,買你的糖葫蘆,賣不賣?”

那孩子動作頓住。

“賣不賣?”宴輕掂着銀子問他。

那孩子似乎也很想吃糖葫蘆,看着一錠銀子,他已是個半打孩子,已知道一錠銀子值多少銅錢,掙扎不已。

宴輕說,“你這串糖葫蘆三個銅錢,但我給你的一錠銀子,值六百銅錢,也就是說,你拿了這一錠銀子,明天可以買兩百串糖葫蘆。”

“我賣。”那孩子果斷將糖葫蘆遞給宴輕。

宴輕將銀子遞給了那孩子,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那孩子留戀地看了一眼已經到了宴輕手裡的糖葫蘆,拿着一錠銀子轉身跑了。似乎怕跑的慢了,自己忍不住反悔了,畢竟糖葫蘆真好吃。

宴輕得了糖葫蘆,轉身遞給凌畫,面上雲淡風輕,“給,吃吧,小饞鬼。”

凌畫伸手接過,甜甜的笑,“謝謝哥哥。”

她咬下了一顆糖葫蘆,嘴脣沒碰到下面的,遞給宴輕,“哥哥也吃。”

宴輕撇開臉,“你自己吃吧?”

他看着她吃,自己就牙酸。

“很甜的。”凌畫強調。

宴輕“嗯”了一聲,不往她這裡瞅一眼,還是說,“你自己吃。”

凌畫一連吃了三顆,發現他徑自走着,看也不看她,她探頭去瞅,發現他舌尖抵着腮幫子,一副酸倒牙的樣子,她忍不住笑了,“哥哥怕酸啊。”

宴輕不想理她,“你快吃。”

凌畫點頭,忍着笑,將一串糖葫蘆都吃完了。

糖葫蘆吃完,也回到了小客棧,凌畫心情好,給那小夥計一錠銀子,讓他擡兩桶水進房間。

小夥計眉開眼笑,“公子和夫人可看到燈賽了?誰家奪魁了?”

“我們沒進賽場裡,就在街上轉了轉,李家鋪子的燈很不錯,名不虛傳。”凌畫笑着說,“若是不出意外,應該還是李家鋪子奪魁。”

小夥計說,“李家鋪子東家的獨女,自小對制燈頗有天分,去年的宮燈就出自李少東家之手,真是誰說女子不如男?”

凌畫笑着點頭,“女子大多心靈手巧。”

小夥計拿着銀子下去了,很快,就讓人擡了兩大桶誰放進了房間裡。走時還體貼的關上了房門。

凌畫隨手將房門從裡面插上,對宴輕說,“哥哥,你一手是不是能提一個木桶?你將其中一桶水從屏風裡提出來,我在屏風裡洗,你在屏風外洗。”

隔着屏風,互不影響。

宴輕深吸一口氣,“不用提,你先洗吧!這麼熱的水,你洗完也冷不了。”

凌畫點頭,“那好吧,我會洗快一點兒的。”

凌畫從包裹裡拿出新買的衣裳,進了屏風後。

宴輕坐在桌子上喝茶,不想聽屏風內的動靜,但是他耳目太好,只聽得裡面窸窸窣窣的脫衣聲,然後,又聽到輕微的進入水桶的聲音,之後,又聽到手撩水的聲音。

他一盞茶喝下肚,不但不解渴,還愈發覺得口渴了,

他霍然站起身,轉身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凌畫在屏風後聽到動靜,對他喊,“哥哥,你去哪裡?”

“在院中散步消食。”宴輕回了她一句。

凌畫奇怪,他晚飯吃的不多,出去玩了一個多時辰,走了好幾條街,如今還沒消化嗎?

房門從外面關上,宴輕並沒有真的在院中散步,而是站在門口,鳳山縣的冬日,對比京城是暖的,但對比江南,還是冷了,尤其是夜晚風涼,他心中的躁意被撫平了許多。

凌畫的動作並不慢,三盞茶左右,她就洗好了,穿戴妥當,趕緊走出來,打開房門,見宴輕長身玉立站在門口,整個人很安靜,對月而望,不知道在想什麼,她問,“哥哥,你沒散步消食?”

“月色不錯。”宴輕回頭看了她一眼,“這麼快就洗完了?”

凌畫點頭,“不髒,洗的快。”

宴輕“嗯”了一聲,轉身進了裡屋,拿了乾淨的衣裳,進了屏風後。

凌畫關上房門,拿着帕子絞乾頭髮,回身躺去了牀上,如在船上同牀共枕時一樣,躺在裡側,按理說,夫妻同住,時下女子應躺在外側,方便照顧夫君,這是所謂的爲妻之道,但宴輕沒有讓人照顧的喜好,所以,凌畫躺在裡側。這還是大婚後,凌畫生病時,被宴輕推到裡面面牆躺着落下的習慣。

凌畫躺在牀上,聽着裡面傳出的動靜,她倒是沒什麼想法,畢竟對宴輕想多了,也沒用,所以,很是乖巧,只想着琉璃等人應該已收到她派人二次傳去的消息了吧?

