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老叟盜仙圖

“前輩——”蘇雲心中一喜,快步向橋上那人走去。

那橋上的身影四周雲霧繚繞,卻像是被定在原地,始終保持着奔走疾呼的姿態沒有動彈過。

蘇雲心中疑惑,不知不覺間他距離那個身影漸漸近了,雲霧也在不斷散去,更多的石橋浮現出來。

與他猜測的一樣,這石橋果然是連接其中一座仙山雲臺的。

而那橋上的身影,應該是從那座仙山雲臺上衝下來。

蘇雲的腳步越來越慢,謹慎的盯着石橋上的那個身影,他呼喚了幾聲,橋上的那個身影卻始終沒有迴應,也沒有動彈過分毫!

那身影四周的雲霧也漸漸明瞭,那不是雲霧,而是一幅展開的畫卷,正環繞着他。

那畫卷像是由光幕組成,只有飄蕩在那人身後的兩個畫軸可以表明這是一幅畫。

而環繞那人四周的雲霧,則是四周的雲海在畫上的投影。

更加古怪的是,被畫環繞的那人,給蘇雲一種熟悉的感覺,像是在哪裡見過。

而且越是接近,這種熟悉感越強!

那是個老人,佝僂着身子,但是卻給人一種極爲高大威猛的感覺!

“他好像是住在天門鎮第一戶的曲伯……”

蘇雲越走越近,對於天門鎮第一戶他自然很是熟悉。

六年前他沒有眼盲的時候,經常跑出來玩耍,衝出天門時總會遇到住在第一戶的曲伯。

那是一個很和藹的老人,總是拿着鑿子和錘子,站在天門旁的架子上叮叮噹噹的鑿石頭,每次看到蘇雲,還總會和蘇雲開玩笑。

變故爆發後,蘇雲雙眼看不到東西,但每次經過天門鎮的第一戶時,也總會與曲伯打招呼。

曲伯在天門鎮,自然不可能出現在這裡。

不過,橋上的那人的模樣,的確與曲伯很像!

蘇雲硬着頭皮向前一步一步的走去,心中默默道:“他不可能是曲伯,因爲曲伯一直都呆在天門鎮!早上的時候,曲伯還和我打了招呼的……”

他不由打個冷戰:“橋上的人,一定不是曲伯!”

石橋上的那人越來越近,蘇雲眼角亂跳,他看清那人的面容。

橋上的這個駝背老人,的確是他印象中的曲伯!

蘇雲眼盲之後,便努力回憶自己熟悉的人的每一個細節,生怕自己忘記,而橋上的駝背老人符合他印象中的曲伯的每一個細節!

蘇雲停下腳步:“橋上的人是曲伯,那麼天門鎮的曲伯是誰?”

那個每天早上都和他打招呼,對他和藹可親的曲伯,到底是誰?

他細細看去,前方,曲伯的眉心處有一個菱形傷口,可以從這個傷口看到他的腦後的景象。

這應該是劍傷。

一口劍刺穿了他的頭顱。

蘇雲閉上眼睛,看到曲伯眉心處的傷口,他的雙眼也突然開始疼了起來,像是有劍芒從眼中爆發。

他的腦海中不由自主又響起那個讓他屢次做噩夢的聲音。

鈴鈴飛行的聲音。

那是仙劍破空發出的劍嘯,無數鈴聲連成一線。

六年前他便是擡頭看到了發出劍嘯的仙劍,導致雙目失明!

“刺穿曲伯頭顱的,就是那口大劍!不過,曲伯的傷口爲何這麼小?”

蘇雲強忍着眼中的疼痛,張開眼睛,喃喃自語:“曲伯,你爲何會死在這裡?你死了多久了?是六年前嗎?那麼,陪伴我六年的那個曲伯,到底是誰?他是你的性靈嗎……”

曲伯臨死前還在奔跑,做出疾呼狀,他喊的是什麼無從知曉,不過他伸出的右手五指叉開,卻是在托起那幅畫,像是打算用這幅畫來抵擋什麼東西。

那幅畫像是由光幕組成,映照四周的景色,而畫中卻沒有任何內容。

它更像是一面極爲纖薄可以彎曲的透明鏡子。

蘇雲探出手掌,輕輕撫摸那幅畫,忽然畫面像是平靜的湖面起了波瀾。

蘇雲急忙收回手掌。

他的前方,畫發生了變化。

畫上的雲氣漸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大澤,連綿數百里的大澤。

畫中突然電閃雷鳴,雷電交加,大雨傾盆。

蘇雲呆呆的看着這一幕,這幅畫的內容,竟然在不斷髮生變化,讓他有些摸不着頭腦。

忽然,大澤之中地動山搖,一條疙瘩獜狥的神鱷在無數雷電中矯騰,搖頭擺尾,吞吐雷雲閃電!

