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功成

曾大夫纔不在乎有沒有重傷,他在乎的是凌畫許諾給他的酒,有好酒,他自然樂意跑腿,也樂意爲她幹活,她說救誰就救誰,只要有一口氣,他就能救得活。

更何況,榻上躺着的這個人用的毒,本來就出自他手。

但是,他還是要陪着凌畫和蕭枕演戲,裝模作樣爲蕭枕診治一番,裝作十分棘手的樣子,將人的心都給提了起來。

曾大夫好一番看診後,又看了蕭枕的傷勢,回身對皇帝拱手,給出一句話,“能治,也能解毒,就是費勁些,怕是要一兩個月,才能將他身上的毒素除淨。”

這是凌畫早就交待好的時間。

凌畫的打算是,最好讓蕭枕自己下的狠手受的這一回傷,物超所值,讓皇帝與他父子二人關係近些,雖然蕭枕已對皇帝不報親父子之情的希望,但她覺得,皇帝的助力,若是能夠借上,那將省事兒不少。

蕭枕在京外已做了初一,她在京城要幫他做十五。

皇帝聞言面上明顯鬆了一口氣,“你有多少把握?”

“小老兒敢說八成,這天下,怕是除了小老兒,沒人能解得了這個毒,這個毒出自百年前的毒聖之手,因太過歹毒,毒聖被人所殺後,留在世上的僅有流落在外的少許,小老兒年少時,看祖父耗盡心血爲人解過這個毒,沒想到如今又讓小老兒碰到了。”曾大夫裝的很像,很高深莫測,“陛下若是信得過小老兒,將二殿下交給小老兒就是了。”

皇帝問,“解了毒後,可會落下什麼病根?”

wωw ★ttkan ★¢ o

“不會。”曾大夫大手一揮,“只要用心養着,定能活蹦亂跳。”

他邀功地看向凌畫,“小畫當年傷的重,如今活蹦亂跳,都是小老兒給她養回來的功勞。”

皇帝看了一眼凌畫,見她肯定地點頭,皇帝頷首,“不錯,從今日起,你就住在宮裡,爲蕭枕解毒吧!”

曾大夫斷然地搖頭,“小老兒不住在宮裡,小老兒還有藥園子要照看。”

“一個藥園子而已,朕派人幫你照看。”

曾大夫依舊搖頭,“小老兒可不放心,藥園子裡的草藥,都是珍貴品種,養死了一株,小老兒心疼死。”

皇帝皺眉,看向凌畫。

凌畫想了想,裝模作樣問曾大夫,“給二殿下解毒,需要幾日?”

曾大夫立即說,“今夜一夜,我就能給他清除大半毒素,此後三日一泡我特製的藥浴,七日換一副藥方子。”

凌畫聞言對皇帝說,“陛下,曾大夫不喜拘束,不如這樣,今夜讓他留在宮裡給二殿下拔劍治傷解毒,明日一早,讓他回府,但有需要時,他再入宮幫助二殿下清理毒素換藥方子。”

皇帝點頭,“也好,朕給你一塊出入宮門的令牌。”

曾大夫沒意見,“成。”

皇帝對趙公公吩咐,“將二殿下送去怡和殿,他養傷期間,讓他住在怡和殿。”

趙公公一驚,連忙點頭,“是。”

怡和殿是位於陛下的帝寢殿最近的殿,昔年高祖做儲君時曾住過,後來先皇們懶得去御書房時,便臨時用來接見朝中大臣偶爾處理朝事之用。

趙公公帶着人擡了蕭枕,曾大夫提着藥箱跟着,一行人匆匆去了怡和殿。

凌畫覺得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對皇帝說,“陛下,臣發熱了,臣先告退了。”

皇帝這才發現凌畫是有些病態,對她關心地問,“怎麼發熱了?”

“染了風寒,已有幾日了。”凌畫道。

“你身邊不是有這個姓曾的大夫嗎?怎麼小小風寒,還任其幾日不好?”皇帝納悶。

凌畫嘆了口氣,“臣自當年落了個病根,每到秋冬便要染一兩次風寒,發熱一兩回,以前曾大夫一副猛藥下去,臣最多三日就好了,但如今臣已嫁給了小侯爺,總要愛惜身子,以備孕事兒,自然不能再用猛藥傷身了,溫和的藥吃下去,見效慢,要每天半夜燒上一回,七八日才能好。”

“難爲你染了風寒發着熱還夜裡出來奔走。”皇帝知道凌畫這三年來掌管江南漕運不容易,就是因爲她不止有手段,有本事,還有堅韌的毅力,無論是遭遇刺殺受傷,亦或者病倒,都不曾耽誤事情,這些他都是知道的,就因爲知道,才更清楚,找一個能與她一般接手江南漕運讓他不操心的人,何其難找。

