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

桑天君臉色陰晴不定,道:“倘若變成半魔倒還好了,但我擔心的是獄天君。獄天君是人魔,他倘若控制這些半魔的話……”

瑩瑩笑道:“你覺得你打不過獄天君,又有這麼多半魔相助,更打不過了,對不對?”

桑天君哼了一聲,心道:“這小書怪,簡直太可惡了!句句扎心,偏偏又沒有說錯,讓人反駁不得!”

瑩瑩遞過來一個小香餅,安慰道:“不用擔心。你說的是最壞的情況,而我們的運氣一向不差。你盡力與獄天君抗衡,其他的交給我們。”

桑天君哼了一聲:“得加餅。”

瑩瑩只好又取出一塊小香餅。

桑天君豎起兩根手指:“加兩塊!”

桑天君吃罷,餅壯慫人膽,自覺膽氣壯了一分,道:“獄天君與我同爲天君,他的實力比我強,但強得有限。我就算不是他的對手,但倘若加上玉太子,也可以與他周旋一段時間!在我與他周旋的這段時間內,你們最好能收走金棺!我若是落敗,不會去救你們,肯定逃之夭夭,到時候別罵我不講義氣!”

瑩瑩讚道:“這纔是我認識的桑天君,敢於和帝倏拼命的蟲中好漢!”

桑天君哼了一聲,覺得她雖然是誇獎,但話依舊不怎麼中聽,心道:“蟲中好漢?我覺得怎麼着也得加個仙字……”

蘇雲催動青銅符節沿着金棺滑行的方向追去。只見金棺犁開地表,顯露出的屍骨越來越多,而魔氣魔性也是越來越重。

這魔氣讓人極不舒服,魔性更是讓人發狂,倘若在道心上沒有多少造詣,恐怕不用外魔入侵,僅僅是心魔,便可以讓人魔化了!

突然ꓹ 青銅符節速度放緩下來,蘇雲向下看去ꓹ 只見金棺犁出的地方被翻出一些仙人的屍身,這些屍身並未腐爛。

而前方羣山如戈,森然而立ꓹ 裡面黑氣沖天,魔氣森森ꓹ 只能看到山峰的側面如同鋒利的黑色刀刃。

“此地應該是一片福地!”

蘇雲打量,道:“只有福地纔會有如此驚人的魔氣。這裡的魔氣ꓹ 應該也是仙氣的一種ꓹ 屬於最頂級的魔氣。”

魔氣也是天地元氣的一種,只是魔氣的形成極爲特殊,靠人心來形成。在靈士時期,修煉魔道的人們會修煉邪法,讓性靈潛入人們的夢境,借魘魔來刺激人們的心靈,藉此來產生魔氣和魔性ꓹ 魔道靈士便是靠這些魔氣魔性來提升修爲。

當年蘇雲第一次進城,便遇到了修煉魔道的靈士ꓹ 被他在睡夢中斬殺。

人魔更是善於從人心中汲取魔氣ꓹ 比如人魔梧桐ꓹ 便會追逐着災難走ꓹ 哪裡的人們心魔爆發,她便會趕到那裡。

像天牢洞天這等地方ꓹ 更是聚集天地間衆生的魔性魔氣之地ꓹ 因此而產生極爲奇特的福地ꓹ 這種福地將聚集來的衆生魔氣魔性變得更爲高等,與其他福地產生的仙氣同等ꓹ 只是只有魔仙才能吸收煉化,提升修爲。

蘇雲儘管修煉的不是魔道,但因爲與梧桐的接觸很是密切,因此對魔氣魔性極爲敏感。

“這裡既然是天然的魔道福地,爲何帝豐奪帝之後處理仙人的屍體,會將這些屍體堆積在魔道福地附近?”

蘇雲目光閃動:“難道是養魔屍嗎?還是說,另有他用?”

瑩瑩好奇的打量,道:“士子,是獄天君把這些仙人屍體堆積在這裡的嗎?”

