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東都的雲(大章求票)

蘇雲思索片刻,道:“若是真有這種可能,那麼秦武陵便必須要在天道院格龍的期間便領悟出性靈分身之術。他那個時候能開創得出如此詭異的功法神通嗎?他只是一百五十年前的人啊。”

性靈分身,即便是放在現在,也是極爲了不起的功法神通,即便是裘水鏡、帝平和老狐等人也無法識破。

若是一百五十年前,領隊學哥秦武陵便能開創出這種功法,那麼他的天賦實在太可怕了。

瑩瑩黯然,也知蘇雲說的沒錯。

秦武陵若是當時便開創了這門性靈分身之術,那麼他便可以在葬龍陵案中假死,瞞天過海,騙過龍靈和人魔,騙過韓君。

但是他從葬龍陵案中存活下來的話,他沒有必要隱姓埋名這麼多年,沒必要以妙筆丹青的身份存活下來。

“我的猜測是,葬龍陵案結束之後,韓君帶着你和筆怪來到了東都,韓君身無分文,於是把筆怪賣給了年輕時的岑伯。韓君化名薛公卿,再度考入天道院,把你送到文淵閣做書怪。”

蘇雲推測道:“岑伯很喜歡這個書怪,於是點化他,爲他取名丹青。妙筆丹青拜儒聖岑伯爲師,雜聖溫關山那時也在岑伯門下,學習儒學。道聖和聖佛並不對付,但是他們有着共同的好友,便是儒聖岑伯。於是妙筆丹青和溫關山都有機會接觸到佛門和道門功法神通。”

瑩瑩聽得入神,突然道:“溫關山所學很雜,諸子百家都有涉獵,但妙筆丹青應該也所學不差。”

蘇雲點頭,道:“他們還有一個弟子,叫做靈嶽。靈嶽卻不安分,見識到西方的新學之後,甚至舊聖絕學的弊端,於是痛定思痛打算修改舊聖絕學,這引起了儒聖岑伯的不快,把他逐出門戶。因此,靈嶽成了儒門的棄徒,流浪在外,恰逢左僕射從海外歸來,開了一家文昌學宮。”

瑩瑩眼睛亮了起來:“文昌學宮極爲另類,走的是學以致用的路子,與其他學宮不同,因此被其他學宮排擠,所以需要一個背黑鍋的人。於是,左僕射便把靈嶽先生招入學宮背鍋。”

蘇雲問道:“那麼引起靈嶽決心修改舊聖絕學的契機,是什麼呢?”

瑩瑩思索片刻,突然打個冷戰:“這個契機,與水鏡留學海外的契機一樣,是元朔被打敗!天朝上國,敗在當年的蠻夷之手!”

那是一場莫大的衝擊,衝擊了元朔每個人的道心,尤其是以元朔的歷史和文化爲自豪的士子們和有識之士們!

裘水鏡與他的同學們,有的選擇留洋海外,學習外國的長處,有的選擇留在國內,抵抗外國的侵略。

一直追隨裘水鏡腳步的左鬆巖,也意識到元朔的衰弱,但與裘水鏡不同,起自朔方底層的左鬆巖雖然也選擇留學海外,但他覺得只有推翻這個腐朽的朝廷,才能改變元朔積貧積弱的命運!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選擇。

“這場衝擊中,儒門三弟子,靈嶽先生選擇改進舊聖絕學,那麼妙筆丹青和溫關山的選擇又是什麼呢?”

蘇雲怔怔出神,突然道:“元朔戰敗之後沒多久,哀帝便鬱鬱而終,傳聞妙筆丹青調查哀帝死因,因此而死。儒聖岑伯調查丹青之死,結果自縊在天門鎮外的歪脖子樹上。”

瑩瑩道:“那時的雜聖溫關山,早已是元朔的丞相,早已被尊爲雜家聖人,被尊爲四大神話之一。哀帝死時,將元朔託付給溫關山,請他幫元家照看江山。”

蘇雲道:“丹青比溫關山入門時間要早很多年,溫關山是四大神話,丹青的修爲進境又到了哪一步?他是在何時破開韓君留下的記憶封印,覺醒了秦武陵的記憶?”

瑩瑩呆了呆。

“他覺醒了記憶之後,便意識到自己不再是丹青,並且他還有完整的《真龍十六篇》。他經歷元朔被擊敗的劇變,他的選擇又是什麼?”

