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情報

張元清從傅青陽藏櫃裡偷了兩瓶好酒,從廚房順了一條高檔火腿,又從靈鈞房間摸了一盒古巴的極品雪茄。

——上次偷過傅青陽的雪茄,不好逮着錢公子一直薅。

返回自己別墅,問女王要了車鑰匙,孤身一人出發。

接下來他要乾的事,不適合帶隊友,即便是關雅。

張元清的故鄉就在鬆府遠郊的農村,那會兒鬆海市還沒成爲全國金融之都,超一流大都市。

鬆府人的驕傲還在,提及隔壁的鬆海,習慣性的昂起下巴說:

想當年,鬆海就是一個小漁村,鳥不拉屎,屬於我們鬆府轄區的農村。

現在鬆府只是鬆海的一個區,而且是遠離繁華地帶的區。

張元清駕駛白色轎車駛過繁華的街道,拐入外環高架,半小時後,離開市區,進入佘靈隧道。

與靈境裡的佘靈隧道不同,現實的佘靈隧道,柏油路乾淨平整,隧道頂部的氙燈雪白明亮。

來來往往的車流穿行其中,沒有絲毫恐怖詭異氛圍。

車輪碾過柏油路的微噪音裡,張元清不由想起自己初入靈境時的恐懼不安,一時間竟有些感慨萬千。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如今他已經.

“呸,這纔過去四個月,還沒到我憶往昔的時候。”張元清心裡嘟囔一聲,掐斷髮散的思緒,專心開車。

又過了二十分鐘,他抵達了父親的故鄉——吉安村。

哦不,現在叫吉安社區。

張元清很多年沒來這裡了,印象中的農村已經不在,一棟棟嶄新的別墅、居民樓拔地而起。街邊到處都是商鋪,一派繁花似錦的景象。

他記得那會兒大家的屋子都是坐北朝南的紅磚房,一層一個走廊,夏天暴雨的時候,走廊就會被雨水打溼。

父親去世後,母親帶着他回了鬆海,沒幾年,吉安村就拆遷了。

母親沒要房子,全部換成了賠償款,再加上那幾年工作攢下來的積蓄,在康陽區買了一套大平層。

雖然張元清沒過上收租的房二代生活,但家裡那套大平層,如今價值4000萬。

張元清一邊審視着面目全非的村子,一邊回憶着家世,父親張子真是家裡的獨子,據說奶奶生下他第二年,罹患大病,無法再生育。

於是父親成了當時很罕見的獨生子。

在這位獨生子十歲那年,爺爺跟着生產隊勞作時,被髮狂的耕牛頂破肺葉身亡。

奶奶一個人扛起了家庭生計,在父親成年之前,就積勞成疾,病逝了。

所以張元清沒有叔叔伯伯,也沒有姑姑。

爺爺那一代倒是有幾個兄弟姐妹,但要麼遠嫁,斷絕來往,要麼是當年動盪原因出國了,基本不再聯繫。

張元清能找到的,血脈最近的,是父親張子真叔公那一脈,也就是他太爺爺的弟弟。

他把車停靠在路邊,循着兒時的記憶,回到了當初居住的“村子”,在熙熙攘攘的路邊逮住一位頭髮花白,優哉遊哉的大媽,用鬆府方言問道:

“張國軍現在住哪裡?”

“張國軍”大媽愣了好幾秒,一時沒反應過來,“我不認識啊。”

“您是吉安村的人吧,怎麼會不認識呢,張國軍啊,是您父親那一輩。”畢竟年代太過久遠,張元清作出提醒。

大媽這才反應過來,以前村子裡是有這麼一位長輩,驚訝的打量眼前的年輕後生:

“你找他?他都死了很多年了。”

“我是他親戚,他是我爸的叔公。”張元清解釋。

原來是自己人大媽頓感親切,指着身後,說道:

“他兒子住在18棟207,208、209也是他們家裡,但是住207,208、209租出去了。唉,他兒子前幾年也得癌症死了,你得找他孫子去。”

說完,大媽試探道:“你爸是?”