天空一片漆黑,只有雷電爆發時迸發出的亮光,短暫的點亮大澤。

而那神鱷腳踏大澤,尾蕩滔天泥浪,張開大口,似乎要吞噬天上星辰星宿!

它的腹腔一鼓一伏,隱約間,蘇雲耳畔頓時傳來天崩地裂般的雷音!

那雷音是鱷龍蛻變化作蛟龍的雷劫雷音,也是鱷龍呼吸吐納時的雷音,也是鱷化蛟的蛻變雷音,也是化蛟龍之時翻江倒海的水龍吟!

“難道說,這畫可以映照我心中所想?”蘇雲被深深震撼。

適才他在想的就是如何才能修成鱷龍吟離開此地!

他心心念念着鱷龍吟的功法,思索如何在腦海中構建鱷龍的畫面,完成觀想,然後觸摸這幅畫,畫中便出現了神鱷渡劫的畫面!

事出有因。

這幅神秘的畫做出這種變化,肯定有其原因。造成其畫面變化的原因,極有可能是來自蘇雲的接觸!

“如果是我心中所想,造成這幅畫的變化的話,那麼爲何它所展示的鱷龍吟,要比水鏡先生教的還要深奧許多?”蘇雲納悶。

洪爐嬗變養氣篇的下篇鱷龍吟,需要觀想鱷龍,以此爲基礎發出雷音。

裘水鏡帶着他們去尋找鱷龍,蘇雲聽過鱷龍發出的雷音,但根本沒有眼前這幅畫中的鱷龍化作蛟龍時發出的雷音震撼!

“水鏡先生講解鱷龍吟的訣竅,主要在鱷龍雷音上,但是畫中的神鱷化蛟龍展露出的訣竅,好像,好像……”

蘇雲遲疑一下:“好像比水鏡先生講的還要多!”

他從這幅畫中看到了鱷龍吟的訣竅在於四大雷音。

雷劫雷音,吐納雷音,蛻變雷音和水龍吟!

蘇雲從畫中參悟出的鱷龍吟訣竅,要比裘水鏡講的多出了三種!

“水鏡先生自然不會出錯,他也沒有必要隱瞞,他之所以沒有講到,難道是因爲他也沒有參悟出來?”

蘇雲有些難以置信,水鏡先生絕對是大人物,他在天門鎮遇到鎮上其他人,提到水鏡先生時,鎮上的人都說水鏡先生很厲害。

水鏡先生的氣度非凡,他教蘇雲洪爐嬗變養氣篇根本不求回報,不可能藏私。

他之所沒有教蘇雲其他三種訣竅,只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鱷龍吟中,只有吐納雷音,不包含雷劫雷音、蛻變雷音和水龍吟!

也即是說,畫中展示的鱷龍吟,要比裘水鏡所知的鱷龍吟,完善了許多!

“或者可以說,這幅畫能夠補全鱷龍吟的不足!”

蘇雲想到了關鍵:“這幅畫能夠補全鱷龍吟,那麼它能夠補全其他功法嗎?倘若連其他功法也可以補全的話……”

他心頭怦怦亂跳。

他明白了曲伯深入此地盜圖的原因!

此刻,畫中的神鱷正在雷劫中蛻變化作蛟龍,神鱷騰挪變化,將鱷龍吟的一招一式清晰無比的展露出來。

鱷龍出淵!

鱷龍翻滾!

神鱷擺尾!

龍戰於野!

鱷龍在脊!

龍遊曲沼!

這六招,蘇雲都從裘水鏡那裡學過,但因爲沒有親眼所見,學得似是而非。

而圖中,雖然僅僅六招,但是在畫中神鱷的演練下,卻彷彿有萬千招一般,沒有重複!

蘇雲看得心馳神搖,他頭頂懸浮着的黃鐘又開始轉動,他是在將畫中神鱷的每一個動作,按照完成動作所需的時間來分解成一個個步驟,從而加深記憶。

“修煉鱷龍吟,需要以洪爐嬗變爲基礎,將四大雷音在洪爐中融爲一體。想要做到這一步,需要身體、意識和元氣有着極佳的協調能力。”

蘇雲剛剛想到這裡,突然那奇異的劍嘯再度傳來,蘇雲前方畫中正在渡劫的神鱷,突然被一道劍光斬過,身首分離,死於非命!

蘇雲心中一驚,那一劍突如其來,摧枯拉朽般破去鱷龍吟的六大招,將神鱷斬殺。

畫中的雷雲消散,大澤也自消失無蹤。

“這幅畫是空的,只能映照四周和折射內心,我適才沒有想那口仙劍,仙劍卻出現在畫中。那麼只有一個可能!”

