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滋味(二更)

京城今年的雪分外的大,這一日又是大雪,白茫茫,天地一片銀裝素裹,地面上積雪三尺深,車馬難行。

一半年邁的官員們都誤了早朝。

東宮門前的雪每隔半個時辰就有人打掃一次,但即便這樣,蕭澤踏出門檻前,還險些被地面上的積雪滑倒,他惱怒地吩咐管家,“今兒是什麼人掃雪?如此備懶,打了板子攆出東宮去。”

管家連忙應是,心想着太子殿下近來的脾氣越來越不好了。

但這也不怪太子殿下,實在是二殿下自從養好傷得了陛下重用後,做了兩樁漂亮的政績,不止獲得了陛下的褒獎,朝中不少大臣們也大加讚揚,紛紛說二殿下是一塊蒙塵的璞玉,終於拂開塵土,發光了。

陛下一改以前對二殿下忽視不喜苛責不聞不問的態度,隔三差五就要喊二殿下去御書房內父子下棋閒敘,這以前可都是太子殿下才有的殊榮,諸皇子公主們都要靠邊站,如今二殿下成了御前新寵,太子殿下成了靠邊站的那個,他怎能不憋屈惱怒憤懣?

不過二殿下倒是沒有什麼變化,依舊是一身孤傲,冷情冷性,不見得意洋洋,亦不見受寵若驚,更不見與聞風而動向他偏心的朝臣們過往甚密,也不見趁機大肆拉攏朝臣,建立自己的勢力,與陛下的父子之情來說,陛下表現的熱絡,他卻依舊是不冷不淡,陛下說他該娶皇子妃了,他依舊推脫,提到冷宮的端妃娘娘,陛下雖也惱怒,但倒也沒再扔硯臺跳腳發怒他了。車馬來去時,除了身邊伺候的小太監和護衛,也就他一個人而已。陛下讓人通傳,他纔去御書房,陛下不讓人通傳,他可以七八日都不踏足,做着自己分內之事。

不過二殿下倒是往長寧宮走的勤了,二殿下養傷期間,太后每隔一日都要派人去二殿下府邸看望,無數好藥送往二皇子府,二殿下對太后比對陛下似乎更領情,傷好入朝後,每三日,必去一次長寧宮給太后請安。祖孫兩個人的關係倒是親近了起來。

這樣的二殿下,看起來不顯山不露水,卻格外的讓東宮的人如臨大敵。

管家依照蕭澤的吩咐,將負責打掃的人打了板子,攆出了東宮,關上大門後,心裡嘆了口氣,想着東宮不復昔日了,這門庭都冷清了,若是往年,也下大雪,即便不如今年的雪大,但朝臣們的腳步就能將東宮門前的雪踏平。

蕭澤早早來到早朝,他到時,有零零散散的朝臣們已到了,以前見到他,即便是不拉攏不投靠東宮的朝臣們,也都會過來跟他打個招呼,但如今除了東宮派系的朝臣,其他人雖疏遠的不明顯,但也擺出了一副陛下純臣的態度。

蕭澤這些日子以來,也算是體會了一把辛苦滋味,他如今還是太子,還是儲君,若是有朝一日,他真的從這個位置上被拉下來,他都不敢想象。

他以前十分肯定,自己能坐穩這個位置,凌畫與他作對,早晚有一日會後悔,悔的腸子都青了,跪在他腳邊求他放過的那種,但是如今,他已不敢十分肯定了。

無論是陛下,還是太后,對他都不如從前,朝臣們更是見風使舵。

沈怡安與許子舟結伴而來,二人倒是與其他的朝臣們不同,停住腳步,對太子見禮。

蕭澤看着二人,同樣心裡憋氣,許子舟的京兆尹府尹是怎麼升上來的,他比誰都清楚,他早已是凌畫一派的人了,只不過他掩藏的好,雖然他清楚,但是陛下還依舊當他是純臣,是天子近臣。

沈怡安將自己的弟弟沈平安送去做紈絝了,說是做紈絝,但其實是根本沒有與程初等人混在一起胡混,而是住進了端敬候府,被保護起來了。有了端敬候府這張盾牌,他的確是奈何不了沈平安,間接的,也奈何不了沈怡安,拿捏不住他這個軟肋了,自然也沒能成功將人拉攏成。

而沈怡安將弟弟送入端敬候府,凌畫如今是端敬候府的女主人,等於沈怡安也歸了凌畫那一派。

後梁朝堂的兩顆明珠,都暗中投靠了凌畫,也就等於投靠了蕭枕。

可是陛下依舊拿二人當做天子近臣,帝王純臣。

倒也不是陛下不英明,實在是沈怡安與許子舟太會掩飾了,哪怕蕭枕入朝,與他明裡暗裡爭鬥起來,有政見不合時,陛下在早朝上問起沈怡安與許子舟,這二人依舊是不偏不倚,既不向着蕭枕,倒也不偏頗欺負他。

蕭澤在二人見禮後,對沈怡安道,“恭喜沈大人了,從今日起,本宮該改口稱呼大理寺卿了。”

沈怡安再度拱手,不卑不亢,“陛下還未下旨,太子殿下言之過早。”

“今日早朝父皇就該升你的職了,摺子已批了,本宮自不是言之過早。”蕭澤笑了笑,“沈大人好手段。雖然上回的案子沒破,沒抓住綠林的黑十三,但還是另立了別的功勞,讓大理寺卿提前告老,讓父皇升你的職,你這個位置,別人想搶,也沒搶去,可不是好本事嗎?”