“我爸張子真。”

大媽用力的“噢”一聲,用一種咬牙切齒的語氣說:

“伱是張子真的兒子,我想想.想起來了,你媽不是帶着你改嫁了嗎。”

“沒有改嫁,我媽是帶我回孃家。”張元清心說雖然不記得了,但大媽當年跟我是同村的,正好問問老爸的事,就說:

“您還記得我爸嗎。”

“那小騙子誰不記得啊,說自己是紫薇大帝轉世,滿村子的算命騙錢。”大媽語氣又開始咬牙切齒:

“當年還騙我說,我家的風水不好,有邪煞,所以我老伴腳趾頭纔會疼,那是鬼抱住了腳,需要用他的童子尿澆七七四十九天,一天兩分錢。

“後來疼的受不了,去醫院看,才知道是痛風。小赤佬,澆的我老伴天天一股尿騷味。村子裡的人都被他騙過。”

有的人死了,但還活在別人心裡,每每想起就氣的跳腳。

都過去了都過去,就讓往事隨風而散吧.張元清忙說:

“大媽,您忙吧,不打擾了。”

匆匆逃走。

返回車邊,取出薅來的禮物,又去街邊買了一袋水果兩條煙,張元清沿着大媽指點的方向,找到了18棟207室。

“叮咚!”

他按響門鈴。

俄頃,防盜門打開,門後是一位四十多的中年人,身材微微發福,眼袋有些浮腫,審視着門口的陌生人,問道:

“你找誰?”

張元清努力的盯着中年人看,想從腦海裡記起這張臉,但完全沒印象了。

“我是張子真的兒子,張元清。”他自報身份。

“子真的兒子”中年人明顯一愣,然後臉色陡然激動起來,又意外又驚喜,道:

“你都這麼大了?來來,進屋坐,進屋坐。”

張元清拎着大包小包的禮物進了客廳,一邊在沙發坐下,一邊說:

“叔,不用倒水,我坐坐就走。”

同時一一介紹着自己的帶來的禮物,什麼價值十幾萬的威士忌,一根五千元的限量版高希霸,三四萬一條的火腿

“帶這麼貴重的禮物做什麼,讓我怎麼好意思收。”中年人聽的一愣一愣。

“我媽炒房賺了點錢,讓我過來看看您,年底我要出國了,往後我爸的墳就靠您打理了。清明節的時候去看看,省得他寂寞。”

張元清謊話張口就來。

中年人這才勉強收下,感慨道:

“出國啊,出國好,現在有錢人都想着出國,唉,當年你媽帶你回孃家,一走就是十幾年,也不回來看看.不過也確實沒什麼好看,子真在這邊又沒兄弟姐妹.”

兩人一番閒聊,張元清才知道大叔叫張子濤,是父親的遠房堂哥。

“我聽媽說,他小時候在道觀裡待過?”張元清開始打探父親的過去。

他這次回家鄉,主要是想打探兩件事,一是父親死亡的真相,二是仇家。

張子濤聞言,陷入回憶,點點頭道:

“是待過,那時候日子過的很難,叔走得早,子真小時候身子又弱,你奶怕養不活他,就把他送道觀去了。當時村子附近有個道觀,記得叫逍遙觀。

“裡頭的幾個道士專門給村子辦白事,同時也是赤腳醫生。”

逍遙觀?我好像知道“逍遙”組織名字由來了張元清進入主題,問道:

“我媽說,我爸出車禍後,是太叔公殮的。他是在哪裡出意外的?”

既然父親不可能出車禍身亡,那麼就不存在被撞這件事,案發地點肯定也不會有。太叔公作爲殮屍人,他至少知道張子真到底怎麼死的。

張子濤搖搖頭:“我當時在外打工呢,不太清楚。就記得我爸說,爺爺是被你媽叫過去的,回來後,就通知家裡給子真辦葬禮,說他出車禍了。”

果然是這樣,我就說不可能是出車禍,能撞死巔峰主宰的車,少說也是半神級車子張元清心裡的一個疑惑得到了解答。

當初發現父親和動物園器靈相識,他就懷疑老爸不是出車禍死的。

這幾天消息彙總,得知逍遙組織存在,就更不信了。

如今太叔公已經故去,想知道父親真正的死因,得找遠在國外的老媽,但如果止殺宮主說的都是真話,那可能老媽也不知道父親真正的死因。

只是對他的死有預感,有心理準備。

“我來的路上遇到一個大媽,他說我爸以前經常騙村子裡的人?他平時仇人一定不少吧,他以前是在哪裡工作啊。”張元清以開玩笑的語氣問起陳年往事。

這是今天來此的第二個目的。 “仇人?他以前是挺會騙人的,但都是小時候的事,大家也可憐他的身世,騙就騙了,就當給他口飯吃,哪來的仇人。”張子濤擺擺手,說:

