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北海中斷天門開

“天門鎮!”

裘水鏡心神晃動,難以自持。

霧氣散去,天門鎮彷彿是從鬼蜮中回到現實一般,霧氣散去之時,鎮上的建築是黑白二色,但漸漸的,有了其他色彩。

裘水鏡的眼角劇烈抖動一下,即便他擁有天眼,也看不出這種色彩變化到底是真的存在,抑或是有人用法力強加在他視覺上的幻覺。

天門鎮空無一人,除了海風聲浪濤聲,便是蘇雲的腳步聲。

這座城鎮,是一座空鎮,除了他們之外沒有其他人。

過了片刻,裘水鏡才穩住心神,打算跟上蘇雲。

“傳說,天門鎮的房屋,也是仿照天門鬼市的那些院落打造而成的。”

他心中暗道:“據說原本居住在天門鎮的人,都大有來頭。有個傳聞說,他們都是奉大帝之命來到這裡,研究天門鬼市,藉此尋找長生之妙……”

就在此時,天空突然晃動起來,海面上有陽光洞照,照向天上的鬼市。

天空中,天門鬼市像是風吹大幕一般劇烈晃動,在陽光的風暴中消失!

神秘的鬼市就這樣變得無影無蹤,不知哪裡去了!

裘水鏡張開天眼,只見天空中各種瑰麗光芒墜向天市垣荒原上的一座座大墓之中,消失不見。

唰——

百十多道光芒從天而降,竟然落在天門鎮的牌坊後面,化作一個個鮮活的身影,出現在這原本空寂無人的街道上。

他們來來往往,相互招呼,很是熱鬧。

裘水鏡心中微動:“天門鎮早已沒有活人了,這些只是顯化的性靈罷了。”

蘇雲走到一座大宅前,彷彿能夠看到大宅前掃地的老人,躬身道:“曲伯早。”

那老人停下手中的掃帚,溫和道:“雲兒趕集回來了?天不早了,早點休息。”說罷,那老人瞥了裘水鏡一眼,沒有理會。

裘水鏡眉心天眼轉動,從他的天眼看去,這老人身後的大宅在不斷崩塌,不斷重構。

蘇雲繼續向前走,來到另一座宅邸前,躬身道:“羅大娘早。”

“好孩子回來了。”

婦人站在門前,正忙着揚稻穀,慈眉善目的笑道:“早點回家,吃點東西歇一歇,別忘記明天的課。”

裘水鏡向羅府看去,那宅邸也在不斷崩塌重構之中,一邊無聲無息的破碎,一邊無聲無息的重組。

蘇雲走在天門鎮中,彷彿不知道這裡除了他之外沒有一個活人,向鎮上的人打着招呼。

“芳兒姐早!”

“徐大叔早!”

“樂奶奶早!”

……

裘水鏡看着這一幕,心中生出荒誕離奇的感覺。

這一幕讓他恍惚間以爲天門鎮還在,以爲鎮上的人都還活着!

可惜,他們都是死人,已經死了六年了。

蘇雲來到一座宅院前,推門進去,過了片刻,裡面升起裊裊炊煙。

裘水鏡站在這片破敗的宅院前,只見瞎眼少年正在忙碌着給自己做早飯。

他回頭看去,天門鎮中人來人往,極爲熱鬧,與尋常的小鎮並無區別。

“他不知道自己是這裡唯一一個人類。”

裘水鏡心中暗道:“他一直以爲鎮上的人都還活着,而鎮上的這些性靈也在瞞着他。”

他站在院外,靜靜地看着正在吃早飯的少年,心中默默道:“野狐先生說的沒錯,天門鎮還有活人,可惜的是隻剩下一個活人,而且還是個孩子。那件怪事發生在六年前,那麼,他的眼睛應該也是在六年前的怪事中瞎掉的,那時的他還是個不經事的孩子。”

蘇雲吃罷早飯,收拾一下碗碟,回到房中努力回憶野狐先生講解的功課,又修習一番這才睡下。

他忙了一宿,雖然沒有賺到什麼錢,但也着實疲憊。

沒多久,他便沉沉睡去。

太陽升起,明媚的陽光來到天門鎮便顯得有了幾分陰鬱,被小鎮上空的陰霾擋住。

裘水鏡站在院外,只見蘇雲的陋室之中,那口黃鐘漸漸變得清晰起來。

人在睡着的時候,心底如明鏡一塵不染,這時候性靈神通便會清晰的折射出來,比白天時更加清晰強大。

裘水鏡凝目看去,只見黃鐘最底層旋轉不停,而在鐘下則是一個兩寸高的人兒,正襟危坐,呼吸吐納。

那正是蘇雲的性靈。

黃鐘是性靈所念,幻化而成。

裘水鏡默默地看了良久,發現蘇雲的性靈脩煉的只是最爲基礎的夫子養氣篇。

夫子養氣篇只是單純的養氣,調養元氣,並沒有關於如何修成性靈神通的內容。

那麼,蘇雲是從哪裡學來的性靈神通?

