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投資人

結合以前的信息,以及最近查出來的信息,張元清腦洞大開,很多大膽、混亂的猜想涌上心頭。

在遙遠未知的古老歲月裡,發生過一場驚天動地的鉅變,那場變故是兩大陣營對抗造成(或許還有其他因素)。

此後,靈力開始衰竭,世界陷入無序和混亂,後人依仗靈力修行,出現各種各樣的職業。

他們都是自由的,沒有陣營對抗,邪惡職業和守序職業可以和平共處,但這並非是常態,隨着靈力漸漸枯竭,古代修行者滅絕,一個時代落幕。

然後,靈境誕生了,兩大陣營的對抗重新建立,一個新的輪迴隨着靈境的誕生拉開序幕。

所以光明羅盤纔會做出那樣的預言!

“邏輯上是接續了,但有太多的漏洞和細節,如果腦洞再大點,我還可以這麼想——每一次的生物滅絕,都是一次大輪迴,天地誕生至今,已經輪迴了很多很多次感覺可以寫本小說了.”張元清心想。

謎團太多了,缺乏證據的情況下,猜錯一個,結果就天差地別。

比如,世界末日的原因是人類的惡念太多,扭曲成了可怕的怪物,其實邪惡職業是人類的情緒垃圾桶,替人類承受着業火。

守序職業纔是壞蛋,他們想消除、摧毀這些垃圾桶,讓垃圾淹沒人類社會,然後人類滅絕,世界毀滅,陷入徹底的虛無。

這便是守序的終極意義。

當世界不再需要秩序,便是最穩定的秩序。

嗯,這種腦洞就不能寫成書了,不夠正能量,會被毀滅,朝廷一直都這麼幹的張元清突然愣了一下。

守序,毀滅.

他呆滯了幾秒,用力甩頭,把剛涌起的念頭甩出腦袋。

接着,給自由之鷹回覆了一個“謝謝,有事常聯繫”,然後放下手機,專心乾飯。

這個過程中,他看一眼關雅,又想起女王、綠茶和李淳風三位隊友,他們都是聰明人,頭腦、辦事能力,眼光見識,遠強於普通行者。

如果能把他們拉進來一起討論,或許可以得到更多更合理的推測。

可惜這些事,註定不能向外人透露,就算是錢公子,他也不能說。

如今他和錢公子維持着一個微妙的,心照不宣的平衡。

這是聰明人應該維持的平衡,不適合打破,不適合挑明。

“剛纔靈鈞找過你,”關雅吃着涼拌牛肉,道:“他說丟了一盒雪茄,是不是你偷的。”

“偷?讀書的人事,就不能叫偷,是借。”張元清哼哼道:

“我救了他和藤兒一命,他回報我一盒雪茄怎麼了,我拿傅青陽的東西,他從來不說什麼。靈鈞格局真小。”

關雅一臉吃味:“傅青陽對你,比對我還好。這個臭小子”

張元清連忙解釋:“我們是純潔的男男關係。”

關雅沒跟他扯皮,嘆了口氣:

“他大概是太孤獨了吧,任何天才在他看來都是垃圾,他認爲伱跟其他垃圾不一樣,雖然你總是表現的懶散浮誇,其實你一直在逆境中掙扎,始終沒有停下腳步,沒有鬆懈。他認爲這一點,你們很像,所以把你當做知己。”

“是這樣嗎,還以爲是我馬屁拍的好。”

