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九章 鐘聲乍響魂兒飛

沒多久堯廬天尊的弟子北庭挑戰外鄉人蘇雲的消息,便傳遍了墳五十四個宇宙碎片,頓時引起不小的轟動。

明眼人一看便知,這並非是北庭與蘇雲的比試,而是堯廬天尊與蘇雲背後的那位天尊,——水鏡先生的比試!

北庭勝,意味着堯廬天尊的道法道行更勝一籌,蘇雲勝,意味着那位神秘莫測的水鏡先生更勝一籌!

幾日之後,便有人從外地趕到蘇雲所在的道藏大殿,裘澤道君看去,心中凜然,來者是幾位白骨神人,多是至人的修爲。

但是,這幾位至人代表的是各自宇宙碎片中的道君!

那幾位道君沒有前來,只派來幾位白骨神人,顯然不想聲張,但又想知道此戰的結果!

又過幾日,道藏大殿中又來了許多面孔,隨着時間推移,還有其他人陸續趕來,墳宇宙共有五十四個宇宙碎片,裘澤道君計算一下,除了自己和堯廬天尊之外,其他宇宙碎片的強者都派人前來觀戰!

甚至,巨闕道君親自前來!

裘澤道君冷哼一聲,心道:“巨闕,你就這麼想換一個天尊嗎?屁顛屁顛的跑來,難道不怕落了痕跡?”

不過他也是道君,不好說些什麼。否則巨闕便會說你不是也來了這種話來羞辱他。

他不想打理巨闕,巨闕卻大着嗓門道:“羊裘澤,你也在這裡?你是想看看水鏡先生與天尊誰更厲害?你這廝對天尊不忠!”

裘澤道君險些一口老血噴出來,恨不得把這廝的頭搗進他的脖子裡,看他還怎麼滿嘴噴糞!

只是蘇雲背後的那位存在叫水鏡先生,這件事卻是裘澤道君自己傳出去的,說給自己的摯友聽而已,交代了摯友不能傳出去。誰曾想,幾個月時間就傳遍了墳宇宙,人盡皆知了。

巨闕道君沒有糾纏他,而是看向北庭,笑道:“你是天尊的弟子?天尊手把手教你了?你個小蠢蛋,人家要和你三個月後決鬥,你還不趁機跑到天尊那裡,繼續讓天尊教你?傻乎乎的跟羊裘澤在這裡等人家修煉三個月,打不死你纔怪!”

北庭即便是面對他這等道君也絲毫不懼,傲然道:“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天尊已經教我最高深的法門,能有多大成就,不在於天尊是否繼續傳授,而在於我的領悟。這三個月,蘇某人蔘閱大道書進步,難道我便不會參悟大道書而進步?”

巨闕道君聞言,向裘澤笑道:“這兔崽子居然還有點想法。只可惜太蠢。他以爲他三個月內領悟出的東西與天尊三個月內傳授的東西一樣深奧,可想而知必輸無疑。這一戰可以不必看了。”

他正要離開,北庭道:“道君此言差矣。”

巨闕道君哦了一聲,轉過身來,道:“何以言之?”

北庭道:“我這三個月參悟,雖然不敵天尊三個月傳授,但勝在是自己的東西。外鄉人蘇雲這三個月參悟,也不是水鏡先生的傳授,悟到的也是他自己的東西。道君焉知我參悟的會比他遜色?”

巨闕道君面色稍緩,笑道:“我知道爲何天尊會收你爲弟子了。你的確有着不小的智慧。”

北庭欠身:“請道君留下,看弟子力壓外鄉人。”

巨闕道君於是留了下來,感慨道:“羊裘澤,道君的確比我們高明,挑選弟子也比我們高明。北庭很不錯,思慮周全,胸有大志,將來定有一番作爲。”

裘澤道君面色稍緩,道:“天尊自然法眼無雙,看人極準。他的大道直指元始,試問天下道君,有幾個能做到的?他親自教導北庭,派北庭出戰,便是看出北庭定然可以戰勝蘇雲。”

巨闕道君聽到他說起元始二字,心中凜然。

在墳宇宙的五十四個宇宙中,也有一些道君修成元始的,有的以寶物證得元始,有的以元神證得元始,有的道樹修成元始,各有奇特之處,但大劫一到,都灰飛煙滅,沒有一個存活下來。

唯有堯廬天尊存活下來,而且存活得比其他人都要久遠!

堯廬天尊也是因此屹立不倒,他傳授北庭自然是將北庭的修爲實力提升到同儕難以望其項背的程度!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想來這一戰,必會是一場龍爭虎鬥!

