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

一個好的主子,對身邊人,對屬下,可見是有多大的影響。

東宮沒有一個好主子,所以,圍繞在東宮身邊的近臣屬下,都爲達目的,手段兇殘狠辣,沒有底線。

但因爲二殿下,掌舵使雖然也用手段,但卻還有那麼一絲底線,二殿下就是那根攥着線的繩子,掌舵使每走一步路,他都扯一下,以至於,跟了這樣的仁善之人,推他登上皇位,雖然艱難,但他們心裡都踏實,也比當初心甘情願。

林飛遠一拍腦門,恍然,“是了,你說的還真對,是二殿下。”

他原地又轉了兩圈,很是有些鬱悶,“連我這樣出生心就是黑的人,竟然也給養白了,二殿下可真是一個魔鬼。”

孫明喻笑出聲,“這樣難道不好?”

林飛遠噎住。

能有什麼不好?他就是渾身不得勁兒罷了。他一直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人,很是有自知之明,所以,當初凌畫問他能做什麼的時候,他也回問了,你都有什麼事兒要做,讓我選選,凌畫拿出一堆事情給他選了,他一眼就看重瞭如今乾的這個,摸黑走路,摸黑做壞事兒,是他最擅長的啊,他簡直如魚得水,但誰知道,他媽的明明是做壞事兒做了這麼久,自己也很怡然自得,誰知道心卻不知不覺間給養白了?

這誰受得了?

他撓撓頭,將一頭本就凌亂的頭髮給抓成了個雞窩樣兒,反駁不了孫明喻,他轉頭問凌畫,“掌舵使,你覺得二殿下是不是魔鬼?”

凌畫笑出聲,認真地想了想,“是吧!”

蕭枕可不是個魔鬼嗎?連她自己都意外他會生了一顆仁善心腸,雖然每次說話都不中聽,有時候也會被氣的臉色鐵青口不擇言暴跳如雷,但做出來的事兒,卻顧念百姓。

她至今仍記得,不止聽過幾次了,他掙扎着說,“將來我若是坐上那個位置,後梁的百姓,都是我的子民吧?是吧?若是他們都被害死了,我還上哪裡去找我的子民去?少不得要護着是不是?只有護住了,他們好好活着,我要那個位置,纔能有意義。是不是?”

自然是的。

凌畫得承認,就是這麼一個人,多少不公平壓在他身上,也沒有折彎他的脊骨,他雖然恨死了,心中也憤懣死了,但仍舊,對仁善保留一席之地。

她記得最深一次,陛下給東宮慶生,大擺宴席,而從沒給他過過生辰,他恨恨地說,“同樣是兒子,憑什麼蕭澤就高貴?他是嫡子沒錯,但庶子既然被允許生下來,就不給一點兒活路嗎?他知道不知道,蕭澤昨日在東宮,發了脾氣,用廷仗打死了一批宮女太監,足足有十幾人,都是人命,至少有十人,是受他發脾氣冤死的,他視人命如草芥,這就是他選的好太子。”

還有一次,他喝醉了酒,跑去了凌家府宅她的院子裡,對着她耍酒瘋,“凌畫,你知道不知道,我救你才後悔,若不是救你,我可能早就死了,活着這麼累,還得聽你的話,每日忍着忍着,什麼都不能做,想暗殺了蕭澤也不行,你要我堂堂正正,要我將來清史沒有一點兒污點,可是你知道蕭澤今天干什麼去了嗎?他竟然去了和昌候養的鬥馬場,和昌候不知從哪裡弄了一批女童,大約二十多個,被烈馬拖死了一半,他堂堂太子,不覺殘忍,竟然還有心笑,他算什麼太子?”

他那時,整個人都快崩潰了,那是她掌管漕運半年後,第一次回京,只給自己留了七天在京城的時間,七天後,還要去漕運。

因和昌候當年救駕有功,所以,陛下對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換一句話說,只要不大逆不道,不造反,便不會要他的命,當然,陛下時常會警告他收斂些,和昌候也是個很會的,明裡聽話的收斂,背地裡卻玩燈下黑。

她本不該動和昌候,七天時間實在太短,若要殺了和昌候,準備不足的情況系啊,沒準就惹了陛下黑眼。

但她看着蕭枕的樣子,覺得總走在黑暗中,一走多年,不見光亮,若是再不做些什麼,給他一絲光明的話,他那顆天生仁善的心,看多了黑暗,怕是要撐不住了,就此毀了。

他是將來要坐那個位置的人,理應該有這樣一顆心。他與她不同,她不坐那個位置,只是一把劍,沒心冷血踩着白骨從內到外染黑了都沒關係。

但既然扶持他,他有這樣一顆心,她該護着,就算爲下輩子積德好了。

於是,她下了狠心,對他扔出一句話,“目前東宮不能動,但和昌候,三日後,我就讓他死。”