晚餐過後,大別墅,休閒廳。

“啊,嗯,嗯輕點,別那麼用力”張元清發出醉人的呻吟。

“你能別叫嗎,堂堂星官,這點力道就受不了?”靈鈞嗤笑道。

“廢話,我是第一次,不像你,天天享受啊,輕點輕點”張元清倒抽一口涼氣。

“你這是敏感體質啊。”靈鈞嘖嘖道。

燈光柔和的內廳,三臺寬大的軟沙一字排開,三個穿着浴袍的男人悠閒的躺在軟沙上,手邊是果盤、美酒和雪茄。

空氣中漂浮着雪茄的香氣,喇叭裡播放着舒緩悠揚的音樂。

每一張軟沙,都配了一名兔女郎,她們雪白的手腕戴着碧綠木鐲子,專心致志的給三個老爺捏腳。

木鐲子是木妖職業的道具,佩戴後力大無窮,如此方能給三位老爺捏腳。

畢竟,即使非肉身防禦著稱的星官,皮膚韌性和肌肉強度也能輕易抗下子彈。

張元清從小到大沒捏過腳,兔女郎一使勁,他就嗷嗷叫。

靈鈞叼着雪茄,在旁幸災樂禍的打趣,傅青陽則閉目養神,英俊如刻的臉龐一片平靜,充滿陽剛之美。

“對了元始,下星期有空嗎,藤兒想請你吃飯,表達一下救命之恩。”靈鈞懶洋洋的說。

“下星期?”張元清側頭看一眼錢公子,“下星期老大讓我進秦風學院。”

“秦風學院?那是個好地方。有物產豐富的森林,可以狩獵,採摘價值高昂的草藥,有教導如何煉器的熔鍊房,有教你們分辨草藥的煉丹房,好東西不少.”靈鈞放下雪茄,叉了快哈密瓜塞嘴裡。

“這些都是小事。”傅青陽淡淡道:“秦風學院裡,可能藏着秘密。”

“什麼秘密?”張元清問。

傅青陽思索一下,說:

“秦風學院最開始是百花會的幫派副本,主宰級,秦代背景,被攻略後,成爲了現在學院。但我聽元帥提起過,這個副本的隱藏任務並沒有完成。”

“爲什麼沒有完成?”張元清有些詫異,主宰級副本雖然高端,但百花會是有半神的。

傅青陽瞅了瞅他,“所以是秘密。當初我反應過來時,已經太晚了,沒時間蒐集線索,攻略任務,但你可以試試,畢竟你和靈鈞這種垃圾不一樣。”

靈鈞:“.”

他嚥下哈密瓜,道:

“別管秘密了,這些東西離我們太遙遠,我告訴你,秦風學院裡有個好地方。”

說着,他露出了讓張元清秒懂的笑容。

“有漂亮女老師?”張元清嘿嘿道。

“漂亮女老師是學院必備要素,但我想說的不是這個,秦風學院裡有一片湖,叫鮫人湖。”靈鈞露出神往之色,“那裡生活着漂亮的鮫人們,論顏值,人類裡出挑的美人,也不過是鮫人的平均顏值。鮫人就沒有一個難看的。”

“鮫人?”張元清一下來了興趣。

“那是生存在古代的異獸,剛出生就相當於1級水鬼,成年後達到3級,少部分精英能達到聖者,最強大的鮫人女王是主宰級。她們族羣裡沒有雄性,雌性成年後,會自行產卵,孕育下一代,也可以與靈境行者中的水鬼配種,誕下混血後代,沒有生殖隔離。這種異獸和古代修行者一樣,隨着靈力枯竭,瀕臨滅亡,但靈境爲她們提供了一片棲息之地,種族得以延續。”靈鈞侃侃而談:

“我外公通關鮫人湖副本後,把這個種族引進了秦風學院,不過秦風學院裡沒有主宰級的鮫人,我記得最強的鮫人女王是5級,沒記錯吧傅青陽?”

傅青陽閉着眼,淡淡道:

“記性不錯,看來當年鮫人女王對你造成不小的心理陰影。”

“怎麼說?”張元清來了興趣。

“靈鈞當年看鮫人女王貌美,偷偷溜出宿舍,潛入湖中,結果差點被鮫人女王殺了,是學院的老師出手救下了他。”傅青陽說。

“唉,異獸就是異獸,只知慕強,不識風月,擇偶觀太扭曲了。”靈鈞也不尷尬。

張元清想了想,突然問道:

“等等,鮫人是半人半魚吧,下半身是魚吧,導師,你是怎麼對鮫人女王產生性趣的?”

靈鈞懶洋洋道:“這不是上半身是人嘛。”

張元清震驚了:“雖爲魚身,但頭頭是道?”