蘇雲猜測道:“這些仙人死時的魔性和執念一定很重,多半獄天君是利用他們的屍體來培育魔氣,壯大福地。”

瑩瑩怔了怔,喃喃道:“仙人的屍身可以長久不腐,屍身不腐,魔性和執念不退,豈不是可以源源不斷的產出魔氣?獄天君莫非要把這個福地提升到難以想象的層次?不過這對他有什麼好處?他是第六仙界的天君,也會與第六仙界一起滅亡,就算把這個福地提升得再高,也不可能與先天福地媲美,無法產出先天一炁來。”

蘇雲也想不明白獄天君爲何這麼做。

前方已經有不少得到仙劍的年輕仙人在仙劍的保護下進入峽谷,金棺正是沿着峽谷一路滑行,深入這片福地之中。

青銅符節進入峽谷,但見魔氣中沒有魔物,那些天不怕地不怕的魔物彷彿畏懼這處福地中的什麼東西,不敢踏入福地半步。

符節的速度越來越慢,只見前方的峽谷中靜靜的漂浮着一口口棺材,是柳木棺,未曾刷漆,與仙界之門金棺相比,顯得小了許多。

這麼多柳木棺靜靜的漂浮在黑沉沉的魔氣之中,令人不寒而慄。

蘇雲向下看去,只見除了漂浮在空中的柳木棺之外,還有一些棺材,有的裸露出地表,有的被嵌在山體裡,有的被掛在懸崖上,或者吊在樹上。

那十多個得劍人經過時,樹藤還在緩緩的爬動,像是有生命有意識一般,而天空中的柳木棺也在悄無聲息的轉動,似乎有一雙雙眼睛在棺材裡看着他們。

突然,前方劍光亮起,應該是有仙人遇到了危險,催動仙劍護體。

然而這卻像是激活了這片福地,那些棺槨突然嘭嘭作響,像是裡面埋葬的仙人還活着,要跳出棺槨一般!

“嘭!”“嘭!”“嘭!”“嘭!”

整條峽谷中,不知多少棺槨,瘋狂躍動,聲音驚天動地,這幅場面饒是蘇雲見多識廣,也不禁頭皮發麻!

“桑天君,這裡面埋葬的是什麼人?”瑩瑩臉色蒼白,詢問道。

桑天君道:“我先前不是說了嗎?有些仙人沒死,也被丟了進來等死。想來是獄天君依舊不放心,便把這些仙人關在棺材裡。”

瑩瑩儘管膽大包天,但看到這條峽谷中不計其數的棺材,也不禁頭皮發麻,喃喃道:“這麼多仙人……仙人很難被殺死,這些被裝在棺材裡的仙人豈不是還活着?”

桑天君搖頭道:“未必。他們在戰鬥中受傷極重,基本上都治不好的,不可能存活這麼久。”

瑩瑩看着那些跳動的棺材:“他們不可能存活到現在,那麼爲何這麼棺材還在跳動?”

桑天君沒有說話,他對魔道沒有多少研究,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蘇雲解釋道:“獄天君把這些重傷垂死的仙人關在棺材裡,讓他們時時刻刻都被死亡和黑暗所控制,產生足夠強大的怨念和魔性,壯大這處福地。這些仙人應該早就死了,他們死在棺槨中,性靈也被鎖在棺槨中,變成純粹的魔靈,回到自己的軀體。他們……”

他頓了頓,道:“已經是半魔了。而且是隻有殺戮和復仇慾望的半魔。”

