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技近乎道(6000)

好重的靴子.張元清腦門一陣冷汗,他從傅青陽微微發抖的手臂,猜測出這件道具不輕。

但沒想到會這麼重,直接壓斷了自己的臂骨。

不對啊,靴子這麼重,傅青陽怎麼沒提醒我張元清擡頭一看,看見了傅青陽冷淡中,暗藏促狹的表情。

真小心眼,還在爲“身敗名裂”的事生氣?

“啊,這雙靴子在百夫長手中輕若無物,到我這裡,便是萬鈞之重,我和百夫長果然差了十萬八千里。”張元清大聲感慨道。

聞言,傅青陽微微頷首:“收到物品欄裡,認主之後,它就會變成一般意義上的沉重,認主之前,你拿不起它的。”

張元清點點頭,但沒有立刻收了靴子,因爲此時,物品屬性介紹正好浮現:

【名稱:后土靴】

【類型:鞋類】

【功能:山神(殘缺);致命一腿】

【介紹:此鞋採聖山蠶絲所制,輕薄如羽,刀刃難斷,後埋於聖山三十三載,吞龍脈地氣,煉八方精華,方成。名曰:后土靴。】

【備註1:它是祭天禮服的部件之一,剩餘三件爲:冠、袍、腰帶。據說,集齊四件套裝,能勘破長生之秘。】

【備註2:穿上了它,從此你就是老實人,腳踏實地的做人。】

【備註3:衆所周知,老實人的耐力都不錯。】

山神?我記得山神是土怪轉職後的職業名稱,殘缺的意思是,只具備山神的部分能力.備註2和備註3明顯是代價吧,老實人三個字讓我有點慌啊

張元清念頭一動,將壓在手臂上的后土靴收入物品欄,完成認主。

下一秒,后土靴從物品欄裡召喚出來,砰一聲落在地毯上。

聳拉着雙臂的張元清擡起左腳,也不脫鞋,探入后土靴的鞋口,鞋口自行變大,輕而易舉的容納了他的左腳。

穿戴起來沒有紅舞鞋便利,但也還行張元清如法炮製的穿上右腳。

穿上這雙靴子的剎那,他自然而然的領悟后土靴的功能和作用,也明白了他的代價。

首先是致命一腿,凝聚大地之力於腿部,可踢出聖者境的一擊,一天只能使用三次。

單憑這個能力,普通的超凡行者,我能秒殺,嗯,單指純肉身抗衡的情況下張元清欣喜不已。

其次是山神,山神總共有兩個能力:

一,吸取地脈精華。

吸取地脈精華,轉化爲源源不斷的體力,這就是土怪耐力無窮的原因。

只要腳踏大地,即便打上三天三夜也不會疲憊。

生產隊的驢要是會這個技能就好了張元清心裡嘀咕。

二,煉化一片區域,成爲這片區域裡的“神”,山神的名稱便由此而來。

最理想的區域選擇是深山,因爲這樣山神就能借助地勢,即使高於自身等級的敵人,也能應對。

其次是平地,最差的是城市。

“聽起來就和神話傳說中的山神一樣,那是不是還會有水神?另外,煉化一片區域和陰陽法袍的水火陣法可以相輔相成。”張元清心裡暗想。

代價方面,備註1總共有兩個代價,一個是老實人,一個是腳踏實地。

所謂老實人,指的是性情會變得木訥忠厚,最直觀的解釋就是,某一天關雅問他,你今天有沒有偷看小姐姐的胸。

平時的張元清會回答:我只看伱的。

穿上后土靴後,他的回答是:我,我看了好幾個小姐姐的(一臉羞愧)

另一個代價:腳踏實地。

字面意思,穿戴后土靴狀態下,騰躍幅度會大大降低,基本被限制在地面了。

備註2既是代價,也是能力,這裡提到的耐力,不只是體力,還有精神方面的耐力,比如耐心,忍耐痛苦的強度,對挑釁的能耐力等等。

這時,邊上的傅青陽點評道:

“后土靴是一件不錯的道具,如果你能利用好山神的能力,就能和趙城隍抗衡了。”

