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很美(一更)

宴輕痛痛快快地玩了一場蹴鞠,不止覺得渾身病痛已去,還覺得自己身輕如燕,百發百中,身體心情都好極了。

程初不跟宴輕一隊,玩完一場蹴鞠後,他已累成狗,身心都受到了巨大的打擊,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宴兄,你太不是人了。”

他懷疑他吃的是興奮藥,或者大力神藥,要不怎麼沒有半點兒染了風寒的樣子不說,還能一個人秒殺了全場呢?

宴兄雖然出了一身汗,但神清氣爽,“不服再打一場?”

“服不服!”

他還哪裡敢不服!不止服他,還服凌畫!

衆紈絝也都是七倒八歪,喘着氣瞅着宴輕,總覺得他如今更神氣了些,他難道不應該跟秦桓一樣被凌畫折磨的厭厭怏怏不成人形嗎?怎麼賜婚後,他反而更如被雨露澆灌了的花,愈發鮮豔了?

一人好奇,“宴兄,你真要娶凌家小姐啊?”

宴輕點頭,“嗯。”

“凌家小姐長的美不美?”一人問好奇。

宴輕很有心情地回答,“美!”

哪怕他不懂得欣賞女色,都覺得凌畫美豔不可方物,自然是極美的。

一人震驚,“不是說她長的像母夜叉嗎?”

宴輕轉過頭去,“誰說的?”

其實他想問是誰眼瞎?

“外面的人都這麼說啊,她哪怕參加宮裡的宮宴,都紫紗遮面,不肯以真面目視人,當街碰見了她,她也都是戴着面紗,不是醜幹嘛不露臉?”

宴輕仔細想了想,他見凌畫幾次,她都沒紫紗遮面,他思路很奇葩地說,“大概是她嫌棄別人長的太醜了,污了她那張臉。”

衆紈絝:“……”

有一人說,“我見過淩小姐一面,她纔不是母夜叉,她長的特別特別好看。”

“咦?你何時見過?”衆人看向這人。

大家同是紈絝,應該都沒見過凌畫真容,就連秦桓做了凌畫十六年的未婚夫,也沒瞧見過她長什麼樣子,突然紈絝裡出現個見過凌畫的異類,都齊齊盯準了這個叛徒。

這人被衆人眼神嚇到,連忙解釋,“我哥哥在大理寺,淩小姐與大理寺常年打交道,去年,我有一日去大理寺找我哥哥,瞧見了一個美人,問我哥哥是誰,他說是凌家小姐,我就看了一眼,我哥哥怕淩小姐把我眼珠子挖了,趕緊拽着我走了。”

衆紈絝將信將疑。

一人問,“淩小姐真的很漂亮?她在宮宴上都紫紗遮面,在大理寺見人不紫紗遮面?大理寺的人長的都很好看不污她的臉嗎?”

那人嘿嘿一笑,“大理的人寺還真都長的挺好看的,不說我哥哥,就說大理寺的一枝花沈少卿,那是頂頂好看,淩小姐每次去大理寺,沈少卿都親手給她沏茶,這待遇,大理寺卿大人都沒有享受過?誰不知道沈少卿看着待人溫和卻如高山白雪不好親近?偏偏他待淩小姐就是不一樣……”

“咳咳!”程初猛地咳嗽起來。

“程兄,你咋了?”有人轉頭問。

程初飛快地看了宴輕一眼,然後轉過頭,對衆人使眼色。

衆人頓時明白了!

那說話之人也懂了,連忙拉回跑了千里之外的馬車,一本正經地說,“淩小姐去大理寺,都是爲了公務,大理寺的人見了她,就跟見一尊神踏進大理寺一樣,連大理寺卿大人都躲着她,只能沈少卿招待她,沈少卿畢竟是大理寺的門面擔當嘛!”

“對對對!”

“是是是,就是這樣!”

宴輕不在意,戮破衆人的尷尬,“我比沈怡安長的好看!”

衆紈絝:“……”

是,您最好看,所以淩小姐不吵不鬧,同意了婚約轉讓書嫁給您嗎?

程初:“……”

肽!他瞎擔心個什麼勁兒!忘了宴兄不是以前的宴兄了!

宴輕拍拍屁股站起身,“熱死了,回去洗個澡,晚上去醉仙樓喝酒,我請!”

一人問,“宴兄,你不是不愛去醉仙樓嗎?”

宴輕面色一頓,“現在又愛去了,不行?”

“行行行!有酒喝就行!”

衆紈絝七扭八歪的起身,勾肩搭背地走出蹴鞠場。

好巧不巧,遇到了大理寺的人。

還別說,大理寺的人都挺有顏值的,尤其是沈怡安,在一衆大理寺人裡面獨樹一幟,看起來溫文爾雅,如玉樹臨風。

衆紈絝往日見誰都不怕,一句話不說也可以挺着胸脯走過去,但今日不同,剛背後說了人家,迎面就撞見,真是非同一般地考驗人。

衆紈絝都躲着沈怡安,眼神往宴輕身上瞟。

宴輕心情很好地跟人打招呼,“各位大人查案,這是查到蹴鞠場來了?”

