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恩准

溫夕柔不受父母寵愛,自小就對親情這兩個字,心寒冷漠的很。她從小就沒有體會過親情,所以,失去父親,她也沒有覺得有什麼難受的感覺。

無論是父愛,還是母愛,亦或者兄弟姐妹愛,於她來說,都沒體會過。

所以,當溫行之的信函送到她手中時,哪怕是得知了親生父親的死,她也沒掉一滴眼淚。父親看重大哥,疼愛姐姐,她這個嫡次女,在他眼裡,很多時候,都是無視的。

雖然他不與母親一樣苛責她,但也從未對他好過。

只有今年溫夕瑤被休,溫家與東宮需要再接上斷了的紐帶,她這個女兒纔有了作用,被送來了京城。他的父親才正兒八經地與她說了些溫和又告誡的話,但也不是因爲父愛,而是因爲溫家的野心,讓她不出差錯地連上這根斷了的紐帶。

但哪怕沒有父愛親情,但親生父親亡故,她還是要回去奔孝的。

所以,她讓人向宮裡遞了話,等着聽宮裡的旨意。畢竟,她是來京城待嫁,雖然與太子蕭澤的婚事兒一直拖延着,但她來京城的目的,就是爲了聯姻。宮裡的陛下早已同意,只不過就差一道賜婚聖旨而已。如今出了這樣的事兒,爲父守孝,要三年不嫁娶,那麼,幽州溫家和東宮這紐帶,不斷也得斷了。

她看的明白,她大哥可不是他父親,不會誓死效忠東宮。東宮能不能收攏她大哥,還不一定,她終於不用嫁了。

她在京城這段時間,只見過二殿下蕭枕一回,就那一回,她屈膝行禮,蕭枕掃了她一眼,連話也沒說,便走了。

她想着,凌畫一定與蕭枕提過,但蕭枕顯然,對她無意。

她早該料到的,但即便如此,她還是心慕他,就與年少時一樣,緣淺卻情深,只不過,都是她一個人的事兒。

她連追上去說二殿下,我願意幫你,都做不到,因爲蕭枕那一眼之後的背影,是拒人千里之外,似乎她是什麼不能沾惹的東西,他打死也不會沾惹一樣。

也是,他有凌畫,並不需要別的女人幫。

大哥的信上說,父親被人刺殺,幽州溫家派了三撥人馬報信給陛下和東宮,卻都無迴應,她聰明地想到,怕是被二殿下截了。凌畫不在京城,但他如今鋒芒畢露,讓東宮太子都退避三舍,他應該也有本事做到攔截幽州的三撥送信人馬。

她又想到太子蕭澤,想着他怕是氣的想要殺人,但沒了父親的支持,他還鬥得過二殿下蕭枕嗎?

當然,若是他有本事讓大哥幫他,還真不一定。

皇帝發了雷霆之怒後,冷靜下來,也想到了凌畫和蕭枕,凌畫在江南,那麼攔截幽州溫家密報,應該是蕭枕所做。

他的好兒子,瞞過了大內侍衛的眼睛,瞞過了東宮,沒弄出一點兒動靜。

他是仰仗凌畫?還是依靠自己?皇帝不得而知。但結果就是,溫啓良死了,東宮失了臂膀,多年來的平衡,雖在幾個月前,被他派蕭枕前往衡川郡治水時已打破,但也不如今日,溫啓良之死,打破的徹底。

他閉上眼睛,想着這江山啊。

趙公公小心翼翼進來稟告,“陛下,太子殿下求見!”

皇帝想着蕭澤果然坐不住了,這時候來找他有什麼用?但他還是說,“宣!”

蕭澤進宮這一路,怒氣依舊沒消,在見到皇帝后,躬身見禮,“兒臣拜見父皇!”

皇帝擺手,問他,“怎麼這個時候來見朕?”

蕭澤咬牙,“父皇,兒臣收到了幽州送來的信函,說溫總兵被人刺殺遇害,刺客至今沒抓到,幽州遠在千里,溫行之自會徹查刺客何人,但當時溫總兵受重傷時,幽州溫家送往京城求醫的密報,三撥人馬,都被人半途攔截,此事是何人所爲,父皇一定要查。”

他用了很大的力氣,纔沒直接點出是蕭枕。

皇帝點頭,“嗯,朕已吩咐人徹查此事了。”

蕭澤請命,“溫總兵畢竟是兒臣岳父,兒臣懇請請父皇將此事交給兒臣徹查!”

他親自查,往蕭枕身上查,往死了查,他就不信,查不出蕭枕做過的蛛絲馬跡。就算他早已將痕跡抹平,他也要給他按上。

皇帝看着蕭澤,提醒他,“溫夕瑤已被你休棄了,朕早先雖也有意將溫夕柔許配給你,但如今溫啓良亡故,溫夕柔要守孝三年,你東宮太子妃總不能一直空掛,幸好朕還未曾下賜婚的聖旨。”

言外之意,以前溫啓良是你岳父,但如今已不算。

蕭澤道,“父皇,溫總兵屍骨未寒,兒臣做不到眼睜睜看着他被人所害不爲他找出兇手,還請父皇恩准兒臣徹查此案。另外,兒臣與溫夕柔的婚事兒……”

蕭澤頓了一下,咬牙,“兒臣願意等她三年。”

幽州的三十萬兵馬,他不能放棄,雖然溫行之這個人難以琢磨,性情孤僻,但溫夕柔總歸是溫行之的親妹妹,他總不會不顧忌一二。

皇帝看着蕭澤,沉默片刻,嘆道,“澤兒啊,朕想抱孫子了。”

再等溫夕柔三年,東宮何時纔能有子嗣?

