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董醫師與育天將

文昌學宮中,左鬆巖面色一沉:“蘇士子是怎麼受傷的?我告訴過你們,讓你們剷除武神捕安插進來的暗樁,爲何他還會受傷?”

塗明和尚也是納悶,小心翼翼道:“暗樁的確被我們除掉,屍體也裝上車了,馬上便會處理掉。我們也不知上使怎麼就屁股中了一劍……”

“敵人狡猾啊!”

左鬆巖向文昌帝君拜了一拜,給文昌帝君上香,嘆道:“我們千防萬防,沒想到還是疏忽了。塗明,我們答應了人家,要護他安全,他卻在我們學宮裡遇襲,我這老臉往哪兒擱?他去治傷,有人跟着嗎?”

塗明和尚道:“道士跟着。”

左鬆巖放下心來:“有道士跟着就好。奇怪,武神捕是怎麼查到蘇雲頭上的?”

塗明和尚想了想,道:“僕射,我們今晚除掉的人,可能未必是武神捕的人。我適才檢查過屍體,他們不是官府差役。”

左鬆巖面色凝重:“這麼說來,還有第二股勢力在查蘇雲。”

“糟了!”

塗明臉色微變,急忙道:“道士可以面對武神捕,但是倘若多一股勢力的話,道士便危險了!我儘快過去!”

左鬆巖搖頭道:“不用。蘇雲在杏林藥材鋪治療傷勢,有董醫師在,沒有大礙。他可能是學宮中除了我之外,實力最高的人。”

塗明和尚怔了怔,低聲問道:“僕射,敢問董醫師到底是道上哪位高手?”

左鬆巖瞥他一眼:“和尚,我倘若對你說出他的來歷,那麼也會對他人說出你的來歷,你還會放心我嗎?”

塗明和尚肅然,搖頭道:“老瓢把子威震元朔,靠的便是信用,道上的朋友都知道老瓢把子義薄雲天,是小僧多嘴了。”

地底。

武神通來到蘇雲靠過的柱子前,仔細觀察上面留下的劫灰痕跡,蘇雲第一次直面童軒的攻擊,被千劍臨體,幸好被小黃鐘護住,但他也被撞得靠在柱子上。

武神通沉吟片刻,微笑道:“修爲蘊靈境界。”

他施施然向外走去,一路檢查街道上負山獸留下的足痕。負山獸極重,在狂奔的情況下街面的石板無法承受它們的重量,被生生踩裂!

武神通在街道上兜兜轉轉,走過幾條街,突然微微一笑,縱身而起,落在街邊樓宇的一樓檐上,只見這裡有童軒踩碎的幾塊琉璃瓦。

他又從樓檐上跳下,揹着雙手弓着腰,如同大犬趴在街角一路嗅嗅聞聞,擡頭笑道:“這裡的劫灰,掃一掃。”

幾個差役從一樓的暗處跳下來,立刻用毛筆在街角清掃,果然掃出一些細小的黑色塵土,正是劫灰。

武神通邁開腳步向前走去,悠然道:“昨晚有風,風從西邊刮來,把負山獸身上的劫灰吹落,吹到街道東邊。只要沿着這條街掃下去,便可以知道那七頭負山獸的下落。”

他在前方施施然行走,後面差役不斷清掃。

到了街道轉彎處,只見百十個差役已經出現在東西街道上,搜尋劫灰。

“大人,劫灰到這裡便沒有了!”幾個差役仰起頭,街邊一塊匾額,匾額山寫着“杏林藥材鋪”的字樣。

武神通揮手,所有差役縱身向後躍去,身體貼在街道兩旁一間間店鋪的門前,但凡店鋪中有人起來查看,這些差役便敲一敲們,低聲說一句:“官府辦事。”

店鋪裡自然就沒有了動靜。

武神通邁步,向杏林藥材鋪走去,他身後神通舒張,一條條鎖鏈如同毒龍大蟒緩緩擡起頭來。

他正欲強攻杏林藥材鋪,突然感應到什麼,停下腳步轉過身來。

下半夜的朔方城一片寧靜,只有昏暗的劫灰燈的燈光。

街角,一個道人緩緩走出,右手持拂塵,搭在左手的臂彎處。

那道人走路之時姿態極爲端正,左腳右腳準確無比的行走在一條直線上,寬袍大袖,在凜冽寒風中變得鼓囊囊的,像是兜着風前行!

唰!

拂塵萬千塵絲沖天而起,根根塵絲直達三五十丈高,被高樓上的燈光一照,根根雪白晶瑩!

同一時間,那道人背後突然有無邊光芒迸發,將街道照亮,但見光芒中巨大的白鶴緩緩展開翅膀,又猛地一收,化作一尊高大無比鳥首人身的鬼神!