蘇雲低聲道:“丹青的選擇,造成了一場劇變。這場劇變中哀帝死亡,岑伯死亡,溫關山也死了。”

瑩瑩打個冷戰,蘇雲說得有些模糊,但是她卻看到了那幅景象。

丹青夜入皇宮,殺死了哀帝,又以哀帝的名義召來溫關山,殺死了溫關山。

他借用溫關山的身份,佈下重重迷局,用自己的身體,也即是那支筆,將自己的老師儒聖岑伯引向天市垣,引向鬼市。

岑伯因爲要調查丹青和哀帝的死因,來到天市垣,丹青在此等候,吊死了自己的老師。

瑩瑩又打了個冷戰,沉默良久,方纔道:“領隊秦武陵光明磊落,是不可能這麼做的,秦武陵學哥,可能真的已經死了。”

蘇雲道:“所以,丹青只是一個擁有秦武陵記憶的人。”

瑩瑩默默點頭,突然道:“那麼,丹青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元朔戰敗,他大受刺激,選擇了另一條路,殺哀帝、雜聖、儒聖,他的目的是什麼?”

蘇雲也百思不得其解。

丹青這麼做的目的,僅僅是總攬大權,滿足自己的權欲嗎?

還是說他想自己做皇帝,然後廢舊學立新學?

“知道他的想法的,恐怕只有韓君了。”

蘇雲突然道:“瑩瑩,你雖然是葬龍陵案的親歷者,但是真正瞭解秦武陵的並非是你,而是韓君。”

瑩瑩悵然若失,道:“那麼現在,這兩人又在何處?”

蘇雲看向遠處,道:“他們現在是傷勢最重的時刻,韓君兩大聖人面具被水鏡先生破去,只剩下面具薛青府,但薛青府也身受重傷,又有梧桐和焦叔傲追殺他。至於丹青,則無人知其所蹤。”

花狐向這邊走來,蘇雲突然心中微動,連忙道:“二哥,你老師靈嶽先生何在?”

花狐道:“這幾日都不見蹤影。”

蘇雲心頭微震:“靈嶽先生去追殺丹青了!”

他心胸豁然,目光放遠,看向雲霧繚繞的東都城。

三十五年前,元朔戰敗,一個時代的精英的抉擇,其影響持續到現在,並且愈演愈烈!

那個時代的精英不同的抉擇,導致他們之間的矛盾開始爆發,造成元朔而今的局勢!

瑩瑩在他的靈界中傾聽到他的心聲,心中默默道:“蘇士子的假設,是建立在秦武陵學哥已死的基礎之上。倘若葬龍陵案中,學哥沒死的話,那麼這場抉擇來得更早……”

葬龍陵一案中,韓君、秦武陵兩大絕頂天才,他們的抉擇導致了他們今後的不同方向,妗兒影響到元朔而今的局勢。

他們二人不死,葬龍陵案帶來的影響便會持續下去。

“所以,東都這些案子,其實有可能都是同一個案子。”

瑩瑩眨眨眼睛,心道:“它們有可能都起自葬龍陵案,從天市垣墜龍開始。”

蘇雲開始爲即將到來的海外之行做準備,這次朝廷外派留洋的士子,多是從天道院中選拔。

天道院這次大考,人才濟濟,蘇雲用《真龍十六篇》作爲考覈的題目,選拔出許多天資橫溢的士子。

但是很多世閥早已得到這一屆天道院士子要被派往海外的消息,因此沒有報考天道院。

西都的太學院反而從這次天道院大考中得到很大的好處,這些世閥子弟最終都選擇了太學院。

李牧歌、李竹仙兄妹原本是考不上天道院的,他們只是根基好,但悟性上有些不足,沒想到居然被天道院錄取!

“倘若咱家祖墳還在,一定會大放異彩,金光燦燦!”李牧歌握拳看天。

這次被天道院錄用的人中居然還有梧桐,讓蘇雲頗感詫異:“文昌學宮格物院的師兄弟,都考入了天道院,我這個大師兄居功甚偉,與有榮焉!”

這次天道院的二十位士子,都將奔赴海外,日子已經定下,便是下月,也即是六月初三。

時間越來越近,關於變法的消息也漸漸傳出,裘水鏡總攬大權,頒佈一道道新法,改革土地、礦山,重塑農林牧漁,又改革稅制,東都中人們議論紛紜。

蘇雲抽空看了一下,法是好法,倘若真能實施下去,倒可以惠及民衆。

但是朝廷上卻吵得不可開交,文武百官都說裘御史的新法與民爭利。

街頭巷尾的東都人說起這件事,也都義憤填膺,說皇宮裡出了奸臣,要皇帝與民爭利。

“天下都是皇帝的,還要從民的口袋裡掏錢!這個裘水鏡,真不是東西!”

“這次變法,便是把咱們口袋裡最後一點錢,都送到皇宮裡去!”

“皇帝身邊有奸臣!”