於是,她連夜謀劃了一番,讓人制造了一場意外,暗殺了和昌候,然後收集和昌候的證據,在和昌候被查出不是出自意外,陛下雷霆震怒,要讓人大查時,她讓人揭發了和昌候一系列慘無人道的罪證。

東宮一直盯着她動作,第一時間察覺和昌候之死是她讓人動的手,於是,收集證據,處處指向她。

陛下將他叫進御書房,盯着她看了半個時辰,後來,只問她一句“爲什麼殺和昌候?”,她有無數理由,但在陛下面前,覺得都不能說,唯一能開口說的那一句,便是,“若凌家還好好的,沒被太子太傅陷害,我如今,也還是個在父母膝下承歡的孩子。和昌候害了無數女孩子,最少的七歲,最大的十七,我實在看不過了,陛下若要處置,我無話可說。”

她承認了,也只能承認,那時,她羽翼未豐,翅膀也不夠硬,只是剛將江南漕運支起攤子而已,還做不到如今可以在陛下面前撒彌天大謊,可以陽奉陰違,可以死不承認。

陛下伸手指着她,“你膽子太大了,還有王法沒有?國法是擺設嗎?”

她直視陛下,“國法不是擺設,但對於和昌候,陛下您捫心自問,國法是不是擺設?”

陛下啞口無言。

後來,陛下罰她在御書房外跪了一個時辰,冠冕堂皇的理由當然是她頂撞陛下,陛下還要用她收整江南漕運,還不想將她這一座扶持起來的代天子立起江南漕運的基石這麼毀了,所以,對她算是重拿輕放,輕輕揭過了此事。

當然,若非那時她距離敲登聞鼓剛大半年,身子還沒恢復利索,陛下不敢罰她久跪,恐她跪廢了一病不起,才輕輕罰跪了一個時辰,否則,罰她跪一天,也是可能的。

當然,她之所以殺了和昌候,也是看準了這一點,她對陛下有用,纔有那個膽子,她是在賭。

後來,陛下定論了和昌候死於意外,案子就那麼揭過了,拉攏和昌候付出很多還沒收穫的蕭澤快氣死了。

蕭枕酒醒後卻嚇死了,從那之後,再也不敢在她面前說那些話了,有多少苦,看到的,聽到的,知道的,能藏在了心裡無傷大雅的,都藏在了心裡,連他二皇子府的幕僚,都不敢說了,怕傳到她耳朵裡。

凌畫一時間想起了很多,火盆雖然還沒送來,但她由內而外冷透心扉的感覺卻漸漸消散了。

她想着,她應該還不算太操蛋吧?應該吧!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 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 衆 號【書友大本營】 免費領!

至少,她這顆心,哪怕是黑透了,還是守住了蕭枕那顆爲天下百姓的向善之心。只有他坐上那個位置,這後梁江山,纔有再承繼百年的希望,若是落在蕭澤手裡,怕是二十年就能毀個乾淨。

林飛遠又走了兩圈,一屁股坐下,唉聲嘆氣,“明明是近墨者黑,我卻近墨者赤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孫明喻好笑,“行了,又有什麼不好?你至於嗎?”

林飛遠懨懨,趴在桌子上,有氣無力,無可奈何,回嘴,“你懂什麼,我跟你和崔言書都不一樣,我壓根就沒想做好人。”

孫明喻無奈地笑着搖搖頭。

凌畫也跟着笑,心情到底好了些,“我小時候還壓根就沒想過做壞人呢,後來不是時不與我嗎?行了,將來你娶妻生子,面對子子孫孫,你可以堂堂正正挺直腰板給他們說你當年何等厲害,有吹牛皮的談資,就衝這一點,哪兒不好了?”

林飛遠撇撇嘴,小聲嘟囔,“還娶妻生子呢,不知道在哪兒呢。”

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三章 詩集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六章 蕭枕第九十章 幫忙(一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十八章 找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六十章 操心(二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三章 詩集第三十八章 行吧(二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三十八章 站隊(一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八十三章 約見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三十二章 大禮(二更)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十章 協議第三章 表態(一更)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三十八章 行吧(二更)第四十七章 談(二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六章 蕭枕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三章 表態(一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三十九章 喜錢(一更)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九十二章 如期(一更)第七十六章 狐朋狗友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二章 刺殺(二更)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七十六章 狐朋狗友第二十三章 修繕(一更)第四十三章 心誓(一更)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五十章(二更)
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三章 詩集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六章 蕭枕第九十章 幫忙(一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十八章 找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六十章 操心(二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三章 詩集第三十八章 行吧(二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三十八章 站隊(一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八十三章 約見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三十二章 大禮(二更)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十章 協議第三章 表態(一更)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三十八章 行吧(二更)第四十七章 談(二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六章 蕭枕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三章 表態(一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三十九章 喜錢(一更)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九十二章 如期(一更)第七十六章 狐朋狗友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二章 刺殺(二更)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七十六章 狐朋狗友第二十三章 修繕(一更)第四十三章 心誓(一更)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五十章(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