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劍閣三傑(第一更)

劍閣上空,武聖閣與聖人閣遙遙相對。

武聖閣是有着武聖美譽的江祖石所居之地。

武聖江祖石,三十多年前也是劍閣掀起一時風雲的士子,劍閣能有而今的成就,他的功莫大焉。

大秦的聖皇也是出身劍閣的士子,聖皇成爲大秦正統,勵精圖治,江祖石和月流溪都是聖皇的老師,因此江祖石也得到重用。

他醉心權術,攻伐各國,在選拔劍閣聖人時落敗,劍閣聖人的名頭落入月流溪之手。

但是他在戰場上卻博得大秦武聖的美譽,與劍閣聖人分庭抗禮。

走下戰場,江祖石便還是劍閣的先生,教書育人。只是與月流溪的理念不同,江祖石的士子往往好勇鬥狠,十分桀驁。

此時,武聖閣上空一片神光沖霄,浮現出天庭勝景,諸神屹立在天庭中,神聖莊嚴肅穆,神光從上空洞照下來。

一尊天神順着那神照光芒落下,進入武聖閣。

武聖閣中,一個少年不怒自威,屹立在那裡,彷彿諸神中的神王,他的頭頂囪門一片神光照耀,從天庭中下來的天神便是順着他頭頂神王,從他的囪門中進入他的體內。

這正是武聖閣肉身神通之中的降神!

天神進入那少年體內,那少年頓時形體變化,肉身不斷生長,頃刻間化作高達十多丈的巨人,長着八條手臂,手掌攤開,與剛纔那天神形容彷彿。

但見少年所化的天神掌心中長着一隻隻眼睛,這些掌中眼上窺天庭,下視幽冥,手眼通天!

少年催動神通,頓時手眼中目射神光,各種神通令人眼花繚亂。

就在此時,天庭中又有一尊天神從天門走出,順着神光進入那少年身體。

那少年的體內突然傳來噼裡啪啦爆響,接着肉身飛速變化,一身神光頓時化作魔氣,宛如魔神!

但見他頭上生頭,臉中生臉。

頭上生頭,頭如寶塔,下方是幾十個腦袋堆在一起,面朝外,上方數量少一些,再上一層,數量又少一些。

臉中生臉,則他的臉中央裂開,從裂縫中間長出一張臉,原來的臉分爲兩半,長有一目,半鼻,半嘴,只耳。

天庭中,諸神漸漸,紛紛詠歎。

武聖閣上空的天庭中,諸神不斷走下,而那少年的肉身也在不斷變化,化作各種神魔形態,每化作一種神魔,便掌握了那神魔的能力。

突然,那天庭勝景猛地一收,落入武聖閣中。

一尊尊天庭諸神連同天庭一起,相繼被收入那少年的眉心,天門留在最後,在那少年眉心,留下一個門戶狀的烙印。

一旁的蒼九華露出羨慕之色,躬身道:“恭喜老師,神功大成!”

那少年緩緩睜開眼睛,他的年紀看起來比月溪流還要年輕一些,站在蒼九華身邊,看不出誰纔是老師誰纔是弟子。

他便是大秦武聖江祖石。

“當年我與流溪、水鏡一起研究性靈、肉身境界,企圖達到大一統之妙。我們三人資質悟性相差無幾,成果不斷涌現,被譽爲劍閣三傑。有人笑稱:江月當空裘錦暖,流溪祖石水鏡寒。”

江祖石徐徐平息氣血,有些嘆惋,道:“聽你說,水鏡現在已經是一箇中年人了。我還是少年,但他卻已經老了。”

肉身成就越高,越是容易保住青春。

裘水鏡的同齡人,如左僕射左鬆巖,已經是一個老人,而裘水鏡卻可以保持中年人形象,正是因爲他與江祖石月溪流早年一起鑽研肉身性靈雙修帶來的成果。

裘水鏡回到元朔之後,銳志變法,改變元朔積貧積弱,不得不花費更多的時間和經歷在朝堂的鬥爭之中,耽誤了修爲進境,也耽誤了自己的研究。

而江祖石和月流溪卻沒有這些負擔,而且又是處在劍閣這等聖地之中,新學的思潮起自這裡,在這裡碰撞,讓他們也獲益匪淺。

“倘若水鏡留下,那麼他此刻將會與我一樣,肉身保持在少年巔峰。”