瑩瑩面色慘白,喃喃道:“人魔不會做出這種事的,梧桐便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

“不是每個人魔都是梧桐。”蘇雲道。

瑩瑩不再說話。

獄天君畢竟是道境七重天的存在,他修煉需要極多的魔氣,按照桑天君提供的信息來看,仙界的天牢已經被劫灰堆滿,噴不出半點魔氣。

所以,他只能從下界着手,他將這些仙人困在柳木棺中,把他們變成自己魔氣的培養容器,滿足自己修煉需要。

青銅符節無聲無息的從一口口柳木棺旁邊飛過,瑩瑩心驚膽戰的看向四周,只見那些柳木棺竟然也彷彿看到了他們,緩緩轉動,彷彿棺槨內有一雙雙眼睛在盯着他們。

“士子……”瑩瑩慌忙鑽入蘇雲的領口,探頭張望,又猛地縮回蘇雲的懷中。

突然,嘭嘭的敲擊聲停止,峽谷中安靜得出奇。

下方,進入峽谷的得劍人紛紛停下腳步,蘇雲也連忙停下符節。

符節後方,芳逐志、師蔚然也停下各自的寶輦和樓船,衆人都有些緊張。

這時,一口柳木棺無聲無息的降落下來,懸停在一個年輕的得劍人面前,那年輕的仙人鼓盪仙元,調動仙劍的威能,蓄勢待發!

伴隨着咯吱一聲輕響,只見那口柳木棺的棺材板緩緩打開,露出棺中被困的仙人。

那是個妙齡少女,儘管萬千年過去,她依舊栩栩如生,有着驚人的美麗。她閉上眼睛躺在柳木棺裡,像是熟睡,不像是陷入死亡。

那年輕仙人有些癡迷的看着那棺中少女,多麼美好的少女啊,倘若她還活着的話,會是一次美麗的邂逅嗎?他心中想道。

突然,那口柳木棺的四壁向四周倒下,柳木棺分開,像是十字形的剪紙,而棺中少女也隨着柳木棺四壁同樣分開!

年輕仙人不禁看得呆了,只見那少女血肉已經與柳木棺長在一起,裂開時,柳木棺便宛如一張巨大的嘴巴,裡面長滿了飛舞的觸手和鋒利的牙齒!

當年被葬在棺中的仙人們,已經變成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

呼——

一條粗大無比的舌頭飛出,捲住那年輕仙人,將他拉了進去!

接着嘭的一聲,柳木棺四壁合攏,而棺中少女也恢復如常,露出滿足的神色!

突然一道鋒利無匹的劍光從那少女體內穿出,劍光掃蕩,將那少女生生劈開!

仙劍的威能是何等恐怖?

饒是那少女與棺材融合,化作了半魔,也禁不住這口仙劍的威能!

那被吞入棺中的年輕仙人渾身是血,從被劈開的少女體內跳出,發出痛苦的嘶吼,奮力向前邁去,試圖逃脫。

然而他跳出柳木棺的那一剎那,但見他身後血肉化作了長長的觸手,與柳木棺四壁長爲一體!

那些觸手發力,咚的一聲將他拉回棺中。

那年輕仙人伸出手掌,想抓住仙劍,然而卻沒能抓住。

那口仙劍漂浮在柳木棺前方,嗚咽着飛行,它已經找不到自己的主人了。

短短一瞬,那年輕仙人便已經躺在柳木棺中,便如剛纔的少女那般。

他已非他,而是活在棺中的半魔。

峽谷中,衆人看得毛骨悚然,這時空中四處傳來了咯咯吱吱的開棺聲,一口口柳木棺緩緩打開棺材板兒,露出棺中人。

芳逐志背後仙劍蒼啷一聲出鞘,師蔚然也抄起腰間佩劍,兩位第一仙人也有些面色凝重。

突然,峽谷中無數口棺槨四壁鋪開,變成了寬十字形,中間都是血肉的怪物,在空中飛行,向他們撲來!

而在地面上,山崖上,老樹上,也有不計其數的棺槨像花朵般開放,張開大口,飛出長舌!

那十多個年輕仙人各自催動一口口仙劍,四面八方斬去,芳逐志和師蔚然也是各自施展神通,奮力廝殺!

