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真舒服

雖然時常吐槽魔君爛褲襠,大種馬,是個漂亮女人就睡,但其實張元清心裡對魔君有着深深的忌憚和恐懼。

他的角色卡來源於魔君,屬於魔君的遺產,他是既得利益者,因此絕不想看到魔君還活着。

死了的魔君纔是好魔君。

試想,如果魔君還活着,他留在角色卡里的太陰碎片,那件不知用途的電子錶,以及他的種種道具,會平白送給一個不相干的人人?

除了魔君的遺孀們,張元清幾乎繼承了他的一切。

魔君不死,他的末日就來了。

因此,在過去的幾個月裡,張元清對“魔君真死假死”這個問題非常敏感,時不時就要嚇一嚇自己,時不時就要想一想。

都快成心結了。

如今聊到太陰剋制星辰,張元清不可避免的又開始疑神疑鬼。

“不對.”

短暫的惶恐後,張元清想到一個細節,太一門主對外公佈的,魔君傳人的特徵是“黑色圓月”。

黑色圓月代表着什麼,旁人不知,但那位最強夜遊神一定知道。

他知道魔君有太陰碎片的,卻還敢斷定魔君已死,那說明魔君是真死了。

太一門主沒必要散播假消息,忽悠自己人對他有什麼好處?

“話說回來,這位當世最強夜遊神,一直很低調,甚至不如暗夜玫瑰首領活躍,一點都不像是擅長佈局的星辰之主。”

“呃,這種人物的佈局,我要是能感覺到,那才見鬼了,無聲無息沒有動靜,纔是最可怕的。”

張元清心裡暗暗嘀咕。

迄今爲止,也沒有聽說角色卡脫離後還能活的人。

嗯,角色卡異常這一塊,恐懼天王應該有經驗,有空試探一下.張元清收回思緒,打斷傅青陽和靈鈞的對話,道:

“老大,我想替紅纓長老和虛無教派牽線,共同對付純陽掌教,您覺得怎麼樣?”

傅青陽幾乎沒有遲疑的給出看法:

“可以!

“負責此事的是紅纓和挑戰高峰,南派會答應的。”

張元清疑惑的“嗯~”了一聲。

傅青陽解釋道:

“紅纓長老性情剛正,有極高的道德底線。高峰長老則是溫和,攻擊性弱,他倆白吃黑的可能性不大。

“太一門幾位長老裡,孫長老和紅纓長老最溫和,其他長老個個梟雄,老謀深算,且有靈活的道德底線。

“利用純陽掌教爲餌,坑殺虛無教派長老的行爲,絕對做得出來。”

張元清懂了,一邊點頭,一邊產生心的擔憂:

“那紅纓長老和高峰長老,豈不是也有被南派黑吃白的危險?”

傅青陽挑了挑嘴角:“如果沒有高峰長老,我不建議你促成合作。”

張元清先是一愣,旋即明白過來,一生貧窮的高峰長老,擁有着“絕對防禦”,坑殺他的難度極大,因此虛無教派不會做吃力不討好的事。

傅青陽的天賦雖然狗搖頭,但算玩心眼這一塊堪稱奇才。張元清內心感慨。

古香古色的佛殿內,檀香嫋嫋。

小胖子雙手合十,道:

“大師,您若突破到半神層次,教主是否會對您出手?”

“我無法給你答案。”深青色的背影日復一日的盤坐,傳達出縹緲低沉,壓抑着某種痛苦的迴應。

無法給我答案小胖子聽到這個回答,微微皺眉。

無痕大師這句話可以有兩種解讀,一,他對自己達到半神層次沒有信心;二,教主可能會不滿,但未必會無端樹敵,雙方沒有直接的矛盾衝突,所以無痕大師也不清楚是否會招來教主的惡意。

好歹不是最壞的消息!小胖子心裡稍定,轉而問道:

“您真的距離半神只差一步之遙了?我聽北月說,您這麼多年來,一直不造殺孽。”

不造殺孽,首先每年的“業績考覈”就不可能達標,其次,一些高難度的對抗類副本中,不殺敵對陣營是無法通關的。

無痕大師縹緲低沉的嗓音迴盪:

