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

蘇雲沉默下來。

性靈,是人們凝聚起來的精神,神通,是性靈的映照。

秦武陵死時,他的精神還不夠強,性靈依附於外物時只能成爲妖、精或者怪。

韓君,也即是而今的薛青府將秦武陵的性靈送入他的筆中,讓他化作筆怪,與其他妖怪並無不同。

其他妖怪,如花狐、青丘月,他們也都是靈士的性靈依附在狐狸身上所化。對於他們來說,並無前世,自己就是自己,自己與前世唯一的瓜葛,便是自己的記憶中會時不時覺得某件事很是熟悉,自己彷彿做過或者經歷過。

有時候,他們也會想起前世的生活片段,但是自己早已不再是前世那個人。

筆怪丹青也是如此。

他被韓君賣給了年輕時進京趕考的岑聖人,岑聖人與那時的道聖和聖佛關係很好,點化丹青,收爲弟子。

就算丹青覺醒了秦武陵的記憶,也與秦武陵無關,對於他來說只是一場人生閱歷,便如而今的瑩瑩一般。

溫關山說秦武陵已死,自己是妙筆丹青,原因便在於此。

“所以,老師,溫聖人是怎麼死的?”

蘇雲問道:“岑聖調查丹青之死,卻自縊死在天門鎮外,他又是怎麼死的?我在你的書房中,看到了溫聖人的屍體,還看到許多可怕的東西。你該作何解釋?”

“你已經很接近真相了。”

溫關山瞥了瞥他身後的影子,微笑道:“倘若我能活過這一劫,我會告訴你真相。倘若我過不去,那麼這秘密便隨着我一起埋入塵土。”

蘇雲挑了挑眉毛,目光落在他身後已經被凍成冰雕的少女屍體上:“老師與我相距只有兩步,老師或許不用等着看是否能夠度過這一劫,或許弟子現在便可以讓老師化作塵土。”

溫關山淡淡道:“憑你體內的應龍嗎?孩子,在你掌握應龍之力之前,我便可以將你格殺,順帶殺了你靈界中的瑩瑩。”

兩人沉默下來。

瑩瑩捏了把冷汗,緊張無比。

蘇雲起身,告辭道:“老師好生調養身體。”

溫關山盯着他的影子,目光中有一抹殺機閃過,想動,卻又按捺下來。

地上蘇雲的影子像是神話傳說中的戰神應龍,帶着強大妖異的力量,讓他有些捉摸不透。

“地上的影子,像是應龍,在某一刻,我以爲他在騙我,用他粗淺的神通來糊弄我。但是這邪惡又強大的力量……”

溫關山看着蘇雲的背影,心中驚疑不定:“這股深邃的力量,甚至超越了聖人。傳聞上古聖皇遇到魔王肆虐,戰不能勝,於是禱祝祈天,上天降下戰神應龍。難道說,傳聞是真的?”

“瑪——哈——”他耳畔傳來一個詭異的聲音。

溫關山聽到這個聲音,心中的殺意徹底散去。

蘇雲向外走去,待到他走出丞相府別院,耳邊終於傳來瑩瑩的聲音:“終於活着走出來了。蘇士子,我剛纔還以爲他真的會痛下殺手呢!沒想到他竟然真的會被你的神通嚇住!”

蘇雲也有些驚訝,道:“我也沒想到。我原本預計他會有試探,誰知道連試探都不試探,便被我唬住了。”

“可能是他被相柳打得太慘了。”瑩瑩猜測道。

“我想也是。”

蘇雲很是自得:“四大神話之一的溫聖人,被我打得有些心理陰影,也是理所當然。”

瑩瑩沉默片刻,突然道:“蘇士子,謝謝你,了結了我一樁心事。”

蘇雲仰頭望天,吐出一口濁氣,笑道:“瑩瑩,不止是你了結了一樁心事,我也了結了莫大的心事,從此我的道心中再無窒礙。”

瑩瑩噗嗤笑道:“我還擔心你因此墮落,墜入魔道,就像韓君,就像秦武陵他們一樣,見到了黑暗,便化作了黑暗。”她說到這裡,心中有些黯然。

溫關山說他是丹青,不是秦武陵,但是在瑩瑩心中他還是秦武陵,還是那個英明神武的領隊學哥。

“我怎麼會變成他們那樣?”