江祖石嘆了口氣,搖頭道:“是元朔連累了他。但好在元朔無法一直連累他,我會率領大秦的大軍,一統元朔,那時,水鏡便可以重歸劍閣,與我一起研究性靈肉身的奧妙了。”

蒼九華目光落在他的眉心,只見那座天門烙印極爲精細,與天市垣天門鬼市的那座天門有着幾分相似。

江祖石心有所感,向他看來,

蒼九華不敢再看,連忙躬身:“老師,元朔的通天閣主,已經來了。蘇雲蘇閣主,破了我在元朔東都留下的局。他化作新學舊學之爭,爲自己造勢,先殺景南樓,又殺元無計,竟然可以毫髮無損,全身而退。”

他頓了頓,道:“元朔東都,四大神話死的死,殘的殘,朝廷不思進取,官員爭名奪利。然而就是這種糜爛局勢,蘇雲依舊能全身而退,甚至保下水鏡先生。這一代的元朔閣主,厲害非凡。”

江祖石向武聖閣外走去,淡淡道:“他的確有點智慧。但我海外通天閣主,也有這等智慧。”

蒼九華跟在他身後,途中,只見武聖閣內空間廣大,中央立着一尊巨大的魔神。

那魔神並非是雕塑,而是真正的魔神,被吊在武聖閣中,其人氣息無比恐怖,但是卻被定住。

那魔神身上站滿了劍閣士子,正在割開魔神的肌膚、血肉,甚至打開那魔神的腦袋,掀開腦殼,格物其肉身!

江祖石停下腳步,擡頭打量。

有幾個偷懶的士子見狀,心中凜然,急忙認真工作。

蒼九華繼續道:“蘇雲以督外司少史的名義,來到我雲都,我命劍閣士子前去試探,想看他這些日子的修爲進境。昨日,劍閣士子一百零六名,三十六院大師兄大師姐四十五位,悉數敗北。最強的一人,在他手中走了四招,他先後施展真龍、饕餮、相柳、應龍四種神魔,其中格物之妙,令人歎爲觀止。”

那被吊在武聖閣的魔神尚且活着,奄奄一息,突然瞥見江祖石,不由發出一聲嘶吼,奮力掙扎一下,頓時鎖鏈劇烈抽動!

站在魔神身上格物的劍閣士子立腳不住,便見那魔神猛地扯動鎖鏈,彎下腰來,腦袋探到江祖石的面前,頭顱大如山,三隻眼眸如同澡盆大小的岩漿泉,惡狠狠的盯着江祖石!

江祖石仰頭,看着這尊腦袋比他個頭還要大不知多少倍的魔神,悠然道:“元朔人提出格物致知,然而只是虛有其名。論格物致知,大秦纔是正統。我海外通天閣主,精通三百六十週天神魔變化,遠勝過他。”

蒼九華仰頭看了看這尊魔神,心中有些敬畏,急忙揮了揮手,諸多劍閣靈士連忙催動鎖鏈。

那鎖鏈乃是靈兵,被他們祭起之後,又再度收緊,將那魔神吊起。

那魔神掙扎不得,垂下頭來,一副認命的樣子。

諸多劍閣靈士又爬到他的身上,掀開他的腦殼,繼續格物。

蒼九華收回目光,道:“我第一次見蘇雲時,他蘊靈境界,而今三個月過去,他已經修煉到元動境界,精勇猛進。”

江祖石向外走去,不以爲意:“通天閣主也可以辦到,甚至修爲進境更快。”

蒼九華道:“蘇雲連戰一百零六位劍閣士子,沒有受任何傷。”

江祖石停下腳步,側頭向他看來,疑惑道:“最多出四招,連敗一百零六位劍閣士子,沒有受任何傷?”

