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濃霧(祝菜總生日快樂)

張元清下意識的把關雅拉到身邊,語氣嚴肅:

“不要遠離我!”

高挑的混血御姐,被他拉的一個踉蹌,隔着一層霧靄,關雅看見元始的臉色凝重而緊張,像是護着心愛玩具的孩子,那種緊張的,小心翼翼的情緒,完全寫在臉上。

他的反應是最真實的本能反應,待會兒就意識到我有套裝護身了,按照元始的性格,他肯定會立刻去檢查那可憐姑娘的死因,岔開話題。

“關雅姐,你自己小心,我去看看怎麼回事。”張元清沉聲道。

果然關雅心說老孃早看透你這小子了。

她跟着張元清來到屍體邊,此時,衆隊員已經圍繞着女孩的屍體,完成了初步的“屍檢”,臉色沉痛的討論着。

“是被利器斬首的,艾艾沒有任何反應的機會。”牡丹仙子悲傷的說。

她似乎和這個叫“艾艾”的姑娘認識。

“剛纔我就在她邊上,沒有感受到任何動靜,揮刀的聲音,以及霧氣涌動的聲音,全都沒有。”扎着丸子頭的牛欄山小仙女蹙眉道。

沒有動靜,這就有點恐怖了

未知的敵人最可怕,衆靈境行者,悄然繃緊神經,取出各自的道具,以防不測。

天下歸火蹲在地上,審視着頭顱和屍體,一邊觀察,一邊說出自己的分析:

“攻擊應該來自前方,瞬間斬首,奇怪,隊員之間的間隔不大,沒有給“兇手”揮舞利刃的空間啊。但看斷口,“兇手”怎麼也得掄一個半圓才能看出這個效果。”

“怎麼判斷攻擊來自前方。”姜精衛不解。

關雅低聲解釋:“如果攻擊來自身後,行走時由於慣性,屍體會往前趴。但現在屍體是仰着倒下的,這說明喉嚨受到了攻擊,本能的後仰了。”

除了火師連連點頭,其他靈境行者都是隊長級的,這些簡單的現場勘察,根本不需要旁人解釋。

姜精衛聽懂了,皺起小眉頭:

“大家剛纔離的這麼近,要是有人從前面揮着刀砍過來,不得死一大片呀,怎麼獨獨死了她。”

天下歸火吐出一口氣,道:“這就是我想不明白的原因。”

聽不見敵人,甚至不知道對方如何攻擊,卻能秒殺一位3級木妖,這就有點恐懼了。

張元清猶豫了一下,眼底漆黑涌動,當着衆人的面,召喚出屍體殘留的靈體,一口吞下。

他打算直接問靈,看有沒有線索。

官方行者們默默看着,無人阻止。

在這種危機四伏的副本里,活下去是第一任務,只要法子管用,就可以有靈活的道德底線。

十幾秒後,張元清睜開眼,搖了搖頭。

艾艾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就是一瞬間失去了意識,失去了生命。

“問靈都揪不出兇手?”淺野涼臉色一變。

此時,濃霧越來越“厚重”,能見度越來越低,哪怕有火把照着,身邊的人也變得模糊不清。

無形的恐懼在衆人心中醞釀,隊伍發生了爭執。

“這霧有古怪,待的越久越危險,趕緊離開,穿透濃霧就安全了。”

“不行,一定要弄清楚原因,解決問題。濃霧覆蓋範圍很廣,影響了我們探索迷宮,而且,途中再有人死的話,地圖會缺失的更加嚴重。”

雙方各執一詞,最後喊道:

“元始天尊,你在什麼位置,說句話,此事伱來定奪。”

張元清沉吟一下,道:

“首先,我們不清楚危機降臨的頻率,如果這個頻率很短,而濃霧籠罩的範圍很廣,那麼,我們還沒走出去,成員就折損大半了。

“當鴕鳥的話,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我的建議是,處理掉危機再繼續前進。”

這個時候,聲望的好處就凸顯出來,同樣的話,由旁人說出來,隊員們不會信服。

但由元始天尊開口,大家就願意遵從。

見無人反對,張元清憑着感覺,望向二十三四歲,扎着丸子頭的姑娘,道:

“小仙女,你之前就在艾艾身邊,她死之前,有做過什麼嗎?”