蘇雲額頭冒出冷汗,立刻向雲霧中看去:“那口仙劍,此刻就在附近!”

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敵腦補(週一求票)第二百五十六章 蘇雲吹牛第三十四章 重見光明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七百六十章 走,我帶你們去見未來第七百零九章 道境九重天外天(求訂閱!)第四百九十五章 廢土詭事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三百九十一章 話癆第一,打架竄稀第四百五十九章 我打死了令郎第七百四十二章 蘇君甚美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五章 八門朝天闕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啓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661章 自毀長城第五百七十章 兩大仙帝聚首(求訂閱)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們果然苟且了!第三百八十三章 喚醒心魔第二百八十三章 盤羊魔化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了,格物院沒了(求月票)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過如此(求票)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知道你爹是人魔嗎?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七百三十八章 道高一尺,神高千丈第八百八十一章 這份美,用性命守護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大章求月票)第八百一十八章 邪帝,朕稱帝了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小柳啊(第二更)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五十九章 雙馬尾姑娘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七百七十二章 道君之路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五十六章 鄉下來的士子不是人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七百一十七章 海底洞天與史前先民第九百零七章 浩劫已至第五百八十六章 大帝授神通(求訂閱)第四百四十章 帝屍復活第三百一十章 輪到我了第八十一章 老、奸、巨、猾第四百六十七章 此子不能留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八十五章 天闕十二篇第三十七章 妖魔風範(新年快樂)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一百一十六章 朔方聖人第二百六十八章 劍閣聖人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八百一十八章 邪帝,朕稱帝了第七百七十八章 第一戰:血染蒼梧第二百二十章 暴打二聖第626章 我沒事,我扛得住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七百一十一章 道奴陷阱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二百一十二章 有點餓了第七百六十一章 最動聽的情話(求月票)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過如此(求票)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四章 北海中斷天門開第九百零三章 帝忽的真身(大章)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案狂徒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五百七十一章 我的仙帝父親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一百五十四章 黑棺李將軍第八百零一章 仙相帝忽第八百七十七章 臻至無上道,可憐意未平第九百四十一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九百三十七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一百一十五章 朔方一布衣第三百七十一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三百六十六章 元朔雖老,其命維新第四百一十五章 仙藤黑血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四百八十六章 又大又強的大強(大章求票)第九百一十二章 天帝仲金陵,仙帝玉延昭第七百八十三章 樂府八弄,狼子野心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
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敵腦補(週一求票)第二百五十六章 蘇雲吹牛第三十四章 重見光明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七百六十章 走,我帶你們去見未來第七百零九章 道境九重天外天(求訂閱!)第四百九十五章 廢土詭事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三百九十一章 話癆第一,打架竄稀第四百五十九章 我打死了令郎第七百四十二章 蘇君甚美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五章 八門朝天闕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啓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661章 自毀長城第五百七十章 兩大仙帝聚首(求訂閱)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們果然苟且了!第三百八十三章 喚醒心魔第二百八十三章 盤羊魔化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了,格物院沒了(求月票)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過如此(求票)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知道你爹是人魔嗎?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七百三十八章 道高一尺,神高千丈第八百八十一章 這份美,用性命守護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大章求月票)第八百一十八章 邪帝,朕稱帝了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小柳啊(第二更)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五十九章 雙馬尾姑娘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七百七十二章 道君之路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五十六章 鄉下來的士子不是人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七百一十七章 海底洞天與史前先民第九百零七章 浩劫已至第五百八十六章 大帝授神通(求訂閱)第四百四十章 帝屍復活第三百一十章 輪到我了第八十一章 老、奸、巨、猾第四百六十七章 此子不能留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八十五章 天闕十二篇第三十七章 妖魔風範(新年快樂)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一百一十六章 朔方聖人第二百六十八章 劍閣聖人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八百一十八章 邪帝,朕稱帝了第七百七十八章 第一戰:血染蒼梧第二百二十章 暴打二聖第626章 我沒事,我扛得住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七百一十一章 道奴陷阱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二百一十二章 有點餓了第七百六十一章 最動聽的情話(求月票)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過如此(求票)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四章 北海中斷天門開第九百零三章 帝忽的真身(大章)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案狂徒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五百七十一章 我的仙帝父親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一百五十四章 黑棺李將軍第八百零一章 仙相帝忽第八百七十七章 臻至無上道,可憐意未平第九百四十一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九百三十七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一百一十五章 朔方一布衣第三百七十一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三百六十六章 元朔雖老,其命維新第四百一十五章 仙藤黑血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四百八十六章 又大又強的大強(大章求票)第九百一十二章 天帝仲金陵,仙帝玉延昭第七百八十三章 樂府八弄,狼子野心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