靈鈞愣了一下,“你特孃的想什麼呢,我的意思是,她們雖然是鮫人,但有着天使般的顏值,有着白皙細膩的肌膚,能與此等美人談情說愛,乃風流之事,不是非得做那種事。你這個被肉慾充斥腦海的下流胚子,粗俗。”

張元清不服:“你不下流,你咋聽懂了。”

靈鈞竟無言以對。

傅青陽面皮抽搐:“停止這個話題。”

張元清和靈鈞一起看着他,大聲說:“哦,你也聽懂了,噫~”

傅青陽沉默一秒,望向三位兔女郎,冷冷道:“你們先出去!”

晚上八點,客廳圓桌。

關雅、謝靈熙、女王和銀瑤郡主,圍在圓桌邊打麻將。

銀瑤郡主櫻桃小嘴咬着小喇叭,雙手在麻將上流連摸索,每打出一塊,小喇叭裡就傳來御姐音“九筒”、“三萬”等。

女王今晚輸掉了半個月的工資,咬牙切齒道:

“我懷疑銀瑤郡主用星相術作弊,我們應該矇住她的眼睛。”

“她沒作弊。”關雅說。

女王不服氣:“那爲什麼輸錢的總是我?”

謝靈熙就看她一眼,嬌聲道:

“女王姐姐,有沒有一種可能,就是你技術太爛了。”

女王就要反駁,突然看見元始天尊從大門進來,喜滋滋道:

“隊長你回來啦,咦,你的臉怎麼了.”

三個女人回頭看去,元始天尊鼻青臉腫,變成了豬頭。

“小舅子給打的,靈熙啊,快來心疼哥哥,我需要冰塊和按摩。”張元清往沙發一躺,唉聲嘆氣。

謝靈熙朝他皺了皺鼻子,不高興他喊傅青陽小舅子。

“隊長,我來我來”輸了半個月工資的女王積極無比,試圖通過爲奴爲婢把輸掉的錢從隊長這裡賺回來。

但被銀瑤郡主按住肩膀,動彈不得。

“可恥!”小喇叭裡傳來銀瑤郡主的御姐音:“現在是女尊男卑的新時代,莫要給女子丟臉。”

你明明就是沒玩過癮,不想麻將局散了女王心裡嘀咕。

銀瑤郡主提出解決方案:“讓家裡的長工來服侍你。”

那還是算了吧張元清義正辭嚴的說:“都跟你說了,那不是長工,是摯愛親朋。”

他嘀咕着,化作夢幻般的星光消失。

洗澡洗漱後,張元清臉龐、身體上的淤青血腫消散,以星官的自愈能力,便是斬了胳膊,也能在半小時內癒合。

當然,無法再生。

“進秦風學院之前,先回家看看,再去小圓那裡住幾天,前陣子大掃蕩後,鬆海地界的邪惡職業都老實很多了,要積攢聲望,只能期待下次副本是對抗類的。”

“逍遙組織的調查暫時先放放,收穫不淺,主要是沒線索了,陳淑把我拉黑了,想查下去,只能鋌而走險向動物園器靈打探。”

他躺在牀上,不着邊際的想着。

進秦風學院之前,他大概能過幾天安生日子了。

“以前覺得大學生活無聊乏味,每天上課打遊戲陪小姨逛街,偶爾當個手藝人,現在突然懷念當初的時光了.”

他心裡哀嘆一聲,從抽屜裡取出貓王音響,道:

“我想知道魔君對光明羅盤的瞭解。”

說完,他打開手機內的音樂播放軟件,播放音樂:

“愛你孤身走暗巷”

一曲結束,貓王音箱發出“滋滋”的電流聲,俄頃,熟悉的嘶啞聲音響起:

“我今天從兵主教的恐懼天王那裡聽說了光明羅盤的預言,日月星是不是代表着夜遊神終極力量?”

而此時,張元清進入了夜遊。

一個男人的聲音回答道:

“如你所料。”

這個聲音,張元清以前聽過,略作回憶,想起來了,是那個告訴魔君光明羅盤預言的神秘人。

他投資的是魔君。

“爲什麼是夜遊神,夜遊神有什麼特殊的?”魔君問道。

“這個問題超綱了,就算是我,也不知道原因。但可以給你一個思路,爲什麼境外、本土所有守序職業裡,只有夜遊神是戰力巔峰的職業?你有想過這個問題嗎。”

“你知道?”