蘇雲聽到這些議論,哭笑不得,東都多是世閥,都是大地主,說出這話理所當然,但有些貧苦人家也跟着人云亦云,便有些令人啼笑皆非了。

“水鏡先生此舉,是打算讓世閥交出寶地,以國家爲名義重新分配;收回各地州郡的鑄幣權,收歸朝廷;朝廷統一稅制,各地稅制一體,州郡無權加稅征斂錢財。這是好事,怎麼到了下面,便是一片反對之聲呢?”

蘇雲也有些不解,詢問花狐,花狐道:“大抵這天下,是皇帝的天下的緣故吧。民間以爲有了好處是皇帝的,輪不到自己,所以好挑撥。”

終於到了六月,蘇雲準備妥當,二十個天道院士子也都準備齊全,只是梧桐還沒有回來。

等到六月初二,少女梧桐姍姍來遲,詢問蘇雲,道:“能否遲兩日再走?東都的魔性一日千里,對我的修行大爲有益。我想過了這兩日,吸收些魔性,見證東都的魔王誕生之後再走。”

蘇雲笑問道:“你一直說東都蘊養了魔王,哪個是東都的魔王?”

梧桐只是不答。

蘇雲詢問她薛青府的下落,梧桐只說折磨了十多天,被他逃走。

也是這一天,花狐對蘇雲道:“我將與靈嶽先生回朔方治傷了,先生受傷了。”

蘇雲心中不安,詢問道:“是否是被丹青所傷?”

“先生沒有說。”花狐離去。

蘇雲去見裘水鏡,這十幾日,裘水鏡消瘦了許多,但氣色還好,道:“我準備提拔一些新學官員,來替代那些老頑固。”

蘇雲將花狐的話轉告他,道:“這些日子,我發覺有些人在鬼鬼祟祟的監視我,可見你的處境也極爲兇險。”

裘水鏡笑道:“只是一些世家的人罷了。民衆沒有看到好處,所以指責新法,但只要新法推行下去,過一年半載,便能讓人們見得新法的好處。你明天便走了,我公務太忙,不去送你。”

蘇雲與他作別,道:“先生當心。”

第二日,蘇雲帶着葉落等幾個督外司官員,與二十位士子登上東都前往東海的燭龍輦。

李竹仙買下一節車廂,用來安放大鳥天鳳。

梧桐戀戀不捨,不住回頭張望,看向玉皇山,道:“那東都的魔性,再過幾天便會爆發了。若是能多等幾日……”

六月初四,他們來到東海郡,這裡有通往海外的碼頭,被稱作海驛,多有船舶可以往來於西洋各國。

“近期不能出海,海上有魔神興風作浪,已經沉了好幾艘船了。”海驛站的官員告訴他們。

蘇雲只得命士子們先且在東海郡住下,道:“等風平浪靜之後再出發。”

梧桐又說起東都的魔,道:“這是絕世的魔王!是你們養出來的,不能去見一見,真是可惜了。”

蘇雲洗漱一番,徑自出門,向李竹仙道:“能否借天鳳一用?”

李竹仙有些不大樂意,道:“每次借給你,她都變得跟你更親。”話雖如此,但她還是把天鳳借給了蘇雲。

蘇雲縱身躍到天鳳背上,道:“你能跑得比陸地燭龍還快嗎?”

“果兒——”

天鳳縱身一躍,如離弦之箭般衝出,疾馳而去。

“叔傲,我們也去!”梧桐急忙呼喝一聲。

焦叔傲化作黑蛟,飛速奔來,沉聲道:“去何處?”

“回東都!”

東都,裘水鏡處理公務,忙裡偷閒,再度望向窗外,只見天空中萬里無雲,只有一朵白雲漂浮在天上,不由納悶:“這朵雲是什麼雲?好像一直飄在這裡一動不動的……”

就在此時,突然間天崩地裂的聲音在東都中炸響,滾滾涌動,向皇城涌來,無數人高聲叫道:“誅水鏡,清君側!”