“最初那幾年,我一直使用傳送道具強行脫離靈境,主動降級。當我的隱藏評分慢慢降低,高等級靈境逐漸離我而去。

“低等級靈境以非死亡類居多,無需殺戮。偶爾,我也會攻略幫派副本積攢經驗,抵消每年年尾的屠殺任務。”

卡等級.小胖子不由得肅然起敬。

在超凡和聖者階段,卡等級的操作不難,但在主宰階段,卡等級操作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眼前這位邪惡主宰,爲了不造殺孽,卡了整整二十年的等級,主宰級的副本卡等級可不容易,這期間必然有許多次生死危機。

作爲一個邪惡職業,這番行爲,稱得上“偉大”二字。

“您的品德讓人欽佩,也讓我慚愧。”小胖子躬身行禮,退出了大殿。

傅家灣。

張元清離開書房,返回隔壁的小戶型別墅。

客廳裡,兔女郎正打掃衛生,一樓的小臥室裡,李淳風噼裡啪啦的敲擊鍵盤。

而餐桌上擺着兩臺電腦,卻不見女王和銀瑤郡主。

“她倆呢?”

張元清嘴巴努了努電腦,問道。

“女王和郡主到隔壁格鬥室練習去了。”兔女郎細聲細氣道。

“呦,少見.”張元清有些意外。

女王這個姑娘吧,努力是努力,但又不夠努力,該做的功課她會做,業務能力還可以,但絕不是那種刻苦奮進的類型。

用傅青陽的話說:又一個垃圾!

兔女郎欲言又止了一下,小聲道:

“他倆本來是打遊戲的,但郡主不知道跟女王說了什麼,她‘哇’的一下就哭了,說關雅弄髒了她的男人,要找關雅拼命。”

張元清嘴角抽了一下:“然後關雅也去格鬥室了?”

“那倒沒有,女王上樓後,不知道和關雅說了什麼,下來時怒氣衝衝,拉着郡主就去練格鬥了。”兔女郎審視幾眼張元清,掩嘴輕笑。

雖然我沒有洞察術,但你臉上分明寫着“小處男恭喜破身”幾個字張元清點點頭,徑直上樓。

他推開關雅的門,首先嗅到的是空氣中濃烈的香水味,再看向今早起牀時佈滿斑痕的凌亂大牀,牀單和被單已經換新,乾淨整潔的鋪着。

他生命裡的第一個女人坐在書桌邊,穿着黑色半身裙和白色T恤,正在閱讀副本攻略。

臥室外的陽臺上,隨風飄着牀單和被單。

“回來了?飯吃了嗎。”關雅盯着電腦屏幕,沒有回頭。

她似乎有些窘迫和羞澀,還沒有適應這種關係。

張元清就不同了,初嘗情愛的年輕人,現在滿腦子都是扔昆,而且要夯。

“伱跟女王說了什麼?我聽說她想不開,拉着郡主格鬥去了。”

“我說,”關雅聊到了擅長的領域,笑眯眯地望來:

“童子雞真好吃。”

“同感,我小時候最開心的事就是小姨帶我吃童子雞。”張元清走到書桌邊,俯身,輕輕含住女朋友晶瑩的耳垂,呢喃道:

“關雅姐,我們繼續……”

有個愛說葷段子的女朋友,最大的好處就是調情的時候可以暢所欲言。

“不行!”關雅說到底是科目一滿分,但實際上剛摸到方向盤的假司機,想起昨晚的瘋狂,身子深處的疲憊彷彿又涌了上來,連忙推搡男友的胸口,發出短促的低呼:

“我突然後悔找一個天蠍座當男朋友了。”

天蠍配夜遊,人懼鬼見愁。

張元清彎下腰,手臂伸入腿彎,把她抱起,放在書桌上。

關雅做殊死抵抗,曲腿,膝蓋頂住他胸膛,使一招緩兵之計,道:

“昨夜廝殺甚烈,彈盡兵疲,急需修養,待今夜子時,兩軍對壘,再一分勝負。”

張元清並不吃敵人的緩兵之計,哼哼道:

“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關雅無奈,被迫應戰。

格鬥室。 “呼,呼呼.”

