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

午門外,陳橋嶽很快就被斬首。

凌畫上前一步,對皇帝求情,“陛下,陳大人雖然一時糊塗,做的事情該當被砍頭,但是他的妻子女兒以及九族,畢竟是無辜的,臣覺得就饒了吧!”

皇帝猛地轉頭,“你給陳橋嶽求情?”

凌畫嘆了口氣,“陛下,您是任君,素來英明,誅九族是十惡不赦的大罪,陳大人有罪,但還罪不至此,臣覺得,他被砍頭也就罷了,爲了免於百姓恐慌,可以赦免他九族,畢竟他在京兆尹府尹的位置上坐了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真正做錯的事情也就這一樁而已。”

皇帝怒氣不消,“朕不覺得你該站出來給陳橋嶽求情。”

言外之意,陳橋嶽殺了那四名死士,凌畫該恨不得誅了他九族,更何況,陳蘭桂還因爲惦記宴輕而得了相思病,他不覺得凌畫是如此善良之輩,有慈悲心腸。

凌畫誠懇地拱手,“於情分上,臣與陳大人沒什麼交情,他做出此事,讓臣十分憤怒,但於理上,臣覺得,陳大人爲了女兒,一片慈父之心,也情有可原。更遑論,陛下判誅九族的重罪,臣當真覺得重了,爲了陛下不被百姓們背地裡說暴君,臣只能替陳大人求情了。畢竟,陛下好,臣纔好。”

皇帝緩和了面色,“既然你求情,就對陳橋岳家抄家,財產充公,至於陳橋嶽妻子女兒,貶爲奴僕,便交由你處置吧!”

凌畫垂首應是。

她答應陳橋嶽的話,做到了。

皇帝看着凌畫頭頂,“至於太子……”

他自然不可能因此而廢太子,此事也不宜大肆宣揚。

凌畫很是識趣,“太子事關國體,也事關朝局,臣覺得,一定是東宮那名叫錢耿的近臣攛掇太子殿下,才讓太子殿下做出收買陳橋嶽此舉的,臣請陛下重罰錢耿。”

錢耿這個人,是東宮的一名能臣,能說會道,這一回,就讓他死了得了。

皇帝心裡鬆了一口氣,覺得凌畫很順眼,也很得她的心,知進退,懂分寸,處處爲朝事着想,哪怕她心裡也很對太子惱怒,但卻沒有趁機喊打喊殺。

他沉聲道,“你放心,朕也不會輕饒了蕭澤。”

凌畫做戲做全套,“陛下,臣覺得是溫家慫恿太子殿下的,臣因爲對陛下您狀告溫家買賣糧草,得罪了溫家,所以,溫家聯合綠林的黑十三要殺臣,而太子殿下爲保溫家,才做出此事。陛下稍微訓誡太子一頓就是了,但一定要嚴懲溫家。”

她覺得,這一局謀算可以再多延伸一點兒,可以趁機奪了溫家的兵權。

畢竟,在這一局棋裡,出乎意料的是東宮的太子妃溫氏因對程良娣下毒而被太子殿下厭惡關入了東宮地牢,如今陳橋嶽事發,供出太子,皇帝不可能廢太子,那麼,不如她轉移去溫家,太子厭惡太子妃,也必定因此對溫家不滿,這樣一來,他還會拼死保溫家嗎?怕是不見得,他得先自保。

溫家的三十萬兵馬,她得想想,一旦被陛下收回,那麼誰來接手呢?

皇帝也早已知道了東宮發生的事兒,沉聲道,“此事朕會徹查分明,若真是溫家對你下手,朕絕不姑息。”

凌畫道謝,“多謝陛下。”

皇帝擺擺手,“你去吧!許子舟留下。”

凌畫告退出了御書房。

既然進宮了,天色還不晚,她索性去了一趟長寧宮。

太后剛剛午睡醒,正在醒盹,聽說凌畫來了,連忙吩咐孫嬤嬤快請。

凌畫見到太后,面上帶了三分笑模樣,給太后見禮。

太后拉着她的手問,“怎麼這個時辰進宮了?可是出了什麼事兒?”

凌畫也不隱瞞,與太后閒話家常,三言兩語便把京兆尹發生的事兒說了,話落道,“臣從御書房出來,覺得天色還早,想來看看您,便過來了。”

太后怒道,“陳橋嶽怎麼這麼糊塗!”

凌畫連忙說,“臣過來看您,可不是讓您老人家生氣的,他已被陛下砍頭了,至於陳家的家眷和九族,臣求請給保住了。”

太后道,“你呀,心善什麼?雖說一人做事一人當,但陳家那個丫頭,對宴輕有那種心思,就該徹底掐斷。”

凌畫微笑,“她不足爲慮,臣不想陛下多造殺戮,陛下是明君。”

太后嘆了口氣,“怪不得陛下器重你,你果然當得。也罷,皇上既然將他的家眷貶爲奴婢,交給你處置,陳家那丫頭,你就隨意處置了就是了,總之,別因爲她,影響你與宴輕。”

凌畫點頭,“您放心,不會的,小侯爺除了我,不喜歡別的女人。”

她這話說的自信,一下子把太后給逗笑了。

她點着凌畫額頭,“瞧瞧,我聽到了什麼?他如今喜歡上你了?若真是這樣,那感情好,哀家也爲你高興。”

凌畫抿着嘴笑,臉不紅地說,“還差點兒,不過臣一定能做到的。”

“好,哀家等着。”太后樂不可支。

打開了這個輕鬆的開頭,太后便問起了宴輕的近況,然後又問,“哀家聽說你今兒在桂霞樓給他包場看雜耍?特意讓郭家班子爲他多留了一天?”