“朔方城有三十位天象境界高手,昨晚死了一位,還有二十九位。”

武神通仰望那尊鳥首人身的鬼神,淡淡道:“這些人我都認識,只是不知道何時又多了一位?”

他的身後突然有光芒涌出,光芒中他的性靈所修成的元靈浮現,化作狴犴,虎首龍角龍鬚,又自雙腿站起,化作狴犴神人,無數鎖鏈圍繞周身旋轉。

武神通站在狴犴神人下冷笑:“我也是老相識了,我也是這二十九人之一。我一直以爲咱們是朋友,我並不想對你動手。”

那道人正是閒雲,以極爲古怪的步伐走來,微笑道:“武神捕,這裡是底層,底層有底層的規矩。你到了下五層,便不是縣尉,須得按照底層世界的規矩來。”

他身後那尊鳥首人身的鬼神突然一動,抓起拂塵,萬千塵絲如劍唰唰唰向武神通刺去!

街道兩旁,那些官府差役正欲出手,突然一根根銀白色雪亮的拂塵唰唰從他們脖子旁邊刺過,刺在那一間間店鋪的門上。

那塵絲看起來是絲,但實則是一片片無比柔軟的劍!

所有差役不敢動彈,只剩武神通直面這一擊!

轟——

街道上如同憑空炸了一聲驚雷,兩大天象境界存在碰撞,武神通向後倒飛而去,無數鎖鏈嗞滋啦啦在街道上翻飛,纏繞住一根根燈柱,將那恐怖的力量卸去。

他修煉的是典獄類的神通,又擅長近戰,近距離格殺兇徒,但是與閒雲道人這一番碰撞,他頓時只覺狂暴無比的力量碾壓過來,讓他難以抗衡!

“閒雲與全村吃飯動手時,可沒有表現出這麼強的戰力!”

兩人邊戰邊退,武神通幾次三番險些被閒雲逼出地上五層,只能苦苦支撐。

他們兩人離開這條街道,街道兩邊的差役這才鬆了口氣,正欲離開此地,突然只見街道上一盞劫灰燈黯淡下來。

一個個差役紛紛向那裡看去,只見劫灰燈下有一個佝僂的身影,正蹣跚的向這邊走來。

那身影每經過一盞燈,那盞燈便會漸漸變暗,彷彿燈火中蘊藏的能量被什麼怪物吸食了去一般。

不僅如此,那佝僂身影經過的地方,旁邊的差役也突然捂住咽喉,痛苦倒地,抽搐兩下便一動不動!

從差役捂住咽喉到倒地死亡,竟然沒有一人發出聲音!

其他差役見狀,一個個紛紛退後,突然縱身一躍跳到二樓,各自施展手段向樓上跳去,飛速離開地上五層樓的範圍。

劫灰燈還在不斷熄滅,終於那佝僂身影來到杏林藥材鋪前。

咯吱,杏林藥材鋪的門戶開啓。

大腹便便的董醫師拎着小木頭箱子,從門中走出。

“活着不好嗎?爲何要走出老無人區?”董醫師淡淡道。

“嘻嘻!有人請我出山,來擒拿一人!”

那佝僂身影仰起頭,露出一張無比蒼老的臉,像是由無數皺紋堆在一起形成的臉,幾乎找不到眼睛鼻子和嘴巴:“他對這人非常有興趣!”

這個奇特老者的身後,是長長的黑暗,像是影子,又像是巨大無比的軀體,而那老者,像是軀體上的一個小小的觸角!

街道上的劫灰燈,完全熄滅了,整條街陷入黑暗。

在這黑暗中,一股清淡到若有若無的花香吹來,突然街道上傳來一聲蒼老的驚呼:“你也是老無人區的,我認識你!你是董天……”

雪亮的光芒閃現,照亮街道,隨即暗淡下來。

蘇雲屁股還是火辣辣的疼,只能趴着,但還是注意到這光芒,像是刀光。

他正要擡起頭來,卻見藥材鋪的門被推開,董醫師提着木頭箱子返回,掩上門戶。

蘇雲注意到他的右臂,鮮血淋漓,這種傷勢很像蘇雲施展仙劍斬妖龍這一招時,手臂因爲承受不住氣血衝擊而形成的傷!

“董先生……”

“沒事了。”

董醫師放下木頭箱子,淡淡道:“可能是位故人。他留下一條手臂之後,便知難而退了。”

蘇雲沉默片刻,試探道:“先生也是來自天市垣?”

董醫師原本打算進密室,聞言停下腳步:“不錯,我也是來自天市垣。不過我的族人只剩下我一人,因此我離開天市垣尋找我的同類。”

“先生找到了嗎?”蘇雲問道。

劫灰燈下,董醫師的臉藏在燈光照不到的陰影裡:“目前沒有。我以爲你是,但我目前還沒有看出來。你或許是,也或許不是。早點休息吧。”

蘇雲稱是,心道:“董醫師有一招刀法,與那一招劍法有些類似。那麼他是來自另一個世界嗎?”