大汗淋漓的女王跌坐在地,鬢髮溼漉漉的貼着臉頰,她大口喘息着,痛苦的甩動着酸脹的手腕。

嬌媚明豔的臉蛋多有淤青,左半邊臉略微浮腫。

雖然銀瑤郡主已經很謹慎了,但雙方差距太大,難免會有誤傷。

“心情好些了嗎。”銀瑤郡主不慌不忙的從兜裡摸出小喇叭。

“好一點了,但這種轉移注意力的方式不長久,我現在又開始傷心了,”女王癟着嘴,道:

“雖然我依然可以努努力,爭取小三上位,幹掉關雅,但元始還是雛兒呀,你知道一個將來註定叱吒風雲的男孩的首殺多誘人嗎,該死的關雅,何德何能,嗚嗚~”

銀瑤郡主妖異美豔的臉龐宛如精美的人偶,面無表情的表情,恰如她此時的心情,握着小喇叭說:

“如果我是你,我會慫恿謝靈熙勾引元始天尊,他若是不上鉤,說明用情專一,無機可乘,那你最好打消上位的念頭,關雅也只會記恨謝靈熙。

“如果他上鉤,那麼意味着你也有機會,介時再出手引誘,爭取最先懷孕,在我那個年代,誰先誕下孩兒,誰便能獨得恩寵。”

“我只是想挖牆腳,沒說要給元始做妾,郡主,你不要拿封建王朝的理念套用現在。”女王撇撇嘴。

搶閨蜜的男友屬於常規操作,但和閨蜜共侍一夫,她可不答應。

女王忽然眼睛一亮:

“我想到排解鬱悶的辦法了,我要把這件事告訴謝靈熙。”

倒黴人最開心的事,就是看見別人也倒黴。

說罷,支起身子,走到落地窗前,拾起手機,給謝靈熙發短信:

“靈熙啊,你不在的這兩天裡,關雅這個女人把元始給睡了,可恨啊!”

謝家。

靈堂前,謝靈熙捏着三支香,站在父母中間,向英年早逝的遠房堂兄鞠躬。

謝靈舟的家屬們面容悲慼,沉默以對。

白髮人送黑髮人,謝靈熙能理解家屬們心裡的悲慟,但作爲遠房親戚,謝靈熙除了唏噓,並沒有太大的傷感。

可媽媽說,在靈堂上一定要表現得傷感,這纔不失禮數,畢竟是一家人,不能太冷漠了。

媽媽會說這樣的話,除了她外表柔軟善良,實則婊裡婊氣的本質,最主要的原因是,別看謝靈舟是遠房堂兄,亦是謝家嫡系。

在謝家,只要是老祖宗的血脈,一律都是嫡系。

謝靈熙的太爺和謝靈舟的太爺是親兄弟,都是老祖宗的兒子。

再加上謝靈舟本身是聖者階段,因此在家族年輕一輩裡,擁有不低的地位。

一個有潛力的嫡系早逝,自然要表現出應有的傷感和惋惜。

插上香,謝媽媽這個傾國傾城的綠茶,已經開始抽抽噎噎的哭起來。

“靈舟那麼好的孩子,怎麼就走了呢,我是真的沒想到啊~”謝媽媽悲傷的說。

謝靈舟的母親忍着悲慟,無奈上前寬慰。

“素素,這都是命,你也不要太傷心了,到裡頭坐吧。”謝靈舟的母親知道族人們只是在盡禮數。

謝媽媽頻頻給女兒打眼色,但謝靈熙無動於衷。

她確實哭不出來。

這時,謝靈熙感覺兜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她默默掏出手機看了一眼,又默默的放回兜裡。

Www¸ tt kan¸ ¢ o

木然幾秒,她突然“哇”一聲哭出來,眼淚當場就來了,小臉蛋那叫一個悲傷欲絕。

兩個謝媽媽都嚇了一跳。

“靈熙,你怎麼了?”