“等他和你娘結婚後,一下就變穩重了,就沒再騙過人。工作的話,記不太清楚了,但他經常不在家,三天兩頭找不到人,我還勸過她,說要把媳婦看緊了,哪能經常讓她一個人在家啊,你媽年輕的時候很漂亮的。”

我爸大概是天天忙着殺主宰下副本吧張元清問道:

“我爸結婚後,一直都住在村裡嗎,有沒有帶我媽離開過。”

他想知道父親有沒有逃出去避難過,如果有,又是發生在什麼時間段。

張子濤想了想,搖頭:“好像沒有!”

兩人又閒聊了片刻,張元清沒有得到什麼有價值的線索,有些失望,但又不甘心就這麼回去。

再想想,再想想該問什麼,有哪些小細節對我有用,而子濤叔又是知道的。他積極開動腦筋。

子濤叔是普通人,就算老爸有仇人,也不會告訴他,而父親死時,他又不在村裡太叔公過世了,太叔公的兒子也過世了,以前的人都走了,不好查啊

張元清心裡嘆了一口氣,臉上做出好奇,笑道:

“我爸在道觀裡學了什麼本事,他是不是真的會法術?”

他打算先弄清楚老爸是什麼時候成爲靈境行者的,以大家口中的張子真性格而言,他當了小半輩子的神棍,突然有一天成爲夜遊神,真的獲得了抓鬼驅邪的超能力,肯定會火急火燎的向大家證明自己有真本事。

散修在這方面向來缺乏警惕性。

張子濤失笑道:“他哪會什麼法術,他在道觀裡也就乾乾雜活,練練幾招假把式,然後跟着道士辦白事,看病什麼的。”

唉,算是白來一趟.張元清滿臉失望的起身,說:

“叔,那我先回去了。”

張子濤挽留道:“要不留下來吃午飯吧。”

“不用,下午還有課呢,吃午飯就趕不回去了。”張元清拒絕。

張子濤便沒再堅持,送他出門,臨走之際,張元清又想到一個問題,道:

“我爸怎麼沒繼承道觀?當赤腳醫生和辦白事也能餬口,總比騙人好。”

“好像是破除封建迷信的時候被打掉了,你爸沒地方去,就只能在村子裡招搖撞騙。”張子濤說:

“那道觀是有點神神叨叨,他在裡面待了一年多,然後天天嚷嚷着自己是逍遙派的傳人,說逍遙派是從古代流傳下來的門派,我們一起玩的時候,他還說要收我當雜役,讓我把新衣服新鞋子都孝敬給他。

“每次他這麼說,我就揍他。”

古代流傳下來的?張元清驚了一下,猛的頓住腳步,語氣有些急:

“古代流傳下來的門派?什麼意思,叔,你說清楚點。”

張子濤不明白大侄兒爲何突然急切,失笑道:

“這誰還記得,都幾十年了。”

“叔,我年底就要出國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往後就聽不到我爸以前的事了,您再想想。”

張子濤皺起眉頭,想了好一會兒,無奈道:

“他說,他在逍遙觀的古書裡看到,世界末日很快就要來了,古代已經世界末日過一次,逍遙派是那時候倖存下來的門派。

“他還說,他要想辦法拯救世界,如果不想死,就把新衣服和新鞋子孝敬給他大概就是這些吧,實在記不起來了,我只記得他當時的原話文縐縐的,就是背誦書上的東西。”

不會吧……張元清沉默着,思考着,好一會兒,道:

“叔,我爸會畫符嗎?”

張子濤點點頭,“道士可不就是畫符的嗎。”

“您還記得我爸畫過什麼符?”