蘇雲失笑:“我只是被野狐先生欺騙了而已,但是我也從他那裡學到了許許多多的知識,這是好事,何必往壞了去想?”

瑩瑩呆了呆:“可是,你經歷的事情,比他們黑暗多了。”

她很難想象,像蘇雲這樣,從小生活在一個莫大的謊言之中,鎮裡的人都是鬼神,名義上保護他,但實際上只是虧欠他太多。

他從小被這些他心中敬仰的長輩做慘無人道的試驗,身邊的其他孩童一個個被這種試驗折磨致死,只有他一人存活。

他在眼盲的時候,又跌入野狐先生編織的謊言之中,野狐先生藉助他來觀測天門鎮,探索天門鎮的奧秘。

甚至連野狐先生的死,也是一個謊言!

韓君和秦武陵所經歷的黑暗人生,比不上蘇雲經歷過的黑暗,可是,蘇云爲何沒有如梧桐所期望的那樣,墮落成魔呢?

“大概是因爲,有人給我的人生開了一扇天窗,讓陽光可以照射下來吧。”

蘇雲想了想,幽幽的說道:“我被裝進棺材裡的時候,有人把我刨了出來。我在天門鎮的時候,有人撥散了陰雲,讓陽光照在我的院子上。那時我還有很多朋友,像二哥,像小凡,像後來遇到的小遙學姐,還有你,還有左僕射,還有水鏡先生,閒雲道人……你們真的對我很好。

“我離開天市垣,雖然遭遇七大世家謀反一案,看到了世家的勾心鬥角,相互傾軋,但也看到了認真治學,認真爲民衆謀福的人。”

他的笑容像是烏雲密佈的天空中投下來的陽光,笑道:“我還看到有人用一生的時間去讓底層的士子有學上有書讀,還看到有人爲底層的人拼命。我的際遇雖然悲慘,但卻看到了光明,擁有這些,爲何要墮落成魔?”

瑩瑩有些茫然。

韓君,秦武陵,蘇雲,他們遭遇的苦難不盡相同,但都充滿了黑暗,可是爲何他們的選擇不一樣?

“人可以生活在黑暗中,但思想不可在黑暗中沉淪。撥開烏雲,始見陽光。大概蘇士子是那種經常撥開自己心頭烏雲的人吧。”

瑩瑩覺得,蘇雲這個大男孩有着令人欽佩的地方,他有着一顆真正強大的內心。

瑩瑩問道:“溫關山說,他有劫將至,能夠活着度過這場劫,再說舊事。你知道這場劫從哪兒來嗎?”

蘇雲目光閃動,擡頭向玉皇山皇城方向看去。

瑩瑩心領神會,有些憂心道:“那麼他能否度過此劫?”

蘇雲收回目光,返回賢良院:“他能不能度過此劫,都與我們無關。”

瑩瑩頓時急了:“可是真相……”

蘇雲哈哈大笑:“他以爲憑着一個真相便想拿捏我,真是做夢!他若是活不下去,那他就去死,就讓真相隨着他一起埋在塵土裡,我不稀罕半分!”

是夜。

三更天,丞相府別院,殺伐陡起,有賊人從正門入,意圖刺殺丞相,閔望海、費紅錦等弟子奮力殺敵,被引出丞相府別院,別院中只剩下一些護院家丁。

有些家丁急忙衝出別院,前去報官,只是遲遲等不到官差前來。

正在焦急時,天空中有紅光飄來,護院家丁遠遠看去,卻是兩盞紅燈籠,待到那紅燈籠飛到跟前,才知不是。

那赫然是兩隻巨大的眼睛!

那眼睛主人有如魔神,雙眼赤紅,巨大無比,臉上長滿了虯髯,如同幼龍紮在臉皮上,隨之飛舞,闖入別院便吃人,將護院家丁吃了幾個,其他人一鬨而散。

那魔神般的生物闖入別院,走到溫關山養病的院落前,正要進入院落,卻見拱門上掛着一張金幡。

那古怪生物遇到金幡,不由大驚,急忙騰空而起,金幡也自沖天而起。

只見半空中兩盞紅燈與一面金幡飄飛來去,忽而空中雷聲一動,兩盞紅燈熄滅,從天空中掉下來一顆巨大的腦袋。

那金幡飄飄忽忽,正要飛下來,突然空中又是一道金色雷霆閃過,如同箭光,擊中金幡,將那金幡射出,不知飛往何處去了。

到了四更天,東都上空雷霆交加,下起磅礴大雨,東都一片黑暗,即便是劫灰燈也不如從前明亮。

雨夜中,一人頭戴斗笠,壓得很低,走入無人設防的丞相府別院。

拱門前沒有了金幡,那人順順當當走入溫關山養病的院子,來到病榻門前。

門前懸掛靈山降魔杵,突然光芒大放!