沈怡安也笑了笑,“承蒙恩師辭官前一力舉薦,也承蒙陛下器重,多謝太子殿下看重,下官一定在其位謀其職,爲社稷出力。”

蕭澤心裡冷笑,好一個爲社稷出力,指不定是爲誰的社稷出力。

轉眼到了早朝的時間,皇帝準時來到,朝臣們站了大半,其餘一小半人誤了早朝,其中就有二殿下蕭枕。

皇帝坐在龍椅上,由上往下看,見蕭枕往日站的位置上沒人,與小半朝臣們一樣,空着位置,但那些誤了早朝的,都是年邁的老大臣,倒也情有可原。

太子蕭澤倒是來的準時,這一點讓皇帝滿意,不過皇帝也想到,蕭枕的府邸離的遠,比東宮距離皇宮遠多了。

皇帝耐心地坐在龍椅上等了片刻,朝臣們陸陸續續來了,有兩個告假的,因爲病倒了。但是蕭枕沒來。

皇帝算計着時間,蕭枕怎麼也該來了,有些大臣的府邸距離二皇子府更遠,他問身邊的趙公公,“二殿下呢?今日怎麼還沒來?”

趙公公搖頭。

皇帝奇怪了,“蕭枕從病好後,一直準時上朝丁卯,從未無故不朝。今兒是怎麼回事兒?”

趙公公小聲說,“老奴去打聽一下?”

“嗯。”皇帝點頭。

趙公公連忙出了大殿。

陛下和滿朝文武,等蕭枕一人,他可真夠有面子的。

蕭澤站在下面心裡氣壞了,不過這些日子他憋悶的太多了,已形成了習慣,不會像最開始一樣,表現在臉上,他一樁樁,一件件,都記在心裡,暗暗發狠,總有一日,他會還回來。

趙公公去了沒多久,回來後,對皇帝說,“陛下,老奴剛出去,便碰到了二皇子府派來的人,說昨兒夜裡,軍器所那邊研究出了新兵器,軍器所的人高興之下,通報了二殿下,二殿下一高興,便出城去了軍器所,今兒雪大,大約是被困在了城外,沒能趕回來早朝,二皇子府的管家一早就派了人去城門口接人,沒接到二殿下,這才匆匆進宮來給二殿下告假。”

皇帝聞言也頗有興趣,“軍器所研究出了什麼新兵器?”

趙公公搖頭,“來告假的小太監也不知。”

皇帝點點頭,說道,“早朝吧!既然如此,不等他了,等他回城,讓他再來見朕。”

趙公公應是。

蕭澤距離龍椅近,將皇帝和趙公公的話聽的清楚,臉色終於有些繃不住,蕭枕才掌管兵部多久?便大力改造兵部,還真讓他做出了兩樁政績,冗繁爛賬,被他查了個清楚不說,若是一直碌碌無爲的軍器所真研究出新的兵器用於軍事,那他的功勞又加大了。

他若是早知道有朝一日蕭枕會得父皇器重,會這般能耐,凌畫一直暗中扶持的人是他,而不是他那兩個親生母親還建在的小兄弟,他早就殺了他了,也不至於如今這麼棘手,受他的氣。

可是,他並沒有早知道。

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一章 戮破(一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二十一章 可怕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九章 秦桓第六十章 娘哎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二十章 如期第八十四章 折損(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十八章 借馬第二十六章 剪掉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二十章 警告(二更)第三十七章 寵着(一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五十四章 同意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二十三章 很美(一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四十二章 善良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二十章 警告(二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三十八章 行吧(二更)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七十八章 上藥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八章 半夜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九十九章 玩物(一更)第六十六章 撞見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二十一章 三更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五章 海棠醉第三十三章 新房(一更)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第六十六章 鷹鳥第四十三章 許子舟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三章 蘇楚(二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十九章 旁聽第九十九章 玩物(一更)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
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一章 戮破(一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二十一章 可怕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九章 秦桓第六十章 娘哎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二十章 如期第八十四章 折損(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十八章 借馬第二十六章 剪掉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二十章 警告(二更)第三十七章 寵着(一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五十四章 同意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二十三章 很美(一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四十二章 善良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二十章 警告(二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三十八章 行吧(二更)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七十八章 上藥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八章 半夜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九十九章 玩物(一更)第六十六章 撞見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二十一章 三更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五章 海棠醉第三十三章 新房(一更)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第六十六章 鷹鳥第四十三章 許子舟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三章 蘇楚(二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十九章 旁聽第九十九章 玩物(一更)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