時不時有人慘叫被吞入柳木棺之中,但凡被吞進去,便絕無生還道理!

芳逐志和師蔚然身邊,也不斷有人遇險,被活活吞噬,讓他們根本救援不及!

衆人奮力向前殺去,心中卻越來越絕望,那些柳木棺怪物近乎無窮無盡,潮水般從天上地下涌來!

他們根本不敢受傷,哪怕傷到一絲,都會變成棺中怪物!

無論他們學的功法是九玄不滅功還是太一天都摩輪經,都不好使!

就在此時,突然只聽咣的一聲鐘響,震盪寰宇,四周的棺中怪物被震得四面八方飛去!

接着,炫目無比的紫青劍光亮起,峽谷中的得劍人與其仙劍紛紛身不由己飛起,伴隨着圍繞那紫青劍光旋轉飛舞!

與此同時,紫青劍光卻分裂開來,化作無數口紫青仙劍,劍尖向外!

芳逐志、師蔚然也不由自主的飛來,進入蘇雲這一招之中,兩人心中既是震驚又是駭然。

他們見過蘇雲的塵沙浩劫環無窮,只是這一招是對內不對外,而現在,這一招卻變成了外環,對外不對內!

而他們這些掌控着仙劍的人,竟也變成了蘇雲這一招的一部分,伴隨着這一招,一起對敵!

蘇雲站在空中,催動塵沙浩劫環無窮,只見一個無以倫比的劍環圍繞他飛舞,將那些飛來的柳木棺怪物絞碎!

蘇雲舞動紫青仙劍,巨大的劍環也圍繞他呼嘯旋轉切割,無數碎屍和柳木棺碎片頓時如雨般墜落!

他的四周,頓時被清掃一空!

這時,其他飛棺彷彿得到什麼命令,一口口棺槨合攏,沿着峽谷向深處飛去!

蘇雲手中招式一頓,挺劍沿着峽谷向前刺去,頓時芳逐志、師蔚然等人只覺劍環頓變,從劍尖向外化作向內!

他們各自手持仙劍,施展不同的劍法劍道,形成一個光芒無比明亮的劍環,伴隨着蘇雲挺劍一刺,劍環沿着峽谷呼嘯向前飛去!

頃刻間,劍環便飛至峽谷盡頭,所過之處,一切飛棺化作齏粉!

