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一石二鳥

進店的年輕男女,從外表來看極爲般配,男生挺拔英俊,氣質神秘縹緲,又帶點邪魅狂狷。

女生更是少見的美人,描了眉,畫了眼線,捲了睫毛,讓本就漂亮的五官,愈發的精緻有神。

圓潤的臉蛋乖巧甜美,配上淡妝,便又有了小御姐的嫵媚性感。

恐懼天王的目光,在年輕女人臉龐一掠而過,聚焦在男生身上。

元始天尊?!

他冷峻的臉龐露出了一抹笑意,嘴角輕輕挑起,如同逮住老鼠的貓。

見過元始天尊真容的邪惡職業不少,守序職業更多。

作爲靈境行者中,站在最巔峰的那一小撮人,恐懼天王想要知道元始天尊的相貌,一點難度都沒有。

“運氣不錯!”

他凝視着鏡子裡,驟然停下腳步的年輕人,頗爲愉悅的自語。

“!!!”

張元清滿腦子都是感嘆號!

隨着權限的提升,他早已不再是當初的菜鳥,各大邪惡組織裡的高層(主宰),他幾乎都看過資料和肖像。

除了外貌變化莫測的虛無教派,靈能會三大分會和兵主教的天王、神將,他都深深記在腦海裡。

所以,張元清一眼就認出了恐懼天王。

這位天王之首,此時的容貌與照片裡的一模一樣,英俊、冷峻、優雅,還有兩枚招牌式的銀耳釘。

恐懼天王?他爲什麼會在這裡,我逛個街,特麼就遇到了恐懼?!

張元清臉色緩緩蒼白起來,腎上腺素飆升,額頭沁出了豆大的汗珠。

他的心臟砰砰狂跳,像是要超負荷爆炸。

張元清有種“天亡我也”的絕望感,以及前所未有的危機感,這種危機感勝過他之前遇到的一切,S級副本和純陽掌教奪舍危機,都遠不及這次。

這可是半神級的邪惡職業。

哪怕恐懼天王什麼也沒做。

“呼哧,呼哧”

他的呼吸悄然加重,情緒在腦海裡爆炸。

“停在這裡幹嘛?”小姨困惑的拉着外甥進店,“進來呀!”

但不管她怎麼使勁,張元清紋絲不動,目光死死的盯着左前方的全身鏡。

離開這裡,馬上.求生本能驅使下,張元清拉着小姨,一步步後退。

突然,後背似乎撞到了牆壁,阻斷了退路。

“咦,怎麼回事?”江玉餌也遇到了同樣的情況,她茫然的看着不存在的牆,完全沒搞清楚狀態的模樣。

張元清深吸一口氣,“啪”的打一個響指。

江玉餌和導購員齊齊呆滯,眼神空洞。

她們被魅惑了。

接着,張元清繃緊肌肉,低下頭,朝着全身鏡前的青年,躬身:

“見過恐懼天王。”

恐懼天王淡淡的“嗯”一聲,此時,他的注意力已經回到自己身上,正打量着鈕釦,撫平領口的褶皺,拍去不存在的灰塵,如同一個普通的客人。

張元清沉聲道:

“恐懼天王,你不該設下禁制,不該限制我們的自由。當然,這麼做,也是你的自由。”

聽到這句話,原本散漫的審視新服裝的恐懼天王,擡起眸子,看向鏡子裡的元始天尊,他的表情一改冷淡,笑道:

“有意思。”

說完,他揚起手打了個響指。

只聽“啪”的一聲,籠罩在服裝店外的禁制消失了。

恐懼天王微笑道:

“離開是你的自由,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方式限制別人的自由,我很欣賞伱剛纔的話。不過,走是你的自由,殺你是我的自由。

“重新認識一下,兵主教,恐懼天王。你呢?”

“元始天尊。”張元清沒有隱藏,因爲這沒有意義,他低聲道:

“請讓她們離開,她們只是普通人。”

“這也是你的自由。”恐懼天王微微頷首。

張元清當即望向小姨,低聲道:“小姨,回家去。”

目光呆滯的小姨拎着包包,轉身出門。

導購員也在張元清的幻術影響下,提前下班離開。

旋即是收銀員和另外三名導購員,陸續離開商店。

呼,不錯,多多少少拖延了點時間.張元清心想,他也沒有閒着,利用導購員和小姨陸續離開的時間裡,他分出一半意識,降臨到血薔薇體內,把自己的遭遇告知了關雅。

關雅會通知傅青陽的。

“接下來怎麼辦?是直接納頭便拜,高呼饒命,還是高歌一曲‘原諒我這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來博取恐懼天王的好感?”