“還有一個可能。”

裘水鏡目光閃動,心道:“那就是他自己在腦海中幻想出一口黃鐘,用來計時,如此心心念念,幻想不斷,甚至到了夜晚他的性靈也在幻想這口黃鐘。久而久之,幻想變成了觀想,從而修成了性靈。倘若是這樣的話,他的資質未免太好了一些……”

他有些遲疑,靈士修煉,極少有人能夠在沒有名師教導的情況下,靠自我摸索修成性靈神通的。

蘇雲能夠做到,表明他的資質極佳。

這樣的人被埋沒在鄉野裡,與野狐爲伍,着實是浪費了這身資質。

但蘇雲又偏偏是個瞎子,想要教會他複雜的修煉知識,只怕會極爲困難。而且蘇雲即便學會了,成爲靈士,他目不能視,也無處發揮自己的本領。

“是個好苗子,終究還是可惜了。”

裘水鏡暗歎一聲,收回目光,行走在天門鎮中,細細查看那些有鬼神隱匿的宅邸,觀察這些宅邸的主人。

天門鎮瀰漫着若有若無的霧氣,六年的時間讓這個小鎮遠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光鮮,他能看破天門鎮的本質。

對於六年前的那場怪事裘水鏡也有所耳聞。

據說六年前的某一天,天市垣天生異象,另一個世界突然出現,籠罩北海。

那是一個無比壯美的世界,如詩如畫,天空如同圓穹,彷彿洞中天,似有神仙宮殿漂浮在天空中,引人遐想。

有傳聞說,那是仙人的世界,長生者的世界!

從那個世界傳來的引力,讓北海的海水倒流,海面上出現一道粗達三十餘里的水柱,水柱長達數萬裡,連通那個世界,形成連接兩個世界的通道。

天市垣附近的高手紛紛向北海趕去,試圖進入那個洞天世界之中。

而他們落腳的地方,便是天門鎮。

有一天的夜裡,北海上空突然電閃雷鳴,雷聲響了一宿,到了第二天,有大水從天而降,讓海面暴漲,海嘯衝上海岸數十里,將天市垣不知多少百姓淹死在滔滔洪水之中。

第二天,倖存下來的人們這才發現,天空中的那個奇異的洞天世界也消失無蹤,連接兩個世界的海水橋樑也消失不見。

人們尋到洪水中心的天門鎮,古怪的是,天門鎮所有人,包括那些元朔國的高手,竟然統統肉身消失,只留下性靈!

自那之後,天門鎮便成爲了一個不祥之地,人跡罕至,甚至有時候主動來尋找,也未必能找到這個地方。

至於那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便無人知曉了。

裘水鏡聽過這個傳聞,他一直以爲天門鎮所有人都葬身在那場變故之中,沒想到竟然有人活了下來。

“那時的蘇雲太小了,估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他心中默默道:“這樁迷案還是一個迷,無從破解。”

蘇雲醒來之後,整理被褥,梳洗一番,又默坐溫習功課,確認自己沒有忘記,這才前去做飯。

他收拾妥當,推開柴扉,走出宅院,轉身掩上柴門。

就在這時,他身後傳來一個渾厚而溫潤的聲音:“雲小友,我能看一下你的眼睛嗎?”

蘇雲聽出這個聲音,轉過身來茫然的張開眼睛,側頭道:“是城裡來的先生?”

裘水鏡走到他面前,低頭細細查看他的眼眸,道:“不錯,是我。我叫裘水鏡,你可以叫我水鏡先生。”

蘇雲好奇道:“水鏡先生來到這裡多久了?我沒有聽到先生的腳步聲。”

“四個時辰。你在睡覺,我便等在外面。”裘水鏡瞳孔微縮,發現了蘇雲眼中的端倪。

只見蘇雲的雙眼並非完全沒有眼瞳,而是他的眼瞳彷彿受到強光刺激,聚集到一個無比纖細的小點,而且這個小點也被堵住,導致沒有光線映入眼瞳。

裘水鏡目力強大,但也只能隱隱約約看到他的雙眼眼瞳中各有一道細微無比的寒芒,有如鍼芒。

裘水鏡心跳漏了半拍,忽然擡起手指,輕輕在他眼前捻了捻。

唰——

蘇雲眼中有明亮無比的光芒從瞳孔映照出來!