這三個月期間,北庭的確也沒有閒着,一直都在修煉巨闕道君和裘澤道君眼見得北庭的修爲實力日漸增長,修爲到了北庭這一步,其實很難快速提升,除非有巨大的機緣際遇。

但北庭竟然依舊有不小的提升,着實是天下罕有的天才!

“羊裘澤,你看!”

巨闕道君露出驚異之色,不斷向北庭努嘴,悄聲道:“快看!他體內的秘境!”

裘澤道君雖然覺得他大驚小怪,但看向北庭,也着實被這一幕鎮住。

只見北庭體內像是有一個個宏大的世界,這些世界藏於他的四肢百骸之中,如同隱秘的世界,這便是秘境。

這些秘境大大小小,數以百計,內藏可怕的力量。

每一個秘境世界內部的天空都烙印着各種奇異的圖案,那是北庭參悟的大道。

當他功法運轉,那些圖案被激發,讓他整個人都被道光照亮,變得通透起來。

那些秘境如同他體內的明珠,極爲耀眼!

“天尊的玄天垂珠無極功,真的傳授給了北庭!”

兩位道君都是動容,這門功法是直達證道元始的功法,何等珍貴,堯廬天尊竟然傾囊相授!

而且驚人的是,北庭在這短短几個月,便修煉到三百多個秘境,沒有堯廬天尊手把手指點,絕對不可能辦到!

兩位道君對視一眼,心中同時冒出一個念頭:“這一戰,天尊不僅要贏,而且要贏的漂亮,將外鄉人帶給水鏡先生的銳氣,徹底打壓下去!”

不知不覺間三個月過去,突然大殿中一朵朵道花盛開,各種道音響起,宛如仙子們用不同的樂器一起演奏,宏大而美妙。

衆人心中微動,都知道蘇雲參悟完大道書,以這卷最高大道書來推導其他附屬的大道。

只見道花道境越來越多,達到極限時絢爛無比,突然又猛地一收,消失無蹤。

蘇雲長身而起,從空中的大道書旁邊降落下來,輕飄飄落地。

北庭面色淡然,向殿外走去。

待他來到殿外,回頭看去,只見人羣涌動,蘇雲走在人羣前方,後方很大一部分是在這座道藏大殿參悟的年輕人,其他人則都是來自墳的各個宇宙碎片的強者。

巨闕和裘澤也在其中,巨闕悄聲道:“那位水鏡先生多半也是一位證道元始的存在,兩大至強存在的弟子交鋒,必然是一番龍爭虎鬥。難得這麼多人,我們不妨講解他們的道法神通給後輩們聽,讓他們開開眼界。”

裘澤道君雖然總覺得巨闕是個破嘴,但這個提議卻深得他的心意,道:“如此甚好。”

北庭目光落在走來的蘇雲身上,嘴角動了動:“你說的,三個月後門口殺了我,我在等你。”

他話音剛落,突然將玄天垂珠無極功催發到極致,體內三百多個秘境亮起,大道轟鳴,厲聲道:“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殺了我!”

蘇雲一步跨來,突然間先天六重道境中浮現出數萬重其他各種道境,遍地道花競相開放,萬道來朝,共尊先天!

這一步,道藏大殿四周的空間旋轉扭曲,讓人的視線也隨之扭曲,宛如進入異域鬼蜮一般!

蘇雲提起一拳轟來,道境中萬道轟鳴,旋轉,隨着這一拳轟出,在他手臂四周形成一口巨大的黃鐘,轟向北庭!

“來得好!”

北庭大叫,玄天垂珠無極功乃是最強的肉身,論近身搏殺,他從未怕過!

巨闕和裘澤兩位道君這一刻也只覺熱血沸騰,巨闕笑道:“開講!”

“咣——”

洪亮無比的鐘聲響起,四周的空間被鐘聲震盪形成陡峭的波紋,一波又一波四面八方傳遞開去!

鐘口處,北庭體內數百秘境幾乎同時暗淡,破滅,肉身在鐘聲中炸開,血肉化作齏粉!

蘇雲收拳,黃鐘異象消失,道藏大殿門前被鐘聲掃蕩得一乾二淨,沒有半點灰塵。

蘇雲轉過身來,席地而坐,向那些年輕的修士伸手相邀,笑道:“現在沒事了。趁着尚未出船,我今日講道,把我最近所得講與諸位。”

他的面前,那些人一片呆滯,直到過了片刻,他們纔回過神來,紛紛落座。

裘澤道君和巨闕道君清醒過來,兩人對視一眼,面色凝重。不是因爲他們沒有來得及講蘇雲、北庭戰鬥過程而面色凝重,而是這一戰造成的後果讓他們面色凝重!