“資料上說,恐懼性情古怪,喜怒無常,沒有魔眼那麼偏執固執,面對魔眼,只要不做壞事就不會死,但恐懼天王顯然不吃這套”

張元清腦子裡念頭急轉,思索着對策。

他悲哀的發現,眼下除了等待營救,沒有任何辦法。

自救的手段幾乎沒有,幾件極品道具在郡主身上,即便在物品欄,也不可能抵擋恐懼天王。

另外,恐懼天王就是衝他來的,目的性很明確,魔君的那套方法,在沒有利益衝突的時候偶遇,或許管用,眼下卻難說。

在他展開頭腦風暴之際,恐懼天王離開全身鏡,指尖撫過掛在衣架上的服裝,隨口說道:

“來買衣服?”

啊?張元清愣了一下,“是,是啊.”

“這件衣服不錯,很適合你的氣質。”魔眼天王取下一件休閒西裝,丟了過來,道:“高天原的鑰匙在哪裡?”

張元清不敢接,又不敢不接:“在我的陰屍身上。”

恐懼天王看他一眼,“是真話,你進過高天原了?”

張元清表情緊張的點頭。

“裡面有什麼?”恐懼天王問道。

剛纔我說鑰匙不在身上,他說是真話,恐懼天王有測謊能力?詢問我高天原內的情況,省得自己再跑一趟?算盤打的真好,不過對我來說,是拖延時間的機會張元清腦力運轉到極限,表面維持着恭敬姿態,把高天原裡的情況,一五一十的描述了一遍。

“青銅神樹?”恐懼天王凝眉自語。

“那似乎是樂師和學士相關的物品。”張元清壯着膽子說。

如果不是恐懼擁有測謊能力(道具),他會假意說:就連徐福都沒有參悟它的奧秘,似乎是件沒有價值的東西。 恐懼沒搭理他。

張元清想了想,又問道:“天王,您知道媧皇嗎。徐福記事裡提到,高天原裡的寶物,是媧皇所留。”

一方面是好奇心驅使,另一方面是爲了拖延時間。

目前來看,恐懼天王是打算從他這裡套取高天原信息,所以沒立刻殺人。

恐懼天王還是沒搭理他,似乎不屑和元始天尊多說。

張元清想了想,道:

“當然,回不回答我,是您的自由。”

恐懼天王這才正眼看他,笑道:

“元始天尊,你很瞭解我嘛,我喜歡你這種說話方式。”

頓了頓,他說道:

“媧皇在神話傳說中,就是女媧,是古代修行者對遠古時期一位強者的稱呼,目前還不清楚她的等級。”

女媧是古代修行者?艹,那盤古是不是也是?張元清知道神話傳說是古代修行者的另一種歷史,但神話人物駁雜混亂,虛構的人物太多,難以判斷哪些是真實存在,哪些是後人杜撰。

現在確定了一個真實存在的人物:媧皇!

張元清說道:“您,您需要高天原鑰匙嗎,我願意獻給恐懼天王,我與天王一樣,都渴望自由。”

“不,你不渴望!”恐懼天王凝視着他,哂笑道:

“你本就是自由的,談何渴望?我在你眼裡,沒有看到任何對自由的渴望。世上大部分人都不自由,但大部分人都以爲自己是自由的,所以他們並不渴望自由,你也一樣。

“真正渴望自由的人,只要對上眼神,就知道是知己了,上一個給我這種感覺的,是魔君。

“可惜啊,他爲了追逐自由,已經迴歸靈境,雖死得其所,但我卻失去了一個知己。”

張元清聽的心裡一沉,這意味着,自己投其所好,頂多獲得恐懼天王的些許欣賞和好感,而不可能讓他放棄底線。

原來當初魔君不是靠嘴炮忽悠了恐懼天王,而是靠氣質?

確實,如果一句話就能博取恐懼天王的好感,讓他變成“花癡”,那也太小瞧這位半神了

張元清念頭起伏,鬼使神差的問道:“那您爲什麼不幫他殺了詭眼判官?以您的實力,不難吧。”

恐懼天王隨手摘下一件衣服,貼着胸口,對着全身鏡打量,淡淡道:

“控制魔君的是墮落聖盃,詭眼判官死與不死,都改變不了現實。墮落聖盃是一件非常特殊的規則類道具,就算是我,也無能爲力。

“正是意識到這一點,我才放棄了殺詭眼的想法。”

傅青陽怎麼還不來啊,不,盟主們怎麼還不來啊,快來救命啊張元清覺得自己快撐不住了,他沒話題了。

就在他絞盡腦汁尋找話題時,恐懼天王取出了一面繪着血色符文的黑色小旗。

完了張元清臉色一白,腎上腺素飆升。

“時間不多了。”恐懼天王冷冷道:

“元始天尊,我要詛咒你,一個月內,如果你救不出魔眼天王,我詛咒你不得好死。”

黑色小旗霍然展開,一抹烏光打入張元清體內。

接着,恐懼天王又取出一把騎士長劍,丟了過來:“接着。”

張元清被迫接過長劍。

恐懼天王說道:

“拄劍,立誓,絕不把營救魔眼、遭受詛咒的事,通過任何方式,傳遞給告訴任何人。絕不消除詛咒。

“我只給你十秒,十秒內不說完,你死。”

張元清瞬間頭皮發麻,拄着劍,沉聲道:“我,元始天尊立誓,絕不把營救魔眼的想法、遭受詛咒的事,以任何方式,傳遞給任何人。絕不消除詛咒。”

恐懼天王滿意點頭:

“記住了,只要你向任何人透露,只要你試圖消除詛咒,誓言的力量會在你消除詛咒前殺死你。”

說完,他取出手機:“來,加個好友,營救魔眼的時候,有問題只管請教我,合作愉快。”

滾你媽的合作愉快,你個婊子養的!!張元清面孔扭曲,但又很老實的取出手機,添加了恐懼天王的好友。

恐懼天王把備註修改成“元始天尊”,手機收回兜裡,又道:

“高天原的鑰匙你先留着,我暫時不想出國,島國太遠了。青銅神樹的信息,我還需要調查。”

言外之意,就是高天原裡暫時沒有他想要的東西,就懶得跑了。

恐懼天王看了一眼服裝店大門,道:“後會有期。”

說罷,繞過張元清,徑直走向店門。

“哦對了。”他在門口停下腳步。

張元清肌肉繃緊:“天王還有什麼指示?”

恐懼天王指了指收銀臺,道:“記得幫我買單。”

張元清:“.?”

他大步離去,身影消失在張元清視野裡。

活,活下來了張元清雙腿發軟的靠在牆上,胸口起伏,劇烈喘息。

明明沒有任何戰鬥,他卻彷彿透支了精力。

一股劫後餘生的喜悅和後怕翻涌上心頭。

恐懼天王沒殺我,是想利用我救魔眼?動物園雖然是規則類道具,但以他的實力,闖動物園應該不是難事啊.

唉,在這位半神眼裡,所謂的絕世天才元始天尊,其實也就是小朋友,根本算不上威脅,不然,早就把我掐死在搖籃裡了

差距還是太大了。

唉,這下不得不救魔眼了,一個月的時間.我得好好想想怎麼救出魔眼,嘶,事情一旦敗露,官方絕無我的容身之處,恐懼這招真特麼的一石二鳥。

果然,能統帥兵主教,再怎麼奇葩,也不是傻子。

思緒紛呈間,他看到一身白衣的傅青陽,從店外走了進來。

這一刻,張元清差點撲到錢公子懷裡,用小拳頭捶他胸口說:死鬼,你怎麼纔來!

傅青陽鬆了口,繼而皺起眉頭:

“恐懼有對你做什麼嗎。”

元始全須全尾的站在這裡,固然是好事,但不合理。

張元清搖了搖頭:

“我告訴他,高天原的鑰匙不在我身上,他似乎有測謊道具,相信了。我答應他,上交高天原鑰匙,他就放過我了。

“還說,等救出魔眼,讓我好好跟着魔眼做事。”

傅青陽臉色一沉:“我看他是想死。”

深深看一眼張元清,沒再多問,旋即道:

“商場外籠罩了濃霧,宮主吹散霧氣花了點時間,現在追殺恐懼去了。”

難怪恐懼天王說時間不多了。張元清恍然大悟。

“元帥不是來了嗎,她沒出手?”張元清有些生氣。

他好歹是白虎兵衆的人,作爲元帥,竟然一點都不關心他的死活。

“元帥埋伏在動物園,以防恐懼天王調虎離山。”傅青陽說,“你通知的還算及時,我接到關雅電話時,狗長老已經把你這邊的情況,反饋給宮主了,不然還得再等片刻。”

張元清頓時愣住了:“我沒通知狗長老啊。”