蕭澤立即說,“父皇,兒臣願意等溫夕柔三年,她想必也能體諒兒臣讓側妃良娣侍妾先有孕。”

皇帝皺眉,“嫡子未出,你想先生一堆庶子?”

蕭澤跪在地上,“還請父皇恩准。”

他今日豁出去了,不求到徹查此事,他不罷休,哪怕惹父皇動怒,他也要蕭枕付出代價。

皇帝果然有些怒了,“你這是想逼朕?朕的大內侍衛來查,你不放心?你這是連朕也信不過了?”

蕭澤搖頭,“兒臣不是信不過父皇,兒臣是想爲溫總兵做這件事兒,父皇知道,溫總兵待兒臣甚好,兒臣未曾收到他病重的急報,心中有愧。”

皇帝怒意消了些,又沉默片刻,擺手,“罷了,你既然想查,便查吧!不過,大內侍衛主查,你從旁協助徹查。”

皇帝太瞭解蕭澤了,他自己親手帶大的太子,豈能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他認定了蕭枕,哪怕找不到蕭枕攔截密報的痕跡,也要假做痕跡出來,直指蕭枕。

這是皇帝不准許的。

他雖然也覺得攔截密報是蕭枕做的,若是大內侍衛找出證據,他一定會嚴懲蕭枕,但同樣,若是找不出證據,那證明蕭枕有這個本事抹平痕跡,他自然也不會揪着此事不放。

蕭澤可以去找證據,但不能假做證據。

蕭澤心下發沉,但父皇讓步讓他查就好,他就不信蕭枕做的天衣無縫,總能找出痕跡,他叩謝,“多謝父皇恩准。”

皇帝擺手,“你去吧!”

蕭澤離開後,御書房靜下來,趙公公送蕭澤離開,回來後,便見皇帝立在窗前,看着窗外,窗子開着,外面的雪下的大,風雪從窗子灌進來,涼的很,趙公公連忙說,“陛下,風雪太大了,還是關上窗子吧?仔細龍體。”

皇帝點頭。

趙公公連忙關上了窗子,阻隔了外面的風雪,這才說,“陛下,溫家二小姐剛剛讓人遞了話進宮,說是回家奔孝,求陛下恩准。”

皇帝點頭,“準了。”

話來,又道,“風雪大大,讓她明日隨欽差攜帶聖旨一併啓程。”

趙公公聞言,立即派了人去溫宅給溫夕柔回話。

蕭澤出了皇宮,沒回東宮,直接去了溫宅。

溫夕柔吩咐人正在收拾東西,聽人稟告說太子殿下來了,她神色一頓,沉默片刻,吩咐,“請殿下去前廳小坐,我這就過去。”

自從溫行之離京,她就成了京城溫宅的主人,下人們自是都聽她的。這期間,蕭澤派人送了兩回東西,一直未登門,沒想到今日倒是來了。

她換了一身素淨的衣裙,對着鏡子看着自己面無表情的臉,覺得這樣見蕭澤,不太好,於是用手用力地揉眼睛,揉了片刻,將眼睛揉的又紅又腫,才走了出去。

她到時,蕭澤已等候了兩盞茶,除了陛下讓他等外,蕭澤從不耐煩等人,但他今日十分有耐心,他知道溫夕柔要回幽州,他一定要在她離京前讓她答應,回幽州後幫他勸說溫行之,讓溫行之扶持他。

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八章 能耐(一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六十一章 選禮(一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七章 認真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九十七章 寧家(一更)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第四十九章 三更(二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八十八章 服氣(二更)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八十五章 哭(三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九十章 奏摺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八十章 桃花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三十五章 羨慕第四十八章 猜測(二更)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六章 蕭枕第九十四章 不敢第一百章 酸了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九十八章 攔車(一更)第五十三章 趕出(一更)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三十九章 喜錢(一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四十一章 觀察(一更)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喝醉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四十章 紅裳(二更)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九十三章 秘密(一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十三章 借錢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
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八章 能耐(一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六十一章 選禮(一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七章 認真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九十七章 寧家(一更)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第四十九章 三更(二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八十八章 服氣(二更)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八十五章 哭(三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九十章 奏摺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八十章 桃花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三十五章 羨慕第四十八章 猜測(二更)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六章 蕭枕第九十四章 不敢第一百章 酸了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九十八章 攔車(一更)第五十三章 趕出(一更)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三十九章 喜錢(一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四十一章 觀察(一更)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喝醉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四十章 紅裳(二更)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九十三章 秘密(一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十三章 借錢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