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唯一的破綻(月底求月票!)

蘇雲目光落在他的右腿上,頃刻間便可以讓肉身復原,這正是不滅玄功修煉到高深境地的表現!

他的不滅玄功的造詣,恐怕還在水縈迴之上,水縈迴也無法做到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讓給肉身恢復!

這是真正的不死真身!

顯然,仙帝豐教蕭歸鴻,要比教水縈迴用心了許多。

蘇雲心中替水縈迴深感不值。

水縈迴是個孤兒,而且就是帝豐一手造成她變成孤兒,因此帝豐對她有些防備。

何況,水縈迴根基淺薄,而蕭歸鴻卻有着長生帝君的自在長生功作爲底子,教的太低級肯定會被蕭歸鴻察覺。

水縈迴畢竟爲帝豐做了許多事,很多見不得人的事,而蕭歸鴻卻因爲出身比較好,什麼也沒有做便獲得了比水縈迴辛苦賣命還要多得多的饋贈。

當然,這饋贈是有條件的,條件便是蕭歸鴻會被帝豐奪取氣運,帝豐延壽八百萬年,而蕭歸鴻卻是必死無疑!

“讓我好奇的是,你是怎麼猜出我便是殺死石應語的那個人?”

蕭歸鴻邁步走入太極宮僅存的門戶,不解道:“我自問做的天衣無縫,任何人都看不出石應語是死在我的手中,帝君不成,仙后天后也不成。你是怎麼知道是我下的手?”

他不等蘇雲回答,又徑自道:“還有,邪帝沒有看出來我身懷仙帝的九玄不滅,仙帝也沒有看出來我得到邪帝太一天都摩輪經,他們二人都被我隱瞞過去,你又是怎麼看出來的?”

蕭歸鴻面帶疑惑:“我自小善於僞裝,你半路攔截我,那時我在你面前的作爲應該沒有任何破綻。你打我也打得夠狠,我自問絕對沒有做出任何值得你猜忌懷疑的地方!懇請蘇聖皇教我,我今後改正。”

天外雷霆陣陣,帝廷上空,霞光突然多了起來,絢麗奪目,有時候太陽突然被什麼東西遮擋,有時候突然天空中多出千百個太陽,讓世界變得明亮無比。

想來,那是帝豐、邪帝、天后等人戰鬥造成的影響。

他們的戰鬥並非在帝廷之中,而是在天外,但帝廷已經深受波及!

蘇雲擡頭張望,無法看到天外情形,於是收回目光,笑道:“你沒有露出任何破綻,因爲露出破綻的不是你。”

蕭歸鴻揚了揚眉毛。

“蕭師兄外表看起來很粗獷狂野,心狠手辣,冷酷無情之中又有些狂妄自大,總是把我殺了多少族人才爬到而今的位子這句話掛在嘴上。”

蘇雲不緊不慢道:“然而蕭師兄卻將真實的自己,一個野心勃勃又無比悉心無比陰沉的自己隱藏在後面。正是你的魔性極強,成爲吸引人魔前來的源頭。”

他觀察太極宮的地面,嘗試尋找到帝豐受傷留下的血跡,然而讓他失望的是,他並沒有找到帝豐受傷的痕跡。

這次引出帝豐,邪帝天后等人圍攻,帝豐絕對會受傷,但戰鬥太激烈,以至於帝血也在這場戰鬥中被摧毀!

蕭歸鴻不無得意,哈哈大笑:“我爲了今天的位子,殺人無數,連同族死在我手中的也有百十位,有何不敢?”

這句話,正是他當着邪帝的面說過的話,那時蘇雲也在!

而類似的話,他還曾在其他帝君、天后、仙后面前說過,也在帝豐面前說過!

顯然,他對自己在其他人面前成功的塑造出另一個自己,又讓別人信以爲真而很是驕傲。

蘇雲讚歎道:“你善於僞裝,又善於佈局,帝豐收你爲徒,傳授你九玄不滅時,你應該不知道自己是未來仙界的第一仙人。但是你卻極爲小心,對帝豐動了懷疑之心。”

蕭歸鴻感慨道:“是啊。我這個人雖然運氣好得很,但卻從來不相信天上掉餡餅,遇到這種好事,我總會先想對方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有了這個想法之後,我便很少吃虧。仙帝收我爲徒,我又不能詢問他到底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因此只好多一個心眼慢慢謀劃。”

他長舒了口氣,道:“幸好我遇到了武仙人,武仙人志大才疏,不像仙帝那麼縝密,從他口中套話要容易很多。我從他口中得知了第一仙人這件事,並且知道是他將我賣給仙帝,從而換取在仙界立足的機會。那時,我已經猜出仙帝栽培我不懷好意。”

蘇雲道:“你在遇到我之時,沒有施展出全力與我對決,是因爲那時你便已經開始佈局?”