又對沈怡安說,“沈少卿,你那二斤鹿肉太少了,我前兒吃了一頭。”

衆紈絝:“……”

沈怡安:“……”

他微笑,停住腳步,對宴輕溫和地說,“是有一樁案子,要來蹴鞠場查查。”

又拱了拱手,“恭喜宴小侯爺!”

一語雙關,恭喜聖旨賜婚,恭喜吃了一頭鹿肉!

宴輕收下了恭喜,“今兒晚上醉仙樓我請客,沈少卿若是沒什麼事兒,也來喝一杯?”

沈怡安想了想,笑着點頭,“今晚若是沒什麼事兒,就去喝小侯爺請的酒。”

宴輕點頭。

衆紈絝們與大理寺的人擦肩而過,一起走遠。

有人十分佩服地小聲說,“宴兄,你是不是看沈少卿前途太好了?想把他拉下水辭官跟你一起做紈絝?”

宴輕轉頭,“何出此言?”

那人理所當然地道,“你請他喝酒啊!咱們都是紈絝,他來幹嘛?不是跟咱們學壞嗎?”

宴輕鄙視,“喝個酒而已,你內心戲怎麼這麼多?”

那人閉了嘴!

有人忽然想起秦桓,“秦桓不能出來跟咱們喝酒了吧?我有半個多月沒見着他了?”

“何止半個多月?怕是有二十日了。他上次被安國公老夫人看管起來後,就一直沒瞧見他。”

“安國公府老夫人簡直是個老惡婆。”

“秦桓也太可憐了!這麼多年夾在淩小姐和老惡婆之間,日子過得水深火熱,如今有了宴兄義薄雲天的救他性命,他若是能被逐出家門,從此擺脫安國公府,也是好事兒。”

“哎,對他來說逐出家門是好事兒,可是逐出家門之後呢,他該怎麼過日子啊?”

“同是兄弟,咱們幫襯着唄,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宴兄都捨己爲人了,咱們同是紈絝,還有什麼可說的?能幫就幫唄!大傢伙幫他一個,總不至於讓他餓着。”

“有道理!”

宴輕聽着衆人七嘴八舌,談論秦桓,不予參論。那個傢伙跟他喝了幾回酒,就坑了他,塞給他一個未婚妻,他以後都不想瞧見他。

他琢磨着,等安國公老夫人將他逐出家門後,他就將他踢出紈絝圈,讓他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去。

反正,他也不是多想做紈絝,就是被安國公老夫人和凌畫逼的。

“宴兄,你怎麼不說話?”有人發現宴輕半天沒吭聲,好奇他在想什麼。

宴輕擡起眼皮,“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等他被安國公府逐出家門,咱們也將他踢出紈絝圈,讓他寒窗苦讀,奮力上進,自力更生去!”

衆紈絝:“……”

這……這樣好嗎?

有人遲疑,“宴兄,秦桓本就可憐了,無家可歸了,咱們再這樣,他就沒親人了,有點兒過分的吧?”

“是啊,再說,做紈絝,有什麼不好?咱們要以壯大紈絝的隊伍而努力,不能分崩離析拆自己的臺啊?萬一都跑回去頭懸梁錐刺股,勤奮寒窗苦讀,那咱們以後兄弟越來越少,玩個蹴鞠都湊不夠人手,還玩的開嗎?”

“你們想多了。秦桓少時讀書十分刻苦,因爲他的未婚妻是凌家小姐,當年凌夫人教導淩小姐是出了名的嚴格,秦桓父母出了意外後,凌夫人十分重視秦桓的教育問題,怕被安國公老夫人給寵慣壞了,隔三差五就去安國公府走訪,考教秦桓課業,年少時,秦桓的根基打的非常紮實。不過扔下了一年而已,再拾起來也不難。”程初接過話,“咱們這裡,有幾個是從小好好學習過的?除了宴兄,也就一個秦桓吧?咱們都不是那塊讀書的料,頭懸梁錐刺股也沒用。”

有人覺得有道理,一臉擔心,“宴兄,如今你有了那麼厲害的未婚妻,不會也打算重新回去走入正途了吧?”

“不會!”宴輕很肯定,“她說了不管我!”

第九十八章 砰砰砰(一更)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九十八章 砰砰砰(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九十三章 秘密(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五十七章 哄人(二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二十章 雲落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八十八章 服氣(二更)第十八章 給錢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一百章 功成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三十五章 羨慕第二十章 同意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九章 秦桓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二章 吐血第十章 協議第八章 江陽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由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七十四章 哥倆好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九十章 迫不及待(二更)第十八章 借馬第五十三章 說服(一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二十一章 破解(一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四十一章 良配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四章 凌畫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五十四章 重賞(一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十九章 重要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五十章(二更)第五十三章 趕出(一更)第七十五章 東風引(十九更)
第九十八章 砰砰砰(一更)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九十八章 砰砰砰(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九十三章 秘密(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五十七章 哄人(二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二十章 雲落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八十八章 服氣(二更)第十八章 給錢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一百章 功成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三十五章 羨慕第二十章 同意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九章 秦桓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二章 吐血第十章 協議第八章 江陽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由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七十四章 哥倆好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九十章 迫不及待(二更)第十八章 借馬第五十三章 說服(一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二十一章 破解(一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四十一章 良配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四章 凌畫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五十四章 重賞(一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十九章 重要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五十章(二更)第五十三章 趕出(一更)第七十五章 東風引(十九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