“不記得了。”

“.咱們先進屋。”

兩人又返回屋子,在張子濤茫然的目光中,張元清在客廳找了一支圓珠筆,一張白紙,筆觸如飛的畫了一張鎮屍符。

一張只有形似,沒有靈力的鎮屍符。

張子濤盯着看了幾秒,一拍大腿:

“對對對,就是這種符,稀奇古怪的,原來他教過你啊。”

花都,萬寶屋。

一個穿着大褲衩,黑T恤,穿着人字拖的年輕人,走進了在普通人眼裡,早已關門多年的小賣鋪。

年輕人戴着鴨舌帽和口罩,緩緩掃過雜亂的店鋪,最後落在收銀臺。

收銀臺後的軟椅上,躺着一個嫵媚慵懶的成熟女性,她手裡捏着一根雪茄,眉眼間懶洋洋的,像一個遊戲紅塵的懶散客。

年輕人靠攏過去,盯着女人,鴨舌帽下,露出一雙陰翳瘋狂的眼睛,道:

“聽說你這裡是南方最大的情報集散地,有最大的黑市,就這?”

連三月擡起眼皮,看他一下:“買道具、材料,還是情報。”

年輕人目光中暗藏瘋狂,沉聲道:

“我要買情報,全國各大分部,太一門夜遊神分佈名單。”

連三月呵道:

“我有個規矩,不賣對官方不利的情報,這是鋪子能經營下去的基礎。但你可以進黑市,自己找人交易。你有手牌嗎。”

“沒有!”

“十萬一塊。”

“沒錢。”

“沒錢就滾,你這個孤魂野鬼。”

“能看出我是奪舍,不愧是主宰。”年輕人嘿了一聲,表情依舊瘋狂,像一個隨時失控的瘋子。

他從口袋裡掏出一枚珠子,放在收銀臺,“抵押給你,三天後,我來取。”

珠子光芒流轉,呈現出一幅幅夢境般的畫面。

連三月抓起珠子,審視幾眼,道:“聖者品質,夢境珠子,大概值兩千萬,成交。”

她打開收銀臺的櫃子,取出一份手牌捏碎。

年輕人眼前一花,小賣鋪變成了大集市。

連三月招手喚來一名壯漢,吩咐道:

“給一塊牌子,寫上全國太一門夜遊神分佈名單,放在六號攤位。”

等壯漢退下辦事,她瞥一眼年輕人,丟給他一張面具,道:

“我這裡只是中介市場,不負責你的安全,如果你被官方行者盯上,在這裡,沒事。出了門,生死由命。”

年輕人獰笑道:

“盯上我?求之不得。”

連三月咬着雪茄,屁股扭啊扭,走開了。

年輕人當即在六號攤位坐下,耐心等待。

不多時,一個穿着黑袍,帶着面具的男人靠攏過來,聲音嘶啞的說:

“你要太一門夜遊神的名單?太一門近期召回了大部分夜遊神,留在外面的不多,我恰好有一份,五百萬,給你。”

年輕人沉默幾秒,桀桀怪笑:“我怎麼相信你。”

“萬寶屋的主人可以鑑定真僞。”

“成交!”年輕人點頭,面具底下的眼神充斥着瘋狂,道:

“世上沒有那麼巧的事,你是故意送我名單來的,能推演出我的行程,你背後的人不簡單。”

黑袍人嗓音嘶啞的笑着:

“不愧是純陽掌教,明察秋毫!”