蕭歸鴻搖頭道:“那是仙帝的局。我遇到蘇聖皇,之所以主動落敗,是因爲我沒有足夠的信心留下蘇聖皇,又不能暴露我是仙帝的弟子。”

蘇雲道:“所以你我第一次對決時,你使用的是長生帝君的自在長生功。”

蕭歸鴻面色肅然:“自在長生功雖然也是不凡的功法,凝練無上性靈,壯大肉身,但比起仙帝功法還是遜色許多。我若是動用九玄不滅,你不是我的對手。但仙帝想讓我擊敗其他三家,成爲下界主宰,小不忍則亂大謀,我必須不能暴露九玄不滅。敗在你手中便是我的小忍。此時的我,還在仙帝的局中。”

蘇雲詢問道:“那麼你是遇到邪帝之後,才動了跳出帝豐的局的心思?”

蕭歸鴻笑道:“兩位仙帝先後收我爲徒,傳授給我他們的無上功法,兩塊餡餅都砸在我頭上,我雖然名叫歸鴻,但還不至於好運到這種程度。餡餅和陷阱,我還是分得清的。”

他悠然道:“他們利用我,我又何嘗不能利用他們?於是我想到了一個辦法,可以引動時局的辦法,將兩位仙帝兩位帝后和兩位帝君都引入局中的計策!”

蘇雲道:“那就是殺石應語,奪其氣運。”

蕭歸鴻道:“殺石應語,奪其氣運,看似簡單,卻向邪帝和帝豐都傳達一個信息:對方也在,而且已經開始動手!原本,邪帝並不知道帝豐在場佈局,而通過石應語的死,他知道帝豐早已來到。”

蘇雲道:“石應語的死,同樣可以引起天后、仙后與幾位帝君的警覺。這就促使了邪帝與天后、仙后合作的可能。但石應語是最無辜的!”

蕭歸鴻不以爲意:“只有最無辜的人的死,才能達到最完美的效果!”

蘇雲沉默下來。

蕭歸鴻道:“石應語死後,我需要有一人作爲引子,促成天后、仙后與邪帝的合作。畢竟他們之間的仇怨很多,很難合作。而他們單對單,又無人會是帝豐的對手。我原本打算做這個人,畢竟我是邪帝的弟子,只是我這樣做的話,行事高調,反而會引起邪帝等人的猜疑。但是幸好你來了。”

他露出欣賞之色,道:“你的出現,完成了我想做的事情,將我完美的隱藏起來,讓我從棋子轉變爲棋手!而仙帝、邪帝、天后這些高高在上的存在,統統變成我的棋子!”

蕭歸鴻感慨道:“你是我的功臣啊。將來我成爲仙帝,會給你造一座廟宇,立一個排位,紀念你這位功臣!”

蘇雲稱謝,道:“蕭師兄寬宏大量。”

蕭歸鴻道:“你剛纔說露出破綻的人不是我,那麼誰露出破綻讓你懷疑到我?你該揭開謎底了吧?”

蘇雲笑道:“長生帝君。”

蕭歸鴻疑惑,搖頭道:“我祖上行事小心翼翼,比我還要謹慎,在陛下面前,在天后、仙后等人面前,他不會露出任何破綻。”

蘇雲悠然道:“他原本不會露出破綻。但是偏偏武仙人志大才疏,去殺溫嶠,偏偏又奈何不得溫嶠。”

蕭歸鴻皺眉。

“武仙人與溫嶠戰鬥,兩人遲遲分不出勝負,那時正值天后和仙后下令,讓三位帝君各自回到各族駐地,將各自族人帶到帝廷中宮赴會。”

蘇雲微笑道:“長生帝君是在回蕭家駐地的路上對溫嶠動手的吧?他重創溫嶠,正欲痛下殺手時,恰巧瑩瑩意識到溫嶠有危險,正在召喚溫嶠。”

蕭歸鴻失笑道:“是那個小書怪做的?我祖上原本打算除掉那尊舊神,免得節外生枝,沒想到竟然被人救走,讓他也頗爲意外!沒想到這個小書怪竟然成了關鍵的一環!”