蘇雲收劍,劍環散去,芳逐志、師蔚然等人頓覺那種貫通自己全身和仙劍得力量消失,各自落地。

————昨晚卡文了,今天整理思路,總算理清了。明天離島,去南京學習,最近的更新都不會很準時。

第五十一章 被自己的來頭嚇死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二百二十五章 爲何不跑?第四百零二章 當天定親,明日完婚第六百九十一章 未來的一角第656章 連續翻船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656章 連續翻船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忽忽悠了你(求票求訂閱)第六百七十七章 塵沙浩劫環無窮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二百六十五章 窮胸極餓第二百三十六章 暴打溫神話第五百二十二章 九玄不滅(第三更求票)第三百零一章 大威天龍(大章求票~)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二百九十三章 懷春少年第五百三十七章 雙劍合璧(求票!)第二百四十四章 學哥秦武陵(大章求月票!)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憲大術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鏡徐來第一百一十一章 左手拿書,右手拄刀第九百零六章 以牙還牙第八百二十五章 萬孤臣(大章求月票)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五百八十五章 海誓山盟怎干休?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二百二十一章 東都飛狐第八百八十九章 雲書大道,帝后求子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案狂徒第四百八十五章 破嘴宋神君第一百一十八章 仙術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二百四十九章 應龍老哥哥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二百三十四章 丞相歸來(求訂閱月票!)第九百二十三章 跳出輪迴外第五百七十五章 冥都聖王(雙倍求票!)第一百零二章 一天重傷一次(第一更)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七百六十二章 太子(求月票)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660章 滅世金棺第一百九十三章 摸聖人老底第九十七章 何謂大器?第六十二章 因太誠實而被打死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七百一十四章 逆賊當誅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秦聖皇第四百八十九章 夫子故居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五章 八門朝天闕第五百一十九章 劫灰仙人第三百二十章 截殺劍閣聖人第六百八十六章 氣數已盡第五百六十二章 混沌來歷(求訂閱!)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四百一十五章 仙藤黑血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五百九十七章 我們都是亂黨(大章求訂)第八百二十七章 星空中的雷音(大章求月票!)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毛不拔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六百九十八章 我心光明(求保底月票)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六百七十一章 蠶寶寶的倒黴一天第九百二十五章 十年之期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四百九十九章 金仙降臨,金仙沒了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一百九十五章 尋找靈犀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第八百六十七章 帝混沌召諸帝,蘇大強意難平第三百零七章 又出來一位老哥哥第九百二十九章 帝混沌與風道尊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君發飆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五百零六章 無上劍道第二百三十七章 童年的青魚鎮(求票!)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有靈犀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二百章 青魚鎮封印第三十五章 天地英雄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們果然苟且了!第二百三十二章 東都第一魔神(求訂閱)第三百五十二章 嶺南裘廠督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外第一戰,仙人之威(大章求票)
第五十一章 被自己的來頭嚇死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二百二十五章 爲何不跑?第四百零二章 當天定親,明日完婚第六百九十一章 未來的一角第656章 連續翻船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656章 連續翻船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忽忽悠了你(求票求訂閱)第六百七十七章 塵沙浩劫環無窮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二百六十五章 窮胸極餓第二百三十六章 暴打溫神話第五百二十二章 九玄不滅(第三更求票)第三百零一章 大威天龍(大章求票~)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二百九十三章 懷春少年第五百三十七章 雙劍合璧(求票!)第二百四十四章 學哥秦武陵(大章求月票!)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憲大術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鏡徐來第一百一十一章 左手拿書,右手拄刀第九百零六章 以牙還牙第八百二十五章 萬孤臣(大章求月票)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五百八十五章 海誓山盟怎干休?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二百二十一章 東都飛狐第八百八十九章 雲書大道,帝后求子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案狂徒第四百八十五章 破嘴宋神君第一百一十八章 仙術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二百四十九章 應龍老哥哥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二百三十四章 丞相歸來(求訂閱月票!)第九百二十三章 跳出輪迴外第五百七十五章 冥都聖王(雙倍求票!)第一百零二章 一天重傷一次(第一更)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七百六十二章 太子(求月票)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660章 滅世金棺第一百九十三章 摸聖人老底第九十七章 何謂大器?第六十二章 因太誠實而被打死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七百一十四章 逆賊當誅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秦聖皇第四百八十九章 夫子故居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五章 八門朝天闕第五百一十九章 劫灰仙人第三百二十章 截殺劍閣聖人第六百八十六章 氣數已盡第五百六十二章 混沌來歷(求訂閱!)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四百一十五章 仙藤黑血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五百九十七章 我們都是亂黨(大章求訂)第八百二十七章 星空中的雷音(大章求月票!)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毛不拔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六百九十八章 我心光明(求保底月票)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六百七十一章 蠶寶寶的倒黴一天第九百二十五章 十年之期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四百九十九章 金仙降臨,金仙沒了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一百九十五章 尋找靈犀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第八百六十七章 帝混沌召諸帝,蘇大強意難平第三百零七章 又出來一位老哥哥第九百二十九章 帝混沌與風道尊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君發飆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五百零六章 無上劍道第二百三十七章 童年的青魚鎮(求票!)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有靈犀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二百章 青魚鎮封印第三十五章 天地英雄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們果然苟且了!第二百三十二章 東都第一魔神(求訂閱)第三百五十二章 嶺南裘廠督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外第一戰,仙人之威(大章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