凌畫湊近太后耳邊,小聲說,“郭家班子途經京城時,我知道這個熱鬧小侯爺一定想看,畢竟,他就算被關在府裡養傷,也有人會告訴他這個消息,所以,我早就提前安排了,如今不過是讓他覺得我爲了他特意費力氣攔了郭家班子罷了。”

太后一愣。

凌畫又小聲說,“對小侯爺,可不得多用點兒心思嗎?臣也是絞盡腦汁費盡心機讓他儘快喜歡上我。”

太后頓時大樂,“哎呦,不得了了,你這聰敏的腦袋和心思,他不是對手吧?”

凌畫模棱兩可,“不是吧?”

步步爲營,鑽進他心裡佔據一席之地,目前進展良好,若是照着這個樣子發展下去,距離他喜歡上她還會遠嗎?不會的。

哪怕他看透她的心思,知道她的手段,只要不反感她,就有戲。

太后拍着她的手,笑的合不攏嘴,“你做的對,宴輕那個東西,他看着難哄,只要對他脾氣,拿捏住他的性子,其實也沒有多難。”

凌畫如今對宴輕已有幾分瞭解,感慨道,“宴小侯爺純善,是臣滿肚子心計,若非他醉酒後弄出婚約轉讓書,臣是配不上小侯爺的。如今也只能這般耍心機了。”

太后不贊同,“哀家覺得,緣分天定,你與秦桓沒那個緣分,只與他有。女子有心計,不見得是壞事兒,若是傻白甜,哀家還不放心把你與他湊做一堆呢。你只管照着你的法子做,夫妻相處之道,是要用心經營的,只要你的目的是好的,如何算計不重要。”

凌畫笑着道謝,“有您這句話,我更有信心了。”

太后笑的不行。

凌畫與太后閒聊了半個時辰後告辭,出了長寧宮。

此時,宮外,陳橋嶽被砍頭的消息已傳了出去,御林軍已去陳橋岳家抄家,朝臣們紛紛震驚。

東宮已得到了消息,太子蕭澤急哄哄召見幕僚近臣,商議對策。

趙公公帶着人到了東宮,當即拿住了東宮的近臣錢耿,宣讀皇帝口諭,賜錢耿腰斬之刑。

錢耿跪在地上,已驚傻了,“殿下救命!”

蕭澤也震驚了,不敢置信地看着趙公公,“趙公公,父皇爲何要對錢耿……”

趙公公拱手,依舊恭敬,“回太子殿下,陳橋嶽招供了,已被陛下半個時辰前推出午門外斬首。”

蕭澤雖然已知道,但聽了這一句話,臉色還是刷地白了。

他沒忘記,與陳橋嶽接觸勸說的人是錢耿,他的東宮近臣裡,除了錢耿,無人能在短短時日勸說動陳橋嶽,錢耿就是有這個能耐,憑他三寸不爛之舌,能開出朵朵蓮花。

趙公公揮手,“帶走!”

錢耿被捂住嘴,一雙眼睛求救地看着蕭澤。

蕭澤自然捨不得錢耿,對比陳橋嶽,錢耿已在他身邊多年,他當即開口,“趙公公且慢,本宮這就進宮去見父皇。”

趙公公搖頭,“陛下還有口諭,讓太子殿下繼續閉門思過,不得踏出東宮一步。至於錢耿,陛下說了,太子殿下敢給他求情,太子殿下這個儲君,就別做了。”

蕭澤瞬間閉了嘴。

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二十二章 借書(二更題外話必看)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十五章 考慮第四十一章 觀察(一更)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二十一章 可怕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四章 凌畫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十二章 慣的第九十八章 起牀氣(二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四十章 舅兄(二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七章 默契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五十八章 賠罪(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四十八章 猜測(二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九十章 奏摺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五十三章 說服(一更)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四十章 舅兄(二更)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五十四章 程良娣(二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十九章 披星戴月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四十四章 好看(二更)第三十八章 心思(二更)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三十七章 輕畫(一更)
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二十二章 借書(二更題外話必看)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十五章 考慮第四十一章 觀察(一更)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二十一章 可怕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四章 凌畫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十二章 慣的第九十八章 起牀氣(二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四十章 舅兄(二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七章 默契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五十八章 賠罪(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四十八章 猜測(二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九十章 奏摺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五十三章 說服(一更)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四十章 舅兄(二更)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五十四章 程良娣(二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十九章 披星戴月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四十四章 好看(二更)第三十八章 心思(二更)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三十七章 輕畫(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