就在此時,突然龍吟聲傳來,蘇雲怔了怔,撐起身子,向窗外看去,但見街道上一條神龍飛舞圍繞閒雲道人上下搏殺,靈動至極,閒雲道人被逼得一退再退!

那真龍乃是神通,神妙無比,活靈活現,宛如真正的神龍降世!

蘇雲腦中轟然:“真龍十六篇……”

武神通縱跳連連,騰空而起,跳出地上五層,站在第六層上俯視閒雲道人,哈哈笑道:“閒雲,我是來查案的,不是來與你分生死的。既然道長死守底層世界的規矩,那麼武某隻能退避了。讓我奇怪的是,你這位大高手,爲何會隱藏在朔方這種小地方?我對你的來歷很好奇……我們走!”

一個個差役追隨着他呼嘯而去。

蘇雲竭力仰頭,只是已經看不到武神通的蹤影。

“真龍十六篇!是真龍十六篇!”

蘇雲趴在病榻上,腦中掀起驚濤駭浪:“領隊學哥的傳人,出現了!全村吃飯渡劫時,以真龍神通救走全村吃飯,把全村吃飯丟進葬龍陵的,就是他!”

他久久難以平靜,腦中思緒萬千,這時,閒雲道人走到街邊,在蘇雲病榻旁的牆邊坐下。

蘇雲聽到外面傳來閒雲道人的聲音:“我這樣的高手爲何會隱藏在朔方?武神通,你這樣的高手又爲何會隱藏在此?”

蘇雲聽在耳中,心中一怔,武神通的確是一個極爲可怕的人物!

閒雲道人靠在杏林藥材鋪的屋檐下,不多時傳來酣睡聲。

蘇雲一是睡不着,索性悄悄催動改良後的洪爐嬗變。

大一統功法運轉,只見天地元氣在藥材鋪中悄然匯聚,在他身後漸漸成形,化作應龍、開明、檮杌等神聖的虛影。

董醫師忙於解剖劫灰怪,期間偶爾經過病榻,目光落在那十二神聖的虛影上,心道:“比昨天晚上的元氣更加充沛充足。他那一招劍術像是仙術,那麼他會是我的同類嗎?”

池小遙探出頭來:“老師,劫灰怪又醒了!咱們才拆了一半,他就醒了!”

董醫師急忙走過去。

第二天早晨,蘇雲起牀,洗漱一番,只覺屁股還是有些疼。

董醫師正在拆門板,瞥他一眼,蘇雲笑道:“今天早飯我請。”

藥材鋪門板被拆下來,蘇雲探頭向外張望,突然怔了怔,只見街道上有一條巨大的手臂,東西走向橫在那裡,約有十幾丈長短,佔據了半個街道!

那手臂極爲粗壯,上面佈滿漩渦狀紋理,充滿了力量感!

古怪的是,那手臂的指頭紋理居然像是褶皺,形成一個人臉的形狀,想來這條手臂的主人,其觸覺一定驚人的敏銳!

旁邊有些早起的底層人們,有人大着膽子上前,掀開指頭上的褶皺,驚聲道:“這手上長了眼睛!”

有人低聲道:“好像是老無人區的育天將。我坐燭龍輦離開天市垣的時候經過老無人區,遇到了育天將,他的手便是這樣。他是老無人區最爲古老的巨頭之一……”

蘇雲聽在耳中,看了看身邊這個其貌不揚的胖醫師,心道:“老無人區的育天將?昨天晚上,董醫師的刀光斬斷了這位育天將的手。那麼董醫師是什麼來歷?他爲何在文昌學宮教人醫術?”