“倘若有人因爲這一戰而誤解天尊的實力遠不如水鏡先生,那麼我們這個七拼八湊的宇宙,恐怕便要面臨分崩離析的危險!”

兩位道君額頭冒出冷汗:“這位水鏡先生,果真是手段毒辣老道!”

蘇雲倒是沒有覺察出什麼,他在道藏大殿前講道過後,便一直在等待出船。因爲堯廬天尊說過他不白養蘇雲,蘇雲鬚得每年出船一次,算算時間,出船的日子已經到了。

然而古怪的是,卻始終沒有人來找蘇雲出船。

而且,也沒有人前來找他去下一座道藏大殿參悟其他的大道書。

蘇雲心中納悶,然而卻不知墳宇宙內部暗流涌動,很不穩定,隨時有可能爆發!

好在這種壓抑的日子沒過幾天,裘澤道君便前來尋蘇雲,說起出船一事。

蘇雲埋怨道:“道兄,我只有十年時間,而今已經過去了一年,我恨不得把一天掰成二十四個時辰!這又耽擱了幾天,無所事事!”

裘澤道君支吾道:“沒有到出船的時間,因此耽擱了。”

蘇雲跟隨他來到墳宇宙的尾部,只見這裡有一尊無比偉岸的神人,跏趺坐在虛空之中,他的半個身子已經爛掉,左半邊腦袋炸開,還有許多巨大的碎片漂浮在虛空中。

胸肺處也腐爛了,露出白骨,不斷有劫灰從他的傷口中飄落。

他伸出一條手臂,手掌攤開,手臂和手掌有些地方露出森森白骨。

他的掌心前方,便是混沌海,涌動不休。

“這是另一位天尊的大道元神。”

裘澤道君捋着下巴的山羊鬍須,有些心神不寧,道:“這位天尊元神證得元始果位,實力強橫無邊,乃是傳奇般的存在。可惜自身劫數爆發,肉身被燒得一乾二淨,只剩下大道元神。”

蘇雲仰望,心中驚歎墳的底蘊。

大道元神的手掌上,停留着幾艘五色金船,還有混沌石搭建而成的船塢,顯得極爲古老。與瑩瑩的五色船相比有些簡陋,應該不是遠航的船。

船塢中有幾個巨大的絞盤,絞盤上長長的鎖鏈與五色船相連,已經有兩艘船被放入混沌海,鎖鏈頓時被繃得很緊!

其中一艘船出海了很長時間,正有幾個白骨神人搖動絞盤,一點一點收回鎖鏈。

蘇雲看向船塢,但見這裡站着許多白骨神人,有一位道君取出瓦罐,罐中飛出靈泉,讓這些白骨神人恢復肉身和修爲。

其中有人已經恢復到巔峰狀態,修爲實力極爲強橫,赫然是天君的水準!

“天君出船,到底要搜尋什麼?”

他剛剛想到這裡,一艘五色船被拉出混沌海,混沌之水四下傾瀉。

然而船上卻空無一人。

“船上的人去哪裡了?”蘇雲驚疑不定。

“他們都死在混沌海中了。”

裘澤道君帶着蘇雲來到一艘五色船邊,向蘇雲道:“道友,請上船罷。你這次出航,有幾位朋友與你相伴。”

這時,一位年輕人出現在船頭,手扶船舷,面帶和善笑容,向蘇雲頷首示意。

蘇雲微微還禮,詢問道:“裘澤道兄,你還未曾告訴我,這次出海搜尋什麼?”

裘澤道君道:“仙道宇宙附近有一處古老的遺蹟,我們因爲要拴住仙道宇宙,所以無法前往那裡,只能送去幾艘船探查。你們的任務就是前往那裡,看看那裡有什麼,是否值得我們前去,然後活着帶回消息。”

蘇雲看向那艘已經空無一人的五色船,道:“若是不能活着回來呢?”

“那就再派一批人。”

裘澤道君道:“我們已經派出十多批了,今天是混沌海小潮水平緩期的最後一天,你們此去,必須今天回來。否則,就回不來了!切記,切記!”