他想知道,艾艾的死,是純粹的倒黴,還是無意中觸發了什麼“機關”。

牛欄山小仙女蹙眉,思索一會兒,搖頭道:

“應該沒有,我沒有刻意關注她。”

張元清點點頭,又看向天下歸火、姜精衛等火師,道:

“嘗試製造爆炸,看能不能驅散火焰。”

聞言,火師們表現出極強的執行力,雙手各搓出一團火球,丟向遠處。

“轟!”

爆炸聲接連響起,衝擊波卷着赤紅的火焰,肆虐四方,濃霧劇烈動盪,就像攪渾的水。

但視野並沒有變得清晰,這裡的霧太厚了,爆炸產生的衝擊波,不過是讓緩慢浮動的霧氣,變得混亂無序。

想要衝散濃霧,必須有新鮮空氣進來。

我記得雨師有颳風下雨的能力,如果能擁有這份手段,就可以颳走濃霧,不對,我要有雨師的能力,也就不需要害怕古怪的霧氣張元清旋即又試了幾種方法,但都無法驅散山霧。

“元始,霧越來越大了,不能再停留了。”

關雅環顧四周,發現濃霧已經“厚重”到快看不見身邊的人。

張元清無聲點頭,高聲道:

“大家手拉手前進,從現在開始,持續報數,確保沒有人走散、死亡.艾艾後面是誰?彙報一下路線。”

衆人迅速行動起來,手拉着手,由張元清帶頭往前。

隊伍一邊按照路線前進,一邊報數。

“1,2,313,14。”

死亡一人後,隊伍的總人數是十四人。

第二輪報數開始:

“1,2,312,13”

報數戛然而止,14遲遲沒有響起。

衆人心裡一沉,緊接着便聽見隊伍末尾,傳來顫抖的聲音:

“我,我是14號,我被攻擊了.”

說話的是雨女無瓜,三十出頭的青年,3級水鬼。

衆人迅速圍了上去,幾名火師點燃火把,儘量聚集火光,增強能見度。

張元清追問道:

“怎麼回事?”

雨女無瓜臉色惶恐,“剛纔,我突然被攻擊了,有什麼東西割了一下我的脖子,把我的被動打出來了。”

水鬼的被動,無視物理攻擊。

如果沒有被動,雨女無瓜已經死了。

“看到攻擊者了嗎?攻擊方式是什麼?”

衆人忙問道。

雨女無瓜摸着脖頸,回憶道:

“我完全沒看到攻擊者的身影,也沒感覺到任何異常,就是脖子一疼,然後發現被動技能激發了不過,我感應到有異物入侵身體,在我頭部化水後,它的抽離的軌跡是向上的。”

向上?

官方行者們瞬間昂起頭,但他們看到的,只有濃濃的霧靄。

張元清抖開陰陽法袍,披在肩上,靈體出竅,飄向樹冠。

靠近樹冠時,他再次被擋住了,無法繼續上升。

張元清貼着結界,在樹冠下來回飄蕩,尋找藏於茂盛枝葉間的危機。

雨女無瓜的遭遇說明,沒有肉身的靈體,也能免疫攻擊者的傷害。

張元清快速巡視一圈,未發現異常,當即下沉靈體,迴歸肉身。

“沒有發現!”

他的回答讓衆人無比失望,旋即有些崩潰。

這種看不見的敵人,比面對樹王還要棘手,後者至少是看得見摸得着,危險明明白白的擺在眼前。

“這樣不行啊,我們沒有水鬼的被動,若是被盯上,必死無疑。”白虎萬歲眉頭緊鎖。

天下歸火沉吟道:

“我算過時間了,從艾艾死亡到雨女無瓜遭遇攻擊,間隔是五分鐘。如果這是危險來臨的頻率,那麼五分鐘後,就是下一次攻擊。”

衆官方行者沉默了,他們就像待宰的羔羊,默默等待着死亡的來臨。

下一個也許就是自己。

也就官方行者素質高,紀律強,能沉住氣,換成散修,這會兒恐怕已經產生爭執,陷入精神內耗裡了。

張元清貼近身邊的關雅,在她耳邊低語:

“雨女無瓜說的是不是真話?”