“媽,我難受,我難受啊.”謝靈熙跪坐在地,昂起頭,拉長脖子,嚎啕大哭。

哭的傷心欲絕,哭的肝腸寸斷,哭的淚如雨下。

靈堂內外的家屬、謝家族人,紛紛投來詫異的目光,不由得爲哭聲動容。

這發自肺腑的哭聲和眼淚是裝不出來的。

謝靈舟母親第一次流下欣慰的淚水,哭到這份上,就算是裝的,她也欣慰了。

一線春風透海棠,滿身香汗溼羅裳。

日落了,夕陽的餘暉把天空染成金紅色,彷彿上帝隨手潑出的顏料。

房間裡春景的和窗外秋陽交相輝映。

關雅身體後仰,雙手撐在桌面,仰着頭,半眯的眸子嫵媚迷離,眼角眉梢掛着慵懶和醉意,像是醉倒在紂王懷裡的九尾狐。

柔和的燈光照在她的臉龐,宛如嬌豔的海棠花。

張元清覺得她美極了,過去的她從未如此美麗,這是一個女人對你敞開心扉後,流露出的最動人的嫵媚和歡愉。

不知過了多久,張元清停下了所有動作,腿部肌肉霍然繃緊,僵硬不動。

綠樹帶風翻翠浪,紅花冒雨透芳心

注射完畢,他俯身抱住關雅,輕咬耳垂,低聲道:

“關雅姐,你真好。”

關雅渾身酥軟,輕輕“嗯”一聲。

“你真漂亮。”

關雅又“嗯”一聲。

“你真舒服。”

關雅打了他一下。

歇息了幾分鐘,關雅嫌棄的擦掉臉龐、脖頸的口水,嗔他一眼,“我去洗個澡。”

推開他,長裙落下,步履虛浮的走向浴室。

她再一次深刻領悟到,劍客的身體素質,全面強於星官,但在續航能力上,十個烪雅,最後都會變成浂雅。

“一起洗。”意猶未盡的張元清提出要洗鴛鴦浴。

關雅臉色微變,氣道:

“你敢進來,我就一劍斬了你的.大不了回頭給你注射生命源液。”

生命源液是這麼用的?張元清想了想,考慮到自己確實有些索求無度,操勞了美人,不符合可持續發展,便道:

“好吧。”

其實我可以用山神權杖爲你消腫止痛,然後你再負責給我排憂解難,消弭代價,如此循環往復,也是一種可持續發展張元清腦海裡閃過這個閃斷腰的騷操作,但不敢提,怕被關雅打。

關雅進了浴室,十幾秒後,蓮蓬頭“嘩啦啦”的水聲傳來。

處於賢者時間的張元清,取出手機,打開聊天軟件,發現兩條未讀信息。

一條是寇北月的:

“虛無教派答應了,明晚金山市面談,但有兩個條件:一,你只能帶太一門的陰姬過來;二,需要一件品級極高的騎士輝職業道具。地點明天晚上告訴你。”

一條是孫淼淼發來的:

“我把1990年——2000年的夜遊神名單全部彙總了,包括他們的現狀,有很多人已經迴歸靈境,時間有限,我只能簡單的總結他們的生平,無法給你羅列出詳細履歷,工作量太大了。”

六水做事真靠譜,還附贈了生平事蹟!張元清嘴角含笑:

“感謝感謝,回頭請你吃飯,你永遠是本天尊的小寶貝。”

孫淼淼:“噁心,呸!”