以元始現在的實力,其實差了趙城隍一截的。

如果沒有那套戰甲,元始的陰屍會在短時間內被破壞,介時,趙城隍配合陰屍展開圍攻,元始必敗無疑。

再試試穿戴陰陽法袍,看有沒有套裝技能.張元清彷彿沒有聽見傅青陽的話,從物品欄取出陰陽法袍。

既然是套裝,部件之間必有加成,不然就不叫套裝了。

但這個加成是需要集齊套裝纔會出現,還是隻要達到兩件就行,張元清就不確定了。

嘩啦~

袍子展開,披在肩上。

張元清細細感應片刻,面露驚喜。

果然有套裝技能,該技能是,當陰陽法陣展開後,水火分身將不再是火焰人和水身,后土靴將賦予兩大分身實體——陶土人!

陶土人的身軀堅不可摧,力大無窮。

張元清驚喜之處在於,終於彌補了水火分身輸出不足的缺陷。

擂臺賽時如果有後土靴,陰陽法陣展開,張元清保證能打的趙城隍連他太爺都不認識。

“你這件袍子是.”

傅青陽愣了一下,眼裡露出愕然之色。

作爲斥候,他從元始的微表情,以及取出袍子的動作裡,洞察到了真相。

張元清不做隱瞞:“這件袍子是我從陰陽鎮裡得來的隱藏道具,它是祭天套裝之一,后土靴也是。”

傅青陽已經收斂了驚愕,微微頷首:

“難怪你當時託我查看后土靴的屬性,套裝非常罕見,迄今爲止,被我們所收集的,所知的套裝,不超過十套。每一套都價值連城。

“即便是長老們,也很難收集到一整套的套裝。元始,你的運氣很不錯。”

張元清臉龐露出難以遏制的笑容:“我打算集齊祭天套裝,這樣就能一直用到主宰境。”

傅青陽:“這很難,五行盟內部,集齊套裝的屈指可數,每一位都是天之驕子。”

張元清問道:“咱們官方有誰集齊套裝了?”

傅青陽:“我!”

我就不該問,原來在這裡等着張元清納頭就拜:“百夫長厲害!主宰之下,捨我其誰,待年中,成主宰,踏凌霄,稱霸五行盟。”

傅青陽看他一眼:“你先休息一下,把斷骨續上,中午留在這邊用餐。”

下午兩點,角鬥場。

一道道人影降臨,原本空曠的觀衆席,兩三秒內,變得人滿爲患,黑壓壓的全是人頭。

張元清隨機出現在觀衆席某處,身邊的官方行者一個都不認識。

但別人認識他。

“啊~元始天尊!!”

尖叫的是容貌姣好的姑娘,捂着嘴,滿臉驚喜。

她邊上的幾名女同伴,同樣是激動且興奮的表情。

我現在也是偶像級人物了.張元清心裡一喜,正要發揮社交能力,與幾位小姐姐暢談一番,忽然瞥見關雅就在遠處,含笑望向這邊。

人生導師的教誨在腦海裡閃過。

張元清微微頷首,學着傅青陽的姿態,一臉高冷的越過女同事們,不疾不徐的前行,走向老司姬。

“咦,他好高冷,和比賽時表現的活潑不一樣。”

“高冷纔好啊,說明不會亂勾搭女孩,我喜歡禁慾的男神。”

女人喜歡禁慾男神,和男人喜歡冰山美人是一個道理,我雖然得不到,但他們還是純潔的,作風放蕩的男女都不會有好口碑,因爲垂涎他們美色的追求者心裡知道,他們的男神女神每天都和別人滾牀單

人生導師的話,又一次浮現於腦海。

“關雅姐!”他在老司姬身邊坐下。

張元清知道,入場後率先尋找她的行爲,肯定能博得好感,再有剛纔對“粉絲”態度冷淡的行爲,又能刷一次好感度。

“嗯!”關雅笑容璀璨的點頭,眼神裡暗藏滿意。

混亂嘈雜的換座位很快結束,女王沒有觀看今日的比賽,聽關雅說,她今天恰好值班,只能含淚留在現實。

至於小綠茶和姜精衛,張元清沒有看到。

鱗甲碰撞聲裡,覆甲劍客登場,簡單的做了開場致辭後,在場靈境行者紛紛收到靈境彈出的對戰名單。

“酆都鬼王vs一葦渡江”

“靈鈞vs乳紅的粉頭”

“傅青陽vs聖火熊熊”

“.”

