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

凌畫出了端敬候府,琉璃已在馬車上等着她。

見她出來,琉璃一臉關心,“小姐,您今兒的好感度刷的如何?小侯爺被您感動了嗎?”

凌畫揉揉眉心,“累死了。”

琉璃不怎麼心疼,“您說您,何必呢?就算要刷小侯爺的好感度,也沒有必要這麼勞心勞力吧?您使點兒計謀,不就得了?”

凌畫無奈,“宴輕聰明着呢,賜婚之日,我對他用的那些計謀,都被他識破了,若不是我提前跑去陛下面前給他要了汗血寶馬,送禮送到了他心坎上,就衝我這麼麻煩,遇到刺殺連累他,他敢進宮讓陛下收回賜婚聖旨自此之後跟我沒關係。我哪裡還敢對他再用計?”

琉璃唏噓,“宴小侯爺不傻嘛!”

凌畫失笑,“他本來也不傻。”

琉璃不解,“那怎麼有些事兒他辦出來,看着就不怎麼聰明的樣子?”

“比如?”

“比如跟秦三公子搭臺唱戲?被您算計喝醉酒籤婚約轉讓書?答應娶您接了聖旨賜婚?”

“憫心草,給純善之人才有用。”凌畫笑,“他善良。”

琉璃感慨,“善良的人可真多!”

比如一直等着小姐悔婚的許少尹,比如婚沒毀前就看上了宴小侯爺的自家小姐,比如爲了自己悔婚不惜坑了宴小侯爺跳火坑的秦三公子,比如一心一意做紈絝見了女人就躲的宴小侯爺!

凌畫伸手掐她,笑罵,“壞丫頭!”

諷刺誰呢!

琉璃躲開,不甘落後,“壞女人!”

口是心非!

二人打鬧了一會兒,凌畫沒力氣地指指自己肩膀,琉璃意會,動手給她捏捏肩捶捶背,鬆鬆筋骨。

馬車來到京兆尹大牢,提前得了消息的許子舟已在等候。

見凌畫來了,他微微頷首,領着凌畫走進天牢。

天牢陰暗,許子舟親自提着燈,在頭前帶路,同時叮囑凌畫小心。

凌畫應了一聲,跟在他身後。

那四個死士分別被安置在四間牢房裡,躺在地上的草蓆上,凌畫看了一眼,回頭示意琉璃,琉璃從懷中拿出今兒上午剛剛製作出來的解毒丸,在許子舟打開牢房門時,走進去分別餵了四人吃下。

凌畫對許子舟道,“這解毒丸連着吃十日,這四個人的毒便能解一小半,既然他們左右都是死,也不用費心用更麻煩的法子給他們將毒全部清除乾淨,只要讓人醒過來,能開口就行。”

許子舟懂,點點頭。

“有椅子嗎?”凌畫覺得,既然要做樣子,讓東宮緊張,她怎麼也要在這天牢裡待一兩個時辰再出去,做出全力施救這四個死士的樣子來。

許子舟點頭,說了句“稍等”,便走了出去。

不多時,他帶了兩個人進來,這兩個顯然是他的親信,一個人提着一張桌子,一個人搬了椅子,而許子舟的手裡拿了茶壺等器具。

凌畫掃了一眼,笑,“多謝許少尹!”

許子舟請凌畫入座,給她倒了一盞茶,又從袖中拿出一盒棋,“左右待着也是無事,淩小姐善棋吧?雖然在下棋藝不精,但對弈消磨時間也是能做到的。”

“行啊!”凌畫沒意見,閒着也是閒着。

於是,兩名親信守在天牢門口,琉璃提着燈在一旁圍觀。凌畫和許子舟二人你來我往對弈起來。

一連三局,凌畫全贏。

許子舟笑着拱手,“姑娘的棋藝太高深了,在下不是對手。”

凌畫沒有贏棋的居傲,笑着說,“我小時候就由三哥教我下棋,三哥師承棋瘋子李臻言,畢生棋技都傳授給了他,哥哥學他十成,我也就學了七成。”

許子舟自然聽說過李臻言,一輩子鑽研棋道,連家也不成,逮住人就下棋,走遍天下,只爲尋找對手,後來被他徒弟打敗,含笑九泉。

不過沒人知道他的徒弟原來是凌雲深。

他佩服,“雲深兄不入朝,真是可惜了,以他之才,宰輔之位。”

凌畫搖頭,“朝局波雲詭異,三哥眼睛裡揉不下沙子,不適合入朝。他自己也知道,所以,三年前陛下讓他入朝,他給推了。”

許子舟想想凌雲深的脾性,也笑了,“倒也是。”

凌畫看看時間,三局棋也沒過去多久,還得再待會兒,出去太早了,東宮也不見得重視,畢竟,死士中的毒沒那麼好解,盤問審訊也沒那麼容易。

許子舟也知道,看了看時間,試探地問,“在下有個不情之請。”

凌畫看着他,“不是太爲難之事,你就說。”

意思是太爲難之事就別開口了。

許子舟微笑,“往後至少十日,你都要日日來天牢吧?”

