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

蘇雲心中一沉,哪怕他現在能夠借來應龍的力量,哪怕催動龍鳳金環這樣的聖皇之寶,他也根本打不動帝平!

沒有了溫關山溫丞相和薛青府薛太尉這兩大威脅之後,帝平終於無所顧忌,展露自己真正的實力!

“雲兄弟。”

帝平漠然的臉色慢慢的露出笑容,五御魔神繼續向裘水鏡進攻,悠然道:“我知道是你。只有你纔會弄出那些稀奇古怪的手段。饕餮是你,相柳也是你,而今你又化作應龍。”

蘇雲調動應龍法力,儘可能的催動塵幕天空,塵幕天空呼嘯而去,化作穹頂,替裘水鏡擋下其中一御魔神的攻擊。

五御混元功,第一御聖皇軒轅,第二御聖皇神農,第三御聖皇堯,第四御聖皇舜,第五御聖皇禹。

只是而今帝平的心術入魔,五御也隨之魔化,化作五大魔神。

蘇雲控制塵幕天空,能夠勉強接下其中一御的攻勢,其他攻勢則需要裘水鏡自己擋下。

“帝師說的沒錯,果真有神魔變這種神通。”

帝平看了看塵幕天空,笑道:“你的神魔變也是出自八面朝天闕罷?八面朝天闕真是好東西,朕有先見之明。裘帝師總是念唸叨叨,在朕耳邊嘮叨變法,嘮叨學國外,嘮叨改革教育民生,朕根本懶得理他。朕直接派曲進去天市垣研究長生!”

蘇雲召回龍鳳金環,一龍一鳳合併成環,圍繞他的應龍之軀飛舞。

“只是朕不太明白,你是如何充分調動魔神之力的?”

帝平露出不解之色,喃喃道:“你動用魔神之力的時候,我能明顯感覺到你就是魔神,你擁有着強大無邊的力量。真令人羨慕啊。不過朕也擁有了這樣的力量!”

五聖皇魔神此起彼落,各自催動聖皇靈兵形態的神通,圍攻裘水鏡,攻勢愈發猛烈!

塵幕天空千變萬化,來去如風,化作大黃鐘的各個部位,抵擋五聖皇魔神的攻勢。

“你會的,朕都會,甚至比你會的更好。”

帝平對裘水鏡視而不見,目光始終放在蘇雲身上,悠然道:“裘帝師教過你,薛帝師也教過你,他們也都教過我,教我的時間更長,教的更仔細、更好!還有,曲帝師也教過我,朕比你懂得更多。”

蘇雲不答,竭盡所能控制塵幕天空,幫裘水鏡擋下更多的攻勢,給裘水鏡喘息的機會。

“所以,朕在朝天闕上,比你領悟的更多。”

帝平笑道:“薛帝師想要成爲聖人,他帶着朝天闕來到東都,朕封他爲聖,但作爲條件,他須得讓朕研究朝天闕。朕從朝天闕中,參悟出了讓五御五聖皇更強的訣竅!”

他哈哈大笑。

蘇雲向五聖皇魔神看去,那些魔神宛如真正的魔神一般,擁有血肉之軀,擁有性靈。

帝平以魔道煉五御五聖皇,吸收文武百官的血肉,爲魔神五聖皇鑄肉身,以文武百官的性靈爲魔神五聖皇鑄性靈。

五聖皇都有肉身,都有性靈,極爲詭異。

若非如此,裘水鏡也不會被打得如此悽慘,毫無還手之力。

“老弟,弟平老弟……”

蘇雲所化的應龍咧嘴笑了笑:“你的路走偏了,走窄了,堂堂正正的朝天闕,你居然領悟出了魔道。”

帝平面色一沉,冷哼一聲。

蘇雲所化的應龍像人一般站了起來,兩條前腿叉腰,哈哈大笑,龍涎亂噴:“這說明你的悟性不如我啊老弟!”

帝平握緊拳頭,冷冷道:“蘇愛卿,你成功激怒了朕。”

蘇雲龍吻的脣捲了卷,輕蔑道:“瑪哈——”

帝平勃然大怒,這一聲瑪哈他聽到了無窮無盡的蔑視,心中的怒火頓時再也無法壓制!

蘇雲腦海中傳來應龍緊張兮兮的聲音:“小夥計,你要糟了你知道嗎?”

同一時間,裘水鏡有了蘇雲的塵幕天空幫忙,終於鬆一口氣,飛眼掃過,立刻看到蘇雲在空中烙印的那些符文的妙用。

他當即更改懸在在七萬七千裡開外的帆船的祭煉方式。

那艘帆船,叫做同天千帆舟。

他留洋海外時,與劍門一批志同道合的士子一起研究天文,發現地月之間有一個高度極爲奇特,可以讓靈兵懸於那個高度,靈兵便會固定在那個位置,與大地同行,一起圍繞太陽旋轉。

他們稱這個高度爲同天索道。

靈兵懸於同天索道之上,下方地面上的靈兵主人,便可以用最少的法力調動靈兵,讓靈兵隨着自己的前進而前進。

無論自己走到哪裡,都會有靈兵支援。

而不用時,靈兵並不會消耗自己的法力。

裘水鏡與劍門士子一起計算同天懸道的高度,發現這個數字是七萬七千八百六十里。

裘水鏡因此有個設想,那就是萬千靈士,將他們的靈兵懸於同天索道之上,作爲元朔帝國最爲強大的威懾!