那斗笠人幾個回合間,力壓靈山降魔杵,將降魔杵鎮壓,釘在地上,隨即推門而入。

待他來到病榻前,只見病榻牀頭掛着一口寶劍,正是溫關山的另一寶,斬三尸道劍!

道劍錚鳴,躍出劍鞘,頓時劍光滿室,在病房中交錯如電。

又是三個回合,那斗笠人鎮壓了斬三尸道劍,道劍錚的一聲插入劍鞘。

那斗笠人向病榻走去,病榻的帷帳之後,隱約可見溫關山突然坐起。

那斗笠人手掌伸向帷帳,猛然手掌一抄,摘劍,轉身,大步離去,沒有去掀開帷帳。

帳後的溫關山呆了呆:“厲害了,水鏡先生!”

斗笠人來到房門處,將插在地下的靈山降魔杵拔起,一併帶走。

溫關山合身躺下,面色陰沉:“裘水鏡在算計我,果然是人如水鏡,滴水不漏!”

他原定計劃是將千言幡、斬三尸道劍和靈山降魔杵這三大靈兵放在棺木中,以備第二夜的正主來襲,沒想到的是,來人目標居然不是他,而是他這三大靈兵!

世上能夠在智慧上比他多算一步,連他也算計在其中的,只有寥寥幾人,裘水鏡便是其中之一。

因此溫關山立刻猜出背後主導局勢的人是這位水鏡先生!

“想要我死,沒那麼容易!”

五更天,雷雨過後,天色大晴,夜空通透,月朗星稀,突然便是哭喊聲連天,丞相府別院傳來噩耗,元朔四大神話之一,丞相溫關山,染病不治,暴斃而亡。

東都的文武百官多數已經洗漱整齊,正在吃些早點,準備上朝,聽到這個消息,不由慌了手腳,紛紛動身,直奔丞相府別院,既是弔唁,也是刺探消息。

從五更到白天,從白天到了下午,丞相府別院人來人往,絡繹不絕,甚至連皇帝也親自出宮弔唁,扶棺大哭。

御史裘水鏡也前來哀悼,更是哭得喘不過氣來,非要費紅錦、曾真鬆等人開棺,要親眼看看丞相的遺容。

“丞相仙去,裘某要與丞相同葬一室,死後追隨丞相!”

裘水鏡拔劍大哭,便要當場抹脖子,閔望海、費紅錦等人慌忙阻攔,衆人爭執中,裘水鏡失手一劍捅在棺槨上。

文武百官連忙上前,好言相勸,裘水鏡這才慢慢的止住了哭泣,只是偶爾還抽搐肩頭,顯然內心的傷痛一時間難以消解。

到了這一晚,深夜,萬籟寂靜,別院停着棺槨,只有燭火幽幽,雅雀無聲。

一個身影趁着夜色緩緩走來,來到棺槨前。

那人在燭火下緩緩擡頭,從懷中取出一張面具,咔嚓一聲貼在臉上,那張面具,頓時鮮活起來。

“領隊學哥,你曾經救我一命,今晚我來還你。今夜之後,你我再不相欠,各爭天下!”

————老友們,老友們,今天就是裘水鏡的生日啦,點擊下面作者的話,就可以進入水鏡先生的頁面,爲水鏡先生投票,領水鏡的勳章!

還有,臨淵行腦補怪的活動還在繼續,關於臨淵行的隱藏情節,未來的情節走勢,大家都可以腦補一下,發在書評區,起點幣獎勵很豐厚哦!即使懶得動筆,也可以來看看別人的腦補,腦洞是否有你的腦洞大!