張元清快速掃完對戰名單,驚喜道:

“這纔剛開始,就有這麼多明星級選手登場?”

超凡階段的比賽中,頭一天出場的明星級選手沒幾個。

關雅解釋道:“執事的數量本來就不多啊,像鬆海這樣的超一線城市,也就十幾二十個聖者,還不一定會參加擂臺賽。”

很多年紀大的聖者,除非有信心擠進前十,否則是不會參戰的。

一方面是他們未必會參加殺戮副本,另一方面是打輸了很丟人。

執事是官方的中流砥柱,平日裡長老不出,執事就是官方行者們能接觸到的最高領導。

領導的面子比什麼都重要。

張元清“哦哦”幾聲,耐心等待着,不多時,第一組選手登場。

酆都鬼王年紀約莫三十,一身黑衣黑褲,容貌普通,卻有一股難言的貴氣,以及隱隱約約的霸道氣場。

極爲矚目。

一葦渡江是體態輕柔的女子,秀美,沉靜,看不出年紀。

兩人入場後,覆甲劍客高聲道:

“開始!”

酆都鬼王不緊不慢的取出一面小圓鏡,照了照臉,這纔打一個響指。

“咚!咚!咚!”

三具魁梧的陰屍躍入場內,帶來巨石滾落的響動,它們穿着統一的服裝,統一的髮型,站姿也一模一樣。

“這個酆都鬼王是有強迫症嗎。”張元清調侃了一句。

“是刻板!”關雅根據自己的觀察,給出肯定答覆。

張元清再看酆都鬼王冷峻的臉龐,刻板,嚴肅,不苟言笑。

他心說難怪陰姬不喜歡酆都鬼王,改投魔君的懷抱,魔君嘴甜活好天賦又強,顯然比嚴肅正經的男人更能吸引女人。

思緒飄忽間,三具陰屍成犄角之勢,衝向一葦渡江,咚咚的腳步聲沉穩有力,又急促快速。

每一腳都踏裂擂臺石板。

一葦渡江瞳孔驟然收縮,眼球化作琥珀色,瞳孔豎起,皮膚下生長出厚實的黃毛,嘴邊延伸出鬍鬚,鼻頭變黑變圓,指甲延伸彎曲,化作利爪。

瞬息間,她變成了一隻玲瓏浮凸的貓女。

貓女輕盈的躍起,從三具陰屍頭頂跳過,讓它們的撲殺落空。

貓女無聲無息的落地,沒有任何聲音,緊接着化作殘影,迅捷如電,掠向酆都鬼王。

於此同時,酆都鬼王腳下的石板長出一叢叢碧綠的野草,地毯般的鋪開,讓擂臺地面變成草坪。

酆都鬼王不動聲色,縱身一躍,躍起數米高,並在萬衆矚目下,進入夜遊,消失不見。

貓女立刻頓住衝勢,警惕的左右環顧,觀察草坪是否有被踩踏痕跡。

但酆都鬼王就像消失了一般。

“你覺得他在哪裡?”關雅低聲問道。

張元清想也沒想,道:“在陰屍肩上。”

混血美人詫異看他一眼,這和她洞察到的情況一致,但元始不是斥候,也沒戴洞察者眼鏡,全憑戰鬥智慧推理出來。

這時,其中一具陰屍的肩膀上,顯現出酆都鬼王的身影。

他手裡握着一面小圓鏡,對鏡自照,他似乎從鏡子裡看到了滿意的事物,輕笑一聲,繼而吐出一口綿綿無盡的太陰之力。

“嗚嗚嗚”

鬼哭聲響徹全場,氣溫驟降。

身爲夜遊神的張元清,清晰的看到一縷縷青煙伴隨着太陰之力飄出,當空幻化出各種厲鬼怨靈。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或面目猙獰,或披頭散髮。