但凡有外敵入侵,直接調動同天索道上的靈兵,奇襲敵方大本營,萬千靈兵從天而降,將對方皇城頃刻間夷爲平地!

不過他學成歸來,將這件事說與那時已經成爲皇帝的帝平聽,帝平根本沒有聽進去,只問他海外關於長生之法的研究到了哪一步。

裘水鏡又將此事在朝廷中捅出來,請皇帝撥下錢財和各種寶物,煉製同天靈兵。

但是在朝堂上,他卻遭到了文武大臣的圍攻,說他窮兵黷武,有違天道,居然想在天上高懸靈兵,驚擾神靈,非天朝上國所爲。

此事不了了之。

但裘水鏡卻始終沒有放棄這個念頭,他自己積攢錢財,用自己畢生的積蓄煉製了一口同天千帆舟,拼儘自己的法力將這靈兵祭起,懸於同天懸道之上,驗證了他的成果。

只是人力有窮盡,他的財力和修爲有限,只能將這艘帆船拆分,分批送到同天索道上去,拼接到一起,作爲自己用來修煉和戰鬥的靈兵。

這樣做,便容易出差錯,他的千帆舟只能聚集日月間的天地元氣,讓他的修爲時時刻刻保持在巔峰狀態,但是他預想中的千帆舟的攻擊手段,卻不知何處除了問題,無法發揮出來。

裘水鏡也發現自己的千帆舟中有許多紕漏之處,同天千帆舟還可以更加完美,只是煉製這艘船已經到了他的智慧極限,很難再進一步。

他就算想改正,也無從訂正,因爲他不知道答案,更不知道解題方法!

而現在,蘇雲直接把答案丟給了他。

他雖然依舊不知道解題方法,但是可以直接照抄答案!

同天千帆舟上,最後一個符文序列修改完畢,正逢魔化的聖皇堯衝來,裘水鏡催動七萬七千裡外的同天千帆舟,天空中頓時絢麗無匹的鏡光從天而降!

那鏡光唰唰唰落下,插在天空中,形成一面面高十丈寬十丈的明鏡!

空中的鏡面,多達千面,對應千帆舟的千帆!

鏡面照耀,只見每一個鏡面中皆有一個裘水鏡,在鏡中施展神通,每一面鏡中裘水鏡的神通各不相同!

頓時,萬千絢麗的神通從一個個鏡面中飛出,從四面八方攻擊聖皇堯!

從前他的神通藉助鏡面,也可以以一化千,但是鏡中的裘水鏡都是靈界中的性靈投影,神通的威力並不強,因此裘水鏡只能把這種神通當成一種演算敵人功法神通破綻的手段。

然而這一次,同天千帆舟的弊端被修復,源源不斷近乎無窮的天地元氣加持下,他的鏡面神通的威力頓時爲之暴漲!

“轟!”

聖皇堯只來得及抵擋十多招,其他神通便悉數轟擊在他身上,將這尊魔神打得肉身破破爛爛!

魔神聖皇堯的性靈衝出頭腦,正要催動聖皇靈兵神通,卻見裘水鏡走來,身後千鏡重疊。

裘水鏡並指一揮,千般神通宛如刀鋒,從魔神聖皇堯的性靈脖頸處切過!

魔神聖皇堯性靈頭顱落地,身軀也自被斬斷脖頸,身軀崩潰坍塌。

裘水鏡並指,在身前畫了一個半圓,頓時層層疊疊的千鏡在身後鋪開,如同孔雀開屏一般炫目!

魔神聖皇禹九鼎齊出衝破塵幕天空,九鼎齊出,正欲鎮壓,下一刻九鼎洞穿,魔神聖皇禹眉心炸開指頭大的血洞,後腦卻炸開碗口大的血洞,屍身從空中墜落下去。

帝平正欲向蘇雲痛下殺手,突然心中一驚,急忙轉身,臉色驚疑不定。

短短片刻,兩招交鋒,裘水鏡便徑自斬殺他兩大魔神聖皇的化身!

“老師,這一手你可沒有教過我啊!”

帝平仰起頭向高懸天外的同天千帆舟看去,滿面笑容道:“你做的不對,你藏私了!”

完善了同天千帆舟的裘水鏡,兩招擊殺魔神聖皇堯,一招廢掉魔神聖皇禹,展現出的戰力倒並非是最強的,但招法卻無疑是最驚豔的!

