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

帝倏面無表情,與真正的帝倏並無區別,真正的帝倏不苟言笑,總是嚴肅的表情,讓人不知他的喜怒哀樂。

蘇雲可以確認,此刻坐在寶座上的帝倏便是帝忽,他也可以確認,這片突然多出的仙界,便是帝倏觀想而生,而這裡的舊神、仙神、仙魔,也統統是帝忽,尋不到第二個人!

“這裡的人都是帝忽,他爲何還要僞裝成帝倏,僞裝的這麼像?”

瑩瑩也有些納悶,不解道:“他是演給自己看嗎?這是什麼奇特的愛好?”

蘇雲猜測道:“他多半有扮演其他人的愛好,不過他扮演了這麼多人,我懷疑他是否還知道哪個纔是真正的自己……”

“放肆!”

一衆舊神、仙神和仙魔紛紛怒喝,形態各異,表情也是各異,竟然各有神態,沒有一個是完全一樣的!

蘇雲和瑩瑩目瞪口呆,帝忽竟然做到這一步,着實是驚世駭俗!

帝倏擡手,面色威嚴:“衆愛卿不必動怒。今日是朕大壽之日,不宜動刀兵。念在他這小童是初犯,不與他計較。”

滿朝舊神、仙神和仙魔這才休了怒氣,道:“陛下肚量可容納宇宙洪荒,不與小人計較,但也不容小人侮辱。侮辱了陛下,便是辱沒了我滿朝文武,倘若下次再敢冒犯,不可放過了!”

荊溪也看得瞠目結舌,向蘇雲悄聲道:“難道真的是帝倏陛下?”

蘇雲搖頭道:“這些都是帝忽的血肉所化。”

瑩瑩道:“帝忽自剖其身,一部分化作人,一部分化作這些神魔和真神。你看這滿朝文武,都是他的血肉。至於帝倏,則是帝忽佔據了他的肉身。”

荊溪錯愕不已,過了片刻,黯然道:“是我連累了你們。”

瑩瑩瞪大眼睛,蘇雲也不由得雙眼瞪圓,不知他何出此言。

荊溪道:“帝忽是爲了殺我而來。他知道我鎮守忘川,而他想釋放出忘川的劫灰仙,因此在這裡堵住了我的去路。沒想到,因爲我連累了兩位。”

他滿懷內疚,歉然道:“待會我殺出一條血路,掩護你們出去。帝忽爲了除掉我,便不會對你們下手了。”

蘇雲雖然驚愕,但心中卻頗爲感動,笑道:“我知道仲金陵爲何把忘川託付給你了。倘若換做是我,我也會把最重要的東西託付給你。荊溪無愧聖王之名啊!”

荊溪不解。

蘇雲沒有詳細解釋,邁步上前,躬身笑道:“帝忽道兄大壽,我路過此地,因爲匆匆而來未曾帶上壽禮。還請道兄恕罪。”

帝倏面無表情道:“不知者無罪。道友遠道而來,不如便在仙界休憩幾日,待壽宴過了再說。”

蘇雲欣喜道:“如此甚好。敢問道兄壽宴幾日?”

帝倏道:“這場壽宴,有始無終。”

蘇雲哈哈大笑,聲音洪亮,震耳欲聾。滿朝的舊神、仙魔、仙神紛紛怒喝,訓斥他在朝堂上無禮。

哪知蘇雲的笑聲越來越大,竟然將衆人的聲音悉數壓下,任何人的訓斥聲統統被蓋住,反而被震得氣血沸騰!

帝倏紋絲不動,任由他笑下去。

蘇雲笑聲徐徐落下,道:“道兄,我與你打個賭如何?只要我離開你的靈力宇宙,你便不出手阻攔,如何?”

帝倏道:“你若是無法離開呢?”

蘇雲滿面笑容,道:“自然是被你永遠困在這裡,直到宇宙破滅身死道消。”

他此言一出,帝倏立刻道:“好!朕允了。奏樂,朕要欣賞一出好戲。”

只見那些舊神、仙魔、仙神,紛紛手舞足蹈,以身軀各個部位爲樂器,載歌載舞起來。

他們有的長有多臂,足尖點地,團團旋轉,一邊旋轉手掌拍着肚皮,以肚皮爲大鼓,拍得咚咚作響。

有的長舌如簧,長舌敲打銅鐘,鐘聲噹噹震盪。

有的拆掉自己身後的骨刺,相併敲擊,聲音悾悾。有的用神兵作舞,發出金石之音,還有仙神現出原形,搖頭晃腦,發出陣陣悅耳悠揚的鳴啼。

還有仙人綻放仙道,化作條條道則,圍繞周身盤旋飛舞,那仙人取下背後的雙戟,敲擊在一個個道則中的符文上,竟然迸發出動人的道音。

偉岸的帝倏下方,諸神諸魔和諸仙載歌載舞,各種聲音混雜在一起,竟然有着奇妙的旋律,令人嘖嘖稱奇。

瑩瑩笑道:“帝忽若是混不下去,倒可以開一個戲班子,去元朔討生活!”