第三百零六章 擒拿兇徒張三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八百四十一章 決戰帝倏(牛年快樂!)第三百二十二章 背後九十六個男人第七百二十二章 第二仙界,仲金陵的故事第661章 自毀長城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六百零一章 鐵索連船(求訂)第四百四十三章 鐘山洞天第八百九十五章 未來的第五種可能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五百三十七章 雙劍合璧(求票!)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七百四十七章 天罡福地煉魔記第一百七十八章 掀桌子第二百五十八章 夢中魘魔第七百二十九章 爲父則剛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九百一十三章 前強後剩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三百零四章 諸神受難第一百零六章 桀驁不馴,如神如魔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一百零一章 新晉財主(第四更)第四百八十一章 元朔母體文明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八百一十九章 朕與那帝絕何異?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八百一十章 再回頭已是少年心第七百二十六章 輪迴路上,世界枝頭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643章 戰力無雙第五百六十七章 心猿意馬(求訂閱!)第六百六十七章 棺中人脫困第五百六十四章 好奇心旺盛的白澤們第四百零九章 沒錯,就是我第二百三十八章 妙筆丹青第五百八十一章 三姓家奴(祖國節日快樂!)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四十一章 裘水鏡與大人物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魔與龍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一百六十四章 仙人一擊(求月票訂閱)第八百三十五章 人心長城(恢復正常更新啦!)第五百四十四章 紅羅娘娘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仙人絕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五百七十三章 我反抗不得(求訂閱)第七百二十一章 這是你的使命第二百二十一章 東都飛狐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四百五十章 都是我的第七百一十章 混沌海之戰(大章求票)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九百四十二章 班門弄斧第五百七十七章 劫灰大仙君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八十六章 大一統功法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七十四章 長生的奧妙(週一求推薦)第五百九十六章 應龍的哀傷(求訂閱!)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一百三十二章 格物院蘇大師兄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五百章 混沌誅仙指第一百五十五章 風景如何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十二章 若士必怒第三百三十章 金身成神道第二百二十一章 東都飛狐第九百二十九章 帝混沌與風道尊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九百八十四章 道無善惡,善惡唯心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三百二十九章 北冕長城腳下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六百章 三聖皇之謎第一百一十六章 朔方聖人第四百三十八章 仙界偷渡計劃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死了?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爲外鄉人第八百八十四章 等風來第五百三十二章 邪帝琴妃第八百四十一章 決戰帝倏(牛年快樂!)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四百零七章 仙道的奧秘第三百零四章 諸神受難第一百零六章 桀驁不馴,如神如魔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三百四十三章 矇蔽道心(兒童節求月票!)
第三百零六章 擒拿兇徒張三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八百四十一章 決戰帝倏(牛年快樂!)第三百二十二章 背後九十六個男人第七百二十二章 第二仙界,仲金陵的故事第661章 自毀長城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六百零一章 鐵索連船(求訂)第四百四十三章 鐘山洞天第八百九十五章 未來的第五種可能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五百三十七章 雙劍合璧(求票!)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七百四十七章 天罡福地煉魔記第一百七十八章 掀桌子第二百五十八章 夢中魘魔第七百二十九章 爲父則剛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九百一十三章 前強後剩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三百零四章 諸神受難第一百零六章 桀驁不馴,如神如魔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一百零一章 新晉財主(第四更)第四百八十一章 元朔母體文明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八百一十九章 朕與那帝絕何異?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八百一十章 再回頭已是少年心第七百二十六章 輪迴路上,世界枝頭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643章 戰力無雙第五百六十七章 心猿意馬(求訂閱!)第六百六十七章 棺中人脫困第五百六十四章 好奇心旺盛的白澤們第四百零九章 沒錯,就是我第二百三十八章 妙筆丹青第五百八十一章 三姓家奴(祖國節日快樂!)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四十一章 裘水鏡與大人物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魔與龍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一百六十四章 仙人一擊(求月票訂閱)第八百三十五章 人心長城(恢復正常更新啦!)第五百四十四章 紅羅娘娘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仙人絕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五百七十三章 我反抗不得(求訂閱)第七百二十一章 這是你的使命第二百二十一章 東都飛狐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四百五十章 都是我的第七百一十章 混沌海之戰(大章求票)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九百四十二章 班門弄斧第五百七十七章 劫灰大仙君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八十六章 大一統功法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七十四章 長生的奧妙(週一求推薦)第五百九十六章 應龍的哀傷(求訂閱!)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一百三十二章 格物院蘇大師兄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五百章 混沌誅仙指第一百五十五章 風景如何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十二章 若士必怒第三百三十章 金身成神道第二百二十一章 東都飛狐第九百二十九章 帝混沌與風道尊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九百八十四章 道無善惡,善惡唯心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三百二十九章 北冕長城腳下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六百章 三聖皇之謎第一百一十六章 朔方聖人第四百三十八章 仙界偷渡計劃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死了?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爲外鄉人第八百八十四章 等風來第五百三十二章 邪帝琴妃第八百四十一章 決戰帝倏(牛年快樂!)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四百零七章 仙道的奧秘第三百零四章 諸神受難第一百零六章 桀驁不馴,如神如魔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三百四十三章 矇蔽道心(兒童節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