關雅耳根子一燙,蹙眉道:

“從語氣上判斷,應該是真的,但我看不清他的臉,無法觀察。”

這時,牡丹仙子深吸一口氣:

“元始天尊,現在怎麼辦?無論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

衆人沉默的看向濃霧中,只剩一個輪廓的隊長。

副本沒有明確的隊長職位,但元始天尊是公認的隊長。

這是把命交給我了?張元清壓力巨大,他環顧一圈,“繼續前進!”

繼續前進衆人心裡嘆息,繼續前進,就意味着什麼都不做,看來元始天尊也沒招了。

隊伍邁着沉重緩步的步伐,在迷宮森林裡穿行着,濃霧遮蔽了視線,看不清道路,更看不清岔路口,爲了不走錯,張元清讓土怪同事走在前列。

他們能有效的分辨出岔路口有幾條道。

“兩分鐘了。”

隊伍裡,有人忽然說道。

還有三分鐘.張元清心裡嘀咕一聲,積極開動腦筋,思考應對之策。

艾艾死後,張元清率先想到的是危機來自副本,但當幾次探查無果,他那會兒,是把懷疑對象,轉爲暗夜玫瑰的二五仔。

會不會濃霧單純只是遮蔽視野,增加迷宮的難度。

是二五仔假借副本之便,暗中殺人?

所以他提議手拉手,提議報數,都是爲了限制可能存在的二五仔。

但現在看來,二五仔殺人的可能性不高。

“三分鐘了。”

又有人說。

張元清腦子快速轉動:

“目前只能總結出襲擊者的攻擊頻率是五分鐘攻擊一次,要想發現更多的規律,就得持續觀察,每一次觀察,都是一條人命,經不起這樣消耗.”

“危險來自於樹冠,但我沒有發現異常,雨女無瓜是否說謊,也無從判斷,霧太濃了,關雅看不清他的臉”

“襲擊者到底是怎麼隱藏的?攻擊方式也不清楚,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和古怪的霧有關。來自於霧的危險”

想到這裡,張元清腦海中,猛的躍出一張臉。

——李顯宗!

此時此刻的濃霧,勾起了他一段不愉快的回憶,當初在小姨的醫院裡,他也曾身陷濃霧中,吃了大虧,險些被打自閉。

這是典型的應激障礙症。

等等!

張元清靈光一閃,忽然意識到迷宮森林裡的濃霧是怎麼回事了。

支線任務介紹裡,提到邪修的力量滲透了森林,通往山頂的道路遍佈危險。

山神是土怪轉職後的名稱,那邪修是什麼職業?

是蠱惑之妖!

因爲蠱惑之妖第一次轉職後,也就是聖者境的名稱,叫霧主!

“四分鐘了.”

報時間的人,聲音變的低沉。

隊伍裡的衆人,心情也隨之凝重,渾身肌肉緊繃,處在戒備和緊張狀態。

還有一分鐘,那個隱藏在暗中的襲擊者,就會出手。

張元清卻心情振奮。

弄清楚危機的底細後,再思考應對之策,就簡單多了。

我記得當初在醫院和李顯宗交手,他是根據霧氣的流動來判斷我的位置,襲擊者必然也是如此。

那麼,只要禁止不動,是不是就能避開危機?

試一試.張元清停了下來,高聲道:

“停下來!都停下來。”

隊伍隨之停了下來。

張元清不給他們發問的機會,道:“從現在開始,不要動,放緩呼吸,最好不要呼吸,任何動靜都不能發出來,不要問爲什麼,相信我的話,只管照做。”

如果這還死人,那麼襲擊者就和副本五官,是二五仔,這樣的話,就用關雅的面具來排查。

隊員們果然沒有發問,屏住呼吸,一動不動。

他們默數着時間,每一秒都過得無比煎熬。

終於五分鐘到了。

隊伍還是保持不動,半分鐘後,他們聽見元始天尊說道:

“開始報數!”