可惜她的聲音太小,被朝堂上的音律和歌舞蓋住,沒有傳到帝倏的耳中。

帝倏看得興起,突然起身,雙手猛地一拍,踢踏着腳步,旋轉着身體,也加入到這場載歌載舞之中!

他敲打頭上的萬化焚仙爐,焚仙爐迸發出當的聲響,帝倏腦袋一晃三搖,擺動起來,自在非凡,與諸神諸魔和諸仙一起跳將起來,笑道:“來,與民同樂!”

只見一羣仙人們飛身而起,落在帝倏的腦門上,各自盤膝而坐,一邊隨着歌舞一起搖擺身軀,一邊拍打着萬化焚仙爐!

荊溪眼珠子險些瞪出眼眶,他現在相信了,眼前的帝倏絕非真正的帝倏!

真正的帝倏,哪裡會如此興高采烈,如此胡鬧?

突然,帝倏放聲高歌,其他神魔也跟着飛起,落在他的身上,一起放聲高歌。

“噫——”

“混沌登陸兮,神通海泛波;”

“水滴落地兮,道生神魔;”

“帝造萬物兮,宮闕崔嵬;人如螻雀;神魔苦呵!”

“外鄉論道兮,始起戰爭;”

……

那歌聲越發洪亮,陷入歌舞之中的帝倏和一衆仙神仙魔對蘇雲等人視而不見,沉浸在自己的狂歡之中。

蘇雲皺眉,側頭道:“瑩瑩,準備破他的靈力宇宙!”

瑩瑩稱是,站在蘇雲肩頭,雙腳分開,猛然鼓盪自己一切修爲,調動所有道花,身上的金鍊頓時嘩啦啦飛起,將她背上的金棺解開!

蘇雲低喝一聲,氣息震盪,身後鏗鏘作響,一座座紫府從腦後圓輪中浮現出來,五府之中,先天一炁貫通,連接蘇雲的修爲法力,隨即與瑩瑩的法力相連!

蘇雲法力雄渾,這些年勤修苦練,尤其是得到仲金陵的指點和相助,修成逆反道境,修爲得到大幅度提升。

而且這些日子以來,他與仲金陵一起研究至尊殿堂的功法,改良改進鴻蒙符文,距離道境第四重天越來越近,法力提升更是驚人!

而那五座紫府,他二人已經可以調動一成的力量,再加上他們二人的法力,這股力量也足以堪稱帝境下的第一人!

而今,這股法力被瑩瑩所調動,全力催動金棺!

金棺棺材板嗤的一聲飛起,這口金棺頓時吞噬宇宙星空,無量空間,無盡的星辰,悉數向棺中墜落!

瑩瑩還是第一次掌控如此雄渾的法力,拼盡所能,將金棺的威力提升到自己所能提升的極致,棺口所向,一切盡皆扭曲!

哪怕是無邊的星空也隨之坍塌,哪怕是浩瀚仙界,也隨之扭曲,像是一抹抹畫布,被揉成一團,吞入金棺之中!

甚至,他們腳下的雷池洞天,也被金棺一股腦扭曲吞噬,只剩下帝倏所在的龐大殿堂,和一衆正在載歌載舞的神魔神仙們!

然而金棺的威能雖強,卻未能將這片宇宙完全吞沒,只見遠處星空不斷涌來,像是被扯過來,又像是有着無盡的能量在不斷誕生星空,把更多的星空向這邊擠來!

這一幕,讓荊溪也看直了眼。

瑩瑩大喝一聲,催動棺材板兒,站在棺材板上,喝道:“士子,荊溪,隨我衝出去!”

蘇雲和荊溪站在棺材板上,瑩瑩駕馭金棺呼嘯飛行,瘋狂催動金棺,吞噬沿途星空,道:“我不信,他觀想出的星空能比金棺吞噬得更快!”

金棺疾馳,在星空中化作一道金色的流光,所過之處,星空被吞噬得一乾二淨,但可怕的是還不斷有更多的星空涌來。

瑩瑩加速飛行,突然只聽前方傳來歌舞聲,各種樂器道音混在一起,如同美妙的音律洪流。

遠遠看去,只見帝倏站在雷池的海洋邊載歌載舞,無數雷霆豎在空中,交織交錯,像是無數金色的琴絃在撥動,聲音震耳欲聾。

……

“噫——”

“你看那無定河邊骨,彼系吾兄;”

“你看那草中美人首,彼系吾妻;”

“你看那襁褓嬰孩屍,彼系吾兒;”

“你看那老翁老嫗死荒野,彼系吾父母;”

“吾鄉鄰亦死,吾親友亦故……”

……

這裡非但有雷池洞天,雷池洞天的下方,居然還有一片仙界大陸,宛如剛纔他們未曾離開過!