天空中那朵雲突然動了,如同無數塵沙紛紛揚揚,向下方的東都城而去。

裘水鏡突然記了起來,自從蘇雲來到了東都,這朵雲便出現了,再也動過。

那是塵幕天空,是蘇雲用來守護他的寶物。

————週一求票,二十八的帥哥們,快投票票吖~

第三百一十章 輪到我了第四百五十八章 帝倏之腦(求票)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三百四十二章 兩敗俱傷第四百八十二章 瑩瑩高光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五百二十八章 萬劫淪流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四百四十七章 偷渡下界第七十四章 長生的奧妙(週一求推薦)第四百六十一章 路癡歸來第二百五十章 應龍之力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爲外鄉人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五百三十二章 邪帝琴妃第九百二十二章 你看不懂第七百九十二章 人魔際會第九百二十六章 第二種未來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五百七十一章 我的仙帝父親第四百六十五章 同父異母親兄弟(求票)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九十四章 劫火洞燃,世界俱壞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過如此(求票)第八百五十四章 六道劍輪第一百二十六章 表面兄弟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知道你爹是人魔嗎?第八十四章 我想飛昇第652章 蘇雲醉酒(求訂閱)第五百八十三章 脣槍舌劍美人心計(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五章 尋找靈犀第四百六十六章 燭龍造物(一號求票!)第一百一十二章 伏殺、反殺第五百五十六章 蘇雲的劫數第六百七十七章 塵沙浩劫環無窮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帝晚年不祥第647章 吾道將成萬道哀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四百九十二章 金仙將至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外第一戰,仙人之威(大章求票)第七百三十三章 時音之鐘第七百五十二章 大老爺猛誇海口,蘇大強一窺先天第五百零四章 放逐失敗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要這劍有何用?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人能擋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二十五章 擡頭看天,不是罪過第五百六十八章 太古禁區(求訂閱)第五百八十七章 調戲仙后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憲大術第七百二十九章 爲父則剛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仙才能受的傷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八百零一章 仙相帝忽第九百五十章 混沌七公子第641章 下界共主(月底求票!)第八百三十九章 我即無窮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二百二十五章 爲何不跑?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九百三十七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六百九十一章 未來的一角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一百三十九章 七位老神仙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四百六十六章 燭龍造物(一號求票!)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六十六章 最好的同學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四百一十五章 仙藤黑血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二百四十九章 應龍老哥哥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第五百五十九章 讓我看看傷口(求票)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秦聖皇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七百二十五章 第六仙界,陛下可曾如願?第一百八十七章 圖窮匕見(四千字大章)第六百九十七章 神秘莫測神通海第三百零九章 金毛,鳥龍,夯貨和胸大肌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七百一十一章 道奴陷阱第一百八十章 聖人之面,赤子之心第九百四十六章 舊情難斷第七百三十三章 時音之鐘第六百零四章 投影,上身第七百七十二章 道君之路第四百章 以我之名,狐假狐威第八百一十五章 只是當時已惘然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四百二十四章 齊聚一堂第八百八十一章 這份美,用性命守護
第三百一十章 輪到我了第四百五十八章 帝倏之腦(求票)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三百四十二章 兩敗俱傷第四百八十二章 瑩瑩高光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五百二十八章 萬劫淪流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四百四十七章 偷渡下界第七十四章 長生的奧妙(週一求推薦)第四百六十一章 路癡歸來第二百五十章 應龍之力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爲外鄉人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五百三十二章 邪帝琴妃第九百二十二章 你看不懂第七百九十二章 人魔際會第九百二十六章 第二種未來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五百七十一章 我的仙帝父親第四百六十五章 同父異母親兄弟(求票)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九十四章 劫火洞燃,世界俱壞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過如此(求票)第八百五十四章 六道劍輪第一百二十六章 表面兄弟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知道你爹是人魔嗎?第八十四章 我想飛昇第652章 蘇雲醉酒(求訂閱)第五百八十三章 脣槍舌劍美人心計(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五章 尋找靈犀第四百六十六章 燭龍造物(一號求票!)第一百一十二章 伏殺、反殺第五百五十六章 蘇雲的劫數第六百七十七章 塵沙浩劫環無窮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帝晚年不祥第647章 吾道將成萬道哀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四百九十二章 金仙將至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外第一戰,仙人之威(大章求票)第七百三十三章 時音之鐘第七百五十二章 大老爺猛誇海口,蘇大強一窺先天第五百零四章 放逐失敗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要這劍有何用?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人能擋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二十五章 擡頭看天,不是罪過第五百六十八章 太古禁區(求訂閱)第五百八十七章 調戲仙后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憲大術第七百二十九章 爲父則剛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仙才能受的傷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八百零一章 仙相帝忽第九百五十章 混沌七公子第641章 下界共主(月底求票!)第八百三十九章 我即無窮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二百二十五章 爲何不跑?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九百三十七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六百九十一章 未來的一角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一百三十九章 七位老神仙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四百六十六章 燭龍造物(一號求票!)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六十六章 最好的同學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四百一十五章 仙藤黑血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二百四十九章 應龍老哥哥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第五百五十九章 讓我看看傷口(求票)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秦聖皇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七百二十五章 第六仙界,陛下可曾如願?第一百八十七章 圖窮匕見(四千字大章)第六百九十七章 神秘莫測神通海第三百零九章 金毛,鳥龍,夯貨和胸大肌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七百一十一章 道奴陷阱第一百八十章 聖人之面,赤子之心第九百四十六章 舊情難斷第七百三十三章 時音之鐘第六百零四章 投影,上身第七百七十二章 道君之路第四百章 以我之名,狐假狐威第八百一十五章 只是當時已惘然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四百二十四章 齊聚一堂第八百八十一章 這份美,用性命守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