“不知道,我只是想告訴你,夜遊神一直就很特殊。”神秘男人說,“對了,你剛纔說,你遇到兵主教的恐懼了?他沒殺你,反而告訴了你光明羅盤的預言?”

“我的同伴都被他殺了,他自然也要殺我,我告訴他:殺我是你的自由,但活下去,是我的自由,你不該扼殺一個生命的自由。他很欣賞我對自由的理解,想和我交朋友,我們聊了很久我告訴他,我是詭眼判官奴僕,被聖盃控制,終生無法解脫。”

“然後?”

“然後他說要去殺詭眼,希望他能成功。”

兵主教的天王腦子都有病吧,原來靠話術可以在天王手裡逃過一死?記下來,說不定以後有用.張元清心裡嘀咕。

魔君又道:“看來你也不知道,那麼,回答我另一個問題,如果在對抗副本里,遇到熟人在敵對陣營,如何破局?”

“發生了什麼?”神秘人笑道。

“我上個月,在對抗副本里遇到了一個朋友,我不想殺他,但我不得不殺他,我沒辦法違背靈境任務,他是一個邪惡職業,卻是個心善的人,積極的自我救贖,他告訴我,只要真心悔過,心向光明,就算是十惡不赦之人,也能重新做人。”魔君聲音低沉。

“你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你也想自我救贖?”神秘人道。

好一會兒,魔君說道:

“最近我聽了自己以前錄下來的音頻,我變得越來越不像自己,越來越像個瘋子,我討厭現在的自己,但我控制不住心底的惡念。

“我和他交朋友,觀察他,審視他,我想看看,十惡不赦之人,是不是真的有回頭路。可最後,我卻不得不殺了他。

“他死之前跟我說,他不怪我,他解脫了。”

神秘人嘆了口氣:

“等你晉升主宰,我會告訴你擺脫墮落聖盃的辦法,但風險很大,死亡概率極高,你要做好身殞的準備。至於對抗副本的破局之法,很簡單,離開副本就行。”

“你這是廢話。”

“呵,我的意思是,主動離開副本,而不是靈境送你出去。你需要一件虛空職業的道具,我手頭上沒有,可以替你尋來。”神秘人說:

“不過強行離開副本,會被扣除一定的經驗值,甚至掉級,你自己想好。”

音頻戛然而止。

虛空職業的道具,傳送玉匣?原來這件道具是這麼來的.張元清咀嚼着對話內容,發現信息量極大。

首先,他明白了傳送玉匣的由來。其次,他懷疑魔君的那個朋友,是無痕大師團隊的人。

最後,原來魔君與詭眼判官同歸於盡的戰鬥,是這個神秘人主導的。

當日易容成魔君,並取走小太陽的人,會不會就是這個神秘人?

相比起魔君沒死,張元清更傾向這個猜測,畢竟魔君的死,是太一門主,五行盟半神,以及無痕大師“背書”過的。

兵主教修羅投資了暗夜玫瑰首領,五行盟投資了太一門主,這個神秘人和美神協會投資了魔君。

神秘人藏頭露尾,不露身份,很符合陰謀家的人設。

魔君死後,他帶走了小太陽,打算尋找下一個投資人?

我也是夜遊神,怎麼不投資我?我元始天尊不值得嗎!

探索魔君這條線的方向有了,查一查這個神秘人,唉,我真忙張元清心說。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

張元清一看屏幕,來電人是小日子過得不錯的淺野涼。

她居然主動聯繫我張元清接通電話:

“摩西摩西?”

揚聲器裡傳來高中少女清脆,但暗含凝重和緊張的嗓音:

“元始君,很抱歉深夜打擾,我,我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話音落下,張元清聽見電話裡傳來“咚”的悶響,好像是腦袋磕在了榻榻米上。