“1,2,313,14。”

這一輪,無人死亡。

守序陣營的靈境行者,總共分成三支,各前往一條山道。

趙城隍帶領的這支隊伍,人數達23名,正沉默的穿行在幽暗的密林間。

腳下的小徑四通八達,交錯縱橫,走錯任何一個岔路口,都會讓這支由官方和散修組成的隊伍,困死在迷宮森林裡。

他們採用的方法和張元清那支隊伍一樣,每個人記一部分路線,二十三個大腦共同記憶迷宮路線。

而因爲人數佔優,有些人記的路線是重複的,這樣能很好的防止有人意外身亡而導致路線缺失。

雜亂的腳步聲迴盪在幽靜的密林裡,層層如蓋的枝葉,偶爾會因爲夜風吹拂,發出“沙沙”的聲響。

愈顯寂靜陰森。

幾位火師高舉“火把”,無私奉獻,爲大家帶來光明。

走着走着,孫淼淼眉尖一皺,低聲道:

“附近的陰氣加重了。”

趙城隍“嗯”一聲:“看來迷宮裡還有其他危險,如果是怨靈的話,倒是簡單了。”

這裡有八位夜遊神,哪怕是個聖者境的怨靈,也能叫它魂飛魄散。

孫淼淼剛想說話,忽然看見前方的樹梢上,懸着一道黑影。

凝神看去,那是一具上吊的屍體,穿着灰撲撲的登山服,直挺挺的吊在半空,死去多時。

屍體的臉龐佈滿屍斑,皮肉呈青灰色,閉着眼,模樣極爲瘮人。

“咦,那裡好像有一具屍體。”

後面的守序行者們,藉着火把的光照,看見了懸在半空的吊死鬼。

“好像是個登山客,呃,我在外層見過一個登山客,沒想到迷宮裡也有。”

“小心了,登山客不是我們山神陣營的。”

衆人謹慎緩慢的靠過去。

突然,那懸在樹梢的屍體,睜開了眼睛。

一雙猩紅如血的瞳孔,瞳仁裡印着扭曲古怪的符文。

孫淼淼只覺大腦“轟”的一聲,如同被人當頭敲了一棍,失去所有意識。

下一刻,她渙散的瞳孔恢復靈光,從那種眩暈中掙脫出來。

關鍵時刻,她把負面影響,全部轉移給了靈僕。

是蠱惑之眼?這具屍體是被邪修力量影響了?孫淼淼念頭轉動間,聽見身旁,身後傳來粗重的喘息聲。

她心裡一凜,回頭看去。

只見身後的守序行者們,一個個表情扭曲,呼吸粗重,那赤紅的雙眼裡,閃爍着殺戮的渴望。

而在她身側,除了茅山術士、袁廷和趙城隍,完成了極限操作(讓靈僕背鍋)外,其他夜遊神紛紛中招。

“這羣傢伙被蠱惑了。”

過河卒臉色凝重的走來,除孫淼淼四人外,他是唯一清醒的。

身爲小青陽,沒有任何人能在洞察專精的他眼皮子底下搞偷襲,屍體也不行。

“怎麼辦?”茅山術士道。

趙城隍表情冷峻:“嘗試控制他們,儘量別殺。”

“就憑我們五個?”茅山術士瞪眼道。

趙城隍看他一眼:“你沒得選。”

嗯?十四人?

聽完報數,隊員們差點沒反應過來。

他們已經做好了有同事犧牲的心理準備,沒想到是風平浪靜的“平安夜?”

振奮的情緒在人羣裡傳遞,沉重的心情退去,喜悅重新掛上他們的臉龐。

“沒,沒死人這回沒有人死。”

牡丹仙子親自點了一遍人數,確認是十四人,確認所有人還活着。

淺野涼也跟着數了一遍。

島國JK和少婦牡丹,滿臉驚喜:“你怎麼知道站着不動就不會被攻擊?”