足足數十隻怨靈。

這些怨靈手裡握着一把把鐮刀,當空飄蕩,羣鬼亂舞。

這,這是靈僕?也太多了吧,不對,不是靈僕,介於靈僕和怨靈之間,這是什麼操作.張元清驚呆了。

怨靈高舉着鐮刀,俯衝向貓女。

每一刀砍中,都讓貓女發出痛苦的尖叫,她能憑藉敏捷躲避陰屍的攻擊,卻避不開這些看不見的怨靈。

幾分鐘後,戰鬥結束。

酆都鬼王沒費多少精力,就贏得了勝利。

感覺就像在虐菜,這就是上一代主宰之下無敵者?他爲什麼要照鏡子?目前爲止,酆都鬼王施展的都是夜遊神的能力,星官的能力呢?張元清暗暗感慨。

第二組是靈鈞和乳紅的粉頭,後者是一位瘟神,擅長的病菌、微生物領域能力,被獸王的治癒剋制。

但靈鈞打的不溫不火,從頭到尾,沒有主動出擊,因爲“粉頭”是一位極有韻味的熟女。

“姐姐是哪個分部的執事?”

“銅省。”

“唉,這場比賽我佔便宜了,勝之不武。”

“無妨,勝負本就不重要。”

“對,勝負不重要,能和姐姐這樣優秀的女性交手,是我參賽最大的收穫。”

“不愧是花公子,真會說話。”

“姐姐參加擂臺賽是衝着獎勵來的?”

“是磨礪。”

磨磨蹭蹭的打了半小時,覆甲劍客忍不住皺眉高聲:

“速戰速決!”

靈鈞一聽,捂着胸口“啊”一聲:“我生病了,我認輸。”

對面的熟女愣了愣,滿臉愕然。

她剛想說什麼,靈鈞已經捂着胸口,踉踉蹌蹌的返回觀衆席。

他故意讓我的是想讓我多磨礪幾場.水神宮的熟女執事立刻明白了花公子的心意。

一時間又感激又意外,對他好感大增。

“傅青陽和聖火熊熊入場。”

覆甲劍客話音落下,某處席位,一道白衣人影施施然起身,他沒有向其他選手那樣從高牆躍下,而是抓出一件蔚藍色的披風,披在肩上。

嘩啦啦!

披風獵獵招展,一股氣旋自傅青陽腳底升起,託着他飄向擂臺中央。

觀衆席上,傳來一聲聲喝彩。

“真騷包啊.”張元清說。

關雅很贊同他的說法,感慨道:“青陽這孩子,打小就喜歡裝酷。”

“而且人傻錢多。”

“卻自詡以德服人。”

“這些話咱們私底下說說,不要外傳。”

“正有此意。”

說話間,一道火球從觀衆席升起,炮彈般的砸向飄在半空的傅青陽。

傅青陽臉色一冷,屈指一彈,火球“轟”的炸開,膨脹的火光裡,一道昂藏的人影出現。

此人年約四十,身材魁梧,絡腮鬍,氣息霸道,目光凌厲,是那種走在街上被人多看幾眼,就會奔過來質問“你瞅啥”,然後給你一拳的傢伙。

“傅青陽!”聖火熊熊高聲道:

“都說你是主宰境以下第一人,我不服氣,正好領教高招,希望你不是浪得虛”

話沒說話,正緩緩下墜的他,看見傅青陽從虛空中抓出一把漢八方青銅劍,劍鋒犀利,劍身卻佈滿銅鏽。

臉色冷漠的錢公子,一劍斬下。

聖火熊熊瞳孔微縮,身體詭異的劇烈顫抖,腦海裡閃過無數種閃避的方式,但又自我矛盾,自我否決。

最後什麼都沒做,任由劍鋒剖開胸膛,斬斷胸骨。

砰!

聖火熊熊重重砸在擂臺上,鮮血在胸口爆開,染紅草坪。

傅青陽調轉身體,飄回擂臺。

戰鬥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

後勤隊匆匆上臺,查看一下傷勢後,高聲道:“長老,需要注射生命原液。”

覆甲劍客微微頷首。

後勤隊擡着聖火熊熊,匆匆離去。

全場鴉雀無聲。

幾秒後,掀起潮水般的喧譁。

“什麼?這就結束了?聖火執事收錢了吧。”

“演的好假,傅青陽那一劍,我都能避開,堂堂執事避不開?錢公子不愧是錢公子。”

觀衆們你一句我一句,議論不休,紛紛指責傅青陽打假賽。

張元清忽然想起當初在第三小學獵殺黑無常時,那位暗夜玫瑰的火師,可是連和傅青陽近戰的勇氣都沒有。

而這個聖火執事,一上場就莽過來了。

相比起來,這位纔是正兒八經的火師啊,暗夜玫瑰那個火師,簡直是火師之恥。

議論聲中,張元清聽見關雅感慨道:

“這就是技近乎道!”