即便是帝平,也不禁驚歎豔羨。

“我早就想把這種靈兵推行開來,強我元朔國力,只是陛下與羣臣,哪個聽我的?”裘水鏡衣衫破敗,滿是鮮血,搖頭道。

帝平催動六御混元功,死掉的兩大魔神聖皇頓時性靈分解肉身分解,化作滾滾魔氣向他涌來,笑道:“帝師,朕以前不知道這一手的威能,現在知道了才後悔不迭。不過你說要強我元朔國力,朕便不樂意了。”

他臉上的笑容消失:“這種禁術,只應該掌握在朕的手中!”

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七百六十三章 神帝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四百六十九章 禍從口出(週一求票)第七百五十六章 碾壓與破局(年終求票)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帝晚年不祥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六百一十七章 略表地主之誼第八百一十九章 朕與那帝絕何異?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七百六十九章 獻祭自我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第八十七章 夜探劫灰廠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六十六章 最好的同學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第六十二章 因太誠實而被打死第四百五十八章 帝倏之腦(求票)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二百一十章 元朔第一豪傑白月樓第三百一十五章 偷天換日(大章求訂閱求票)第八十五章 天闕十二篇第六百九十一章 未來的一角第629章 當年的事,很髒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九百三十一章 輪迴中的往事第一百四十二章 送鍾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六十一章 虎入羊羣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633章 唯一的破綻(月底求月票!)第一百六十四章 仙人一擊(求月票訂閱)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六百九十五章 深不可測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二百七十四章 飛雲谷劇變(第三更!)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二百六十九章 貔貅之門第三百一十二章 鐘山銜燭之龍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三百四十九章 月池沐浴佳人惱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二百二十章 暴打二聖第六十七章 你太弱了第八百六十章 那個人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九百四十三章 輪迴之殤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三百四十八章 到此一遊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二百九十五章 置之死地而後生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九百二十五章 十年之期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七百二十九章 爲父則剛第九百三十五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四百九十七章 天外有天(求票)第二百四十一章 如仙降臨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第四百二十五章 神君來襲第五百九十八章 吾道孤存,必不長久(求月票)第653章 天下第二與天下第一(大章求票)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633章 唯一的破綻(月底求月票!)第五百五十九章 讓我看看傷口(求票)第二百章 青魚鎮封印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第八百八十九章 雲書大道,帝后求子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過門的明玉妃第六百七十七章 塵沙浩劫環無窮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四百九十章 三聖道場第二百零九章 不太妙啊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659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第七百七十一章 魂魄與性靈探秘第九百五十章 混沌七公子第四百六十一章 路癡歸來第一百一十章 節操全無第五百零二章 我的仙使父親第九百二十六章 第二種未來第八百九十三章 生死託付第一百五十章 聖人本體第七百五十九章 雲仙帝,道相爭(求月票)第660章 滅世金棺第五百四十一章 好不了了(求票~)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九百零三章 帝忽的真身(大章)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五百一十一章 格殺帝使
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七百六十三章 神帝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四百六十九章 禍從口出(週一求票)第七百五十六章 碾壓與破局(年終求票)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帝晚年不祥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六百一十七章 略表地主之誼第八百一十九章 朕與那帝絕何異?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七百六十九章 獻祭自我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第八十七章 夜探劫灰廠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六十六章 最好的同學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第六十二章 因太誠實而被打死第四百五十八章 帝倏之腦(求票)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二百一十章 元朔第一豪傑白月樓第三百一十五章 偷天換日(大章求訂閱求票)第八十五章 天闕十二篇第六百九十一章 未來的一角第629章 當年的事,很髒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九百三十一章 輪迴中的往事第一百四十二章 送鍾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六十一章 虎入羊羣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633章 唯一的破綻(月底求月票!)第一百六十四章 仙人一擊(求月票訂閱)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六百九十五章 深不可測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二百七十四章 飛雲谷劇變(第三更!)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二百六十九章 貔貅之門第三百一十二章 鐘山銜燭之龍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三百四十九章 月池沐浴佳人惱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二百二十章 暴打二聖第六十七章 你太弱了第八百六十章 那個人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九百四十三章 輪迴之殤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三百四十八章 到此一遊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二百九十五章 置之死地而後生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九百二十五章 十年之期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七百二十九章 爲父則剛第九百三十五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四百九十七章 天外有天(求票)第二百四十一章 如仙降臨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第四百二十五章 神君來襲第五百九十八章 吾道孤存,必不長久(求月票)第653章 天下第二與天下第一(大章求票)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633章 唯一的破綻(月底求月票!)第五百五十九章 讓我看看傷口(求票)第二百章 青魚鎮封印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第八百八十九章 雲書大道,帝后求子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過門的明玉妃第六百七十七章 塵沙浩劫環無窮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四百九十章 三聖道場第二百零九章 不太妙啊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659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第七百七十一章 魂魄與性靈探秘第九百五十章 混沌七公子第四百六十一章 路癡歸來第一百一十章 節操全無第五百零二章 我的仙使父親第九百二十六章 第二種未來第八百九十三章 生死託付第一百五十章 聖人本體第七百五十九章 雲仙帝,道相爭(求月票)第660章 滅世金棺第五百四十一章 好不了了(求票~)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九百零三章 帝忽的真身(大章)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五百一十一章 格殺帝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