第778章 五行歸一第281章 星斗五籤第446章 元始獻寶第860章 王北望第944章 速殺第457章 交流第275章 排兵佈陣第319章 酗酒者第136章 鬥智鬥勇第216章 懸賞榜更新第932章 各自的努力第141章 結算和迴歸第322章 金輝市第994章 落後一子第230章 紙人第687章 夢中殺人第452章 媧皇遺物第383章 兵哥的下落第455章 絕望第521章 再臨動物園第321章 緊急任務第91章 告一段落第438章 狡猾的敵人第761章 驚變第239章 重返靈境第281章 星斗五籤第832章 問答第273章 破魔(兩章合一)開單章傾訴一下第690章 神的啓示第945章 副本核心機制第357章 BOSS第751章 銅雀春深鎖二喬第321章 緊急任務第422章 是敵是友?第537章 非樂第157章 靈魂創傷第334章 桃花煞第873章 對弈第300章 不講武德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264章 下半場第229章 逃第627章 蟹家半神第239章 重返靈境第548章 黑子第59章 偵探推理館(完)第746章 困局第10章 s級試煉靈境第856章 疾病第343章 徇私枉法第9章 靈境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593章 極品道具——伴生靈月第919章 夢境結界第43章 變故和舊疾第526章 元始天尊的社交能力第151章 懲惡揚善魔眼天王第913章 教廷寶庫第274章 離間計第260章 伏魔杵第334章 桃花煞第65章 靈境世家第285章 申公豹第223章 不要臉第57章 聘禮第25章 手無縛雞之力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975章 絕地天通第675章 霍正魁的後手第166章 元始:我成間諜了?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866章 完成支線任務第62章 來自過去的談話新年寫給書友的一封信第680章 刁難第113章 選擇道具第984章 不恥第759章 拖延時間第573章 勾結邪惡職業第534章 節用 明鬼第593章 極品道具——伴生靈月第16章 未曾探索之地第157章 靈魂創傷第94章 暗夜玫瑰的目標第941章 機智的錢公子第811章 見面第439章 鎖定鎧甲人的身份第942章 半神會議第570章 援救第820章 自信第389章 陰姬的邀請第370章 小姨是樂師?第296章 兩個女朋友?第148章 宮主返回第629章 謝蘇迴歸第707章 船長室裡的情報第468章 各論各的第556章 認罪?第247章 迷失在山中的人
第778章 五行歸一第281章 星斗五籤第446章 元始獻寶第860章 王北望第944章 速殺第457章 交流第275章 排兵佈陣第319章 酗酒者第136章 鬥智鬥勇第216章 懸賞榜更新第932章 各自的努力第141章 結算和迴歸第322章 金輝市第994章 落後一子第230章 紙人第687章 夢中殺人第452章 媧皇遺物第383章 兵哥的下落第455章 絕望第521章 再臨動物園第321章 緊急任務第91章 告一段落第438章 狡猾的敵人第761章 驚變第239章 重返靈境第281章 星斗五籤第832章 問答第273章 破魔(兩章合一)開單章傾訴一下第690章 神的啓示第945章 副本核心機制第357章 BOSS第751章 銅雀春深鎖二喬第321章 緊急任務第422章 是敵是友?第537章 非樂第157章 靈魂創傷第334章 桃花煞第873章 對弈第300章 不講武德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264章 下半場第229章 逃第627章 蟹家半神第239章 重返靈境第548章 黑子第59章 偵探推理館(完)第746章 困局第10章 s級試煉靈境第856章 疾病第343章 徇私枉法第9章 靈境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593章 極品道具——伴生靈月第919章 夢境結界第43章 變故和舊疾第526章 元始天尊的社交能力第151章 懲惡揚善魔眼天王第913章 教廷寶庫第274章 離間計第260章 伏魔杵第334章 桃花煞第65章 靈境世家第285章 申公豹第223章 不要臉第57章 聘禮第25章 手無縛雞之力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975章 絕地天通第675章 霍正魁的後手第166章 元始:我成間諜了?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866章 完成支線任務第62章 來自過去的談話新年寫給書友的一封信第680章 刁難第113章 選擇道具第984章 不恥第759章 拖延時間第573章 勾結邪惡職業第534章 節用 明鬼第593章 極品道具——伴生靈月第16章 未曾探索之地第157章 靈魂創傷第94章 暗夜玫瑰的目標第941章 機智的錢公子第811章 見面第439章 鎖定鎧甲人的身份第942章 半神會議第570章 援救第820章 自信第389章 陰姬的邀請第370章 小姨是樂師?第296章 兩個女朋友?第148章 宮主返回第629章 謝蘇迴歸第707章 船長室裡的情報第468章 各論各的第556章 認罪?第247章 迷失在山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