蘇雲正色道:“瑩瑩的本事自然極爲不凡。她心懷善念,也成了我破局的關鍵。”

蕭歸鴻搖頭道:“溫嶠就算被她救走,也必死無疑。”

蘇雲笑道:“好在我有一個醫師好朋友,妙手無雙。”

蕭歸鴻皺眉道:“我祖上的必殺一擊是擊中溫嶠的心窩,斷了他的生機,而且這一擊留下的痕跡應該極難被發覺。”

“但好在我有一個醫師好朋友。”

蘇雲笑道:“他發現了溫嶠心臟上的傷,並且讓長生帝君的掌印顯現出來。更巧的是,我與蕭師兄交過手,對自在長生功的印象很深。於是我從長生帝君的掌印中,辨識出自在長生功,意識到出手重傷溫嶠的是長生帝君。就這樣,我突然間把一切都理順了。”

蕭歸鴻不再說話。

蘇雲道:“不過,我還要印證我的猜測。如何印證呢?其實很簡單,我就站在中宮門外,靜靜等候即可。長生帝君爲了除掉溫嶠,在路上耽擱了一段時間,我只需要等等看,長生帝君是否是最後一個到來。果然如我所料,蕭師兄和長生帝君最後一個來到。”

蕭歸鴻嘆了口氣,嗤笑道:“我計劃完美,沒想到卻因爲一個小書怪的舉動而露出破綻,真是造化弄人……”

蘇雲面色肅然,搖頭道:“並非造化弄人,而是瑩瑩是華蓋氣運,倒黴透頂。就算是你這樣的氣運第一的人,遇到她也難免走黴運。”

蕭歸鴻吐出一口濁氣,欽佩道:“這個小書怪要如何倒黴,才能影響到我?而蘇聖皇的氣運一定也極爲不凡,所以才能扛得住。”

蘇雲滿面笑容,道:“並非我的氣運太好,而是我的華蓋氣運比她更強。”

蕭歸鴻呆了呆,搖了搖頭,表示不信,道:“這麼說來,我示敵以弱,最後讓你第一個進入太極宮,也在你的意料之中?”

蘇雲含笑點頭。

蕭歸鴻目光閃動,道:“你既然意識到,我祖上長生帝君在裡面的作用,當知道他雖是可能在緊要關頭,向邪帝、天后、仙后等人突施殺手。你爲何沒有提醒天后他們?”

蘇雲沒有說話。

蕭歸鴻低笑道:“原來你我是一樣的人。你也巴不得這些高高在上的存在死掉啊。光明磊落的蘇聖皇,其內心也有着陰暗的一面。”

蘇雲沒有否認。他之所以沒有揭破長生帝君,的確存着讓這些高高在上的存在死掉的心思!

“這就是我心中的魔,也是人魔回來的原因。”蘇雲微笑道,“她想看着我墮落成魔。”

蕭歸鴻哈哈大笑起來:“你終於如她所願了吧?你在我的佈局中順勢而爲,殺師蔚然,殺芳逐志,奪其氣運,一舉成爲擁有兩倍第一仙人氣運的存在!你成爲了魔!”

他冷笑道:“你現在已經絕了自己的路,仙后和師帝君歸來,必然要你性命!而天后也因爲長生帝君的偷襲而身受重傷!甚至,連石應語的死都會被歸罪到你的頭上!而我,將帶着你們的氣運,加冕稱帝,成爲未來仙界的帝皇!”

蘇雲驚訝道:“蕭師兄這話如何說起?”

蕭歸鴻微微一怔,笑道:“你以爲仙后和師帝君他們歸來,會相信你的鬼話?你殺了師蔚然芳逐志,是他們親眼所見……”

蘇雲笑道:“誰說我殺了他們?”

蕭歸鴻臉色頓變,這時芳逐志的聲音傳來,埋怨道:“這條路真難走,我辛辛苦苦破禁,終於趕過來了……蕭師兄。”

蕭歸鴻轉身,看到了芳逐志來到自己的身後。

而在芳逐志身後不遠處,師蔚然白衣勝雪,沒有半點狼狽,彷彿誤入凡間的仙家公子。

“我不明白。”

蕭歸鴻看向蘇雲,道:“我有些不太明白。”

蘇雲悠然道:“還記得中宮門前嗎?你來晚了。在你到來之前,我們三個已經聊了很久了。這段時間,足夠讓我們三人達成一致。”

芳逐志停步,笑道:“爲的就是讓你躊躇滿志,暴露自己。”

蕭歸鴻臉色陰晴不定,突然哈哈大笑:“蘇聖皇,我原本以爲你幫我除掉了他們,我只需要除掉你,便可以聚集第一仙人的氣運。現在看來,還需要我多殺兩人。”

他氣定神閒,環顧四周,悠然道:“你們不是想見識一下太一天都摩輪和九玄不滅結合之後的功法有多強大嗎?今日,我成全你們!”