蒼九華點頭。

“不受任何傷,這就有些古怪了。”

江祖石思索道:“別說他,就算是我,迎戰一百零六位劍閣士子,也難保不受傷。我的肉身可以支撐我不斷戰鬥,但是個人智慧有窮絕之時,劍閣士子的學問千奇百怪,同等境界下與他們交手,受傷是難免的事。他沒有受任何傷,這本事不是裘水鏡或者月流溪所能辦到的。他另有傳承……”

蒼九華不敢說話。

江祖石沉吟片刻,笑道:“元朔的老鬼們的確厲害,硬生生在元朔道法神通淪爲末流的情況下,造就這樣一位人物。他不受傷的本事,應該是來自元朔舊聖絕學。不過想要勝過通天閣主,嘿嘿……”

蒼九華目光閃動:“蘇雲,此刻便在聖人閣中,與月閣主相談甚歡。”

江祖石來到武聖閣外,目視前方,聞言哼了一聲,面如寒霜。

遠處,便是與武聖閣一樣懸在空中的聖人閣!

蒼九華道:“蘇雲身懷大一統功法,這門功法,恰恰是連接老師與月閣主成就的橋樑。弟子聽聞月閣主邀請他,倘若月閣主將他的肉身境界開闢之法傳授給他,再加上蘇雲也精通神魔變化之妙,恐怕……”

江祖石遙望聖人閣,冷笑道:“裘水鏡離開劍閣太早了,倘若他晚走幾年,我還有些擔心。但是他離開劍閣這麼久,他的大一統功法,早就落伍了!何慮之有?”

蒼九華道:“可惜月閣主……”

“不必說他!”

江祖石擡手,止住他的話,淡淡道:“流溪有着書生一般的天真,但你我不可有這種天真,他早晚會碰得頭破血流!閣主是否知道蘇雲來到雲都?”

蒼九華躬身,道:“閣主已經知道了。算算時間,應該已經到了雲都之中。”

江祖石眼角跳動一下,低聲道:“九華,我要你再探一探蘇雲的本事,試探出他的潛力潛能的極限。”

蒼九華心頭微震,知道他對海外通天閣主的信心有了動搖,於是躬身稱是。

劍閣中,樓閣衆多,各個學院都是建在樓閣之中。

聖人閣中,念在劍閣不發蘇雲工錢蘇雲便給劍閣漲租錢的份上,劍閣聖人月流溪還是勉爲其難,許給蘇雲月俸百枚青虹幣。

這是一個很高的數字,但並沒有比劍閣其他先生高。

凡是在劍閣任教的先生,基本上月俸相差不多,當然,本事出衆的先生,月俸更高。

大秦奉行的理念便是知識有價,因此傳授知識的人極爲重要。

飽學之士在劍閣任職十年,基本上便可以攢到煉製自己靈兵所需要的錢。

正是因爲如此,有才幹的人才會留在劍閣任教。

劍閣聚集了這些有才幹的人,因此才能維持數十年的繁盛,佔領神通道法的最前端。

“蘇閣主知道盤羊之亂嗎?”月流溪問道。

蘇雲點頭:“略有耳聞,只是箇中詳情卻不甚了了。”

“盤羊之亂,是我海外各國的天庭起源。”

月流溪心中有所感,看向窗外,又收回目光,繼續道:“這件事說話話長,閣主有機會的話還是多多瞭解一下。盤羊之亂的黑暗時代,各國正是因爲禮敬天庭,從盤羊動亂中存活下來,並且靠天庭的力量,鎮壓了盤羊魔神,把盤羊變成了他們的車輦座駕。而新學萌芽,也是起自那時。”

蘇雲順着他的目光向外看去,遠遠看到武聖閣,只見蒼九華和一個少年站在武聖閣外。

“自那之後,關於天庭諸神的功法便開始起源,共有三百六十種之多,直到三十五年前天庭諸神的功法,纔開始慢慢演變爲大一統功法。”

月流溪的聲音傳來:“統一這些功法的人,便是江祖石,我大秦武聖。”