瑩瑩大喝,催動金棺,將雷池連同下方的仙界大陸一掃而空,吞入金棺之中煉化成灰!

她清掃四周星空,疾馳而過,試圖將吞掉這片靈力宇宙,然而這片靈力宇宙卻彷彿無窮無盡,永遠也尋不到盡頭!

瑩瑩明明是駕馭金棺沿着直線飛行,以爲能飛到帝倏的靈力窮盡之地,然而前方又是雷光大作,遠遠只見雷池洞天漂浮在仙界大陸之上,帝倏率領神魔仙羣臣還在興高采烈的歌舞不休。

……

“噫——”

“倏忽止爭戈,憐我世人軀;”

“左邊葬混沌,右邊封異人。”

……

瑩瑩怒喝,催動金棺,清掃一切,就在此時,蘇雲突然祭起斬道石劍,傾盡所能,斬向剛剛仙界和雷池消失的中間地帶!

這一手突如其來,正值仙界和雷池消失之時,遠處的星空涌來,尚未涌至,蘇雲催動斬道石劍,爆發自己劍道第四重天,劍光閃動,斬落!

“嗤——”

星空像是幕布一般被切開!

劍光切開之處,兩邊的星空劇烈抖動,向兩旁分開,距離越來越寬,而另一片真實的星空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瑩瑩!”蘇雲大喝。

瑩瑩立刻催動金棺,載着他們呼嘯向外衝去。

突然,帝倏載歌載舞降落在那道裂縫中,他的腦門上,那些仙人一邊滿面笑容的舞蹈,一邊撬動帝倏的腦殼。

只聽嗤嗤的泄氣聲傳來,帝倏的腦殼被掀開,萬化焚仙爐中傳來洪亮的歌聲,像是有人在爐中一邊踢踏舞蹈,一邊作歌。

“噫——”

“帝絕欺我老無力,忍能對面爲盜賊!”

“奪我頭頂冠,脫我身上衣,囚我以枷鎖,鎮我以忘川!”

……

“叫你再唱!”

瑩瑩勃然大怒,祭起鎖鏈,向帝倏捆去:“姑奶奶將你拖入棺中鎮壓了!”

萬化焚仙爐被掀開,突然蘇雲、瑩瑩頭腦大震,性靈幾乎被拉出身體,兩人額頭頓時鼓起一個大包,隨時可能腦袋炸開,性靈飛出!

這正是萬化焚仙爐的不世之威!

這口仙爐,可以吞噬一切性靈,哪怕是荊溪這種沒有性靈,靈肉一體的舊神,也被焚仙爐剋制,將他身軀拖得飛起,向爐中落去!

蘇雲和瑩瑩立腳不住,也被焚仙爐吸住性靈,身不由己向焚仙爐飛去。

帝倏身軀上,一衆神魔興奮莫名,臉上洋溢着癲狂的笑容,瞪大眼睛看着他們從自己身邊飛過!

瑩瑩竭盡所能控制金鍊和金棺,帶着哭腔道:“士子,我盡力了!”

焚仙爐在他們眼中越來越大,籠罩一切,爐中如同一個巨大的大腦,無數雷霆爆發,將他們吞沒。

“祭五色船。”蘇雲的聲音傳來。

瑩瑩立刻將五色船祭起,五色船在雷暴中穿行,三人落在五色船上,四周雷霆交加。

蘇雲身後天象性靈屹立,將石劍抄在手中。

“現在就看,帝混沌加持的這口劍,能否如他所言斬開一切大道了!”

蘇雲突然將五府連同瑩瑩的法力悉數調動,傾盡一切先天一炁,催動斬道石劍,向焚仙爐的爐壁斬去!

他的劍道四重天轟隆運轉,猛然間無數仙道轟鳴,提升,化作第五重天!

他性靈手中的石劍化作一點寒光,刺入雷霆過後的黑暗中。

“當!”

焚仙爐即將與帝倏的腦殼合攏,突然爐中迸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一道劍光刺穿焚仙爐,從爐中激射而出,劍光映照星空數萬裡!

帝倏頓時被震得渾渾噩噩,雙眼轉得像是輪子一般,再也顧不上歌舞。

接着五色光芒絢爛無比,從焚仙爐的破洞中衝出,一艘大船揚帆起航,拖着五色光芒呼嘯而去!

————四千字大章,前所未有,因此理直氣壯求月票!