——月末啦,兄弟們求一下月票~~依舊是四千字大章哦~

第二百八十九章 劫灰神王蘇雲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四百八十四章 禁止飛昇第二十三章 學問不夠第七百五十四章 書仙圓夢,大強打劫第三百零八章 三條腿的女婿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三百四十九章 月池沐浴佳人惱第二百零七章 必死之心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一百一十五章 朔方一布衣第四十七章 意亂青魚鎮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八十九章 地下劫灰城第四百七十七章 餘聲未了第三百一十一章 珠胎暗結與秦晉之好第三百三十八章 與魔爲伍(第一更)第八百二十八章 削天下諸仙,斬頂上三花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身之戰第九十五章 墮落成魔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八百九十四章 打補丁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啓第七百二十四章 第五仙界,仙帝玉延昭第六百七十章 幕後二把手第一百零七章 背鍋之一代宗師第六百九十一章 未來的一角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四百二十章 萬化焚仙爐第六百一十七章 略表地主之誼第六百九十二章 邪帝之敗第三百一十章 輪到我了第九章 老叟盜仙圖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六百九十五章 深不可測第八百一十五章 只是當時已惘然第七百二十七章 三人論道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六百零五章 另有其人第三百八十五章 你睡了盤羊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八百六十七章 帝混沌召諸帝,蘇大強意難平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七百三十三章 時音之鐘第五百八十一章 三姓家奴(祖國節日快樂!)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一百一十三章 花錢討打第二百六十八章 劍閣聖人第四百五十一章 我好像看到天市垣了第七百五十一章 步步爲贏第七百二十六章 輪迴路上,世界枝頭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八百三十七章 寶馬雕車香滿路第八百二十一章 死得心服口服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七百三十三章 時音之鐘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二百八十七章 廟中神祇第三百六十六章 元朔雖老,其命維新第八百一十一章 天師對帝心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四百八十一章 元朔母體文明第四百八十四章 禁止飛昇第一百五十四章 黑棺李將軍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殺柳劍南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九百零三章 帝忽的真身(大章)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深不可測你知道嗎?第二百四十一章 如仙降臨第一百一十九章 無人鑄金身(週一求票!)第三百三十二章 有什麼用第六百零五章 另有其人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二百二十一章 東都飛狐第七百七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第七百五十一章 步步爲贏第一百三十八章 轟殺第二百七十五章 上手練一練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七百零八章 焚仙爐之謎第三百二十五章 變態頭子第七百六十九章 獻祭自我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一百九十四章 領隊學哥與韓君(求月票!)第三百九十六章 倒黴孩子第九百一十七章 普天之下第一百零四章 師弟,要入會嗎?第一百五十九章 走入權力中心(求月票!)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
第二百八十九章 劫灰神王蘇雲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四百八十四章 禁止飛昇第二十三章 學問不夠第七百五十四章 書仙圓夢,大強打劫第三百零八章 三條腿的女婿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三百四十九章 月池沐浴佳人惱第二百零七章 必死之心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一百一十五章 朔方一布衣第四十七章 意亂青魚鎮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八十九章 地下劫灰城第四百七十七章 餘聲未了第三百一十一章 珠胎暗結與秦晉之好第三百三十八章 與魔爲伍(第一更)第八百二十八章 削天下諸仙,斬頂上三花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身之戰第九十五章 墮落成魔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八百九十四章 打補丁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啓第七百二十四章 第五仙界,仙帝玉延昭第六百七十章 幕後二把手第一百零七章 背鍋之一代宗師第六百九十一章 未來的一角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四百二十章 萬化焚仙爐第六百一十七章 略表地主之誼第六百九十二章 邪帝之敗第三百一十章 輪到我了第九章 老叟盜仙圖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六百九十五章 深不可測第八百一十五章 只是當時已惘然第七百二十七章 三人論道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六百零五章 另有其人第三百八十五章 你睡了盤羊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八百六十七章 帝混沌召諸帝,蘇大強意難平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七百三十三章 時音之鐘第五百八十一章 三姓家奴(祖國節日快樂!)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一百一十三章 花錢討打第二百六十八章 劍閣聖人第四百五十一章 我好像看到天市垣了第七百五十一章 步步爲贏第七百二十六章 輪迴路上,世界枝頭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八百三十七章 寶馬雕車香滿路第八百二十一章 死得心服口服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七百三十三章 時音之鐘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二百八十七章 廟中神祇第三百六十六章 元朔雖老,其命維新第八百一十一章 天師對帝心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四百八十一章 元朔母體文明第四百八十四章 禁止飛昇第一百五十四章 黑棺李將軍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殺柳劍南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九百零三章 帝忽的真身(大章)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深不可測你知道嗎?第二百四十一章 如仙降臨第一百一十九章 無人鑄金身(週一求票!)第三百三十二章 有什麼用第六百零五章 另有其人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二百二十一章 東都飛狐第七百七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第七百五十一章 步步爲贏第一百三十八章 轟殺第二百七十五章 上手練一練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七百零八章 焚仙爐之謎第三百二十五章 變態頭子第七百六十九章 獻祭自我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一百九十四章 領隊學哥與韓君(求月票!)第三百九十六章 倒黴孩子第九百一十七章 普天之下第一百零四章 師弟,要入會嗎?第一百五十九章 走入權力中心(求月票!)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