第882章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第1009章 兩處第160章 十惡不赦第838章 驚喜第887章 通關獎勵第39章 他第716章 海燕號的後續第279章 得手第924章 各自的選擇第177章 表哥的升職苦惱第886章 可憐白髮生第568章 外出遊歷第388章 送了一個徒弟第34章 意料之外的“客人”第228章 始料未及的變化第609章 審問小胖子第643章 劍氣滿乾坤第653章 租房第977章 領域,展開!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528章 往事第712章 船長的筆記第242章 殺戮副本機制第630章 布條上的信息第436章 祭天套裝的變化第710章 畸變者第1000章 容納媧皇遺蛻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412章 秦風學院和高天原的聯繫第693章 傅青陽和元始天尊的八卦第142章 人前顯聖(5000)第270章 自告奮勇第1009章 兩處第43章 變故和舊疾第990章 碰面第944章 速殺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987章 不得不面對的情債第852章 不同陣營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917章 雷神套裝第778章 五行歸一第260章 伏魔杵第606章 純陽掌教:孽徒!第375章 校園怪談第500章 生來桀驁,一身反骨第142章 人前顯聖(5000)第664章 間諜之路第184章 入場第53章 破局之法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88章 各顯神通(6000)第974章 靈境誕生的原因第959章 迴歸第657章 魔君的情人們第368章 黑暗故事第390章 交際晚宴第351章 元始天尊的腰包第627章 蟹家半神第86章 保持通話第198章 比賽開始——投票第498章 妥協和談判第967章 魃第938章 光明神的追隨者第721章 港口之戰第1011章 搏命第810章 升級計劃第209章 翻盤(二合一)第488章 策略第479章 小圓的憤怒第655章 查無此人第381章 你看清楚我是誰第447章 角色卡的秘密第795章 靈拓的目標(七夕快樂,單身狗們)第786章 狩獵女神第320章 擊退第971章 非人第541章 機關城滅亡的始末第1009章 兩處第161章 襲擊第166章 元始:我成間諜了?第808章 見面第794章 開門第221章 倒黴第31章 掩蓋第860章 王北望第564章 失蹤第935章 主角的副本第210章 垃圾和處分第509章 扔大糞的猴園第584章 沉睡之地第337章 意料之外的敵人第360章 歸還伏魔杵第920章 恐怖的實力第813章 試驗品第108章 大眼瞪小眼第998章 撤資第508章 傅少爺的劍第606章 純陽掌教:孽徒!第418章 一石二鳥
第882章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第1009章 兩處第160章 十惡不赦第838章 驚喜第887章 通關獎勵第39章 他第716章 海燕號的後續第279章 得手第924章 各自的選擇第177章 表哥的升職苦惱第886章 可憐白髮生第568章 外出遊歷第388章 送了一個徒弟第34章 意料之外的“客人”第228章 始料未及的變化第609章 審問小胖子第643章 劍氣滿乾坤第653章 租房第977章 領域,展開!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528章 往事第712章 船長的筆記第242章 殺戮副本機制第630章 布條上的信息第436章 祭天套裝的變化第710章 畸變者第1000章 容納媧皇遺蛻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412章 秦風學院和高天原的聯繫第693章 傅青陽和元始天尊的八卦第142章 人前顯聖(5000)第270章 自告奮勇第1009章 兩處第43章 變故和舊疾第990章 碰面第944章 速殺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987章 不得不面對的情債第852章 不同陣營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917章 雷神套裝第778章 五行歸一第260章 伏魔杵第606章 純陽掌教:孽徒!第375章 校園怪談第500章 生來桀驁,一身反骨第142章 人前顯聖(5000)第664章 間諜之路第184章 入場第53章 破局之法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88章 各顯神通(6000)第974章 靈境誕生的原因第959章 迴歸第657章 魔君的情人們第368章 黑暗故事第390章 交際晚宴第351章 元始天尊的腰包第627章 蟹家半神第86章 保持通話第198章 比賽開始——投票第498章 妥協和談判第967章 魃第938章 光明神的追隨者第721章 港口之戰第1011章 搏命第810章 升級計劃第209章 翻盤(二合一)第488章 策略第479章 小圓的憤怒第655章 查無此人第381章 你看清楚我是誰第447章 角色卡的秘密第795章 靈拓的目標(七夕快樂,單身狗們)第786章 狩獵女神第320章 擊退第971章 非人第541章 機關城滅亡的始末第1009章 兩處第161章 襲擊第166章 元始:我成間諜了?第808章 見面第794章 開門第221章 倒黴第31章 掩蓋第860章 王北望第564章 失蹤第935章 主角的副本第210章 垃圾和處分第509章 扔大糞的猴園第584章 沉睡之地第337章 意料之外的敵人第360章 歸還伏魔杵第920章 恐怖的實力第813章 試驗品第108章 大眼瞪小眼第998章 撤資第508章 傅少爺的劍第606章 純陽掌教:孽徒!第418章 一石二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