第八百四十八章 仙相雲集第九百四十三章 輪迴之殤第四百八十三章 迷戀九尾狐第一百章 敲山震虎(第三更求月票~)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四百七十章 偷功不成反被煉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五百八十三章 脣槍舌劍美人心計(求月票)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五百二十二章 九玄不滅(第三更求票)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劫之謎第四十七章 意亂青魚鎮第九百三十一章 輪迴中的往事第七百三十章 雷池破滅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八百一十八章 邪帝,朕稱帝了第一百一十三章 花錢討打第六百六十二章 我兒柳劍南(求訂閱月票)第636章 萬世修行,換蘇郎一顧第644章 花落誰家?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五十九章 雙馬尾姑娘第656章 連續翻船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四百四十七章 偷渡下界第九百二十章 劍穿輪迴第四十二章 靈士蘇雲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啓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奸似忠(第二更)第三百二十六章 火德神君第五百四十二章 失寵了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六百零八章 蘇郎不知夢中人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三卷元始元年,結束,第四卷天外有天,明天更新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第二百二十一章 東都飛狐第五百四十二章 失寵了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我受傷了第二百零九章 不太妙啊第五百五十八章 妾身服了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八百四十四章 開局就送開天斧第三十章 暴雪之戰的真正結局第七百六十二章 太子(求月票)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第六百零四章 投影,上身第一百三十二章 格物院蘇大師兄第六十九章 少年俠氣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四百二十章 萬化焚仙爐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659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三百一十章 輪到我了第八百三十五章 異界天域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四百五十五章 黑暗裡有東西(第一更)第四百八十四章 禁止飛昇第八百零七章 縱有犧牲心不悔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五百九十六章 應龍的哀傷(求訂閱!)第一百七十章 暴打東都大帝第一百五十三章 馬又丟了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五百九十六章 應龍的哀傷(求訂閱!)第七百六十四章 進一步是修羅場(求月票)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二百一十七章 一公八卿第五百零六章 無上劍道第六百七十章 幕後二把手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一百零五章 招黑先生第五百六十四章 好奇心旺盛的白澤們第三百九十二章 女大三抱金磚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八百二十五章 萬孤臣(大章求月票)第四百三十五章 老師,弟子送你上路第七十八章 劫灰神翼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敵腦補(週一求票)第四百六十七章 此子不能留第九章 老叟盜仙圖第三十八章 文聖公廟第四百九十七章 天外有天(求票)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四百九十二章 金仙將至第四百四十九章 一羣小白羊第十七章 仙劍斬妖龍
第八百四十八章 仙相雲集第九百四十三章 輪迴之殤第四百八十三章 迷戀九尾狐第一百章 敲山震虎(第三更求月票~)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四百七十章 偷功不成反被煉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五百八十三章 脣槍舌劍美人心計(求月票)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五百二十二章 九玄不滅(第三更求票)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劫之謎第四十七章 意亂青魚鎮第九百三十一章 輪迴中的往事第七百三十章 雷池破滅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八百一十八章 邪帝,朕稱帝了第一百一十三章 花錢討打第六百六十二章 我兒柳劍南(求訂閱月票)第636章 萬世修行,換蘇郎一顧第644章 花落誰家?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五十九章 雙馬尾姑娘第656章 連續翻船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四百四十七章 偷渡下界第九百二十章 劍穿輪迴第四十二章 靈士蘇雲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啓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奸似忠(第二更)第三百二十六章 火德神君第五百四十二章 失寵了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六百零八章 蘇郎不知夢中人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三卷元始元年,結束,第四卷天外有天,明天更新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第二百二十一章 東都飛狐第五百四十二章 失寵了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我受傷了第二百零九章 不太妙啊第五百五十八章 妾身服了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八百四十四章 開局就送開天斧第三十章 暴雪之戰的真正結局第七百六十二章 太子(求月票)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第六百零四章 投影,上身第一百三十二章 格物院蘇大師兄第六十九章 少年俠氣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四百二十章 萬化焚仙爐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659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三百一十章 輪到我了第八百三十五章 異界天域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四百五十五章 黑暗裡有東西(第一更)第四百八十四章 禁止飛昇第八百零七章 縱有犧牲心不悔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五百九十六章 應龍的哀傷(求訂閱!)第一百七十章 暴打東都大帝第一百五十三章 馬又丟了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五百九十六章 應龍的哀傷(求訂閱!)第七百六十四章 進一步是修羅場(求月票)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二百一十七章 一公八卿第五百零六章 無上劍道第六百七十章 幕後二把手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一百零五章 招黑先生第五百六十四章 好奇心旺盛的白澤們第三百九十二章 女大三抱金磚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八百二十五章 萬孤臣(大章求月票)第四百三十五章 老師,弟子送你上路第七十八章 劫灰神翼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敵腦補(週一求票)第四百六十七章 此子不能留第九章 老叟盜仙圖第三十八章 文聖公廟第四百九十七章 天外有天(求票)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四百九十二章 金仙將至第四百四十九章 一羣小白羊第十七章 仙劍斬妖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