還有這鳳陽縣的朱縣令,若是與杜唯有干係的話,那豈不是與東宮也有干係?而他能請的來像陸天承這樣德高望重在身份上很有分量和學識的大儒來做裁判的話,那麼這鳳山縣,便不可小視,是不是朱縣令也已成了東宮的人?

而被他請來的這幾個當世大儒,豈不是也要被拉入東宮的陣營。

宴輕進了屏風後,整個屏風後瀰漫着皁角的香味和水汽,氤氳一片,他覺得心頭髮熱,深吸了好幾口氣,才進入了另一桶沒被凌畫動過很乾淨的水桶裡。

凌畫想了一通,回過神時,發現時間已過去好久了,而宴輕還沒有從屏風後出來,她出聲問,“哥哥,你怎麼洗了這麼久?”

男人沐浴,比女人還要慢的嗎?

“不小心睡着了。”宴輕啞着聲音回了一句,裡面嘩地一聲響,他從水裡出來,擦淨水,穿戴妥當,用帕子絞着頭髮,出了屏風後。

凌畫從牀上坐起身,“哥哥我幫你絞頭髮。”

宴輕動作頓了一下,走開去了窗前,“不用你。”

凌畫說了句“好吧”,只能又重新躺回牀上,與宴輕說起朱縣令和杜唯,又說到東宮,然後又說到陸天承等人。

宴輕聽着,真心覺得自己一腔躁意都餵了狗,就算他如今不能圓房,但她也不能這般沒心吧?

他一下子什麼躁意都沒了,慢慢地絞着帕子聽着,不說話。

凌畫說了一會兒,沒見他搭腔,對他詢問,“哥哥?你在聽嗎?”

宴輕勉強地“嗯”了一聲。

“你是什麼想法?”凌畫問,“你覺得我猜測的對不對?”

宴輕不想搭理她,但還是說,“陸天承不會投靠東宮。朱縣令這個人,確實是剛直不阿,東宮這些年做的那些事兒,他不會沒有耳聞,應該也不會投靠東宮。他就算與杜唯有干係,應該也是私人干係。”

凌畫聞言放心了,“那就好。”

她還真怕蕭澤把天下學子推崇的三大書院之首的青山書院給拿下,蕭澤那個德行,德不配位,若是得了天下學子的推崇,那纔是可氣。

宴輕很快就絞乾了頭髮,熄了燈,躺回了牀上,因這是小客棧,單人間,牀也很小,兩個人勉強能並排躺在一起。宴輕想離凌畫隔開點兒距離都做不到。

他一躺下,凌畫便自動拉過他的胳膊,腦袋枕着,以習慣又舒服的姿勢,鑽進了他的懷裡。

宴輕慢慢地吸氣,想說句什麼,但溫香軟玉在懷,他一時有些捨不得,便閉緊了嘴,放棄了。

凌畫覺得自己不按照安排的路線走,拉着他這般選客棧,實在是太明智了,明日趕路,再找客棧,還找這樣的。

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十九章 蹊徑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三十三章 新房(一更)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四十九章 扎心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十九章 旁聽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九十九章 說服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一章 主子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八十九章 會會(二更)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二十四章 回京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九十三章 醉酒第十八章 奇門之術(二更)第九章 同意(一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二十四章 回京第四十四章 五日(二更)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十六章 風寒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九十四章 嶺山(一更)第四十一章 觀察(一更)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四十四章 準了(一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十一章 出京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八十四章 更好(二更)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五章 哄(一更)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九章 信物(一更)第五十五章 回門(一更)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三十八章 站隊(一更)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八十三章 約見第三十八章 滋味(二更)第八十三章 約見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
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十九章 蹊徑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三十三章 新房(一更)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四十九章 扎心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十九章 旁聽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九十九章 說服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一章 主子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八十九章 會會(二更)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二十四章 回京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九十三章 醉酒第十八章 奇門之術(二更)第九章 同意(一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二十四章 回京第四十四章 五日(二更)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十六章 風寒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九十四章 嶺山(一更)第四十一章 觀察(一更)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四十四章 準了(一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十一章 出京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八十四章 更好(二更)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五章 哄(一更)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九章 信物(一更)第五十五章 回門(一更)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三十八章 站隊(一更)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八十三章 約見第三十八章 滋味(二更)第八十三章 約見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