————晚上有兩章

第一百八十二章 劫灰神王(四千字大章)第五百三十三章 畫中琴妃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二百九十六章 左鬆巖的好兄弟第一百二十六章 表面兄弟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五百七十一章 我的仙帝父親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九百三十八章 梧桐花開又一春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盤羊案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二百八十三章 盤羊魔化第六百七十一章 蠶寶寶的倒黴一天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五百三十四章 舊神,古老世界的統治者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四百四十章 帝屍復活第五百三十九章 資質無雙(求月票訂閱)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五百九十一章 她瘋了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爲外鄉人第四百四十五章 長城偷渡第三百零九章 金毛,鳥龍,夯貨和胸大肌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五百一十三章 願你歸來,依舊少年第二百四十一章 如仙降臨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641章 下界共主(月底求票!)第九百二十八章 逆天改命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九百零九章 瑩瑩來了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案狂徒第一百五十九章 走入權力中心(求月票!)第八百六十章 那個人第七百五十一章 步步爲贏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忽忽悠了你(求票求訂閱)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三百四十二章 兩敗俱傷第二百三十七章 童年的青魚鎮(求票!)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四百零三章 洞房花燭夜,隻身赴雷池第五章 八門朝天闕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四百六十九章 禍從口出(週一求票)第三百八十八章 空間扭曲之術第三百二十六章 火德神君第五百一十四章 蘇雲的一見鍾情第六十五章 野得很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六百一十八章 踩船的藝術第七百七十六章 廣寒山上,新婚牀頭(求月票)第七百一十六章 立足神通海第三百六十章 盤羊少女第七百零三章 混沌海中的第一次相逢第一百一十九章 無人鑄金身(週一求票!)第五百九十七章 我們都是亂黨(大章求訂)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四百七十八章 五色金,鎮屍沉海第二百二十八章 上古流派第四百九十章 三聖道場第六十八章 排名第四第三百八十七章 帝座洞天第八百一十七章 肉身極致的碧落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一百零三章 鏡中一月當天第一百五十四章 黑棺李將軍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八百三十五章 異界天域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三百零八章 三條腿的女婿第一百一十六章 朔方聖人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二百九十五章 置之死地而後生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第一百九十二章 道門天眼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四百四十九章 一羣小白羊第七百七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第九百二十章 劍穿輪迴第七百五十四章 書仙圓夢,大強打劫第五百四十四章 紅羅娘娘第八百三十四章 黑石柱子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
第一百八十二章 劫灰神王(四千字大章)第五百三十三章 畫中琴妃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二百九十六章 左鬆巖的好兄弟第一百二十六章 表面兄弟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五百七十一章 我的仙帝父親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九百三十八章 梧桐花開又一春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盤羊案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二百八十三章 盤羊魔化第六百七十一章 蠶寶寶的倒黴一天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五百三十四章 舊神,古老世界的統治者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四百四十章 帝屍復活第五百三十九章 資質無雙(求月票訂閱)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五百九十一章 她瘋了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爲外鄉人第四百四十五章 長城偷渡第三百零九章 金毛,鳥龍,夯貨和胸大肌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五百一十三章 願你歸來,依舊少年第二百四十一章 如仙降臨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641章 下界共主(月底求票!)第九百二十八章 逆天改命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九百零九章 瑩瑩來了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案狂徒第一百五十九章 走入權力中心(求月票!)第八百六十章 那個人第七百五十一章 步步爲贏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忽忽悠了你(求票求訂閱)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三百四十二章 兩敗俱傷第二百三十七章 童年的青魚鎮(求票!)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四百零三章 洞房花燭夜,隻身赴雷池第五章 八門朝天闕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四百六十九章 禍從口出(週一求票)第三百八十八章 空間扭曲之術第三百二十六章 火德神君第五百一十四章 蘇雲的一見鍾情第六十五章 野得很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六百一十八章 踩船的藝術第七百七十六章 廣寒山上,新婚牀頭(求月票)第七百一十六章 立足神通海第三百六十章 盤羊少女第七百零三章 混沌海中的第一次相逢第一百一十九章 無人鑄金身(週一求票!)第五百九十七章 我們都是亂黨(大章求訂)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四百七十八章 五色金,鎮屍沉海第二百二十八章 上古流派第四百九十章 三聖道場第六十八章 排名第四第三百八十七章 帝座洞天第八百一十七章 肉身極致的碧落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一百零三章 鏡中一月當天第一百五十四章 黑棺李將軍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八百三十五章 異界天域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三百零八章 三條腿的女婿第一百一十六章 朔方聖人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二百九十五章 置之死地而後生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第一百九十二章 道門天眼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四百四十九章 一羣小白羊第七百七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第九百二十章 劍穿輪迴第七百五十四章 書仙圓夢,大強打劫第五百四十四章 紅羅娘娘第八百三十四章 黑石柱子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