宅豬:還差兩千月票,懇求炮火支援~~

第八十章 甘願野蠻,不做上流人第657章 十二古神第九百一十六章 道與道同第十五章 人心險惡更勝妖第五章 八門朝天闕第三百二十一章 絕境之下第二百三十六章 暴打溫神話第一百一十章 節操全無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627章 梧桐花開鳳歸來(大章求訂求票)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一百七十四章 朔方亂不亂,老子說了算第五百三十二章 邪帝琴妃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一百七十八章 掀桌子第一百五十九章 走入權力中心(求月票!)第二章 天門開,鬼市現第三百四十二章 兩敗俱傷第六十二章 因太誠實而被打死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求月票)第二百四十章 魔中之傑第五百三十二章 邪帝琴妃第六百七十七章 塵沙浩劫環無窮第四章 北海中斷天門開第八百二十四章 道阻且長第三百六十八章 元磁神劍第一百六十九章 無法熄滅的劫火第七百零六章 你這是自尋死路第九百四十一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二十六章 天道院格龍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八百三十七章 寶馬雕車香滿路第630章 天后見邪帝第六百九十八章 我心光明(求保底月票)第三百三十八章 與魔爲伍(第一更)第三百四十八章 到此一遊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帝晚年不祥第七百二十四章 第五仙界,仙帝玉延昭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人能擋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猛龍不過江第一百三十五章 學問交流第九百零六章 以牙還牙第五百六十二章 混沌來歷(求訂閱!)第642章 一日夫妻百日恩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七百二十七章 三人論道第三百零五章 盤羊之亂的真相第八百一十章 再回頭已是少年心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二百五十五章 嶺南劫灰廠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三百四十九章 月池沐浴佳人惱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九十六章 劍斷劫灰山第三百七十二章 天降隕石第八百一十三章 這一戰,我來!(大章求月票!)第六百零五章 另有其人第三百二十章 截殺劍閣聖人第九百四十四章 報復第八百四十一章 決戰帝倏(牛年快樂!)第五百六十四章 好奇心旺盛的白澤們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一百四十七章 通天閣第一打手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七百七十七章 準備迎戰第八百八十六章 天尊深不可測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盤羊案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九十九章 一公一母(入V第二更,求月票訂閱~)第八百八十九章 雲書大道,帝后求子第五百零四章 放逐失敗第七百七十章 美麗新世界(求月票)第二百零二章 別了,朔方第645章 蘇雲謙恭未篡時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八百四十五章 蘇大強巧舌如簧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三百二十一章 絕境之下第五百七十九章 完整的帝倏第二百三十六章 暴打溫神話第八百二十一章 死得心服口服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外劇變第五百五十六章 蘇雲的劫數第九章 老叟盜仙圖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八百二十六章 帝忽之百里瀆(豬生日快樂)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破孩第四百七十六章 悍勇誅神君第六百零九章 溫公尚有翻船日,蘇雲也有騰達時第五十八章 代號:全村吃飯
第八十章 甘願野蠻,不做上流人第657章 十二古神第九百一十六章 道與道同第十五章 人心險惡更勝妖第五章 八門朝天闕第三百二十一章 絕境之下第二百三十六章 暴打溫神話第一百一十章 節操全無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627章 梧桐花開鳳歸來(大章求訂求票)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一百七十四章 朔方亂不亂,老子說了算第五百三十二章 邪帝琴妃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一百七十八章 掀桌子第一百五十九章 走入權力中心(求月票!)第二章 天門開,鬼市現第三百四十二章 兩敗俱傷第六十二章 因太誠實而被打死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求月票)第二百四十章 魔中之傑第五百三十二章 邪帝琴妃第六百七十七章 塵沙浩劫環無窮第四章 北海中斷天門開第八百二十四章 道阻且長第三百六十八章 元磁神劍第一百六十九章 無法熄滅的劫火第七百零六章 你這是自尋死路第九百四十一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二十六章 天道院格龍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八百三十七章 寶馬雕車香滿路第630章 天后見邪帝第六百九十八章 我心光明(求保底月票)第三百三十八章 與魔爲伍(第一更)第三百四十八章 到此一遊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帝晚年不祥第七百二十四章 第五仙界,仙帝玉延昭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人能擋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猛龍不過江第一百三十五章 學問交流第九百零六章 以牙還牙第五百六十二章 混沌來歷(求訂閱!)第642章 一日夫妻百日恩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七百二十七章 三人論道第三百零五章 盤羊之亂的真相第八百一十章 再回頭已是少年心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二百五十五章 嶺南劫灰廠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三百四十九章 月池沐浴佳人惱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九十六章 劍斷劫灰山第三百七十二章 天降隕石第八百一十三章 這一戰,我來!(大章求月票!)第六百零五章 另有其人第三百二十章 截殺劍閣聖人第九百四十四章 報復第八百四十一章 決戰帝倏(牛年快樂!)第五百六十四章 好奇心旺盛的白澤們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一百四十七章 通天閣第一打手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七百七十七章 準備迎戰第八百八十六章 天尊深不可測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盤羊案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九十九章 一公一母(入V第二更,求月票訂閱~)第八百八十九章 雲書大道,帝后求子第五百零四章 放逐失敗第七百七十章 美麗新世界(求月票)第二百零二章 別了,朔方第645章 蘇雲謙恭未篡時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八百四十五章 蘇大強巧舌如簧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三百二十一章 絕境之下第五百七十九章 完整的帝倏第二百三十六章 暴打溫神話第八百二十一章 死得心服口服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外劇變第五百五十六章 蘇雲的劫數第九章 老叟盜仙圖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八百二十六章 帝忽之百里瀆(豬生日快樂)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破孩第四百七十六章 悍勇誅神君第六百零九章 溫公尚有翻船日,蘇雲也有騰達時第五十八章 代號:全村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