便不理他了。

張元清把以上兩句聊天內容刪除,保留了孫淼淼發來的附件,打開關雅的的筆記本——剛纔辦事時,丟到桌角了。

熟練的輸入筆記本密碼,打開電腦版“聊天軟件”,下載附件。

第540章 懷孕第290章 古代修道者的歷史第70章 衝突第491章 母親們的震撼第895章 快速晉升之法第527章 請大師懺悔第162章 強大的夜遊神(5500)第376章 六天已過第875章 請兩位赴死第523章 大棋手第563章 晚宴第948章 聖物和壁畫第818章 破碎的檔案第829章 分配戰利品第593章 極品道具——伴生靈月第414章 竹簡記事第249章 積分榜變更第468章 各論各的第549章 夏侯傲天的膨脹第187章 憎惡第452章 媧皇遺物第312章 小圓,我想.....第897章 瑤光殿第340章 真相第938章 光明神的追隨者第714章 夜話第644章 掀桌子第739章 考試第549章 夏侯傲天的膨脹第545章 破甲第539章 生死一線第27章 人生百態第293章 傅青陽迴歸第547章 結算獎勵第907章 擊殺Boss(7000)第257章 一樣的路徑第452章 媧皇遺物第479章 小圓的憤怒第23章 兇殺案第494章 神秘強者第474章 又是一個遺孀卷尾總結+成績彙報第919章 夢境結界第808章 見面第558章 家族反骨仔第704章 副本開啓第816章 戰寵和幫主第414章 竹簡記事第713章 污染第376章 六天已過第184章 入場第558章 家族反骨仔第281章 星斗五籤第708章 線索第136章 鬥智鬥勇第567章 禮物第67章 救贖第950章 大祭司第83章 心疼哥哥第261章 智商擔當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226章 王小二第472章 邪惡職業的支線任務第674章 教廷騎士傳承者第288章 無事獻殷勤第565章 似是故人來第95章 滅口第250章 前奏第511章 抵達終點第320章 擊退第990章 碰面第860章 王北望第169章 驚險第331章 和組織做生意第894章 復活方案第790章 重逢第322章 金輝市第862章 階下囚第292章 慶功會第78章 終結第207章 這八名選手,統統開除第825章 太陰之主的破綻第441章 令人意想不到的展開第462章 龜甲占卜:大凶之兆第783章 血棺第669章 私生子傳承第501章 比強權更強第47章 金水遊樂園第896章 蜀山南苑第4章 詭異降臨第493章 小試身手第190章 姜精衛VS趙城隍第670章 霍正魁第822章 面談第647章 復活第520章 蠢貨第305章 惡劣的神將第883章 三招三條命第697章 催眠第817章 回家
第540章 懷孕第290章 古代修道者的歷史第70章 衝突第491章 母親們的震撼第895章 快速晉升之法第527章 請大師懺悔第162章 強大的夜遊神(5500)第376章 六天已過第875章 請兩位赴死第523章 大棋手第563章 晚宴第948章 聖物和壁畫第818章 破碎的檔案第829章 分配戰利品第593章 極品道具——伴生靈月第414章 竹簡記事第249章 積分榜變更第468章 各論各的第549章 夏侯傲天的膨脹第187章 憎惡第452章 媧皇遺物第312章 小圓,我想.....第897章 瑤光殿第340章 真相第938章 光明神的追隨者第714章 夜話第644章 掀桌子第739章 考試第549章 夏侯傲天的膨脹第545章 破甲第539章 生死一線第27章 人生百態第293章 傅青陽迴歸第547章 結算獎勵第907章 擊殺Boss(7000)第257章 一樣的路徑第452章 媧皇遺物第479章 小圓的憤怒第23章 兇殺案第494章 神秘強者第474章 又是一個遺孀卷尾總結+成績彙報第919章 夢境結界第808章 見面第558章 家族反骨仔第704章 副本開啓第816章 戰寵和幫主第414章 竹簡記事第713章 污染第376章 六天已過第184章 入場第558章 家族反骨仔第281章 星斗五籤第708章 線索第136章 鬥智鬥勇第567章 禮物第67章 救贖第950章 大祭司第83章 心疼哥哥第261章 智商擔當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226章 王小二第472章 邪惡職業的支線任務第674章 教廷騎士傳承者第288章 無事獻殷勤第565章 似是故人來第95章 滅口第250章 前奏第511章 抵達終點第320章 擊退第990章 碰面第860章 王北望第169章 驚險第331章 和組織做生意第894章 復活方案第790章 重逢第322章 金輝市第862章 階下囚第292章 慶功會第78章 終結第207章 這八名選手,統統開除第825章 太陰之主的破綻第441章 令人意想不到的展開第462章 龜甲占卜:大凶之兆第783章 血棺第669章 私生子傳承第501章 比強權更強第47章 金水遊樂園第896章 蜀山南苑第4章 詭異降臨第493章 小試身手第190章 姜精衛VS趙城隍第670章 霍正魁第822章 面談第647章 復活第520章 蠢貨第305章 惡劣的神將第883章 三招三條命第697章 催眠第817章 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