裘水鏡眼前一片雪白,過了片刻才恢復視力,只見一片光幕從蘇雲的眼中照射出來,投在天門鎮的天空中。

裘水鏡轉過身來,仰頭看去。

他看到波光粼粼的北海,海面上有一道粗大無比的水柱,在水柱上,竟然還有着許多船隻,揚帆起航,向天上駛去。

水柱的盡頭,則是另一個世界。

那個所謂的長生者居住的洞天世界!

“不過,變故應該發生在夜裡。那麼是什麼讓夜空變得如此明亮?”

裘水鏡看向光源,天空中漂浮着一口處於飛行狀態的劍,從另一個世界飛出的劍。

劍長五十尺,寬九尺,閃爍着絢麗無比的光芒,拖着長達數裡的光焰。

而這口長劍的下方,正是天門鎮!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仙術第五十七章 不答應就滅口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五百六十七章 心猿意馬(求訂閱!)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五百七十二章 屍妖帝昭(求訂閱月票~)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四百四十八章 你的想法很危險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三百七十三章 蘇雲的道場第五百六十一章 先天紫府(求票)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七百三十一章 因此,我需要立威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二百二十八章 上古流派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二十三章 學問不夠第五百一十八章 山雨欲來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身之戰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叫薪火第八百零一章 仙相帝忽第二十五章 擡頭看天,不是罪過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毛不拔第八百三十五章 異界天域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623章 邪帝無敵(大章求票求訂閱)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外第一戰,仙人之威(大章求票)第623章 邪帝無敵(大章求票求訂閱)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二十一章 蘇雲渡劫第二百二十章 暴打二聖第五百三十八章 最慘烈的一戰第八十章 甘願野蠻,不做上流人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四十二章 靈士蘇雲第三百二十九章 北冕長城腳下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五百六十九章 帝劍降臨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九百二十二章 你看不懂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三百四十八章 到此一遊第626章 我沒事,我扛得住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二百零七章 必死之心第二百九十三章 懷春少年第七百九十三章 人魔的執念第七百一十六章 立足神通海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三百三十三章 新閣主登基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八百九十一章 忽悠大帝第一百九十章 世家治世第三百九十章 絕世仙體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八百八十一章 這份美,用性命守護第八十八章 變種靈兵(週一求票)第三百二十二章 背後九十六個男人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二百零七章 必死之心第八百三十七章 帝廷與異域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殺柳劍南第七百三十三章 時音之鐘第九百零七章 浩劫已至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八十五章 天闕十二篇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五百一十九章 劫灰仙人第五百七十七章 劫灰大仙君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二十章 遭雷劈了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七十八章 劫灰神翼第632章 絕世魔君(還是大章,求票!)第六百七十章 腦力不好第十五章 人心險惡更勝妖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二百九十八章 法外之徒第九百三十二章 仇易報,罪難贖第三百二十九章 北冕長城腳下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仙術第五十七章 不答應就滅口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五百六十七章 心猿意馬(求訂閱!)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五百七十二章 屍妖帝昭(求訂閱月票~)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四百四十八章 你的想法很危險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三百七十三章 蘇雲的道場第五百六十一章 先天紫府(求票)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七百三十一章 因此,我需要立威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二百二十八章 上古流派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二十三章 學問不夠第五百一十八章 山雨欲來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身之戰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叫薪火第八百零一章 仙相帝忽第二十五章 擡頭看天,不是罪過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毛不拔第八百三十五章 異界天域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623章 邪帝無敵(大章求票求訂閱)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外第一戰,仙人之威(大章求票)第623章 邪帝無敵(大章求票求訂閱)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二十一章 蘇雲渡劫第二百二十章 暴打二聖第五百三十八章 最慘烈的一戰第八十章 甘願野蠻,不做上流人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四十二章 靈士蘇雲第三百二十九章 北冕長城腳下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五百六十九章 帝劍降臨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九百二十二章 你看不懂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三百四十八章 到此一遊第626章 我沒事,我扛得住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二百零七章 必死之心第二百九十三章 懷春少年第七百九十三章 人魔的執念第七百一十六章 立足神通海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三百三十三章 新閣主登基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八百九十一章 忽悠大帝第一百九十章 世家治世第三百九十章 絕世仙體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八百八十一章 這份美,用性命守護第八十八章 變種靈兵(週一求票)第三百二十二章 背後九十六個男人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二百零七章 必死之心第八百三十七章 帝廷與異域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殺柳劍南第七百三十三章 時音之鐘第九百零七章 浩劫已至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八十五章 天闕十二篇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五百一十九章 劫灰仙人第五百七十七章 劫灰大仙君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二十章 遭雷劈了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七十八章 劫灰神翼第632章 絕世魔君(還是大章,求票!)第六百七十章 腦力不好第十五章 人心險惡更勝妖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二百九十八章 法外之徒第九百三十二章 仇易報,罪難贖第三百二十九章 北冕長城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