關雅和天下歸火若有所思。

官方行者們齊刷刷的看向元始天尊,目光中暗含期待。

元始天尊一定已經攻略了濃霧危機,這樣的話,接下來都不用再死人了。

第125章 失蹤第516章 立功第776章 半神齊至第795章 靈拓的目標(七夕快樂,單身狗們)第839章 整裝待發第921章 公告第992章 淨化第586章 自斷一臂第80章 身份曝光?第104章 兵傭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959章 迴歸第573章 勾結邪惡職業第618章 分配戰利品第187章 憎惡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979章 要求第544章 零傷亡計劃第928章 美神遺物第716章 海燕號的後續第514章 西北很遠第585章 狹路相逢第933章 半人半神第43章 變故和舊疾第72章 沒有下一次第106章 鬆海第三小學第796章 百年謀劃第373章 賭狗不得好死第953章 太陽副本第744章 扶乩第946章 反制第237章 攻略風波第209章 翻盤(二合一)第426章 三大道具種類第387章 離奇失蹤的幻術師第931章 二十天後第376章 六天已過第808章 見面第191章 元始天尊VS過河卒第993章 隱秘第918章 滿載而歸第621章 神秘宮殿第99章 兇手第77章 殺招第305章 惡劣的神將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17章 詭異之源第857章 象徵身份的東西第830章 太爺的地下室第496章 敗露第706章 故事背景第804章 烈陽普照第473章 開棺第287章 春潮帶雨晚來急第735章 潘神迷宮第755章 大生意第257章 一樣的路徑第544章 零傷亡計劃第159章 我是守序職業第144章 關於靈境的猜測(求月票)第943章 激戰第518章 猝不及防的人物第485章 殺伐果斷第337章 意料之外的敵人第912章 寶藏之約第1005章 致命幻境第371章 幕後之人的回覆第217章 怪物第465章 伯母,有話好好說第332章 桃花符第584章 沉睡之地第968章 人頭落地第284章 積分:歷史新高第390章 交際晚宴第146章 直指靈魂的拷問第296章 兩個女朋友?第349章 S級副本——啓航第554章 侵吞第19章 通話第57章 聘禮第351章 元始天尊的腰包第864章 我,元始天尊,打錢第720章 魔君一樣的na第963章 擂臺賽第792章 地獄難度第683章 聚會第525章 無痕賓館的團隊第747章 第二次推兇第329章 購買滑鏟鞋第304章 溯源第869章 靈僕第915章 奇怪的第三大區第858章 國都第997章 逐一會面第575章 方氏採沙場第775章 大廈將傾第452章 媧皇遺物第403章 世界末日的猜想第532章 這個通靈師一定是你女朋友吧第27章 人生百態
第125章 失蹤第516章 立功第776章 半神齊至第795章 靈拓的目標(七夕快樂,單身狗們)第839章 整裝待發第921章 公告第992章 淨化第586章 自斷一臂第80章 身份曝光?第104章 兵傭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959章 迴歸第573章 勾結邪惡職業第618章 分配戰利品第187章 憎惡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979章 要求第544章 零傷亡計劃第928章 美神遺物第716章 海燕號的後續第514章 西北很遠第585章 狹路相逢第933章 半人半神第43章 變故和舊疾第72章 沒有下一次第106章 鬆海第三小學第796章 百年謀劃第373章 賭狗不得好死第953章 太陽副本第744章 扶乩第946章 反制第237章 攻略風波第209章 翻盤(二合一)第426章 三大道具種類第387章 離奇失蹤的幻術師第931章 二十天後第376章 六天已過第808章 見面第191章 元始天尊VS過河卒第993章 隱秘第918章 滿載而歸第621章 神秘宮殿第99章 兇手第77章 殺招第305章 惡劣的神將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17章 詭異之源第857章 象徵身份的東西第830章 太爺的地下室第496章 敗露第706章 故事背景第804章 烈陽普照第473章 開棺第287章 春潮帶雨晚來急第735章 潘神迷宮第755章 大生意第257章 一樣的路徑第544章 零傷亡計劃第159章 我是守序職業第144章 關於靈境的猜測(求月票)第943章 激戰第518章 猝不及防的人物第485章 殺伐果斷第337章 意料之外的敵人第912章 寶藏之約第1005章 致命幻境第371章 幕後之人的回覆第217章 怪物第465章 伯母,有話好好說第332章 桃花符第584章 沉睡之地第968章 人頭落地第284章 積分:歷史新高第390章 交際晚宴第146章 直指靈魂的拷問第296章 兩個女朋友?第349章 S級副本——啓航第554章 侵吞第19章 通話第57章 聘禮第351章 元始天尊的腰包第864章 我,元始天尊,打錢第720章 魔君一樣的na第963章 擂臺賽第792章 地獄難度第683章 聚會第525章 無痕賓館的團隊第747章 第二次推兇第329章 購買滑鏟鞋第304章 溯源第869章 靈僕第915章 奇怪的第三大區第858章 國都第997章 逐一會面第575章 方氏採沙場第775章 大廈將傾第452章 媧皇遺物第403章 世界末日的猜想第532章 這個通靈師一定是你女朋友吧第27章 人生百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