技近乎道.他心裡默唸這四個字,趁機問道:

“這句話到底什麼意思?”

這個問題困擾了他許久。

“上次和你說過,過河卒被稱爲小青陽,過河卒的洞察專精,你是領教過的。”關雅說道:“傅青陽的斬擊,就是過河卒洞察專精的加強版,嗯,加強了無數個版本。”

張元清點點頭,過河卒能預判兩到三步,他一擡槍口,你就有種必被打中的感覺,不管朝左還是朝右,都會被人家預判到。

“所以,百夫長是預判了七八步,甚至更多?”

關雅搖搖頭,臉色嚴肅:

“不,如果是這樣,當不得技近乎道四個字,他的境界還要更高一層。”

更高一層?張元清挑起眉頭:“什麼意思?”

“我以前跟你說過,傅青陽天賦並不好,自幼被家族長輩們輕視,同齡人裡,他屬於中等偏下,但他很驕傲,那種驕傲是從骨子裡發出來的,有時候我很不理解,明明那麼弱,爲什麼卻這麼驕傲呢,憑什麼?正因爲他這種盲目的驕傲,時常被家族同齡人欺負。”關雅說起這些的時候,眼神裡是追憶,是感慨,是敬佩。

“直到15歲那年,家族舉辦的格鬥比賽裡,我被他用木刀砍暈,他只用了一刀。但那一刀又快又狠又準,打的我猝不及防。

“後來我才知道,過去的七八年裡,傅青陽只練一招,那就是斬擊!

“他知道自己天賦不好,所以他不學格鬥,不學招式,只練斬擊。把所有的精力和心血集中在一招,使其登峰造極。

“我輸的心服口服,因爲我知道,那一刀凝聚了他的驕傲,凝聚了他半生的心血,當他出刀時,便已經無敵了。”

關雅嘆口氣:

“成爲靈境行者後,他把洞察融入斬擊,依舊日以繼夜的重複練習,家族長輩仍不看好他,都覺得他路走的太窄,只會一招,就意味着很容易被針對。

“事實也確實如此,當年的他,就像現在的過河卒,很強,但並不拔尖。直到他晉升聖者境,我們才驚悚的發現,他把這一刀,練成了規則。”

說到這裡,關雅看着瞠目結舌的元始,點頭道:

“對,就是規則,規則類道具的規則。

“他的斬擊,無法躲避,只能硬抗,主宰都無法避免,就像你那雙紅舞鞋,狗長老也無可奈何。

“傅青陽是靈境誕生以來,第一個掌控規則的人。當然,盟主們行不行,我就不知道了。”

張元清喃喃道:

“這就是,技近乎道.”

他突然明白了,明白傅青陽爲何睥睨天才,爲什麼說這些天才都是垃圾,爲什麼說女元帥的勤奮,配不上她的天賦。

傅青陽確實有這個資本,他天賦不佳,但他有一顆強者的心。

真是又心酸又勵志啊.張元清心裡默默道。

這時,一道柔媚悅耳的聲音,從身側傳來:

“元始天尊!”

張元清收斂思緒,循聲看去,來者是一位成熟動人的少婦。

臉蛋圓潤,嬌豔,烈焰紅脣,如同豐腴的牡丹花。

朱蓉!