……

第535章 難以接受的破局之法第988章 舊愛難捨第649章 無痕大師的遺產第529章 墮落的夜遊神第961章 意料之外的副本第613章 再也不當賭狗第835章 重聽魔君音頻第621章 神秘宮殿第773章 風雷之禍(一)第103章 彈指殺敵第712章 船長的筆記第995章 迴歸第459章 真舒服第621章 神秘宮殿第207章 這八名選手,統統開除第907章 擊殺Boss(7000)第434章 咕嚕第99章 兇手第147章 虎符第182章 強大的陰屍第971章 非人第504章 故人來電第688章 激化矛盾第47章 金水遊樂園第809章 坦誠布公第891章 凍結一切的深淵第744章 扶乩第80章 身份曝光?第131章 關雅:你的尺寸很不錯第532章 這個通靈師一定是你女朋友吧第749章 狸花貓延遲一下更新第238章 硬指標(7000)第363章 總部來人第427章 關於靈境的思考第504章 故人來電第819章 驚訝和驚悚第370章 小姨是樂師?第351章 元始天尊的腰包第897章 瑤光殿第851章 國師第52章 所有人都要死第313章 定位色慾神將第162章 強大的夜遊神(5500)第145章 檢查病因(6000)第818章 破碎的檔案第635章 通告第897章 瑤光殿第52章 所有人都要死第108章 大眼瞪小眼第514章 西北很遠第487章 大豐收第835章 重聽魔君音頻第76章 殺敵第1002章 拖延時間第735章 潘神迷宮第171章 光明羅盤的預言第1024章 後記 (五)第706章 故事背景第625章 暗流洶涌第570章 援救第802章 執念第148章 宮主返回第67章 救贖第427章 關於靈境的思考第737章 真假美猴王第184章 入場第855章 夜襲第207章 這八名選手,統統開除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403章 世界末日的猜想第134章 古鎮隱藏劇情(7500)第756章 元帥的隱私第1014章 回家第647章 復活第556章 認罪?第632章 佛陀睜眼第977章 領域,展開!第264章 下半場第890章 見人第434章 咕嚕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907章 擊殺Boss(7000)第264章 下半場第29章 初戰第678章 會面第245章 殺戮副本開啓第472章 邪惡職業的支線任務第262章 元始天尊:抱歉,東西落這裡了第604章 娘娘降臨第674章 教廷騎士傳承者第987章 不得不面對的情債第148章 宮主返回第196章 S級副本?第514章 西北很遠第58章 新娘第732章 古怪的任務第1013章 宿命第855章 夜襲第944章 速殺
第535章 難以接受的破局之法第988章 舊愛難捨第649章 無痕大師的遺產第529章 墮落的夜遊神第961章 意料之外的副本第613章 再也不當賭狗第835章 重聽魔君音頻第621章 神秘宮殿第773章 風雷之禍(一)第103章 彈指殺敵第712章 船長的筆記第995章 迴歸第459章 真舒服第621章 神秘宮殿第207章 這八名選手,統統開除第907章 擊殺Boss(7000)第434章 咕嚕第99章 兇手第147章 虎符第182章 強大的陰屍第971章 非人第504章 故人來電第688章 激化矛盾第47章 金水遊樂園第809章 坦誠布公第891章 凍結一切的深淵第744章 扶乩第80章 身份曝光?第131章 關雅:你的尺寸很不錯第532章 這個通靈師一定是你女朋友吧第749章 狸花貓延遲一下更新第238章 硬指標(7000)第363章 總部來人第427章 關於靈境的思考第504章 故人來電第819章 驚訝和驚悚第370章 小姨是樂師?第351章 元始天尊的腰包第897章 瑤光殿第851章 國師第52章 所有人都要死第313章 定位色慾神將第162章 強大的夜遊神(5500)第145章 檢查病因(6000)第818章 破碎的檔案第635章 通告第897章 瑤光殿第52章 所有人都要死第108章 大眼瞪小眼第514章 西北很遠第487章 大豐收第835章 重聽魔君音頻第76章 殺敵第1002章 拖延時間第735章 潘神迷宮第171章 光明羅盤的預言第1024章 後記 (五)第706章 故事背景第625章 暗流洶涌第570章 援救第802章 執念第148章 宮主返回第67章 救贖第427章 關於靈境的思考第737章 真假美猴王第184章 入場第855章 夜襲第207章 這八名選手,統統開除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403章 世界末日的猜想第134章 古鎮隱藏劇情(7500)第756章 元帥的隱私第1014章 回家第647章 復活第556章 認罪?第632章 佛陀睜眼第977章 領域,展開!第264章 下半場第890章 見人第434章 咕嚕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907章 擊殺Boss(7000)第264章 下半場第29章 初戰第678章 會面第245章 殺戮副本開啓第472章 邪惡職業的支線任務第262章 元始天尊:抱歉,東西落這裡了第604章 娘娘降臨第674章 教廷騎士傳承者第987章 不得不面對的情債第148章 宮主返回第196章 S級副本?第514章 西北很遠第58章 新娘第732章 古怪的任務第1013章 宿命第855章 夜襲第944章 速殺