凌畫點頭,“原則上是這樣的。”

只有她天天來天牢,東宮纔會急,纔會動。

許子舟說出所請,“若是子舟請姑娘教我下棋,會不會是爲難之事?”

凌畫一愣。

這似乎算不上什麼爲難之事。

她看着許子舟,“你的棋藝也是不錯的,其實用不着我教。”

“你與我下棋,是留了三分的,但我還是輸了。”許子舟目光誠摯,“在下下棋,一直以來全憑自己看棋本子摸索,未得名師指點,與人對弈,未免拿不出手,若是姑娘樂意教,在下拜師也可以。”

凌畫聞言一笑,擺手,“拜什麼師?我教你就是了。這又不是什麼密學不能傳人的東西。”

許子舟道謝。

於是,凌畫又教許子舟下了一個時辰的棋。

凌畫走出天牢時,已深夜。

許子舟送她出來,“我送你回府吧?”

“不用,有琉璃在呢,我們送你好了。”凌畫上了馬車,想着這期間許子舟也不能出事兒。

許子舟想了想,沒拒絕,“那就多謝了。”

將許子舟送回府,凌畫才與琉璃回凌家。

琉璃還是那句話,“許少尹多好的人啊!”

凌畫也還是那句話,“許子舟真善良!”

琉璃翻白眼。

回到凌家,凌畫已累極,連梳洗都懶得動了,直接寬衣睡了。

太子蕭澤雖然被皇帝罰閉門思過,但也只是不踏出東宮而已,外面的消息自然有東宮的輔臣和幕僚送到他面前。

這一日深夜,東宮太子書房依舊亮着燈。

蕭澤沉着臉在等着京兆尹的消息。

直到快子時,纔有暗衛傳回消息,“殿下,淩小姐在京兆尹大牢裡待了兩個時辰,方纔回府。”

“她怎麼待了那麼久?”

“據說是給那四個死士解毒。”暗衛說着打探回來的消息,“許少尹全程陪着,據說等着解毒後審訊。”

蕭澤眼神一厲,“父皇越過京兆尹府尹陳橋嶽,將此案交給京兆尹少尹許子舟,這是要做主爲凌畫徹底查清幕後之人了。”

他咬牙,“父皇對凌畫比對本宮還要好,若不是凌畫的身份自小就是凌家人,她娘以前從沒見過父皇,本宮還以爲她是陛下的私生女。”

這話沒人敢接。

蕭澤問,“凌畫離開後,許子舟呢?”

“據說淩小姐怕許子舟深夜回府不安全,她將許子舟送回府了。”

蕭澤冷笑,“她爲了查案揪出幕後之人,連許子舟的安全都考慮到了。”

東宮近臣道,“要殺許子舟也容易,淩小姐不會處處看着許子舟,殺他其實比殺淩小姐容易,他畢竟出身寒門,根基淺。”

“許子舟不能殺,他是父皇的人,有凌畫盯着,我若是對許子舟動手,定被她所知,父皇喜歡許子舟和沈怡安,多次讚賞他們二人是後梁的兩顆明珠,若是我殺了他,父皇雷霆動怒,本宮得不了好。就算父皇再寵我,也不允許我動許子舟。”

“若是殿下強行動了呢?”

蕭澤撇了近臣一眼,“父皇敢廢我太子之位。”

近臣倒吸了一口涼氣,“不至於吧?陛下喜歡殿下……”

蕭澤擺手,“父皇看重的是江山穩固,是朝局安穩,是有才之士報效朝廷,許子舟是天子近臣,就如本宮對你這個東宮近臣,有人殺了你,本宮豈會輕輕放過?”

近臣頓時沒了話,“那殿下該從哪裡入手?一定不能讓那四個死士供出溫家來,否則,淩小姐一定會咬死溫家,殿下可就失去臂膀了。”

蕭澤自然知道厲害,“想辦法對那四人滅口,雖然死士開口的可能不大,但凌畫那女人邪門,沒準真能讓死士開口,不能讓她拿到證據。”

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三十五章 生辰(二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九十三章 桃花第二十六章 避開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七十章 出息第五十章(二更)第二十一章 可怕第七十一章 慶幸(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三十六章 過城(二更)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三十三章 新房(一更)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十八章 找第三十八章 生不生(二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一百章 功成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七十八章 各自(二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三十七章 喜歡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四十七章 談(二更)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九章 同意(一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二十三章 很美(一更)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第三十八章 站隊(一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五十七章 哄人(二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三十五章 生辰(二更)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六十二章 伺候(六更)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三十八章 生不生(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
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三十五章 生辰(二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九十三章 桃花第二十六章 避開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七十章 出息第五十章(二更)第二十一章 可怕第七十一章 慶幸(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三十六章 過城(二更)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三十三章 新房(一更)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十八章 找第三十八章 生不生(二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一百章 功成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七十八章 各自(二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三十七章 喜歡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四十七章 談(二更)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九章 同意(一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二十三章 很美(一更)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第三十八章 站隊(一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五十七章 哄人(二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三十五章 生辰(二更)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六十二章 伺候(六更)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三十八章 生不生(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