第90章 面談第433章 死劫第871章 祭天第122章 孫長老:讓袁廷來見我第246章 女元帥(求月票)第17章 詭異之源第578章 搶錢第585章 狹路相逢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742章 女巫第245章 殺戮副本開啓第195章 父親是靈境行者第522章 故人和舊事第833章 倒黴的騎士第754章第642章 傅青陽迴歸第366章 尋找小姨第384章 血腥瑪麗第402章 情報第323章 殺無赦第509章 扔大糞的猴園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516章 立功第554章 侵吞第330章 神話體系第695章 戰利品第150章 芒刺在背第265章 援兵第1018章 迴歸第253章 元始天尊:官方行者,到此集結第517章 偏執狂第452章 媧皇遺物第58章 新娘第458章 初秋的寒意第687章 夢中殺人第389章 陰姬的邀請第797章 曲折第26章 潛逃第729章 合作達成第663章 開主線任務第87章 自首第554章 侵吞第317章 勾心鬥角第751章 銅雀春深鎖二喬第677章 五行盟的援助名單第573章 勾結邪惡職業第66章 前往目的地第135章 大決戰(5000)第617章 擊殺第41章 禍水東引第923章 美神協會總部第377章 截胡第592章 美神協會的高層第999章 備戰第1015章 怨靈第812章 父親的死因第2章 失蹤第886章 可憐白髮生第731章 支付代價第171章 光明羅盤的預言第689章 按摩養生會所第868章 道袍女子第923章 美神協會總部第35章 嬰靈第21章 不同第549章 夏侯傲天的膨脹第649章 無痕大師的遺產第507章 失蹤的工作人員推書:《星河之上》第353章 陰陽轉輪第706章 故事背景第191章 元始天尊VS過河卒第274章 離間計第816章 戰寵和幫主第196章 S級副本?第951章 原始之神的子嗣第45章 兵哥的線索第864章 我,元始天尊,打錢第988章 舊愛難捨第477章 生死一線第651章 見面和見面第1012章 絕境之獸第500章 生來桀驁,一身反骨第205章 發展二五仔第582章 天罰來人第790章 重逢第810章 升級計劃第836章 求救電話第969章 通關蜀山第560章 淺野涼的求助第755章 大生意第524章 久違的羣聊第808章 見面第977章 領域,展開!第552章 一百多年前的教會第909章 卡bug第892章 不良帥第545章 破甲第661章 無題第695章 戰利品
第90章 面談第433章 死劫第871章 祭天第122章 孫長老:讓袁廷來見我第246章 女元帥(求月票)第17章 詭異之源第578章 搶錢第585章 狹路相逢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742章 女巫第245章 殺戮副本開啓第195章 父親是靈境行者第522章 故人和舊事第833章 倒黴的騎士第754章第642章 傅青陽迴歸第366章 尋找小姨第384章 血腥瑪麗第402章 情報第323章 殺無赦第509章 扔大糞的猴園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516章 立功第554章 侵吞第330章 神話體系第695章 戰利品第150章 芒刺在背第265章 援兵第1018章 迴歸第253章 元始天尊:官方行者,到此集結第517章 偏執狂第452章 媧皇遺物第58章 新娘第458章 初秋的寒意第687章 夢中殺人第389章 陰姬的邀請第797章 曲折第26章 潛逃第729章 合作達成第663章 開主線任務第87章 自首第554章 侵吞第317章 勾心鬥角第751章 銅雀春深鎖二喬第677章 五行盟的援助名單第573章 勾結邪惡職業第66章 前往目的地第135章 大決戰(5000)第617章 擊殺第41章 禍水東引第923章 美神協會總部第377章 截胡第592章 美神協會的高層第999章 備戰第1015章 怨靈第812章 父親的死因第2章 失蹤第886章 可憐白髮生第731章 支付代價第171章 光明羅盤的預言第689章 按摩養生會所第868章 道袍女子第923章 美神協會總部第35章 嬰靈第21章 不同第549章 夏侯傲天的膨脹第649章 無痕大師的遺產第507章 失蹤的工作人員推書:《星河之上》第353章 陰陽轉輪第706章 故事背景第191章 元始天尊VS過河卒第274章 離間計第816章 戰寵和幫主第196章 S級副本?第951章 原始之神的子嗣第45章 兵哥的線索第864章 我,元始天尊,打錢第988章 舊愛難捨第477章 生死一線第651章 見面和見面第1012章 絕境之獸第500章 生來桀驁,一身反骨第205章 發展二五仔第582章 天罰來人第790章 重逢第810章 升級計劃第836章 求救電話第969章 通關蜀山第560章 淺野涼的求助第755章 大生意第524章 久違的羣聊第808章 見面第977章 領域,展開!第552章 一百多年前的教會第909章 卡bug第892章 不良帥第545章 破甲第661章 無題第695章 戰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