天下也就一個凌畫。

皇帝擺手,臉色溫和,“快回去歇着吧!朕會讓人儘快查查溫家與綠林,江南漕運的事情也沒到十分緊急的地步,你先養好病再操神。”

凌畫點頭,“臣告退。”

出了御書房,夜裡風寒,凌畫不由得打了個哆嗦。

一個小太監從裡面走出來,恭敬地說,“宴少夫人稍等,陛下吩咐,讓您坐轎子出去。”

凌畫的確走不動,點點頭。

不多時,小太監帶着人擡來一頂轎子,凌畫上了轎子,由人送出了宮。

皇帝在凌畫離開後,在御書房中靜坐了半晌,找來陸寧封,對她細問找到蕭枕的過程,又細問是怎麼遇到凌畫的,陸寧封一一說了。

皇帝雖然覺得凌畫今兒遇到大內侍衛帶蕭枕入京也太巧了,但基於凌畫幾日前有一次深夜入宮告溫行之裝病的經歷,今夜收到江南漕運的急報,若是綠林背後是幽州溫家,她坐不住,在此匆匆進宮又來告溫家的狀,倒也正常。

畢竟,溫家確確實實一直在與她作對,利用綠林給江南漕運弄亂子,讓凌畫剛新婚便要前往江南漕運,也是溫家能做得出來的事兒,只要讓凌畫不順心,更是太子能做得出來的事兒。

畢竟溫家背後是東宮,凌畫一直與東宮不對付。

皇帝又問,“知道是什麼人對蕭枕動的手嗎?”

陸寧封猶豫了一下。

皇帝看着他,“說。”

陸寧封如實說,“沒有證據確指是何人動的手,但是卑職帶着人一路查探之下,有幽州溫家暗衛的痕跡。”

皇帝怒,“又是溫家。”

溫家的暗衛沒事兒會去衡川郡做什麼?會去障毒林轉悠什麼?自然是有事可做。

皇帝已有七八分確信蕭枕此次被人截殺,遭此毒害,就是幽州溫家動的手了,而幽州溫家會自己私自動手殺一個皇子嗎?自然不會,背後一定是東宮指使。

溫啓良扶持東宮的心,比對他這個陛下還要忠誠。

皇帝心裡怒意翻滾,壓了好半天才壓下,“來人。”

一名小太監立即進來。

皇帝吩咐,“去東宮告訴太子一聲,就說他弟弟找到了,受了重傷,人事不省,他若是沒睡下,過來瞧瞧。”

小太監應是,立即去了。

皇帝站起身,對陸寧封道,“朕也去怡和殿走走,你跟上,從今日起,你就帶着人待在怡和殿,保護二殿下,分一隊人,保護好那個姓曾的大夫。”

“是。”陸寧封心神一醒。

沒有誰比他更清楚的知道,二殿下此次失蹤,陛下是派出了所有的大內侍衛傾巢出動去衡川郡找人,也沒有誰比他更清楚地知道,陛下在大內侍衛找人期間連發了三封急報,找不到人,大內侍衛也不必回來了,繼續找,直到找到人爲止。

幸好,他們幸不辱命。

東宮內,蕭澤早已得知了大內侍衛將蕭枕找回京的消息,聽聞蕭枕重傷毒傷昏迷不醒,但人還活着,蕭澤心裡說不上高興,倒也說不上不高興,他只希望,蕭枕傷的足夠重,重到回京看他父皇一面就嚥氣的地步。

但事與願違,小太監來到東宮,傳了皇帝的話,蕭澤自然也知道了凌畫獻了個太醫入宮給蕭枕看診的消息。

蕭澤磨牙,心裡恨的不行,但還是不能不尊聖旨,只能深夜入宮,去看望蕭枕。這個被他父皇一直不喜歡苛刻的弟弟,這個他一直忽視看不上覺得威脅不了他地位的弟弟。

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三章 詩集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十九章 重要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五十四章 程良娣(二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四章 以退爲進(二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十九章 重要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七十八章 敲打(一更)第五十章(二更)第三章 詩集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三十八章 心思(二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第一章 戮破(一更)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二章 婚約第二十章 同意第十九章 盯上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七十五章 東風引(十九更)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九十八章 砰砰砰(一更)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三章 詩集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九十一章 關係(二更)第三十三章 安慰(一更)第二十三章 修繕(一更)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四章 結巴(二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十四章 真話(二更)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八十二章 投機(二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
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三章 詩集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十九章 重要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五十四章 程良娣(二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四章 以退爲進(二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十九章 重要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七十八章 敲打(一更)第五十章(二更)第三章 詩集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三十八章 心思(二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第一章 戮破(一更)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二章 婚約第二十章 同意第十九章 盯上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七十五章 東風引(十九更)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九十八章 砰砰砰(一更)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三章 詩集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九十一章 關係(二更)第三十三章 安慰(一更)第二十三章 修繕(一更)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四章 結巴(二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十四章 真話(二更)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八十二章 投機(二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