第七百四十九章 獄天君之死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一百七十三章 騎龍夜行第三十七章 妖魔風範(新年快樂)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一百零八章 朱雀盤龍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651章 我要你們助我修煉!第八百三十二章 營救冥都大帝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生的陰影第八百二十四章 道阻且長第二百三十二章 東都第一魔神(求訂閱)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們果然苟且了!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五百章 混沌誅仙指第四百一十六章 開啓懸棺第一百八十章 聖人之面,赤子之心第660章 滅世金棺第三十三章 必須格他第四百八十八章 反覆橫跳第657章 十二古神第五十九章 雙馬尾姑娘第七百一十章 混沌海之戰(大章求票)第一百五十四章 黑棺李將軍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深不可測你知道嗎?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五百五十章 蘇雲腳踩三條船第七百四十章 送老仙人入棺第七百五十七章 師兄?第九百三十八章 梧桐花開又一春第三百四十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第七百零三章 混沌海中的第一次相逢第九百四十二章 班門弄斧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二百三十章 獨自擺平(求月票!)第632章 絕世魔君(還是大章,求票!)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五百四十一章 好不了了(求票~)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四百二十九章 無恥之尤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三百三十二章 有什麼用第八百七十二章 帝絕復生第639章 外鄉人的大道第七百七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第一百一十章 節操全無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仙人絕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一百一十一章 左手拿書,右手拄刀第七百八十四章 雲天帝登基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我受傷了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五十六章 鄉下來的士子不是人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九百一十七章 普天之下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三百四十章 鳳棲梧桐(第三更)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七百六十六章 順理成章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七百四十一章 送更多老仙人入棺第五百零二章 我的仙使父親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憲大術第九百四十六章 舊情難斷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七靈界破碎之謎第七百八十四章 雲天帝登基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十七章 仙劍斬妖龍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以,你死了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要這劍有何用?第七百七十五章 妖婦梧桐第八百零一章 仙相帝忽第五百五十二章 冥都入侵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五百一十六章 仙人來訪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九百一十四章 幽潮生與輪迴聖王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七百零一章 妖言惑衆(求月票!)第二百九十一章 聖女明勝煙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四百四十五章 長城偷渡第七百九十一章 仙道的至高智慧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
第七百四十九章 獄天君之死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一百七十三章 騎龍夜行第三十七章 妖魔風範(新年快樂)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一百零八章 朱雀盤龍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651章 我要你們助我修煉!第八百三十二章 營救冥都大帝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生的陰影第八百二十四章 道阻且長第二百三十二章 東都第一魔神(求訂閱)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們果然苟且了!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五百章 混沌誅仙指第四百一十六章 開啓懸棺第一百八十章 聖人之面,赤子之心第660章 滅世金棺第三十三章 必須格他第四百八十八章 反覆橫跳第657章 十二古神第五十九章 雙馬尾姑娘第七百一十章 混沌海之戰(大章求票)第一百五十四章 黑棺李將軍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深不可測你知道嗎?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五百五十章 蘇雲腳踩三條船第七百四十章 送老仙人入棺第七百五十七章 師兄?第九百三十八章 梧桐花開又一春第三百四十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第七百零三章 混沌海中的第一次相逢第九百四十二章 班門弄斧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二百三十章 獨自擺平(求月票!)第632章 絕世魔君(還是大章,求票!)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五百四十一章 好不了了(求票~)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四百二十九章 無恥之尤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三百三十二章 有什麼用第八百七十二章 帝絕復生第639章 外鄉人的大道第七百七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第一百一十章 節操全無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仙人絕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一百一十一章 左手拿書,右手拄刀第七百八十四章 雲天帝登基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我受傷了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五十六章 鄉下來的士子不是人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九百一十七章 普天之下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三百四十章 鳳棲梧桐(第三更)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七百六十六章 順理成章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七百四十一章 送更多老仙人入棺第五百零二章 我的仙使父親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憲大術第九百四十六章 舊情難斷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七靈界破碎之謎第七百八十四章 雲天帝登基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十七章 仙劍斬妖龍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以,你死了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要這劍有何用?第七百七十五章 妖婦梧桐第八百零一章 仙相帝忽第五百五十二章 冥都入侵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五百一十六章 仙人來訪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九百一十四章 幽潮生與輪迴聖王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七百零一章 妖言惑衆(求月票!)第二百九十一章 聖女明勝煙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四百四十五章 長城偷渡第七百九十一章 仙道的至高智慧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